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视栏影视栏

快穿之情深一寸(h),跟女朋友吵架直接上她

2021-01-29 10:48:20 写回复

快穿之情深一寸(h) 第一章

万妖洞天,一座直插云霄的山巅。

“徒儿拜见师父。”

秦风躬身,向负手立在万丈悬崖旁边的宁无虚施礼。

“嗯,起来吧。”

宁无虚转身,笑呵呵的抬了抬手,示意徒弟起身。

随后又看了看秦风身上盈然的道气,充盈的法则之力,满意的点点头:“不错,你的进步越来越快了,照这么下去,说不定还真有可能完成你的设想。”

“都是师父指点的好。”

秦风大拍马屁:“若非师父指点,弟子怎么会有如今的成就。”

“哈哈哈……”

宁无虚仰天大笑,伸手朝他点了点:“你呀,你呀,就喜欢说这些讨喜的话!”

他以前身为灵蛇一脉的大长老,现在更是成为太上长老,身份尊贵,阅历也丰,什么样的人没见过,平日里并不吃这一套。

不过拍马屁也要看是谁,如果是自己喜欢且非常优秀的弟子,那就不一样了。

秦风的表现无疑能够满足任何一个师父对弟子的要求,不仅自身修炼速度非常快,还拥有不可限量的未来,在这种情况下不轻不重的拍几记马屁,自然不会让他反感,反而心里觉得舒坦,有些飘飘然的感觉。

师徒两人闲聊几句,就听宁无虚叮嘱道:“你的进步速度虽快,但毕竟野心太大,想要领悟的法则太多,越到后面修行愈发困难。

别人只修一道,你却比寻常修士难了九倍不止,所以更容易碰到关卡瓶颈。

寻常修士一个瓶颈就有可能被困数百上千年不得寸进,你的话虽然天资聪颖,进步速度向来极快,但以后的事情也不好说,毕竟法则之事不可捉摸,悟了就是悟了,没有领悟透彻的话,定然寸步难行。”

秦风点点头:“师父说的不错,弟子也有着这种感觉。”

他自家人知道自家事,当然知晓自己将来会面临怎样的困难。

说实在的,若非有炼妖壶在身,他绝对不会选择这种修炼方式。

但正是因为有这件宝物,才让他升起了更高的追求!

宁无虚轻叹一声:“心太大,有好也有坏,你若能以此证道,未来定然潜力无穷,说不定还能超过门中两位老祖的修为境界,成就更高的永恒境大能。

不过坏处也非常明显,稍有不慎,就是自断长生之路!

好在,你生在了一个好的时代,遇到了一次好的机遇。”

他转身沿着山崖顶端的小路向前方走去,秦风连忙抬脚跟在师父身旁。

就听宁无虚边走边道:“若是早些年你敢这么修行,十有八九就会夭折在半途,一辈子也难以证道成仙。

不过现在我碧落大世界已经从上古大劫的创伤中走了出来,虽然没有恢复到巅峰时期,但也足够强大。

如今又在诸位老祖的号召下开启了远征虚空的战争,这就是最大的机缘。

虽然不能让你向上古的那些老祖一样借助大劫时期的气运证就造化,但只要你足够努力,借助这次的机缘,未必就没有可能成就上古大能那样的修为境界。”

说到这里的时候,他话语稍微顿了顿,这才接着说道:“尤其是这次五域会盟,那些游历虚空的大能们不仅会公布虚空星图,明确我碧落各派即将进攻的路线,对修行界所有修士来说都是一次天大的机缘,对你更是如此。

天道虽然不会像上古大劫时那般不惜消耗大量本源培养应劫之人,但自从春秋圣人与天合道以后,各派大能跟天道之间也就有了明确的沟通对象,不至于再像大劫以前那般只能凭借模糊的感应相互沟通。”

他看了秦风一眼,脸上露出了几分感慨之色:“正因如此,所以太玄老祖等几位无上存在沟通春秋圣人,既然准备开启远征,天道也不能只被动接受好处而没有一点付出。

双方商议准备在远征的时候,让天道也降下一些气运,帮助修行界培养一些天才,增强我碧落大世界的几分底蕴。

反正随着各宗远征,未来定然会源源不断的运送回来大量资源,不已补充天道耗损的底蕴,所以不会动摇天道根本。

此事春秋老祖已经跟天道协商妥当,同意了这次的计划。

你若是能够抓住这次机会,一旦在会盟的时候得到机缘,受天道关注,降下气运于你,定然能够让你在最短的时间内成就成仙得道,甚至是成就不朽金仙。”

“真的能向上古大劫时期的那些老祖一样?”

秦风脸上充满了无尽的向往。

“能的,能的。”

宁无虚笑道:“你以为天道气运是什么?但凡被天道所选中的修士,不管是在日常修炼的时候会得到种种机缘,在感悟大道法则方面更是有如神助……呃,不对,是确切的得到了天助,所以修为会进步神速!

因此,我才会说你生在了一个最好的世代,比上古大劫时期还要好了无数倍。

毕竟上古大劫我们处于被进攻的一方,实力不如各界联军强大,许多天才刚刚崭露头角,就会被各界强敌盯上,专门针对斩杀。

而如今的远征,却是我们碧落大世界占据主动,那些中等世界和小型世界可挡不住各大宗门的进攻,即便出了些许以外,反正有星图在手,也可以定点联络宗门,让各派继续派出援军。

我们上次进攻赤炎魔界能以最小的代价获得最大的好处,今后这种例子也不会少,除非碰到了高等世界,以及那些大世界,才会给我们带来很大的麻烦。”

“师父。”

快穿之情深一寸(h) 第二章

人进化后,会怎么样?

身体的变化不说,心境的变化才是最玄妙莫测的。∈♀,

就林长生自身,他感到自己似乎越来越奇怪了,很多想法莫名其妙的就冒了出来,过后无不叫他心底发寒。

站在热闹的街市,看着四周欢声笑语的白姓,林长生再也没了那种世俗也不错的想法,只觉自己与他们有着无比巨大的鸿沟,似乎他看得不是就近的人,而是一幕幕电影画面一样,纵然再真实,也不在自己跟前。

“你怎么了?”身旁,尹凤察觉到了林长生呼吸有些不对,扭头问道。

林长生心神动了动,压下了刚才那诡异的感觉,强作欢笑道:“没事,只是想到了一些事,一时有些走神。走,我们去前面看看……”

走着,他的思维再次不由自主的发散开了,脑中各种想法接二连三的冒出来,一个个都莫名、奇怪。每次都是尹凤开口,才把他换回。

见他这个样子,尹凤也没了兴致,与他一起回家。但纵是坐在院子中,他也尝尝出神,完全无法集中自己的精神。

他在想什么?

简单说,他在想道!复杂点说,他什么都想,一个念头发散下,会生出无数想法,有的甚至截然相反!无情点说,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他想到的,多是本质的东西,但世事越靠近本质,就越发无情。如人,从初生到死亡,他就看的清清楚楚,所以想到,自己是否可以吞噬人呢?

遮天中,那些至尊为了延命,不就以吞噬生灵为手段吗?那自己,是否也可那般?

又如,他此刻完全可以操控风雨雷电,那与白姓口中的“神”又有什么差别?这个念头冒出来,他看人时,竟宛若在看蝼蚁一般。

难道说,生灵进化后,真的难以在与落后的生灵生活在一起?

回过神,他看了一眼天色,不知不觉,竟然天黑了。目光转向尹凤所在的房间,灯光已经熄了,但他知道,尹凤还没有休息,她大概也在担心吧。

走到她的门外,林长生犹豫踌躇,最终还是没有进去,反而离开了院子,前往门氏。

这个世界,进化的人有两个,一个他,一个就是尹仲。对比原著,尹仲显然没有他这种情况。为何如此?因为没了记忆,甚至连自身能力都无法运用。

这样的人,纵然是超人,也与一般人无二。自然不会表现出什么奇特异常。

但林长生相信,纵然尹仲依旧有记忆,怕也不会像他这样。因为他是魔,而不是神。或许,这些莫名的心思,正合他的想法呢。

可这,对还是不对呢?

谁也说不准,林长生也一样!

他希望仔细观察尹仲,从他那里得到灵感,以控制自己此时心绪不稳的情况。

站在门氏小院外,看着依旧亮着灯火的屋子,以及里面传来的欢呼打闹之声,不知为何,林长生的心突然就平静了下来。

他轻轻吐了口气,静静的盯着里面,墙壁根本无法阻拦他的目光,叫他把屋内几人看了个一清二楚。

他们在说什么?

只是平常的家长里短,除了幽默一些,又有什么不同呢?

林长生明白,一切的不同都在于他的心!心不同,看到事情的反应也不同了。这点谁又不明白,但事到临头,却往往是无法自控的,就如林长生的心情,若非看着他们的欢声笑语,他绝对会再次思维发散,陷入自我的思绪之中。

若非如此,他也不会来此了。

“哈,你也真是可笑啊,还‘神’呢?一个连自己都控制不了的神吗?此时你在干什么?羡慕屋子里的人吗?难道,这些你没有吗?”

深深呼着气,他渐渐压下了体内的愤怒,深深的看着屋子,身子瞬息消失。

龙泽山庄,刚刚休息的童战猛然惊醒,光洁的额头冷汗淋淋,双眼瞪大,瞳孔紧缩,露出恐惧之色。他大口的喘息着,飞速掀开身上被子,快步往外走去。

同一时间,这般动作的还有两人,正是与童战一起出山的天行与金两位长老。三人很快聚集到了一起,童战忍不住道:“两位长老也感应到了……”

天行长老沉重点头,表情极为怪异道:“一双眼睛,我似乎看到了一双恐怖的眼睛,他就在天上看着我。”

快穿之情深一寸(h) 第三章

“周成,多年不见,你居然还活得好好的,大道果然是公平的”太上老君似乎感触最多,当年他是惜败在一招之下,留下了咫尺之恨,今日雄

文学

心亿万丈,怕是想来个反其道而行之,“一饮一啄皆是定数,你不封印我们,我们如何能参悟大道,还取了你封印吾等的法宝,这些法宝早已炼化自如,今日便是鸿钧老师前来,也休想救得你!”

太上老君环视一眼其余三人,抬手收了天道,其余三人居然视若无睹,任他取之,看来这四人间已经有了什么默契,说不得眼前的周成才是最大的敌人

“阿弥陀佛,道友,当年你有恩与我西方教,今日道友大难来临,吾等二人便做主,保你师门弟子无恙便是”

接引道人一声长叹,似乎是感慨世事无常,任圣人也难逃一荣一枯,一兴一衰

“哈哈哈……一帮蝼蚁,杀了他们侧是脏了圣人手段”通天教主手中提着一剑,霍然就是当年周成四剑合一,封印众人的诛仙剑,居然被通天教主取了

“阿弥陀佛!”

接引道人与准提道人也齐齐显出了法宝,却是一盘古塔与七宝妙树杖

“开!”太上老君轻喝一声,顿时虚空一抓,一把比开天斧只小了三分之一的斧头出现在他手中,原来他早已经将盘古幡与太极图祭炼到了终极状态,返本还源,成就了三分之二的盘古斧他倒是想待杀了这周成,再去取了混沌钟盘古斧重现天地,岂不快哉

周成笑了笑,指着盘古塔,道:“老伙计今日你也要与我为难吗?大道无形,果然无那永恒定律”

太上老君道:“周成,你当年逆天封印吾等,早就应该想到,逆天之后必有逆天之罚,很可惜,这次的逆天之罚就是让吾等得了灵宝,涨了道行”

“周成,当年之辱今日一并赐还你若有何心愿未了本尊倒是可以代劳一番”通天教主一副胜利者的姿态,看起来高高在上在他看来,当年这周成能够封印诸圣,所绮仗的不过就是这些灵宝,而今天的周成充其量就一把混元剑,不过看他样子似乎是知道大难来临居然连法宝都不用了

周成不置可否,淡淡笑道,“通天师兄,敢问琼宵魔君可好?”

“你!哼!”通天教主脸色一寒,顿时不好看了原来四位圣人前来之前,那琼宵居然自行了断了,根本不愿再面对这位昔日的“恩师“通天教主

“大道无形,天道无常凡人有因果,圣人又何尝没有因果当年我若不封印你们你们又如何有今日大成?”周成依旧淡定自若,仿佛千山云海过,兀自安道心

“哈哈哈……周成,你今日即便死,也不冤了你倒是个明白人”通天教主大笑道

周成似乎恍然无觉又道:“今日你们不大成不取了吾之灵宝,我地道又如何能成?大道之路越到最后,越是艰涩难行,尔等越强,不过犹如狂涛加身,推了贫道一般而已”

“你,狂妄至斯!”太上老君大怒道,他即便想立刻就杀了周成,但一听周成居然将自己等人的强大比喻成大海之狂涛,不能倾覆他也罢了,居然犹如雅着他在那大道之路上前进一般这,这实在是让他们难以接受

其余三位圣人的脸色也有些不好看了,这周成说话越来越玄,有些东西似乎比当年鸿钧在紫霄宫中所说的还要晦涩难懂

四个圣人,一个周成,就这样面对面地站着,周成犹如岿然不动之亿万丈高山,任四个圣人气势与怒火暴涨,依旧是大海狂涛中的扁舟一

般,上下起伏,随风而动,却永不沉没

“唉……”周成长叹一声,望着天际道:“此次大劫,当为众生大劫,可怜多少修行高手,不过旦夕便化作齑粉,着实惨烈不过,如果他们觉得自己是最倒霉的人,那么他们就错了”

准提道人道:“周成小儿,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周成摇摇头道:“初脱大劫,不过三日之功却又再次遇劫,他们倒霉,却是不及各位了”

“这厮疯了”太上老君面皮抽动,顿时扬起了手中三分之二的开天斧,就要朝周成砍去

“今日叫你证道涅!”准提二人也齐齐施宝打来

“诛仙剑,正好送你一程!”

诸般先天至宝,抑或混沌至宝,不过瞬间便将周匝虚空全部碎裂,灵宝一卷,看似就要将周成杀死

周成恍然无觉,只是眼角溢出两行清泪,叹道:“亿万年苦修,今日终成大道大道无形,说容易不容易,说难,原来也不难诸事不过至简至繁,果然便是这般”

一道虚无之光闪过,周成身上仿佛多了些什么,盘古塔、七宝妙树杖、三分之二的开天斧、诛仙剑四件灵宝瞬间砸中周成,爆出万丈精芒“哈哈哈……”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