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视栏影视栏

被老外干,五个闺蜜的疯狂互换

2021-01-29 13:00:46 写回复

被老外干 第一章

帕拉斯得知特柏普在追求燕青,这让他对燕青刮目相看。因为像特柏普这样的纨绔子弟,很难对哪个女孩真的动情,而燕青让特柏普做到了。

不过难能可贵的是,燕青并没有接受特柏普的追求,一个中学老师,面对世家豪门子弟的追求都能无动于衷,这说明她出淤泥而不染。

这样的女子,是很多富二代都钟意的类型,帕拉斯也不例外,不过,今天在阿强山珍馆看到了燕青跟一个普普通通的青年在吃饭,帕拉斯决定帮一把特柏普。

“对不起,我点好了菜,我先去一下洗手间。”帕拉斯离了席,往洗手间走去。

“小南,你不介意帕拉斯和我们一起吃饭吗?”燕青觉得这个帕拉斯是因为自己才拼桌的,似乎对庞小南有些不公平。

“人家这么高贵的身份,不介意和我们一起吃饭就很给面子了,平时你想和他坐一起还没机会呢。”庞小南心想要是把燕青介绍给帕拉斯能成的话,就太圆满了。

“他高不高贵,跟我们有什么关系,我跟他也不是很熟……”燕青还是觉得对不起庞小南。

“这就是你不对了,”庞小南把在手机上查到的信息给燕青看,“看到没有,这家伙可是号称世界十大钻石单身汉之一,而且排名还很靠前哦,你要是跟他扯上关系,哪怕是绯闻,那也不得了啊。”

庞小南刚刚用手机一查,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帕拉斯的帅照到处都是,而且风头是不输布里奇摩尔根啊。

说到长相,帕拉斯还更加的受女性欢迎,不过布里奇摩尔根更财大气粗一些。

“谁要跟他扯上关系,我最烦这些富二代了。”燕青把手机还给了庞小南,语气里满是不屑。

“诶,怎么能一杆子打翻所有人呢,富二代里面也有很优秀的青年嘛,比如眼前这位,虽然身份是富二代,不过他比他父亲做出的成绩还要不得了呢。”

帕拉斯确实是富二代中的佼佼者,接手家族生意后,欢乐派集团的生意稳步增长,他的父亲也是对他赞不绝口,安心的退休了,彻底把掌舵权交给了下一代。

这就是帕拉斯和特柏普的最大区别,帕拉斯的心思都在事业上,而特柏普的心,还在奢靡的生活上,虽然最近几年收敛不少,但江山易改本性难移,特柏普跟帕拉斯比起来,提鞋都不配。

“不管他做的怎么样,我都不感兴趣,我们赶紧吃完走人吧,就像你说的,别被人拍到了,要是被别有用心的人拍到了,我在学校教书都不省心呢。”燕青听

文学

到帕拉斯的花名,确实有些担心自己的生活被狗仔队骚扰。

“你放心了,帕拉斯这种顶级富二代,一般人都不认识的,他不像明星,有那么高的知名度,他只在特定的圈子里出名,所以,除非狗仔队跟踪他,否则没人会对他的存在感冒的。”

富豪公子哥平时都不出名,真正出名的时候是跟某个女明星在一起,因为女明星的热度,人们才会去调查她身边男人的信息,于是就把富豪的身份给牵扯出来了。

这个世界,人们对明星的兴趣,始终高过有钱人,毕竟有钱人你触碰不到,明星在电视里就能看到。

庞小南还想继续说服燕青多和帕拉斯接触接触,帕拉斯回来了,他坐到了自己的位子上,对燕青说:“真不好意思啊,让你们久等了。”

“没事的,菜还没上来呢。”哈拉帕主动接话道,这阿强山珍馆生意不错,确实让人等了不短的时间了。

庞小南在燕青那里没得到进展,开始把目标对准了哈拉帕:“不知道哈拉帕平常有什么爱好呢?”

“爱好?”帕拉斯愣了一下,“这还是第一次有人问我有什么爱好,说实话,我呢,也没有特殊的爱好,不过你们玩过的,我应该都玩过。”

有钱人嘛,什么东西玩不到,像一般人负担不起的项目,比如海天盛筵啦,私人飞机啦,他们统统不放在眼里,所以,对于一心扑在事业上的帕拉斯来说,他确实也没有特别感兴趣的项目,因为快乐可以很轻易的用钱实现嘛。

不过庞小南倒是了解布里奇摩尔根的爱好,那就是冒险,跟打仗一样,布里奇摩尔根的事业是和冒险结合在一起的,比如发现了新的地理版图,那就能扩展事业版图。

“你喜欢听音乐吗?”庞小南觉得应该引导一下帕拉斯的爱好。

“喜欢。”有钱人果然都喜欢有情调的东西,“音乐可以陶冶情操,不过我不太喜欢流行乐,我喜欢古典音乐。”

流行乐是普通大众的口味,顶级富豪肯定只喜欢小众的古典音乐,这是毋庸置疑的,全世界都一个德行。

“太好了,我们燕青老师也喜欢音乐呢,”哈拉帕把话题扯到了燕青的身上,“刚刚我就陪她去欣赏了一场音乐会,想不到帕拉斯你也喜欢音乐,那以后可以一起去交流交流了。”

“是吗?你们去听了什么音乐会?”帕拉斯确实来了兴趣,他本以为和哈拉帕这样的普通人聊不到一起去,没想到哈拉帕还很会聊天。

“我们听的是一场动漫主题的音乐会,全是一些大牌乐队给那些经典动漫配的主题曲……”哈拉帕绘声绘色描述起现场的情况来。

“哎呀,太可惜了,我也很喜欢动漫的配乐的,看起来我们也是同龄人吧,我最喜欢那首《直到宇宙尽头》,每次听到这首歌,我就感觉心里充满了力量……”

“你也喜欢这首歌?”燕青终于被帕拉斯的话带了进来。

“你还不知道吧,我们燕青老师也最喜欢这首歌呢,看来你们是同道中人。”哈拉帕终于为燕青和帕拉斯找到了共同话题。

“你也喜欢《知道宇宙尽头》?”帕拉斯显然很兴奋,“太可惜了,早知道我要和你们一起去看这次的音乐会。”

“没事的,以后有的是机会,你只要密切关注霍拉马音乐厅的活动,那里经常有音乐会,到时候你约上我们燕青老师一起去,她一定不会拒绝的。”

庞小南冲燕青使了个眼色,意思是又给你找到个免费的门票了。

“燕青老师要是喜欢听音乐会,那我们倒是有很多共同话题了。”帕拉斯的眼神如春风化雨般落在了燕青的眼睛里,让她有那么一点陶醉。

彬彬有礼的顶级富二代,再加上点绅士风度,是个女人都无法抵挡啊。

哈拉帕很满意现在的氛围,说不定他在离开霍拉马之前又能促成一段姻缘呢。在熊珺珺那里吃了瘪,这里扳回一城,也算是弥补了遗憾。

菜终于上来了,同时,一个不速之客也出现在了庞小南的面前。

“特柏普?”燕青惊奇的看着眼前这个纠缠不休的男人,“你怎么在这里?”

“燕青,你竟然跟一个刚见面的男人出来吃饭,你到底把我摆在什么位置?”

特柏普认出了哈拉帕,就是在校门口阻止自己的家伙。

很显然,燕青是第一次看到哈拉帕,但是,她宁愿和一个刚认识的家伙来这里吃大排档,也不愿意和他这个老朋友去吃高档晚餐。

“对不起啊,各位,”帕拉斯主动道歉道,“特柏普是我的朋友,他问我在哪里,我只是如实说了,我并不知道他会过来。”

其实,帕拉斯是故意让特柏普知道燕青的行踪的,他知道特柏普现在正在追求燕青,他想看看特柏普的反应有多么的强烈,同时,这也是给特柏普一个机会,一个当众羞辱竞争对手的机会,特柏普会感激他的。

哈拉帕看到很多人在往这边望过来,他一伸手抓住了特柏普的手腕,用力一拉,特柏普就坐到了凳子上,惊慌失措的看着他。

特柏普尝过哈拉帕的手腕,他以为哈拉帕又要对他动粗。

“你别乱来啊,大庭广众之下,小心我报警。”特柏普现在只能用报警来威胁哈拉帕,因为他的嚣张在哈拉帕面前一文不值。

“特柏普公子,你别激动啊,我怎么会乱来,”哈拉帕扬扬手,示意特柏普安静,“你看你来都来了,坐下来一起吃吧。”

这个桌子有点小,刚好坐四个人比较紧凑,哈拉帕从旁边的桌子扯来一张凳子,对帕拉斯说:“帕拉斯,你也坐嘛,既然都是好朋友,有什么事坐下谈。”

“对,有事好说。”帕拉斯就坡下驴的坐下来了。

“你到底是什么人?”特柏普对哈拉帕的身份起了怀疑,照理说,跟燕青才见了一面,不可能这个时候双双对对的坐在夜宵店里吃东西。

燕青是什么人,那么高冷的一个人,连他特柏普都搞不定,哈拉帕一个其貌不扬的小子是如何有这么大的魅力的。

要知道,特柏普原来可是好多明星后援会的会长,连明星都搞的定,特柏普在对付女孩子方面可是有两把刷子的,这一点连帕拉斯都自愧不如。

“我就是我,不一样的烟火。”哈拉帕笑着舒了一下情。

“你别管我是谁,总之,我不是你的对手,来,点东西吃。”哈拉帕拿出手机扫码后,把手机递给了特柏普。

“今天真是荣幸啊,能跟两位大名鼎鼎的青年才俊一起用餐,如果我猜的没错,两位肯定很少来这种大排档吃东西吧?”

哈拉帕觉得特柏普的到来,倒是给了帕拉斯一点压力,他看的出来,其实两个人都对燕青有好感,尤其是特柏普,不过特柏普的出现,也许会勾起帕拉斯的好胜心。

“呵呵,我是很少来,不过特柏普就不一定了吧,他可是霍拉马有名的民间食神,不会对场所有挑剔的。”帕拉斯刚来霍拉马的时候,特柏普就尽到了地主之谊请他去霍拉马的各个有名的食肆用餐,看得出来特柏普对用餐的地点没有偏好。

“你别岔开话题,说,你为什么会和我的燕青老师在这里吃饭的?”特柏普对所有的情敌都不敢掉以轻心,他是真的上了心。

燕青好几次想打断几个人的对话,可是她又不知道如何解释,因为庞小南的身份不能暴露,现在的哈拉帕就是个陌生人。

“谁是你的燕青老师?”燕青急忙辩解。

“燕青老师是你的,也是我的,归根结底她还是大家的,”哈拉帕连忙打圆场,“不过你放心,日久见人心,最后谁夺得燕青老师的芳心,主要还是看他的行动,你说是吗,帕拉斯?”

“没错,燕青老师一看就有大智慧,她懂得选择和取舍。”帕拉斯依旧是那副迷死人的笑容,谁都看不出他心里的小九九。

两个人表面上一唱一和是在鼓励特柏普,实际上,哈拉帕是在推销燕青,而帕拉斯则有些挖墙脚的意思。

特柏普不是帕拉斯,他没有听出帕拉斯的弦外之音,他看了看帕拉斯,又看向哈拉帕道:“难道你认为你能竞争过我?”

被老外干 第二

文学

严罗脸上闪过一丝不爽,但很快就掩饰了下去,他对牧凡抱了抱拳,“多谢牧兄援手,否则今日严罗就要葬身无定海了,不瞒牧兄,我刚进入无定海深处,就遭到了莫名追杀……”

不等牧凡说话,公羊侯就冷哼一声,“哼,我堂堂一个虚仙,岂会莫名追杀你你一个蝼蚁?你破坏无定海的规则,引起海内失衡,妄图破坏真咒大陆根基,我岂能不杀你?”

“我严罗一向光明磊落,若真是我所为也就罢了,我没什么不能承认的,前辈修为高绝,若是想要杀我直接动手就是,我严罗修为虽然卑微,却也不惧一战!”

说到后面的时候,严罗已经是一脸平静。

哪怕早就猜测过,现在听到公羊侯自称是虚仙,牧凡还是忍不住惊讶,他的神识再次落在公羊侯的身上,总算发现了一些不对劲。

公羊侯的气息的确很强,远比一般的散仙要强得多,但是他感觉得出来对方在压制自己的修为。他修炼的功法对天地规则很是敏感,立即就看出来公羊侯身上有规则压制。

“堂堂一个虚仙追杀一个生劫修士,你倒是不嫌丢人……”见公羊侯还想说什么,牧凡直接打断了他的话。

“你说什么!”公羊侯心中大怒,周身的气势再次暴涨,四周的空间更是不稳。

牧凡却是冷笑道,“虽然我不知道你是仙界什么王庭道场的人,但今天这件事情我管定了,你若是不服气,那就动手,别那么多废话。”

说着牧天已经再次祭出。

“你竟然知道王庭……你到底是什么人!”公羊侯强忍着心中的怒火说道。

牧凡道:“看来我猜对了,果然是那些家伙的走狗啊……”

虽然不知道公羊侯属于哪个王庭,可一个仙界的人潜伏在修真界,如果没有什么企图的话才怪了,他肯定这个家伙没有那么好心要守护真咒大陆的根基,否则在量劫来临的时候对方早就跳出来了。

三番五次被牧凡用语言侮辱,公羊侯就是脾气再好也忍不住,他周身的杀机四溢,沉声道:“看样子你知道的不少,哼,我知道你很强,但只要我愿意,你撑不过三个呼吸!”

这一次牧凡已经懒得回答了,他的神识已经沟通了牧天,领域疯狂抽取着无定海的冰系规则延伸出去,哪怕是公羊侯也是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严兄,这个老东西就交给我,你先到岸上等我……”牧凡说完还传音给严罗,本来严罗还想留下来帮忙,可当他听到牧凡的传音之后,他毫不犹豫转身遁走。

看到牧凡竟然可以抽走无定海的冰系规则之后,公羊侯就已经放弃追杀严罗了,他也明白自己是真的追杀错了人,而牧凡才是真正的罪魁祸首。

他追杀严罗的原因很简单,严罗想要利用破则符破开无定海的屏障,却无意中打破了规则平衡。虽然他不知道严罗区区一个生劫修士竟然拥有破则符这样逆天的符箓,可是他绝不允许无定海出了变故。

尽管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守护的东西是什么,但从王上的态度来看,那东西绝对不简单。

想到这里,他忽然身形一遁,竟朝着严罗的方向遁去。

牧凡没想到这个家伙竟然还追严罗,他毫不犹豫追了上去,无定海对别人来说或许寸步难行,可对他来说就是畅通无阻。

公羊侯的速度也是出乎了他的意料,对方似乎对无定海十分熟悉,哪怕是冰罡风暴密集的地方也无法让这个家伙的速度减缓半分。

被老外干 第三章

魔云漫天,龙脉纵横。

这里是魔龙的天下,也是魔龙的祖地。

纳兰锦璃做梦都不会想到,她居然能够在这个地方随意挑选宝藏。

龙女此刻的心情可以用受宠若惊,茫然无措来形容。

就好像一个视财如命的穷鬼,突然发现了一山的财宝,根本不知道该怎么花,根本不知道该拿哪个。

这时候,安林仙帝站出来了。

“你应该拿这个魂龙仙骨用来粹骨,拿这个冥道龙脉心来冥思悟道,还有这个仙级天材地宝百幽草也是很重要的,濒临突破的时候服用,对于巩固龙之道基很有助益……”

安林仙帝对症下药,针对龙女的龙之一道,一一分析。

这是以仙帝的眼界指点一条康庄大道,是寻常仙人梦寐以求的待遇,纳兰锦璃就这样懵懵懂懂地按着仙帝的吩咐去做了。

“谢谢仙帝大人,真的十分感谢,我……我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纳兰锦璃眼眶有泪,感动得临表涕零,看着一山宝物,口水眼泪一起流。

“唉,瞧把孩子感动的。”安林有些好笑,道,“以后你们叫我安叔叔就好了,不用客气。”

“真的可以吗?”纳兰锦璃眼底有光。

苏沐和墨诗也都心跳加速。

之后,她们都可以向外人吹牛逼,说,我有一个仙帝叔叔了?

天呐,这样一想,她们都感觉倍感牛逼。

“当然可以,你们都可以喊我叔叔。”安林仙帝笑容慈祥,心里默默补充了一句,以后还有可能喊我霸霸呢……

纳兰锦璃吸收着黑龙之谷宝藏的底蕴。

安不浪同样没闲着,四头跟天仙媲美的天龙尸体,能够将他的神通逆龙九变突破到一个新的层次。

他找来黑龙之谷的古籍,以神识认真研读一番,随后便走向巨大无比的天龙尸体。

安林仙帝似乎感知到了少年的想法,出手将四具庞大无比的天龙尸体都炼化成三丈有余的小龙,甩到了安不浪的面前。

安不浪施展出逆龙九变,一股逆天而行的无上气势直冲霄汉,无比强大,不屈于任何力量,任何束缚,不甘于任何生灵之下。

龙鳞变,体表鳞甲紫光氤氲,神秘梦幻,介于存在与不存在之间。

龙血变,气血如龙,又可化天地万兽,为万兽尊主。

龙骨变,以浪为道骨,龙意为心,可化万千神兽,玄妙莫测。

而这个时候,他要开辟逆龙九变的第四变,龙脉变了。

安林仙帝看着如此初露峥嵘的少年,有些出神:“你终于还是踏上了这条路,逆龙九变的路……居然还修炼到了这等程度……”

别人不清楚,但认真研究过安不浪开辟功法的仙帝,还是十分清楚这条道的艰辛,剥皮换血之苦只是等闲,将骨头一次又一次打碎重铸,一次又一次肌体崩裂,神魂淬炼……

那根本就不是寻常人所能忍受的!

安林仙帝很开心自己的儿子没有娇生惯养,很能吃苦,但同时也心疼自己的孩子。儿子为了修炼这个功法,绝对承受了无法想象的痛楚,这又是父母很不愿意去想的事情。

但如今还能做什么?

只能无条件支持他罢了!

“这样吧,你将你这些日子的修为进展都给我展示一下,我来看看有什么可以帮你改进的。”安林仙帝开口道。

安不浪闻言,向父亲展示了金乌神瞳。

安林对此还能接受,并且做出了改进意见。

紧接着,安不浪又向父亲展示了自己的浪台。

这下连堂堂仙帝都懵逼了,这特么是个什么玩意儿?

为啥仙台上还能站个人啊?

为啥还有太阳月亮,有各种龙形图腾啊?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