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视栏影视栏

小东西想要了是不是爸爸给你、两个美妇用嘴服侍

2021-01-29 15:37:49 写回复

小东西想要了是不是爸爸给你 第一章

混沌深渊(四)终章!世界之初

​“我是接引使者,目的,就是为了接引那些完成神转站最终任务的试炼者。”西服男缓缓地说到。“不过,这一次,貌似我的运气不错。”

“最终的任务?那么,我们现在算是完成任务了吧!接下来,你有什么安排呢?”​薛峰不禁问到。面对这神秘的接引使者,薛峰内心中还是有一丝敬畏之情的。

“你们只需要进入光球就可以了。”接引使者淡淡地说到。

“进入光球?你在逗我们吗?蚩尤创造出来的神转站,让我们就这么进入,谁知道里面有着什么东西,这不是自投罗网吗?”嫘神皱眉说到。

“不用和他废话!深渊生物我看着就烦,已经到了这里!那就先干掉这个家伙再说!”说话间,瑶帝身上爆发出耀眼的光芒,而后一拳打了出去。

嗡!就在瑶帝的拳头即将碰触到西服男的一刹那,一股力量突然从西服男身体中冲出,直接将瑶帝弹飞。紧接着,瑶帝就感觉整个身体变轻了,整个人慢慢漂浮起来。

“嗯?!这是什么情况!你搞得什么把戏!”瑶帝看了看自己,无论自己怎么挣扎,就是无法挣脱那股神秘的力量。

“人类!不要试图反抗,在这里,我就是你们所谓的神!”西服男淡淡地说到。

“什么狗屁的神!”另一边,薛峰也是发动了攻击,已经达到破立级别的他,攻击力极其恐怖。

“怎么就这么不懂事呢?”西服男摇了摇头,而后右手一挥,紧接着,没等薛峰有所动作,就被一股力量包裹住。

“这!怎么可能!难道他的实力已经远远超过了破立级别?!”薛峰一愣。同瑶帝的处境一样,自己根本无法挣脱这神秘的力量。

“初入神转站,我可以轻松制服你,现在,我也同样可以。”西服男淡淡地说到,同时,右手一挥,直接将想要有所动作的何熙和嫘神制服。

“你…”这一刻,薛峰心中升起了一丝绝望,没想到,在这混沌深渊之中,竟然还有着这么恐怖的存在,如果按照他的意思进入光球之中,不知会发生些什么。

“那么,你们可以冷静一下了吧?”西服男看着众人说到。

“我们不会进入那个什么光球的,你死了这条心吧!”嫘神冷冷地说到,同时,她还在试图挣脱这神秘的力量,“我不知道你用了什么本命能力,别让我挣脱!

“你们两个只有神王级别,这么弱小,怎么可能有资格进入光球,我说的是他们两个。”西服男指着何熙和薛峰说到。“放心,等他们完成了试炼,我就会把你们送回你们的世界。”

“我们?!”薛峰看了看何熙,“如果我们也不愿意呢?”

“哦?你们这些人还真是奇怪,明明已经完成了任务,还拒绝接受,就想当初那个人类一样有意思。”西服男说到。

“当初的那个人类?!你!你说的是轩辕吗!”听到西服男的话后,嫘神和瑶帝两人都是无比关切。

“轩辕?!千年前的事了吧…貌似好像真是一个叫轩辕什么的人类。”西服男想了想说到。

“那他还活着吗?现在在什么地方?!”嫘神再次问到。

“他当然还活着,不过,当初,他执意不想进入这光球,而他来到这里,我又不能放任他离开,就只有一个选择,那就是成为这试炼空间的守卫者!”西服男说到。

“成为这试炼空间的守卫者?可是,我们历经了这么多次的试炼任务,怎么就没有遇到过他呢!!”瑶帝说到。

“试炼空间有许许多多,而且,不仅仅只有这个世界拥有。公平起见,我也不可能将他安排在这个世界。”西服男认真地解答着。“当初,我也同他讲过这些事情,但是他并没有听。只能接受充当5000年守卫的任务才能回到你们的世界,而且,实力会因此降低许多。”

“充当5000年守卫…五千年吗?还要等待他几千年…”听到西服男的话后,嫘神有些失望,哪怕她实力恐怖,但是,寿命能否达到5000年也是个未知数。

“哎…事已至此,已经无法挽回,等…嫘姐姐,我们等他!”瑶帝说到。

“和你们说了这么多,也该你们做出选择了。”西服男看着何熙和薛峰说到,他之所以解释这么多,实际也是说给两人听的。

“做出选择…5千年吗…花语凝,李雪和杨澜她们怎么可能…”薛峰有些犹豫。

另一边,何熙内心也是无比的挣扎,他也是不知如何选择,西服男并没有说,这光球里面究竟是什么。充满未知数的后面,不知隐藏着什么阴谋,但是,另一方面,从西服男的言谈中,他们也确定了,这神转站,似乎跟蚩尤没有什么关系,如果西服男是深渊生物一伙的,他们几个还能活到现在?

“我的选择是!进入这光球!”下了最后的抉择,薛峰看着西服男说到,“既然5000太长,那么,还不如进入光球完成试炼任务,或许,里面会有新的试炼,或许里面有着恐怖的生物,但是,我们还有机会!有机会活着回来,实现我对她们的承诺!”

“我也决定了,我们一起进入!”何熙看了看薛峰坚定地说到。

小东西想要了是不是爸爸给你 第二章

农历,九月初七,宜出行,祭祀、会友、出行、纳财、开市……这一天阳光晴好,万里无云,一座三进的道观,金碧辉煌坐落在山间,慎虚身穿道袍,头戴逍遥巾,手拿拂尘,一幅仙风道骨模样,得意洋洋的在迎客。

威廉林还是一幅吊儿郎当的德行,也穿了一身道袍,身上跟长了虱子一样扭来扭去,嘴上还叼着一根烟,一样在迎客,不过两人出来的有点早,还没有人上山,威廉林闲极无聊,斜眼瞧着慎虚:“哎,我说,你个秃驴以后真的不当和尚当道士了?”

“无量天尊!”慎虚朝威廉林稽首,一本正经道:“贫道向道之心虔诚,贵为灵宝派业务堂的堂主,不当道士当什么?以前的事就莫要提了,何况道士和尚的都是修行人,你别搞歧视啊。”

“啊呸,丫的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威廉林把个烟头朝慎虚身上弹去,慎虚急忙一躲,对他喊道:“威廉,别跟我嘚瑟啊,我这可是新道袍,小虎特意给我做的,撑门面用的,烧坏了,你赔老子啊?”

“你特妈不是道士吗?给谁当老子?”威廉林呲牙咧嘴的欺负慎虚,这时候山路上有人影出现,慎虚急忙道:“别闹,有人上山了。”

威廉林朝山路看去,就见一行人挑着担子慢慢悠悠朝上而来,离的近了才看清楚,天府门元老爷子带着几个后生,挑着贺礼上山来了。威廉林不由得一愣,没想到这老爷子第一个到了,急忙迎上前去。道:“老爷子,你怎么亲自来了?中堂兄就在道观,有他代表你就行了,这么大的年纪,还麻烦你亲自来一趟。”

“我天府一门跟你灵宝派可是亲的很,我喜欢小虎那孩子,能不来吗?何况灵宝两代掌门。为守国门都葬在了山上,我老头子自愧不如,英灵不远。总要来拜祭一番。”元老爷子话说的真挚,威廉林急忙引路朝道观而去。

元老爷子前脚刚走,张庆带着玄术协会的一帮人来也贺喜,慎虚迎上去。见了面都有些唏嘘。双方不打不相识,到现在,玄术协会这些人是真佩服王小虎的灵宝派了,带着几十号道家人物,扬威异域,那是千百年未曾有过的事,想起当初为了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双方闹了个不亦乐乎。都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张老爷子,你来了。小虎不知道多高兴呢,快请,快请……”慎虚急忙迎上,不得不说慎虚察言观色的本事和客套话说的就是好,他这么一说,玄术协会这些人少了些尴尬,张庆笑道:“王掌门扬威异域,玄术协会没帮上什么忙,灵宝的道观建成,我们要是再不来,可就有些说不过去了……”

“快请,快请……”慎虚引着进了道观,王小虎人在偏堂陪客,一个个的迎接寒暄,随后来的人越来越多,曾经跟着王小虎去日本的那些兄弟四面八方的赶来,杜志强,风道士,水娘子……来了个齐全。

王小虎没想到来的人会这么多,不由得有些抓急,偏堂太小,也坐不下,还是元木老爷子解了围,对王小虎笑道:“早知道你这小子考虑不了那么周全,这不,我让人带了五十斤上好的茶叶,茶具都给你备齐了,得了,也别在这坐着了,都到院子里去吧,那还宽敞。”

一身道服的王小虎很是尴尬,也更感慨,灵宝道观建成,没想搞多大,朋友们倒是都通知了,以为来的人不会多,毕竟天南地北的离的远,没想到不管多远的都到了,实在是始料未及,急忙跟大家赔罪,移步到院子中,但桌子椅子的也没备那么多,眼看没地方坐,高琪在一边跟他急眼:“王小虎,这么大个事,你就不能多准备准备?咱俩结婚的时候,你是不是也这么马虎?”

“别扯犊子,今天道观开光,跟结婚扯到一块干什么?还是赶紧想办法,不能都坐在地上吧?”王小虎急的额头冒汗,正不知所措,冷凝带着小豆子来了,冷凝见王小虎尴尬,哈哈一笑,一挥手,几十个小伙子扛着一套套包装好的圆桌进来,快速的拆开包装,搭起一个个造型古朴的木桌,木椅也一张张搬进来,很快就布

文学

满了小院子,天府门的人去烧水泡茶,这才缓解了王小虎的燃眉之急。

小豆子打扮的跟个小公主一样,走到王小虎身边,拉着他的手道:“小虎叔叔,冷凝叔叔说你是个马虎的,一定不知道来的人会很多,让我送给你这些桌子椅子的当礼物,你喜欢吗?”

“哎呦,我的个豆子哎,你可帮了你小虎叔叔的大忙了。”王小虎激动之下,抱起小豆子亲了一口,冷凝嘿嘿直笑,凑过来道:“不是不给你送大礼,耿鉴扬说你马虎,让我准备些桌子椅子就行,对了,晚上的宴会我都安排好了,大巴就在山脚下停着,哥们也算够意思吧?”

小东西想要了是不是爸爸给你 第三章

现在自己一定要保持冷静,不需要有太多人打扰,很多人进来,不有利于解决问题,只会激化矛盾,虽然不是很了解洛天华,但是能够看出来,她多少有一些小女孩子脾气。

而且非常任性和刁蛮那种,真要是发生问题没有,及时解释清楚,很有可能会把事情,搞得越来越麻烦,心里面没底,不想再搞出一些意外问题,只想把眼前的解决。

“呵呵,钟组长,怎么不把你人叫起来,一个人在里面喝酒,就算是两个人,陪一个犯罪分子喝酒,你觉得合适吗?”洛天华站在那里,冷嘲热讽的说道,而且一脸欠揍样子。

“嗯,这有什么不合适的,我没问你,到底几个意思,如果想要离开,就赶紧走,反正没你什么事了。”

我很不耐烦说道,自己没有别的缺点,就是很烦,在想事的时候,一个人老是打扰自己,而且是喋喋不休那种人。

“对了,我已经把人撤走,以你的能力,想要离开应该不是很难吧?”

“当然了,虽然没有真正出手过,但是对付外面警察,还是绰绰有余的,可是心里面有个问题,一直没搞清楚。”

洛天华很是得意撅撅嘴说道,然后看着我眨眨眼睛,不知心里面在想些什么,总之不会有好事的,女人心思很难猜,谁知道会不会想出一些幺蛾子。

“钟组长,跟我合作,你就不怕出现问题,以前跟你说过,是非常讨厌警方的。”

“是啊,确实怕出现问题,可是没有别的办法,你要是有更好建议,可以说出来,大家商量一下。”

我很认真点点头说道,她说的那些没错,心里面十分担心会出现问题,可是没有别的选择,只能跟黑暗黎明合作,这样才会达到共赢,如果一直对抗下去,对谁都是没有好处的。

说真的,自己没有那么多精力和时间,去对付黑暗黎明,这件案子结束,还有其他案子需要处理,可以说是非常忙的,他们像一个幽灵,一直围绕在身边,想想就觉得非常难受,如果一般人,还好说一点,可是黑暗黎明太危险了,搞不好就会发飙。

现在不能去想那么多,只能走一步看一步,等到时候再想其他办法,先把眼前问题解决,至于以后会是什么样子,那就等以后再说,可没有时间去想以后的问题,双方合作一段时间,应该会相互了解的,会找到一个大家,都可以接受平衡点。

“洛小姐,其实说真的,我挺佩服你,一个女孩子,竟然那么厉害,确实挺不容易的,相信以前受过很多训练吧。”

“嗯,被你说对了,确实经过严苛训练,不管任何东西都要学会的,否则是没有办法成为黑暗黎明的。”

洛天华用力点点头说道,表情变得很舒服,可能心里在想些什么事,或许是想到以前训练的事吧。

“嘿嘿,不会有一点,算你说对了,真要是仔细想想,如果要是合作,确实没有什坏处,可是怎么合作呢?”

那些问题没有办法解释,这件事情想都不要去想,谁知道接下来会搞成什么样子,总之先把眼前问题解决,其他事情不要去管,总之以后事情以后再说,眼前都没有办法解决,想那么多有什么用,该怎么做就怎么做,不

文学

能一直拖下去的,不然会越来越麻烦,到时候不能解决。

自己不愿意去想那么多,可是有时候不得不去想,如果一直跟黑暗黎明斗争下去,根本没有任何好处,估计到最后会越来越糟糕,现在可以握手言和,到那时不知道会搞成什么样子,所以心里面很累,而且非常无奈的,只能咬牙坚持下去。

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心里面非常后悔,早知道那么多,就不复出了,过一些安稳日子,可是后悔没有用已经来不及,必须要抓紧时间解决问题,其他的不要去想,黑暗黎明,愿不愿意合作,等过几天应该会有一个答复,要不然说不过去的,心里面有些为难的。

“呼,我不知道怎么回答你,有些事情确实挺害怕的,可是没有得选择,你能明白我是什么意思吗?”

我忍不住长长呼出一口气问道,必须须把问题说清楚,免得到时出现误会,谁知道接下来会不会出现意外,心里面是非常担心的,可是真没有别选择。

“洛小姐,已经拿出足够诚意,你是不是应该拿出一些诚意出来的?”

自己拿出诚意来了,不管提出什么样苛刻要求,只要不是很过分,都会想办法满足的,可是超出自己能力,就不要去想,不知道局里面是什么意思,还要回去跟叶局好好说一说,相信应该会同意的,这么好的事情,应该没地方去找。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