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视栏影视栏

进入了母亲的生命之门,深深的进入美妇紧窄

2021-01-29 12:02:25 写回复

进入了母亲的生命之门 第一章

晴雯睃了对方一眼,她也知道金钏儿的性子,倒不完全是那种不知进退的,但今日来永平府的行径的确有些诡异,连奶奶都觉得棘手。

当初对自己去不去见抱琴奶奶就有些纠结,虽然最后还是同意自己去了,但对于自己面对抱琴时候说些什么,奶奶也是叮嘱了一番,甚至连鸳鸯在路上也都有些担心,让自己稍微收着点儿,别什么都往外倒。

晴雯有这样一种感觉,那就是贾家的心气似乎在慢慢散了,再无复有往日那种淡定平和的泰然。

以往无论是老祖宗、太太加琏二奶奶,三位一体,基本上就能把荣国府这边的事儿给撑起来,但现在,琏二奶奶还在勉力维持,但是她和琏二爷和离了,底气就没那么足了,老祖宗和太太因为大姑娘入宫的事儿似乎没有得到一个好的结果,也有些沮丧和彷徨。

再加上二位老爷似乎也有些心思不属的,也托带着阖府上下都有些迷茫。

连她回荣国府一趟见到昔日许多伙伴熟人,都能感觉到那种精气神的黯淡。

这一点也能从鸳鸯的态度能看出来,原本大家都觉得大姑娘进宫是整个贾家的荣耀,对贾家前途会大有帮助,但是现在看来那纯粹就是一个虚幻。

大姑娘在宫中似乎很不得宠,甚至还可能拖累贾家,这也使得大家对大姑娘的许多事情和要求也就有点儿疑虑了,所以鸳鸯才会提醒晴雯。

“金钏儿,我是冯家人,自然省得,但贾家那边和冯家这边也息息相关,你以为你比爷和奶奶还聪明不成?要不爷怎么会在娘娘省亲时去见娘娘,而奶奶还要让我去一趟贾府?”晴雯没客气,“你的好心我明白,但也莫要把人家都当做傻子。”

金钏儿笑了起来,对晴雯的这种直爽火辣性子她早就习以为常了,“嗯,我也就是提醒一下,莫要误导了爷,我也知道爷和贾家那边有牵扯不断的关系,但现在爷都到了永平府了,许多事情恐怕力有未逮,回去之后若是贾家那边来打探,晴雯你也要好生解释才是。”

晴雯轻轻哼了一声,不再说话,而金钏也不在意,“走吧,先去休息,我估计爷待会儿写完信,还要有事儿问你,在永平府好生将息两日,也聊解你的相思……”

晴雯最是佩服金钏儿这种拿得起放得下的厚脸皮,虽然是个冷性子,但是平素里该怎么却是拿足了她作为首席丫鬟的架子,像这种自己横眉冷对,对方却还能笑意盈面的来招呼自己,自己真的做不到。

不过对方话语里略大揶揄的味道还是让晴雯有些耳根子发烧,“金钏儿,你少在那里嚼舌根,……”

“我怎么嚼舌根了?难道说你没记挂着爷?还是爷不喜欢你了?你来一趟也不容易,我待会儿就给爷说,索性就把好事儿办了,你也在这永平府歇息几日再回去,……”

金钏儿一番话把晴雯说得脸红筋涨,便是却有此心,此番也不可能了,恨得牙痒痒,“浪蹄子,你以为人家都和你一样,成日里就想那些事儿?没得辱没人,……”

“怎么,跟了爷还能辱没了你不成?”金钏儿也不饶人,语气却更刁钻,“你敢说你就没想过念过爷梳拢你?”

被金钏儿挤兑得无法回答,晴雯又不愿意昧心撒谎,只能杏目圆睁,恶狠狠地道:“我念着爷那也是我的事儿,用不着你来指手画脚,别以为拔了个头筹就觉得自己是大丫鬟了,还说不定是谁呢?”

金钏儿冷笑,“哟,还真说出心里话来了,怎么舍你其谁?”

晴雯也同样回报以冷笑,“若是论精细周全,我是不如你的,但可别以为只有你了,鸳鸯和平儿可不会输于你,……”

金钏儿心中微凛。

说内心话,金钏儿还真没觉得晴雯能威胁到自己地位,虽说晴雯生得俊俏一些,但是以色侍人不长久,这句老话谁都明白,更何况本来也就是一个通房丫头的命,能生儿子恐怕才能有抬妾的机会。

看看这爷身边的女人,不说大奶奶和宝钗、黛玉三个正妻了,便是未来可能是妾室和丫头们中,又有几个姿容差了?

妙玉和薛宝琴,欺霜压雪,姿容绝顶,还有那二姑娘的模样也一样不输于人,这二尤也是胡姬模样,颇得爷的宠爱,但这都是皮囊表象。

金钏儿明白自己的身份,找得准自己的位置,像几位奶奶身畔的丫头,紫鹃性子柔婉,莺儿性子骄狂,都难以对自己构成挑战,晴雯这丫头虽然很得爷的看重,但她那粗疏火爆性子也不够分量,那二姑娘身边的司棋,也是一样莽撞,虽说那身段很合爷的胃口,但是要在这大丫鬟位置上坐稳,却还不够格。

进入了母亲的生命之门 第二章

黄龙九年,吴国国政发生巨大的祸乱,作为世族权臣的伯鹭与吴王子期的王室之争到了真正的激烈之时,吴王子期任用的上将军伍阳掌权吴国兵权,与伯鹭争夺吴国之权。

事实上,吴王子期的父亲,子夫乃是吴国真正的霸主,一生将吴国发展的繁荣强盛,更是慧眼辨识了范枳这样的人才。掌权期间,吴国世族也是与王室安然正处,哪怕是世族之掌权者太宰乐喜也是在吴王麾下颇为安守本份。这样的一个霸主,看人的眼光自然很准,上将军伍阳被其罢黜也不是没有任何原因的。当年的第一次征汉之战,或许是一个原因,但是绝对不是全部的原因。

吴王子夫都能够任用范枳这般劝谏之臣,何以容不下区区伍阳,况且伍阳之才识,确实乃是顶尖的。但是吴王子夫还是深知伍阳之缺陷,为人也是颇为傲慢,做事可谓是不计后果,在朝中得罪之人甚多。这样之人,范枳在时,或许还能够压制住他,但是范枳去后,伍阳势必不会如同范枳一般,对于世族采取温和政策,最后受损的依旧是吴国国力。

但是吴王子夫能够预料到他在世之时的场景,却是预料不到,其病逝之后的场景。吴国太宰乐喜病逝,权臣伯鹭傲慢极致,更是视吴王子期如同孺子小儿,吴王子期自然不忿,所以才会再次任用伍阳,最终导致乐这场吴国之灾。

最后的结果乃是伯鹭身死,但是王室也是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尤其是吴国国力,因为这一次的内斗,大为衰退,吴王子期也是在伯鹭死后,迫于世族的压力,再次将伍阳罢黜,贬为庶人。

这一次的内斗,可以说几乎没有胜者,吴王子期虽然如愿杀了伯鹭,可是王室之权,再次削减不少,更是导致了国力大衰,使得吴王子期之王位差点不保。若不是吴王子期及时抛弃伍阳时,恐怕吴王子期之君位已经易主。

吴国祸乱之时,刘纪本欲征伐吴国,但是天不遂人愿,来自长城之外的匈奴威胁,汉室在黄龙九年与匈奴展开了一次大战,最终以景温率领七十万汉军大败匈奴,却匈奴数十余里而告终。

不过汉室因为这一次的大战,也是错失了灭吴国最佳时机。

黄龙十一年,汉室天下已定,各地祸乱已平,刘纪再次兴兵伐吴。

这一次伐吴前期极为顺利,汉室太尉孙懿在三月之间,便是在巫江大败吴军,一路顺江而下,几乎兵临吴都寿春,逼迫吴王子夫弃都而逃。

不过,就在汉军将要灭吴之际,太尉孙懿却是忽然病危,刘纪不得不临阵换帅,在危难之际,命令白胤代替孙懿,继续统帅汉军征战。

黄龙十一年,七月。

太尉孙懿回归雒阳,只不过这一次却是他的遗体,刘纪终究是没有再见其最后一眼,这位为汉室立下莫大功勋的太尉孙懿便是溘然长逝。

也是这一月,代替孙懿继续统帅汉军的白胤未曾辜负刘纪之望,再次攻破吴都堰江,俘获吴王子期,吴国亡。

十一月,征吴大军回归雒阳。白胤献上从吴都所得到的虞舜鼎,加上早在黄龙八年,便是在楚地得到的夸父鼎,大禹当年建立夏朝,所立的镇压国运的九鼎已经全部为汉室所得。

十二月,刘纪举行了浩大的祭天仪式,将九鼎置于汉室太庙之中,以慰汉室历代先祖之灵。

黄龙十二年,正月。左相李斐病逝,这无疑是给汉室以巨大的打击,李斐为刘纪治国数十余载,早已经功过历代名相,名垂青史之中,刘纪与李斐之间,也早已经默契长存。

进入了母亲的生命之门 第三章

主意

文学

定了,两人立即商量行动的对策。

水路方面,贺元康带着水军的先锋军,立即展开阵势,往西边攻击过去,和突然出现的扬州大都督府水军正面交锋,将其拖住。

卢忍则带着攻城大军的全部陆军,沿着陆路南下,绕过一大片城中的屋宇之后,去到西边水道的后面,以弓箭截住对手水军的退路。

他们要形成两头夹攻的态势,把这支守城大军里的主力完全铲除,把主帅李希愚抓住。

还有,就是赵寒。

他们的老师杜松云曾经吩咐过,这位看起来嘻嘻哈哈的少年法师,比那三军主帅李希愚,还要重要和“狡猾”十倍。

这个赵姓少年,是这次扬州大战成败的关键,对于他,无论任何时候都要万分的警惕。

“赵寒,”杜松云说过,“我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商量完毕,大军立即开始行动。

贺元康非常兴奋,亲自带着主船和水军的众多船只,如潮水一般涌了过去。

对面,扬州大都督府水军的攻势也没有减弱,箭雨不断射过来,两军迅速纠缠在了一起。

夜雨也越来越大,水道上的洪水越走越急,双方的船队渐渐往西边水道的深处,驶了进去。

卢忍冷冷望着这一幕,手里的镔铁长槊一挥,带着步骑兵的大部,往南边黑暗的城池里,席卷了过去。

几乎就在同时,远处西边城池的深处。

守城的军队已经不知道去哪里了,这里的街巷本来是一片漆黑死寂的,可这个时候突然吵杂了起来。

一大群身穿软甲的突厥骑兵,突然出现在了这里。

这正是之前在城里潜伏的那帮突厥人,他们似乎也已经查到了消息,大都督府的水军在西边水道现身了。

所以,他们马上就在这里聚集,准备抢占各种机关要道,以便配合随后卢忍的步骑兵的到来,共同进攻。

而跟着突厥人,还有另外一群不同的人。

这些人穿着大唐衙役的服饰,手里拿着各种衙役用的刀枪棍棒,和府兵的那种铠甲装备完全不同。

显然,他们是来自扬州城里的各个不同衙门的衙役。

而带着他们的,也是一个个穿着大唐官服的官员。

他们带着这些手下,大声叫嚷着,“城里出了叛军,我等奉李希愚李大人之名,前来搜查追缴”之类的话。

可一转头,这些人却配合着那些突厥骑兵,抢占各种要道,设下关卡。

还有不少人和突厥人一起,趁着天黑、闯进商行民宅里开始劫掠,碰到抵抗的百姓,就一律就地屠杀。

城池里,顿时响起了各种惨叫声。

一个富人的大宅子的门前,大木门被撞开了,一群人正在里面杀戮抢掠。妇孺们在惨叫着,鲜血和雨水流淌在一起,一副人间惨剧的场景。

就在这时候,一声大喊,突然从门外传了进来:

“都给我住手!!!”

黑夜里,这个声音喊得特别响。

那些劫掠的突厥骑兵和

文学

大唐官兵一愕,许多人都放下了刀枪,转头看了过去。

后方的宅门外面,站着一个黑影。

那好像又是一名中年的大唐官员,浑身被夜雨淋得湿透了,一个人孤零零地站在空荡荡的空地上。

宅子里面,有个拿着刀的胖子大唐官员认出那个中年官员来了,有点奇怪道:“是你,颜死鱼?”

大唐为了规范地方的学风教化,在大都督府的衙门里设置“经学博士”一名,专门请一些有学问的地方文士来担当。

这个官职只有从八品,是个没有太多实权的小官,说白了就是一个闲职。

这个中年官员叫颜思禹,正是扬州大都督府衙门的“经学博士”。

他年轻的时候,是扬州当地一个不错的儒学人士,可自从做官之后,一直都是这个闲职,经常无事可做。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