影视栏影视栏

床笫之欢描述细致的小说文段,岳两女共夫并一起怀孕

2021-01-30 09:51:02 写回复

床笫之欢描述细致的小说文段 第一章

乔五一脸无语的望着瑟瑟,这丫头是故意的吧。

屋子里新郎开始到处找,翻箱倒柜,就是找不到。

瑟瑟笑眯眯的说道:“好了,好了,吉时到了,快给红包吧,给了就把新娘子抱走。”

乔五无奈,只得望向一侧的厉景渊,示意他赶紧掏红包吧幸好他今天聪明,多包了很多红包,每个伴郎的口袋里都塞了,要不然还真不够这些家伙闹的。

只是厉景渊没来得及掏红包,喜房一角,一道小小的声音响起来:“爸爸,鞋子在哪儿呢。”

小花开口解救了乔五。

一侧的月牙一听小花的话,立马高兴的跳到衣橱前叫道:“爸爸,爸爸,小姨把妈妈的鞋给藏到这个上面了。”

瑟瑟抬手拍脑门儿笑道:“我们这边出了小叛徒了。”

她说完就去挠月牙,月牙赶紧指着小花道:“姐姐先说的。”

瑟瑟又去挠小花,屋子里闹成一团,伴郎已找到了宋眠的鞋子,乔五取了鞋子过来,单膝跪地替宋眠穿起了鞋子。

等到替宋眠穿好了鞋子后,他俯身抱起了宋眠,一路往外走去,后面花童随行,伴郎伴郎也随后一路往烟花台方向走去。

浩浩荡荡的一众人一路往云烟台走去,落在后面的瑟瑟看到了前面男伴郎中的盛世明,问沈安安道:“你和盛世明什么时候结婚。”

之前两个人闹起了分手,后来听说盛世明一直追着沈安安,沈安安才又接受了他。

沈安安望着前面的人,轻轻的笑了:“快了,他们家已经同意了。”

虽然中间有挫折,嫁给他也未必真的称心如意,但为了他,她还是愿意接受那些不完美。

瑟瑟听了沈安安的话,伸手握住她的手:“恭喜你,等你结婚了,记得给我发请贴”

“那肯定啊,不请任何人也是要请你的,你记得准备大红包”

“那肯定。”

两个人笑了起来,一众人一路到了云烟台的婚礼现场。

云烟台这边,人山人海,众人齐齐的望着那迎面走来的一对壁人,乔五对宋眠的深情,有眼的人都看得出来,个个羡慕宋眠。

人生赢家,大概就是这个样子了,有深爱的男人,有可爱的女儿,男人恨不得把她宠上天。

这时候的宋家人也都满意了,宋滔牵着女儿的手,尊重其事的把女儿的手放进了乔五的手里。

“以后我把眠眠交给你了,你要爱她护她惜她。”

“爸爸放心吧,我会爱她一辈子的。”

乔五牵着宋眠的手走上了婚礼台,主持人开始问两个人的恋爱经过,乔五侃侃而谈,台下传来一阵一阵的笑声。

瑟瑟笑望着前面的两个人,姐姐因为身边的男人,再也不那么高冷,显得柔软起来,这样真的挺好的。

瑟瑟一边看一边笑,掉头的时候,无意间看到了陆家的人,这一次陆家人也都出现了。

虽然陆靖替宋眠挡了枪死了,但陆家人也知道这一切都是陆靖自己造成的,并不怪乔家人和宋家人。

不过瑟瑟听说过,陆家好像把蒋沁接了回去,听说蒋沁的孩子已经六七个月了,而且是个男胎,这对于陆家来说,也是一个指望吧。

床笫之欢描述细致的小说文段 第二章

“姜绪,你就不好奇这么珍贵的香料我是怎么拥有的吗?”孟拂挂断电话,她看着姜绪,“任家大长老应该见过你了吧?他是怎么跟你解释我的身份的?说我虽然是任家继承人,但现在任家已经改朝换代了?所以你可以肆无忌惮的下套?”

姜绪嘴角动了动,就这么看着孟拂。

而他身边,姜意殊听到那句“任家继承人”,面色变了一下。。。

连姜母跟姜意浓都没想到孟拂会说出这句话。

“他是不是还跟你说他们找到了新靠山?姜绪,你就没有往深处想,我背后的势力连大长老的靠山都不清楚,是他都得罪不起的,你最后又该是什么下场?”

“你——”姜绪看着微笑着稳操胜券的孟拂,终于忍不住了。

“姜叔叔,我不是你女儿,也不是你属下,”孟拂拍拍姜绪的肩膀,“我这人向来喜欢计较。”

说完,她拿着手机往门外走。

门外,余武刚好带着人进来。

姜绪看着孟拂不达眼底的笑,再看着又进来的一堆人,而从头到尾,大长老也没有给他打电话,似乎没有意识到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姜绪终于感觉到有什么地方不对劲,意识到自己是不是惹到了什么不该惹到的人。

**

楼下。

是徐莫徊在开车等她,“送你去任家?”

“嗯,先回去。”孟拂拉开车门坐上副驾驶。

余文已经秘密抓住大长老了,大长老敢这么嚣张,内部肯定出事了,孟拂回来几天了,都没收到任郡的消息。

“我们看了一下,”徐莫徊将车往大陆上拐,神色也正了一下,“大长老确实出了些问题,他的性格跟之前完全不一样,我让余文把他秘密抓起来了。”

她就觉得奇怪,为什么京城多了一个人她完全不知道。

若是叛变,总有些痕迹。

怕的就不是叛变,一个人短时间内变化很大,这本身就是一个极大的问题。

“我联系了罗老跟苏姐姐,”孟拂手指敲着手机,眉色冷沉:“他们马上就过去看,另外你好好查查,我怕京城不止这一例。”

孟拂到现在还没查到为什么这个人选择了任家。

任家在京城不算突出,要选也该是苏家跟风家才是,这两个家族,一个势大,一个是财大。

她能想到的,可能只有一点——

她给任郡的香料,还有对他身体的治疗。

孟拂脸色越发的冷沉。

看孟拂脸色很沉,徐莫徊就没敢多说话了。

直接踩了油门将车往联

文学

邦车道那边开过去。

话说起任家。

任唯乾还在联邦,没有回来,任郡等人此时都在院子里,围在一起商量对策。

这些人现在的表情算不上太好,一筹莫展。

任部长从孟拂走后,与盛聿合作,眼下办公室已经搬到中心处了,成为了新一代管事,在任家举足轻重。

他是跟着孟拂才发展起来的,此时当然是属于任部长一脉。

因为孟拂的关系,任部长接到了地网不少合作案,还通过段衍拿到了香协的内部合作,香料拿到的比苏家还多。

大长老跟任唯辛背后的那位七级以上的大人在看到任部长他们背后的资源比长老们还要多之后,变得贪婪的多。

“洛克大人,您看。”

“这就是他们那里的香料?”络腮胡的洛克“大人”看着手边摆着的一堆香料,眸底的贪婪愈发明显,这份香料虽然远远不及任唯辛之前给他的,但胜在数量多。

也不知道任部长哪里来的这么多香料。

洛克原本在悄悄占领任家的时候,还有些忌惮。

因为任唯乾的消息已经传回来了,洛克也知道孟拂是联邦的人。

可现在看到任家的模样,这里面大部分香料,虽然质量不好,但数量上取胜了,这种分量的香料,在联邦内部也是少见。

床笫之欢描述细致的小说文段 第三章

童晚想摇头的,结果还没有摇头,就看到凌轩已经上了那个属于他自己的专属电梯。

童晚站在原地默默的懵比,这家伙,都不给自己拒绝的机会。我就不去,我看你能怎么着。

童晚暗自下定决心,随后自己独自的上了员工电梯。电梯一打开,童晚就看到一个带着金丝眼镜,一身灰色西装,周身温和气质的男人站在电梯里面,男人看到童晚后,眼镜一亮,打量了一下童晚开口道:“你是,新来的?”

童晚看了看自己身边没有什么人,用手指了指自己,一脸的疑惑。

男人见状,笑了笑,说道:“就是跟你说话呢。”

童晚点点头,说道:“你好,我叫童晚,今天第一天上班。”

男人听到童晚的话后,神情一愣,开口说道:“童晚?”

童晚见男人好像认识自己,心下一惊,这人不会是知道自己吧?

“总裁还在吗?”男人转移话题问到。

童晚一愣,随即摇摇头,说道:“他刚走。”

男人见状,皱了皱眉,但也没有再说什么,只是问到:“你是要下班?”

童晚点点头,见男人还不从电梯里出来,直接走进电梯,说道:“你出不出去?不出去,我就下去了。”

男人笑了笑说道:“我上来找总裁,他现在走了,我自然是也要下去的。”

童晚见状,直接按下一楼的按钮。

男人看了童晚一眼,开口问到:“你是童晚?”

童晚眉头微拧,侧头看了男人一眼,眼神里有一丝疑惑。

男人见状,笑了笑说道:“啊,我是杨浩淼,之前听他们提起过你,你这是来凌氏上班了?”

童晚听完杨浩淼的话,歪了歪头,看着杨浩淼点点头,但是并没有说什么。

杨浩淼见童晚这样,随即也不再说什么,空气中泛起一丝丝的尴尬,

好在电梯很快就到了一楼,童晚率先走出电梯

文学

,发现杨浩淼居然也跟着出来了,童晚也没有在意,直径拎着包朝着地面停车场走去。

童晚刚开车上路,就看到凌轩的车停在停车场出口不远处,童晚翻了个白眼,停在凌轩的车旁边,按了一下喇叭,随后放下车窗,问到:“你怎么还不走?”

旁边的车后窗在童晚按响喇叭后就落了下来,凌轩坐在车后,看着对面坐在主驾驶的童晚,皱着眉,不悦的说道:“系上安全带。”

童晚听到凌轩的话后,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果然没有系安全带,傻笑了一声,赶紧系上安全带,随后问到:“等我呢?”

凌轩点点头,说道:“走吧,回公寓。”

“我昨晚就没在家,今天还不回去,爷爷会担心的。”

“我跟你爷爷说了,他知道你跟我在一起,而且很放心。”凌轩开口说道,淡漠的语气让童晚听来心里有些不舒服,但是心里却还是有些小兴奋的。

既然如此,童晚也不在找理由,挥了挥手,示意凌轩往前走,她会在后面跟上的。

凌轩见状,对这凌九开口道:“开车。”

这天,正在工作的童晚,突然被杨浩淼打断,童晚抬起头,看向一脸笑意的杨浩淼问到:“杨顾问,你有事吗?”

杨浩淼一脸温和的看着童晚,说道:“这份文件,你帮我送到总裁办公室,我现在要出去一趟,来不及了。”说完扔下文件就快速离开,留下一脸雾水的童晚看着自己桌子上的文件。

文件上面有一个童晚无比熟悉的logo,童晚挑眉,圣光的文件?这人有这么急吗?走两步路就到了,干嘛非让她送进去。童晚一脸疑惑的拿起文件,朝着凌轩的办公室走去。

到了办公室门口,童晚抬起手,敲了两声门后,还没有等里面传来声音,就直接推门进去,结果一进去,童晚就看到了琳达前倾着身子,不知道再跟凌轩说着什么,衬衫的扣子解开了几个,“汹涌澎湃”的样子,直接印入了童晚的眼里。童晚愣了一下,眉头紧紧地皱在一起,脸上的不悦瞬间显现出来。

琳达也没有想到会有人突然进来,尴尬的站直身体,又慌忙的整理了一下衣服,那样子看起来,就像是刚刚俩人做了什么突然被人抓包的样子,这时候凌轩突然抬起头来,看到童晚一脸不悦的站在门口,开口问到:“怎么了?”

童晚听到凌轩的话,语气不善的说道:“杨顾问让我送来一份文件,抱歉,打扰了。”说着,童晚把文件放在办公桌上,就想出去。刚走到门口,童晚发现凌轩也没有叫住自己,心里的小火苗蹭蹭蹭的往上涨。童晚停住脚步,转过头,看向琳达,开口说道:“我有事跟总裁说,你先出去。”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