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视栏影视栏

厨房里面大战贵妇;儿子的特别大

2021-01-29 11:51:54 写回复

厨房里面大战贵妇 第一章

斗到了这个地步,苏宇这边,已经没有其他办法了。

死灵之主寂灭,也许是最后的机会!

看看能否把魔焰弄死一次!

只要魔焰被弄死了一次,夺取了一些苍的力量,不再受到苍的限制,那就还有机会,而且死了一次的魔焰,苏宇也许可以趁机吞噬掉他,强大自己!

苏宇算盘打的很响!

这时候的死灵之主,也准备自爆了,杀敌起来,格外的凶猛!

41道的他,打起来比苏宇还要凶残!

无所谓受伤!

反正老子准备寂灭了!

苏宇也在默默等待机会。

眼看着机会就要来了,就在这一刻,苏宇耳边,忽然响起魔焰的声音。

“别让阴自爆!”

“……”

苏宇不动声色,却是心中剧烈震动,魔焰……果然知道!

“苏宇,和我斗个两败俱伤……给他们捡便宜吗?”

魔焰声音迅速响起:“苏宇,你我双方,就算真死了一方,最后也是残酷无比,恐怕都要寂灭!你苏宇不是最喜欢将那些旁观者杀了吗?这一次,为何非要和我过不去?”

苏宇来不及多想了,瞬间喝道:“老死,你靠后,我来!”

轰!

他瞬间挡住了死灵之主,死灵之主差点岔了气,艹!

我都要自爆了,你搞什么?

而对面,魔焰火焰焚天,却也是暗暗松了口气,迅速传音苏宇:“苏宇,我的底子,已经全部露了,苍显然是利用你来消耗我,甚至是杀我一次,让我废掉底牌,给他机会!”

苏宇不说话,继续轰杀!

长剑纵横天地!

和魔焰杀的有来有往,死灵之主憋着口气,是时机没到吗?

那只能先憋着!

这时候,跟人皇一起,辅助苏宇,一起和魔焰战斗起来。

魔焰继续传音:“你让阴寂灭,我知道,苏宇,你寂灭过两次,我也知道!当然,苍不知道,因为天门内的寂灭,他是感受不到的,看不到的!”

“如今,天门修者死光了,唯独我还活着……我不说,没人知道这一切!”

“苏宇,你甘心和我一起杀的头破血流,最终被苍和黑鳞捡了便宜吗?”

当然不甘心!

可苏宇却是找不到更好的办法了,此刻,也没办法解决这个问题。

苍和黑鳞,现在是打不到!

他们压根不存在于这个空间,而是在于天地的核心深处,时光长河不彻底被压缩,三门不彻底合一,他俩出不来,但是你也打不到!

这就是时光长河的玄妙之处!

苏宇也传音了:“知道又如何?你会放弃这个机会吗?你愿意不吞噬我吗?既然做不到……那能如何?”

“你忘了,我可以浴火重生!”

魔焰传音:“我可以死一次的!你若是杀了我,吞了我的尸体,彻底压缩长河,他们自然就出现了!”

苏宇心中一震!

这话,太出乎他预料了!

苏宇真的没想到,完全没想到魔焰会说这话,魔焰知道苏宇不会甘心被他吞噬,但是他可以死一次,所以,他说他可以被苏宇吞噬掉!

怎么可能!

陷阱!

这是苏宇第一想法,难道魔焰想趁机吞噬我?

不怪苏宇此刻胡思乱想,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

魔焰居然主动说,给苏宇吞噬一次……开什么玩笑!

魔焰不管他如何想,迅速传音:“你吞了我,长河彻底被压缩后,苍和黑鳞都会彻底浮现在现实的世界,不再是未来,不再是过去,而是现在!此刻的他们,处于一个特殊状态,很特殊,那是时光之主的本事,我们无法攻击他们……”

“你吞了我之后,也许能提升到44道之力,甚至45道……当然,可能性不大!44道,可能就是你我的极限!而我浴火重生之后,也许可以进入45道!”

苏宇默默听着,还是不敢置信。

你会白白死一次?

你若是自爆,也许可以击杀我们,那还赚一笔,何必白白给我吞了?

你魔焰,有这么善良?

“苏宇,只是吞噬我,而不是吞噬长河……因为不解决苍,你我可能都没机会吞噬长河!所以,不杀了苍,你和我,最后都可能会死!”

魔焰再次传音:“当然,我非无所求!若是真无欲无求,我岂会在万界停留这么多年?”

“你想要什么?”

苏宇也是迅速传音!

魔焰想要什么?

他宁愿白白死一次,还给自己吞噬他,那他想要什么?

当然,这样的吞噬,可能存在一些陷阱,但是暂时不需要去考虑这个,苏宇自然会小心。。

“我被你击杀,寂灭,你吞噬我,三门彻底合一,长河之书会浮现出来,整个时光长河,也会被压缩……这一切,都是我在付出!所以,我就一个要求!”

“说!”

“我要你用生死之道来换!”

苏宇一怔!

生死之道,换?

可以换吗?

怎么换?

“什么意思?”

“星月!你将星月交给我,将你的生死之道,剥离给我……苏宇,我说到做到,只要你拿星月来换,我保证,你杀我,一定会很轻松……而你自己,也能成为匹敌我们的强者!”

苏宇直接传音:“滚!”

“……”

魔焰差点气炸了肺,传音骂道:“苏宇,你是白痴吗?你成为44道甚至45道强者,你已经无法再寂灭了,寂灭也有限制的,不是无限寂灭的!只要你将生死之道剥离给我……那就成全了你自己!而对你,并无太多影响!”

“你呢?”

苏宇忽然传音道:“你拿到了生死之道,难道说……你还能寂灭?你可以纳为己用?”

若是可以……那就可怕了!

可是,天门是开了天地的,魔焰自己本尊,好像也开了天地。

那拿到了生死之道,这家伙不会真的可以寂灭吧?

我去,要是他也可以寂灭,那就可怕了。

死了一次,再复活,死了一次,再复活……那杀一个魔焰,真的太难了!

而实际情况是,可能真的可以。

否则,魔焰傻了,把自己送给苏宇杀?

不损失寂灭的机会,还能把苍他们给弄出来,不给他们看戏,还能给苍和黑鳞制造一个苏宇这样的对手,对魔焰而言,也许这才是最好的选择!

轰隆!

一声巨响,苏宇倒飞而回,下一刻,再次杀上前去!

“不行,换一个条件……”

苏宇还是拒绝了,不管如何,星月不能交出去。

原因很多。

何况,交出了星月,人皇能和他拼命。

那苏宇战斗到现在,意义何在?

魔焰有些恼怒,有些抓狂,这已经是他想到的最好的办法,只是交出星月罢了,苏宇就可以白白得到他的一具躯体,完成吞噬!

苏宇这家伙,有时候简直不可理喻!

“苏宇,我只有这个条件……其他的,你答应了,也给不了我!若是不给你的生死道,你就让阴给我……可你想好了,阴给我了,第一,他未必愿意!第二,他无法寂灭,你和他身上的苍之力都无法消除,那还是受苍的控制!”

至于什么时光长河,长河之书,那都是苏宇无法承诺的,也无法做到的。

魔焰也不傻,要这个没用。

他只要苏宇的生死道!

“苏宇,这是最好的结果,最好的机会,你非要和我鱼死网破,给人当猴戏看吗?”

“苏宇!”

魔焰有些愤怒,火焰愈加凶猛:“还是你觉得,你苏宇,真的可以拿下我?”

此刻的他,有些凶戾!

古兽,终究还是古兽!

苏宇的迟疑,已经让他极其不耐烦,苏宇若是非要坚持厮杀下去,他也不怕,到底谁生谁死,那可难说,何况,死灵之主可以寂灭的事情他知道。

知道了,苏宇想突然利用死灵之主自爆来伤他,根本不可能。

好像想到了什么,魔焰忽然传音道:“不要星月,只是要生死之道!”

“嗯?”

苏宇心中一动。

魔焰暗骂一声,艹,合着是为了这个呢。

他马上传音:“不需要星月,只是星月执掌了你的生死之道……但是,也可以剥离下来!你随便给她找别的道先续接,或者干脆先沉眠,都可以!我要的不是人,本座只需要大道之力!”

苏宇来了兴趣,“你想好了,没有星月执掌的生死之道,其实是无法融合的!”

他之所以没说这个,是因为单独的生死之道,是不融合的。

生死轮回是不完善的!

“哼!”

魔焰传音带着冷笑:“你以

文学

为,这天地之间,只有你们可以生死融合吗?本座观摩万界多年,包括阴的寂灭,都看在我眼中!我需要的只是你那已经融合过的道!”

那这个,就可以商量了!

苏宇迅速道:“怎么交易?”

“你答应了?”

魔焰有些意外,很快又觉得正常,他很快道:“简单,你现在开始剥离大道,最后一刻交易……你可以继续利用阴的寂灭,来重伤我……我伪装不知,被你重伤……你吞噬我的那一刻,你将生死大道交给我,我会转移走……如此一来,你我都达成了目标!”

“你不怕我反悔?”

苏宇传音道:“死灵之主重伤你之后,我若是不给你……你能如何?”

魔焰带着一些嘲讽之意:“天底下,又不是只有你苏宇才能鱼死网破……你不给我,我早有准备,你吞噬我的那一刻,我自然会自爆!到时候,你也什么得不到,而且,你若是觉得,一位44道强者自爆,伤不到你丝毫,你可以试试!当然,那时候,我也可能会反悔……但是,我们都可以在最后一刻,切断对大道和自身的联系,这样

文学

的话,也更安全一些!”

双方想合作,又担心彼此的算计。

苏宇甚至担心魔焰自己在自己身上弄陷阱,而魔焰其实也担心苏宇在生死大道上弄陷阱。

所以和这些聪明人合作,往往极其麻烦!

若是和穹这些人,那直接交易完事!

魔焰此刻再次传音:“要速度一点了,否则,被看出一些端倪,对你我都不好!苏宇……你我之间,也许仇怨无法化解,我也不会放弃吞噬万界,吞噬长河……可现在,你我都不愿意被人当成棋子,当成猴子去看……那将他们弄出来,是必须要做的事!”

这个没错!

苏宇不再多说,迅速道:“好,那我现在剥离大道,至于能不能融合,我不会管你!你能利用这大道,寂灭一次还是两次,我也不会管你!不过……还有一点,我吞噬你之后,你复苏之后……你我如何应对黑鳞和苍?”

那时候,是乱战,还是联手对付一位?

还是其他?

“黑鳞的目标,也是苍!苍必须要死,他不死,吞噬长河几乎没希望……联手杀苍!杀了苍,长河之书融入长河之后,那时候的时光长河和万界,才可以被吞噬!”

“到了那一刻,是你吞了长河,还是我,或者黑鳞直接灭了长河……各凭本事!”

那一刻,才是三方混战的时候。

而苍,这个想法太多的家伙,可以直接死了!

苏宇是什么人?

魔焰又是什么人?

这些人,没人愿意成为其他人的棋子,此刻,苍利用他们互相厮杀,两人都不会答应,不会愿意!

这一刻,苏宇和魔焰,很快达成了一致。

苍,一个剑灵,想要主导整个万界局势,痴人说梦罢了!

苏宇开始剥离自己的生死大道,很微弱,每一次和魔焰的碰撞,都会剥离一点点,两人战的天翻地覆,打的长河不断颤动!

死灵之主却是憋着口气,还没到时候吗?

没到!

苏宇要等,等自己大道剥离,如此一来,才有机会交易。

而魔焰也在等苏宇剥离成功。

此刻,少了生死两道,对苏宇影响其实不大,只是天地没之前那么完善罢了。

“再等等!”

轰!

一声巨响传出,苏宇再次被击飞,大道之力溢散,意志动荡,生死之气在身上盘旋,好像受伤不轻,正在疗伤。

而魔焰,眼神一动。

这代表苏宇的大道剥离成功了!

接下来,就该是交易了。

而死灵之主的机会,也就在现在。

苏宇并未告知其他人,知道了,也没必要,反而容易引起怀疑,一旦被苍提前感知到,剥夺了苏宇和死灵之主的力量,那会是一个巨大的麻烦!

就在这一刻,苏宇陡然传音:“爆!”

死灵之主暗骂一声,这个时机好吗?

没觉得啊!

感觉还不如之前!

之前的话,苏宇受伤不重,他觉得机会更好一些。

不过,既然相信苏宇,那只能听苏宇的,博一次!

能否抓住机会,获得胜利,全看自己了!

尽管自己这个41道强者自爆,未必可以搞死魔焰,可是,总比等死强!

死灵之主这一刻,不管不顾,带着决绝之心,谁也不知道他能否复活第二次,可是……管他呢!

“爆!”

轰!

就在这一刻,一声惊天巨响传出!

轰隆一声巨响,让整个长河都剧烈颤动起来!

而魔焰,好像没想到,没料到一般,演戏,魔焰也不弱,若是不擅长,他的分身也伪装不了天门多年,这一刻,他好像没来得及避开,一声惨叫传出!

轰!

巨响声连绵不断,魔焰一声怒吼:“苏宇!”

而就在这一刻,苏宇抓住时机,一剑朝他斩去,暴吼道:“杀!”

人皇也是心中一震,死灵之主自爆了?

管不得许多了!

此刻,机会!

魔焰被死灵之主的自爆重伤了!

与此同时,苍也是心中一震,急忙朝苏宇他们看来,再看死灵之主自爆的方向,再看看苏宇此刻疯狂轰击重伤的魔焰。

他眼神不断闪烁。

自爆了?

阴在这一刻,居然选择了自爆?

是不是可以复活?

还是有其他情况?

要不要抽离苏宇的未来之力,因为传输给死灵之主的力量,好像被禁锢了,消散了,无法取回!

此刻,要不要抽走苏宇的力量?

可这一刻,机会很难得,魔焰重伤了,现在抽走了苏宇的力量,那会瞬间失衡,让魔焰取得胜利……

苍有了瞬间的犹豫。

然而,就这瞬间,苏宇和魔焰接触到了,一拳一剑,彼此交手!

轰隆一声巨响传出!

苏宇化为人门,暴吼一声,人门封锁了天地,封锁了魔焰,暴吼道:“你浴火重生,今日也必死!”

魔焰一个趔趄,也是化身一道门,迅速在人门中剧烈冲撞起来!

冲撞之间,苏宇的生死大道,落入魔焰门户之中。

魔焰声音在苏宇脑海中响起:“一起切断联系,你切断对生死大道的掌控,我切断我对两道门户的掌控……苏宇,别耍花样!”

“你也别耍花样!”

苏宇还不放心他呢,这家伙还好意思不放心自己!

“我们一起切断,我数三声……”

苏宇还没说完,魔焰声音迅速传来:“数个屁……别数了,一起爆发全力,爆发到极致,爆发到没心思想其他的,也是你杀我的机会……否则,你如何轻易杀我?”

也是!

下一刻,两人气势陡然都提升到了极致!

一道剑芒耀射四方,苏宇一剑斩下!

而魔焰,也是咆哮一声,一股火焰升腾而起,也是强悍无边,哪怕受伤,这家伙也保持着40道以上的战力。

轰!

又是一声巨响,这一声巨响,让39道的人皇都不由吐血倒飞而出,七窍流血!

苏宇手中的穹剑,也是传出一声悲鸣!

剑体有些裂开!

开天剑是很强大,可是,此刻的开天剑,早已不是当年的苍穹剑了,39道之力的穹,一剑斩在了门户之上,门户轰隆一声崩碎,却也传荡来了一股强大无比的反震之力!

这一刻,魔焰瞬间崩溃,但是苏宇可以感受到,这家伙的意志居然凭空消失了,与此同时,消失的还有自己的生死大道。

而苏宇,也是在这一瞬间,一股力量被他强行剥离而出!

这股强大的力量,瞬间朝刚刚自爆的死灵之主那边飞去。

而直到这一刻,苍才脸色一变。

死了?

厨房里面大战贵妇 第二章

“那倒也是,听说你们公司老板特有钱。熊捷,什么时候你升升官,打入你们公司总部,也介绍我去拓展一下人脉啊。”

李欣怡说这话的时候,特意看了一下袁灿。

倒不是知道袁灿就是兴旺的老板,而是有心想让袁灿给自己介绍一下人脉资源。

袁灿能开得起大奔,说明不差钱。

有钱人大多认识的都是有钱人,而卖保险自然最喜欢和这些有钱人打交道。

有时候,人家有钱人出一单,比得上自己几年的业绩。

不过有钱人也难接触,没人介绍的话,指望李欣怡这个外地人,几乎没人愿意和她打交道。

这几年保险行业正是蓬勃发展的时候,保险业务员特别多,有钱人也被骚扰烦了,几乎一听是卖保险的就赶人,要不就直接挂电话,很少有人能听她把一句话说完。

袁灿瞥了后视镜一眼,自然也看到了李欣怡的眼神。

接着话茬问了一句道:“嫂子,最近业务还好做吗?”

李欣怡一听精神一振,连忙大倒苦水道:“别提了,这年头干什么都不容易。尤其我还是外地人,你不知道,山城排外的情况特严重,在本地我又没人脉”

李欣怡一口气说了一大串,袁灿也不打断,等她说完才道:“考虑过转行吗?保险现在还行,再过几年也不好做了,年纪越大越难做,趁着年轻换个行业,说不定更有发展前途。”

袁灿倒没说假话,现如今保险行业还算可以。

可再过几年,几乎是人人喊打的角色。

除了车险好做一点,其他的养老险和理财险特坑爹,加上国内人对保险的概念也不是很理解,一看到保险业务员几乎当骗子一样防范。

李欣怡无奈道:“我就一初中生,也没啥技术,能干啥。”

袁灿笑道:“试试吧,不试试怎么知道,或者现在学门技术也不迟,你年纪又不大。”

李欣怡干笑一声没回话,自在惯了,现在让她学技术,她哪能定的下心。

袁灿见状便不再开口。

倒是旁边的熊捷急的不行,见李欣怡不出声,熊捷恨不得狠狠掐她一下。

不过想想后果,熊捷还是没敢行动。

等到车内安静下来,熊捷心里哀叹,看来是错过机会了。

刚刚袁灿的意思他听出来了,要是李欣怡答应转行,袁灿肯定帮衬一把。

不敢说帮李欣怡找份特别好的工作,可就算留在兴旺,发展前途也肯定不会差。

结果李欣怡没吭声,袁灿肯定不会第二次提这事,熊捷觉得李欣怡以后肯定得后悔。

做保险现在虽然不少赚,可这玩意运气成分居多,有时候三五个月不开单都有可能,一旦不开单,就等着喝西北风吧。

而且干这个整天抛头露脸的,还得逢人就笑,低声下气,太不值得了。

不管车内众人什么心思,车总算在袁家楼下停了下来。

袁家。

一见到李欣怡,聂国群就将袁灿熊捷几人抛在了一边,热情道:“欣怡啊,你可算到了,路上累着了吧?”

“我刚做的排骨面,喜欢吃面吗?不喜欢的话还有饭,早上炖的鸡汤也煲好了”

李欣怡被聂国群的热情吓了一跳,袁灿倒是见怪不怪。

自家人早就熟门熟路了,也用不着太客气。

厨房里面大战贵妇 第三章

叶不凡对这个结果也早有准备,凭借着金刚罩挡住了这一掌,然后整个人借势飞掠而出,翻过了城墙落到城外。

史万策恨的咬牙切齿,自己的出手非但伤不到对方,反倒成了人家的加速器,不过在金刚罩消退之前,他是没有任何办法的。

出了城之后叶不凡再度狂奔,极速向着远处的荒山野岭冲去。

史万策自然是紧追不放,两个人的速度远超他人,很快便消失在夜色当中。

当狄荣带着人冲出城外时,已经看不到他们的影子,只能顺着踪迹追过去。

叶不凡知道自己的时间有限,将速度发挥到极致,仅仅十几分钟,便来到了天峰城百里之外。

但论修为他终究是比不过史万策,这期间被追上了七八次,全凭着金刚罩躲过一劫。

后来的史万策也学聪明了,面对叶不凡的攻击,他反攻的力道越来越小,不然只能成为对方的加速器。

而他每一次攻击,用出的还都是烈火掌,从来都没有变过,仿佛对这种掌法执着到了极点。

此刻两人来到了一处荒芜的小土丘,史万策这次没有在背后发起攻击,而是身形一动挡住了去路。

“小子,你跑不了了!”

眼见着无路可去,叶不凡也停了下来,站在原地大口大口的喘息着,显然这一路狂奔对他的消耗也是极大。

最要命的是,现在差不多已经过去一刻钟的时间,身上金刚罩的光芒越来越淡,只剩下了薄薄的一层,看样子用不了多久就会破裂。

史万策没有急着出手,冷笑着站在那里。

“小子,真没想到你还挺能逃的,竟然让老夫追了一百里!”

叶不凡气喘吁吁的说道:“陈游游不是我劫走的,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

“哈哈哈,老夫自然知道,可那又能怎么样,你今天必须死。”

史万策一边得意的说着,一边等待金刚罩的消失。

叶不凡气得睚眦欲裂,双眼血红:“老匹夫,是你和他们一起害我的?”

“是又能怎么样?”史万策说道,“是你让老夫的计划落空,是你让我们庆宇分院颜面扫地,是你招惹了狄荣,所以你就是该死!”

在他看来,眼前这个年轻人已经是个死人了,说起话来没有任何顾忌。

“王八蛋,我和你拼了!”

叶不凡愤怒至极,纵身一跃,双掌同时向着史万策砸了过来,随之喷出两条火蛇。

而此刻他身上的金刚罩光芒黯淡至极,显然距离最后破裂,仅剩那么一点点。

眼见着对方竟然向自己攻击,而且用的还是之前的烈火掌,史万策脸上露出一抹嘲讽。

“没脑子的东西!”

他现在都有些怀疑,这个年轻人只会这么一招掌法,极度轻蔑之下,只是随意的挥了挥袖子,想要将对方的掌力化解掉。

这种事情他之前做的太多了,简直是驾轻就熟,为了怕对方再借势逃走,他也仅仅用出了百分之一的实力。

按照之前的经验,这个力道已经足以将对方彻底击溃,又不至于让他逃走。

大意之下他却没有发现,这次的两条火蛇与之前不同,火光当中已经隐隐蕴含着一抹紫色。

眼见着烈火掌,和史万策推出的气劲对碰在一起,叶不凡嘴角露出一抹冷笑。

他知道自己如今的实力不够,根本就逃脱不了合体期强者的追杀,所以从动手那一刻便开始布局了。

之所以接二连三的使用烈火掌,并不是他没有其他的功法,而是为了麻痹对方,为了这一刻争取机会。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