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视栏影视栏

进入了母亲的生命之门 粗大按摩器调教h

2021-01-29 09:12:48 写回复

进入了母亲的生命之门 第一章

张浩笑道:“还要看别的什么?”

余沐恒拍拍脑门,他说道:“我个人最喜欢一个画家……徐渭,徐青藤……他的字和画真的让人喜欢。”

张浩有点惊讶,因为他也非常喜欢徐渭的字画,在清末的时候,就曾经大肆收购,在末日星球也搞到了不少。

徐渭的书法字画,他整理过,一共有二十多幅,和这个世界博物馆收藏,或者民间收藏,重复了一部分,重复的

文学

都收回到浩天堡,留下的都是精品,因为他会时不时挂出来欣赏。

“那就拿两幅画和一幅字吧……”

说着他打电话,让人送字画过来,就在隔壁,字画很快就送来了。

两幅宋徽宗的花鸟画,两幅徐青藤的写意画,一幅行草。

余沐恒早就让人抬来大架,将画挂上去。

金闲于凑上去,用放大镜看,他一言不发,一幅幅看下去,老头手抖,身子抖,激动的满脸通红,这画就算在博物馆都可以算上镇馆之宝了。

余沐恒算是二半料子,汪天辰就是一个棒槌,这里精通鉴别的,也就是张浩和金闲于了。

老头被刺激了,来回看了几遍,脸色红到脖子上,张浩在一边喝茶,等着金闲于的鉴定结果,他一点都不担心,传承有序的东西,根本就不用担心是假的。

“品相完美,保存极好,传承有序,绝对是真品,果然是收藏大家……”

汪天辰问道:“真品啊,值多少钱?”

金闲于瞪眼道:“多少钱?这是钱能衡量的吗?这是文化!这宝贝无价!”老头很讨厌有人总是用钱来衡量字画,动不动就是这画几百万,几千万,让老头超级不爽。

汪天辰摸摸鼻子,他说道:“老爷子别生气啊,我就随口一说……呵呵。”

金闲于的观点,张浩认同,不过他心里也很清楚,之所以有钱人喜欢收藏,很大一部分是冲着保值增值去的,这点其实毋庸置疑,所以汪天辰的话,并没有什么错,只是两人的观念不同而已。

金闲于也知道自己的话重了,说道:“唉,现状如此,如之奈何啊,汪董别在意,老头就是有点看不惯而已,改变不了什么。”

余沐恒一直盯着徐渭的画看,他是真的喜欢,嘴里喃喃道:“都是精品,都是精品啊……”他深知张浩是绝对不会卖的,这家伙比自己的都有钱,根本就不可能卖出去的。

眼红啊!

尤其是徐渭的画和字,更是让余沐恒心里骚动难安,就算他是大富豪,也搞不到这种精品徐渭的画。

至此,余沐恒、汪天辰和金闲于才在心底里承认,张浩是一个大收藏家,因为任何一个号称大收藏家的人,手里一定有压箱底的国宝级藏品,不然只能称为收藏家,甚至只能说是藏家。

金闲于要拍照,被张浩阻止,他说道:“别拍,私下欣赏可以,我不希望外界知道……省得麻烦。”

张浩也是没法子,一旦他藏画的影像流传出去,那麻烦不是不一般的大,尤其是他拥有大量的国宝级古董,估计有关部门要找他谈话了。

比如,如果张浩将富春山居图拿出来,而且还是完整的画,那就只能捐出去了,自己是无法继续持有。

进入了母亲的生命之门 第二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进入了母亲的生命之门 第三章

叶钟鸣很惨,甚至前所未有的惨。

在面对强大敌人的时候,他被打倒过,甚至数次面临被杀死的险境。还有事实被杀死,依靠神奇的物品和存在复活之时。

但之前在叶钟鸣自己的印象中,他还从未这么惨过。

身上的护甲已经碎得不像样子,只残留了一些碎块挂在身体的某个部位,比如肩头。

惨状不是指的这些,而是叶钟鸣的身体。

从头到脚,他的身体就没有一个好地方。

左小腿上的肉已经完全失去,只剩下森森白骨。

上半身有些扭曲,失去了护甲的部分露出了皮肤,上面是规则的一道道伤口,就仿佛是刀工最好的厨师切出的作品。

伤口里并没有鲜血流出来,只是那样张着,好像张开的鱼腮。

最恐怖的是叶钟鸣的脸,上面是一个一个的空洞,有那么几个,甚至已经贯穿了前后。

如果不是体质特殊,实力也接近于巅峰,仅仅是这几个伤口,就足以让他彻底死去。

那张帅气文秀的脸,此刻因为这些伤口而变得狰狞恐怖。

很惨,非常惨。

但……没死。

甚至叶钟鸣的眼神此刻都异常的明亮,看不出一丝伤重时应该有的涣散迷茫。

“呵…”叶钟鸣轻哼了一声,身体也跟着动了动。

如同残破的布在风中飘了飘。

兹缺和那位队长的思维好像也随着叶钟鸣的移动而重新回来了。

可即便是这样,他们也依然没有搞清楚,为什么这个人没死!

三类铳为什么是次神器,你可以说它带着规则之力,可说白了,就是威力大!

对于非巅峰的存在,次神器就是必杀器!

这不是兹缺和队长这么认为的,而是矮人内部经过了不知道多少次的实验得出来的结果!

没有例外!

哪怕穿着他们矮人制造的防具或者机械战甲也不行!

除非也是次神器,或者烈神级。

两个人很肯定,叶钟鸣穿的不是,那么,为什么这个人活了下来?

次神器巅峰之下无敌的神话,就此破灭了?

那声轻

文学

笑,如同一根刺,扎进了他们的心里。

笑声里,是明晃晃的嘲讽,仿佛在说你们矮人……不行。

愕然之后,兹缺和队长都出离愤怒,并且准备把嘲讽还给这个人。

你都这样了,身体和破布一样,谁给你的勇气对我们冷笑?!你嘲讽谁呢?!我们现在就把你弄死!

队长忍着伤痛冲了过去,他就不信了,刚才大家都是完好的状态我不如你,现在你都这样了,我还打不过你?

可他突然看见那个人举起了一只手指都扭曲的手。

队长下意识地停了一下。

实在是之前这个人给了他太大的冲击了,他生怕中什么怪招。

他看到那个人的身体里,开始向外冒光。

然后那种在他看来严重无比的伤势便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着。

这不可能!

和他们觉得叶钟鸣之前一定会死却没死一样,他们觉得这样的伤势不死就不错了,怎么可能会以这样不可思议的速度恢复?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