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视栏影视栏

太粗太长弄死了我了 裸睡的丹丹 下部

2021-01-28 12:36:56 写回复

太粗太长弄死了我了 第一章

@@@@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太粗太长弄死了我了 第二章

高大男子正独自与司马九和独孤盛丽僵持,云韵府大厅门外,忽然传来一阵悠扬的琴声,随后,一个老者的声音幽幽传来。

“昊天,你都大把年纪了,还与几个小辈过意不去,来来来,今天,老夫与你过过手可好。”

司马九闻言,这才知道眼前的高大男子叫昊天。

独孤盛丽靠到司马九身旁,轻声道:“昊天,天火首领,其实力深不可测,其麾下杀手亦是冷血的亡命之徒,死在他们手下的权贵

文学

宗师,没有一千,也有八百,想来,他便是袭击晋王的主谋。”

此时,一个鹤发童颜的老者,单手抱着一个昏迷的女子,出现在了大厅门口。

那女子正是被人冒充的千乘雪。

公孙灵音看到师姐千乘雪,两行香泪流淌而下。

在场的乐家子弟,包括公孙灵音,也都向门口的老者行礼。

甚至连与炎虎搏斗的右监门卫大将军韦云起,也都停止了打斗,收稳身体后,向老者行礼。

独孤盛丽也拉着司马九后退几步,来到老者身旁,表现得异常恭敬。

“师父,师姐还好么?”公孙灵音语气哽咽。

司马九此时才知道眼前之人的身份,他是公孙灵音的师父,乐家掌门,当世第一琴师赵耶利。

“赵老头,原以为你是悠然之人,没想到也逃不过世俗之事的羁绊,第一琴师,也不过如此。”昊天看到赵耶利,瞳孔微缩,他使了个眼色,玉玲珑和炎虎一起聚拢到他身边。

“今日,你既然在此,我就卖你一个面子,改日再聚。”昊天语毕,先前司马九身旁的倭女忽然起身,投掷出数个纸团于地面。

顿时,白烟滚滚而起。

原来,她是天火杀手组织的后手。

白烟发出的味道刺鼻至极,令大厅中的众人不由自主的退出大厅。

司马九退出大厅后,扫视了厅外的尸首,护着晋王匆匆离开云韵府。

今日,这场严密策划的刺杀晋王的行动,因为司马九看出了假千乘雪的破绽,又因为赵耶利的出现,才在千钧一发之际化险为夷。

不久后,云韵府外,又赶来一队队军卫。

晋王去而复返,他走到众人身前,见昏迷的千乘雪被赵耶利搂在怀中,欲言又止的想上前,最后却又止住了脚步。

“一入红尘,五色皆迷。乐家歌舞之道,历来为权贵最爱,乐家女子多与勋贵子嗣往来。舞者乐者与公子朝夕相处,总是情难自已,多愁善感。多少乐家女子所托非人。”

赵耶利看了看千乘雪后,将她交到公孙灵音怀中。

“雪儿只是中了迷魂药物,两个时辰后便会苏醒。”赵耶利看出了公孙灵音的担忧,缓缓道。

赵耶利先前说的话,无异于面斥晋王有负千乘雪。

晋王面庞涨得通红,想要解释,可嘴唇动了动,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

司马九心中有些不忿。

老实说,晋王乃是当今皇帝的嫡长子,未来皇帝之位的继承人,身份尊贵,他不可能取千乘雪为妻。

可是,晋王对千乘雪,确实有真挚的感情。

若说晋王玩弄千乘雪,实非不妥。

司马九躬身向赵耶利行礼后,道:“前辈此话,未免严重了,晋王与千乘雪的感情,如鱼饮水冷暖自知,绝非你我所能评说。”

太粗太长弄死了我了 第三章

在准备带兵迎击叛军的时候,朱皇帝很快发现,这一举动貌似有些多余。

本来,叛军的内战,就差不多掏空了陕西府库的存粮。之后,为了向河南与山西等地进军,叛军则开始了无节制地征粮。

去年本来就是个平年,百姓家里哪有多少存粮,此时又是青黄不接的时候,粮食大部分自然都在士绅与豪强手中。

而叛军们都是欺软怕硬的,在没有把最后一批没有抵抗能力的百姓祸害完之前,都是不会去找那些士绅豪强的麻烦的。

叛军愚蠢的举动,很快就制造了大批活不下去的百姓。

人活不下去,自然就只有拿起武器反抗。

如果是大明朝廷把百姓逼得活不下去,迫于朝廷强大的震慑力,那也得等死了不少人后,才会有人敢于起来反抗。而叛军控制区内,这些活不下去的百姓,一早就明白,逼得他们活不下去的,是一群逆贼。

陕北,府谷县乡间,一个叫吴延贵的青年匆匆从一条小路钻出来后,怒气冲冲地对着一帮青年人说道:“狗日的逆贼,又来打粮了。”

为首的一个男子,眉头紧锁,沉声道:“叫乡亲们都避到河对岸去,逆贼精锐都南下去打宁武关了,这帮留守的贼军,暂且还不敢渡河。”

王嘉胤是前延绥镇镇兵,准确来说是逃兵。

他今年二十多岁,从这个名字就看得出来,他曾经家庭条件不差,不过那也是曾经了,王父早亡,家业败落,王嘉胤又没考上秀才,自然没条件再读下去,一无所有后这位索性北上投军。他琢磨着,投军既能混饱肚子,兴许还有可能杀出一个官身出来。

理所当然的,他失望了,因为识字,他的期望也是极大的,他觉得自己在一群大字不识的丘八中,应当也是鹤立鸡群的存在。

军头们招募战兵,从来都是省心省力一个地方一个地方地募兵,将战兵按照籍贯编队,方便管理。而这位是主动投军的,虽没能进学,但又难免显出些自以为高人一等的架子,于是这位就很自然地被孤立了。

被孤立,又被军头们虐待,在军中过得甚是不如意,这位很快就当了逃兵。

让老弱都躲藏起来之后,众人又聚在了一起,蹲在地上商讨今后的对策。

王嘉胤的妻弟张立位摇了摇头,哀叹道:“如今朝廷那边不过河,乡亲们老是这样四处躲藏,也不是个事啊。”

王国忠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说道:“不躲,能咋办?”

王嘉胤突然猛地一拍膝盖,站起来大声说道:“杀贼!”

逃归乡里后,王嘉胤结识的同为逃兵的吴延贵闻言后,眼睛一亮,也跟着站了起来,斩钉截铁地说道:“对,杀贼!”

其余的青年之中,也纷纷有人站起来附和。

大伙都清楚,朝廷如今没有兵,他们站出来杀贼,说不得就能博一个前程。

他们本就是居住在山西交界的地区,这阵子也经常往山西地界走动,自然清楚,那边正在募兵,也清楚,当今天子是要狠狠整治贪腐,皇帝带来的兵,军饷会不会被克扣他们不知道,但他们清楚,那些兵个个都面色红润。

这说明,给皇帝老爷当兵,还是有搞头的,再不济,也能吃饱饭。

两人对视了一番,很快就开始商量怎么动手。

要对叛军动手,当然是要找到足够多的人手,很快他们就四下联络乡邻,纠集了数百人。

第二天,在府谷县境内,一队不过五十人的征粮叛军,就遭到了数百青壮的袭击。结果,当然可想而知的。

叛军一下损失了这么多人马,自然是大怒,很快发兵来剿。

杀死了大批叛军的这一队青年,则早就渡过了黄河,拿着缴获的叛军旗号、印信和割下的人头,去找朝廷领赏去了。

对于这股义军的出现,朱皇帝当然是极为高兴的,他才发现,自己发愁没有兵,其实是多余的。

“……府谷县义士王嘉胤,讨逆有功,着升为把总,赐盔甲一副,战马一匹……”

王嘉胤在接到圣旨之后,整个人都乐傻了,他的名字居然上达了天听。

“草…臣谢主隆恩。”

传旨的宦官,看着这位青年,笑眯眯地说道:“王把总,此番首举义旗,可是让陛下高兴得很,一下便记住了你的名字,可真是前途不可限量。便是咱家,都甚是羡慕。”

“公公说得哪里话,俺这样的粗胚,如何能与公公比。”

“好了,回去后,可要出力死战。陛下说得那十六字,要记好了。圣天子乃是兵法大家,记牢了,照做,总是没错的。这份差事办好了,你日后便能入讲武堂,成为陛下的门生。”

王嘉胤闻言,自然是连连称是,表示自己把皇帝给的游击战十六字方针记好了,也一定不会和叛军一样,到处烧杀抢掠。

朱皇帝对这帮人要求不高,只希望他们牵制住叛军即可。

此时的陕西,打游击战的条件还是存在的。毕竟王嘉胤这个在另一时空掀开了农民起义大潮的逃兵,此时身份是正职的官军,正五品的千户把总,能得到广大百姓和相当一部分的士绅们的支持。

在王嘉胤得到皇帝封赏,获得御赐的盔甲之后,整个陕北地区,顿时就沸腾了,大批的青年纷纷赶来投奔王王嘉胤。或是就地组织人手,反抗叛军的暴政。

农历三月下旬,白水县农民王二,在澄县附近举起m.00kxs.com了义旗。

至澄城县城下,王二大声说道:“谁敢与我一同杀贼?”

不用多去谈叛军的残暴,这些人都是受苦已久,只待有人将他们组织起来。

众齐声应道:“我敢杀!”

连呼三声,士气顿时就高涨起来。

随即,王二就带队攻入了县城,杀死了叛军任命的县官。

轰轰烈烈的反抗大潮,瞬间就让叛军的大后方变得烽烟四起,正在向山西和中原挺进的叛军们,也不得不抽调了大量兵力,回师去攻击各地的义军势力。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