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视栏影视栏

贱奴跪好请主人玩弄,你尝起来特别甜 车片段

2021-01-28 07:15:16 写回复

贱奴跪好请主人玩弄 第一章

葡萄牙人这边,他们对大明的新式战船以及新式火炮,当然是非常想要的了。

可是,如果是要去京师,而且还是代表葡萄牙国的话,哪怕杜琛作为濠镜澳的总督,他也没有这个权力的。

然而,不去京师的话,肯定也不好。

杜琛当然知道,如果葡萄牙能拥有大明的新式战船以及新式火炮的话,当初的马六甲海峡也不会被荷兰人夺去了。甚至本国那边也不用怕西班牙人,不用去寻求英国佬的帮助。

最终,杜琛便匆匆向郑成功这边告辞,要赶回濠镜澳,和那边的议事会商量一下看看。

………………

大员这边的情况,远在京师的张明伟当然不可能马上知道情况。

实际上,他也想不出大员这边会有失败的可能。因此,他的心思压根就不在这南方。

对于大明来说,建虏终归是心头之患。不管是上到崇祯皇帝,还是下到普通百姓,都想着早日消灭建虏的。

为此,朝廷这边在积极储备军需物资的同时,张明伟也在考虑,怎么样光复辽东?

这个时候,朝廷官军这边其实已经不怕和建虏决战了。可张明伟担心的是,建虏不和朝廷官军决战,而是打游击。

白山黑水之间,不要说十万军队了,百万军队都能被游击战给拖住。

因此,光复辽东最关键的因素,就是要尽可能多地歼灭建虏的有生力量。只有如此,建虏再想着去搞什么游击战,那也没什么关系了!

根据山海关和东江镇那边传来的消息,张明伟便向崇祯皇帝提议,分化瓦解建虏,把那些蒙古人,还有朝鲜兵,甚至部分汉人军队,给他们一个投降的机会。

对此,崇祯皇帝自然是没有异议的,便下旨给前线,把张明伟的意思给传达了。

于是,夜不收的任务便多了一项,通过抓捕建虏,宣传政策;或者就在辽东大地上画画等手段,向辽东的建虏发出了信号。

而与此同时,张明伟也有了主意,决定等建虏的粮食收获之前,打一次大的战事,迫使建虏如果不想放弃粮食的话,就只有和朝廷官军决战。

当然了,建虏那边未必会想到游击战。只是选择这个时间点,能增加这个决战的概率。

就这么的,和建虏的再次大战,便定在了八九月份建虏要收获粮食之前。这个事情,在前线只有总兵级别的将领知道,并以此为目标,展开了军事行动。

………………

战乱之后,百废待兴,更不用说,百姓还都渴望早点灭了建虏。因此,大明上下的建设热情都非常高涨。

开荒种田,修铁路,修水泥路等等,都是热火朝天的。

京师等地,比起以往,也是格外的繁华。人来人往,摩肩接踵,让经历了战乱的百姓,都是非常地感慨。

这不,在京师的一处大宅子中,会客厅内,也有两个人在那聊着这个事情。

忽然,客座上的那个富态中年人,突然话锋一转,对主位上那人说道:“刘贤弟,你看看,别人都在忙着赚钱,就我们一直闲着,这样是不是不太好吧?”

这个刘贤弟一听,当即叹了口气说道:“谁说不是呢,可这南方海上还不太平,我们也没法去啊!”

说着话的时候,他其实也是感慨。

眼前这位,前年的时候差点逼得他上吊,亏了兴国公遇到,捞了一把。而这位,看到兴国公出手,便转而和自己结交上了。

要按本心的,他是不想和这位再有关系的。那一年的大年三十,真得是刻骨铭心的。

但是,眼前这位的家里人是有官场背景的,人家讨好他,他也是没法拒绝的。

他还没有幼稚到,觉得他已经抱上兴国公大腿。

对于兴国公来说,换了其他人,遇到了顺手一帮的事情而已。兴国公有那么多国家大事要忙,怎么可能还会想着他这个小人物。

而且眼前这位也和他一起出海过一次,也经历了一些风险,又算是屈尊结交他。作为一个商人来说,他是没法和眼前这位断绝关系的。

要是有可能,继续有钱大家一起赚,那也是可以的。

不用说,这个刘贤弟就是刘敏东了。而这位富态的中年人,叫魏志栋,有个亲叔在朝为官,并且官位还比较高的那种。

此时,魏志栋听到刘敏东这话之后,当即呵呵一笑道:“我实话告诉贤弟吧,南方的不太平,也就是短时间而已。朝廷已经下了旨意,区区跳梁小丑,肯定兴不起风浪的!”

贱奴跪好请主人玩弄 第二章

怎么就万岁冲锋了呢?

完颜宗望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和耳朵了,宋军刚才还怂得不行,怎么一下就炸了锅,喊着“万岁”向前冲了!

和完颜宗望一样吃惊的还有跟着他追杀了刘延庆一路的那些女真兵,他们其实也已经是疲惫之师了。在万年新堤上和宋军打了好几天,然后又以最大的力量向宋军发起冲锋,一举摧毁了宋人的阵,随后又追着刘延庆的败兵跑了几十里路......幸亏他们都是白山黑水间一路打出来的“老女真”,吃苦耐战,体力充沛,士气也特别高昂。要不然自己都累怕下了!

但即便如此,那么长时间的厮杀、追逐下来,人困马乏还是难免的。所以遇到突然开始万岁冲锋的宋军,真的有点难以招架了。

不过完颜宗望也不是好惹的,他最清楚夜间的大军混战,打得就是个气势。

不能怂啊,谁怂谁失败!

看着手底下的人要怂,完颜宗望也不及多想,也不去打听对手为什么突然就炸了......一旦让对手的气势飙起来,后果不堪设想啊!毕竟对手的人多,说不定有三四万,要都打起万岁冲锋,今晚这一仗谁胜谁负都不知道了!

想到这里,完颜宗望忙大呼一声:“塞里!”

“某家在!”

马上就有个披着件脏兮兮的白袍,发辫和胡须都湿漉漉的女真壮汉应了一声。

这汉子也是完颜家的人——完颜家族在这几十年中可真是了不得啊,将星璀璨,人才辈出,也难怪没什么位子可以给投靠来的走狗了。这个完颜的汉名是宗贤,和完颜宗望是一个辈份的兄弟。历史上还有个赫赫有名的匪号,就盖天大王!

他之前跟着完颜宗翰、完颜昌一起捉了耶律延禧。而这回南征则分到了完颜宗望手下,一路打到了开封府城下。不过除了万年堤坝一役,他在这场攻宋争中就没好好打过一场......而且万年堤坝一役在他看来也没什么意思,不过就是宋人前赴后继的送死罢了。

倒是今晚这场夜战看着有点意思了,宋军的气势有点起来了!

当宋军的气势起来的时候,完颜塞里就直接站在了自己战马的马鞍上,伸着脖子四下张望。这家伙天生一对“夜眼”,而且耳朵也很灵光。当完颜宗望叫他的时候,他已经发现战场的关键点在哪里了?

“敌大将在何处?”完颜宗望也知道他在观察战场——站那么高,还伸长了脖子到处看,不是在观察敌情还能是干什么?

完颜塞里大吼道:“敌大将在前方寺庙山门处......山门左近的宋兵声势最大!”

“好!”完颜宗望道,“塞里,你打前锋,某家跟着你......咱们一起冲杀一阵!”

“得令!”完颜塞里应了一声,两脚一分,夹着马鞍往下一滑,就稳稳的坐在了马背上。然后就看见他从身边一个亲随手中接过一支马枪,挥了挥向前一指,张开喉咙大呼,“儿郎们,跟着某家塞里......敌在山门处!”

“敌在山门处!敌在山门处......”

这下镇水观战场上的金兵不喊什么“大水来了”,都改“敌在山门处”了。这可不是在瞎嚷嚷,而是为同伴指明进攻的方向。

现在是晚上,而且金兵在一路追敌的过程中,指挥体系已经乱了,将找不到兵,兵找不到将,正常的命令传递体系都没了。所以就只能用最原始的方法调集部队——靠吼!

当然了,在这种情况下,部队的士气就非常重要了。因为上级下令靠吼,下级执行就靠自觉了......谁要溜了号,也没督战队能找着啊!

而这个时代女真金兵的士气是足够的,一群山林野人都打成贵族了,当然牛气冲天,也就是天天嚷嚷着要和武人共天下的赵楷这“二货”的军队能和他们比——两边都是“打天下、分油水”的路数嘛!而且两边的士卒大多都比较单纯,也相信真的能分到油水。

所以当“敌在山门处”的吼声响彻战场的时候,原本散在各处与宋人混战的女真本都纷纷往道观的大门处聚集!

而赵佶这边就不行了,开封兵那是世世代代的老油条,“打天下、分油水”的事儿他们才不相信呢!要真有的分,他们的老祖宗就分着了。所以在镇水观夜战的时候,只有靠近山门的开封兵因为赵佶临阵而被鼓舞起来,其他人该溜还是得溜。特别是和他们对打的金贼开始往山门处集中后,他们逃走的机会可就来了!

至于刘延庆的秦兵,则是逃跑成了习惯,改不了啦......哦,也有没跑掉的,比如刘延庆本人。也不知道他怎么想的,到了镇水观后立即就自己跑去见赵佶,结果就哪儿也别想去了。

所以今天晚上,真正拼了命在替赵佶打金贼的,也就是驻扎在道观中的胜捷军、班直,还有道观山门外的少量开封宋兵,以及刘延庆的亲兵。加一块也就是五六千人,数量比完颜宗望、完颜塞里带来的金兵还少呢!

当大批的金兵喊着“敌在山门处”的口号蜂拥而来时,这些护着赵佶的宋军就开始扛不住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赵佶的酒也醒了!

酒一醒,人就怂!

说真的,他都不知道自己怎么就上了战场!

他就记得刚才还跟人在好好的房子里面喝酒吟诗,怎么忽然就上了战场......而且还是这么一个又乱又黑又可怕的战场,各种听着就瘆人的声音交杂在一起,好像浪潮一般一阵阵的向他涌来。

“怎么回事?怎么就打起来了?和谁在打啊?”

护在他身边的人一听这话,就知道官家酒醒了,也知道要糟糕了!

因为赵佶那是打着灯笼上战场的!

周围的宋兵都看着呢!如果他现在溜号了,那宋军的士气立即就会崩溃,到时候就全完了!

战场经验丰富的童贯连忙扶着赵佶(怕他晕),“官家不怕......不过是几千金贼打来了。”

不过是几千金贼?

赵佶当时就给瞎懵逼了,嚷嚷道:“快,快护驾......”

喊着话,赵佶就转身要往道观里面跑,结果却被赵枢、赵榛两个大孝子给抓住了。

“父皇......道观不是城池,守不住的!”

“父皇,道观是木头搭建的,一点就着,会给烧死的!”

赵佶一想也对啊,忙问身边的孝子,“这可如何是好?”

“杀出去!”刘延庆嚷嚷了起来,“官家,趁着现在金贼还没围严实......臣护着您杀出去!”

刘延庆到底是久经战阵的,知道这样打下去必死!

别看现在战场上好像势均力敌,但实际上的情况一定是宋军死伤惨重,金兵没死几个。

之所以宋军还能维持,一是官家临阵支起来的虚火;二是天太黑,金兵也有点乱,不知道自己的优势多大?

所以要逃跑就得趁现在!

“刘太尉所言极善!”童贯也说话了,老头子已经快急疯了,连忙对赵佶道:“老臣已经召集好了300诸班壮士......他们都会骑马,可以保着陛下杀出去!”

都会骑马......听着真能鼓舞人心啊!

“可,可朕......”赵佶说话的声音都抖起来了,他的眼泪都快急出来了,“朕害怕,双股颤栗,不能骑马啊!”

他的话刚说完,一个酒葫芦就递上来了,赵佶一看,是自己的儿子赵榛捧了个葫芦要给自己。

“十八郎,你这是......”

“父皇,这是孩儿为您准备的美酒!”

文学

“美酒?”赵佶不明白啊,这什么意思?

“多喝一些,喝醉了父皇就不怕了!”这个十六七岁的大个子少年一脸认真地说。

是啊,喝醉了你就不是怂人赵佶,你变成江东周郎了......

赵佶也真是急疯了,半大小子的话他也信,拿过酒葫芦就拔了塞子开始灌自己!

还别说,赵佶一葫芦酒下肚,胆子就真的壮起来了,没一会儿红着眼睛红着脸,看着跟发疯差不多,然后摇摇晃晃地道:“刘延庆,你打头阵......本教主皇帝压后,杀开一条血路!杀出去!”

什么?我打头阵?

刘延庆这下可真寻死的心都有了,他本来想要护着赵佶跑,现在却被一个发酒疯的官家逼着打头阵......也不知道会不会打成忠烈(刘延庆在历史上还真是抗金战死的)?

........

第131章赵佶之死——庄宗崩、宋有种!(求收藏,求推荐)

大宋宣和八年四月二十六日,凌晨。

当天色终于有点蒙蒙放亮的时候,千余骑兵,已经在五丈河边的镇水观前摆出三堵长墙一样的横队了!

其中排在最前面的就是刘延庆的三百多个亲兵,头盔下那一张张面孔都铁青的快要滴出水来了——悔恨交加啊!

他们都是跟着刘太尉吃香的喝辣的好多年的亲兵,从军恁多年都没好好打过仗。形势好的时候就跟着刘太尉放抢,形势不好的时候就护着刘太尉逃跑......拼命这种事情,他们是想都没想过啊!

他们本以为跟着刘太尉这个将主总可以安安稳稳混个病死榻上,没想到还是被逼上了送死的第一线当了“死兵”,这回想不死都难了!

因为刘太尉现在就领着三百个脸色比他们还难看的胜捷兵在第二排摆了开来......刘延庆已经发话了,他和那三百个胜捷兵是有进无退的!如果他的亲兵胆敢临阵脱逃或是迁延不进,直接马枪招呼!

当然了,刘延庆那么忠勇也是被逼的......有个喝醉了的官家要**为忠啊!

而且这个喝醉了发酒疯的官家就临着三百个也喝了不少酒店殿前班值和几个亲王,还有童贯、高俅等随行的官员组成了第三排骑兵,现在就顶在刘延庆的背后!

天爷啊,三百多个醉鬼骑着大马,拿着刀枪,就顶在身后......这他M的是酒驾啊!也没人管管,天理呢?谁来管管?

文学

贱奴跪好请主人玩弄 第三章

“呼~”

宽敞的实验室里,陈默闭着眼睛,任由四周狂风大作,大量的记忆融入脑海,这是另一个时空里属于自己一生的记忆,好似过了一生,又好似短短一瞬,陈默再度睁开眼时,也代表着另一个时空的自己已经彻底死亡。

“我的计算没错,果然有气运,小智,建立气运模型!”沉默了片刻后,陈默对着眼前的虚空道。

“遵命,主人!”虚空中出现一处三维立体投影,大量的数据开始不断跳动。

陈默揉了揉太阳穴,有些嫌弃的看着虚拟三维投影,自己的记忆载体,拜了这东西一辈子,造孽啊。

陈默,公元2104年生人,量子力学领域专家,但同时也是时空、精神领域的专家,二十五岁时,通过量子计算机,捕捉到一丝时空虫洞,开始致力于这方面的研究,在这个过程中,他发现独属于人类的一种能量,这种能量就连量子计算机都难以捕捉,并不存在于个人,而是存在于整个人类,属于人类共有。

从那时候开始,陈默喜欢研究古籍,三十岁时,人类破开月球表面,引回大量的未知病菌,导致了灭世灾难,而陈默收集了大量这种属于人类的能量之后,借助这股能量,侥幸没被浩劫波及。

陈默发现这些能量无法用于攻击或防御,但有了它,却能让人趋吉避凶,好运不断,被陈默称之为人族气运,而后借助量子计算机,做出了名为小智的系统。

但随着末世降临,人族的气运大量消失,已经不具备继续供他消耗研究,陈默开始将目光投注到时空虫洞上,将小智的复制体以自己的一部分精神力为载体投入时空虫洞,希望通过时空虫洞,到过去为自己收集人族气运。

气运手机到了,但陈默却惊讶的发现,时空虫洞中多出了一个时空,就是以自己投注精神里的时间为节点,分出一个平行时空,但两个时空最终的终点却还在这里。

这也就有了明太祖意识神游人类历史长河,遇到本尊的事情,人族推演就是陈默在更新了小智之后给精神分身留下的路,让二者精神可以合一。

时空穿梭有个祖父悖论,但如今,这个悖论被解开了,人可以穿越回到过去,但在穿越的那一刻,就会随着那个人的出现,分裂出另外一个平行宇宙,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会对原本的时空产生任何影响,很不可思议,但却发生了,这种感觉,像是细胞分裂一样。

“建模完成,主人,这是气运的能量形态。”十八组公式出现在虚拟投影上,陈默皱眉看着这十八道公式,这是气运解析之后的数据模型,但气运的模型让陈默皱眉,按照这个数据模型来计算,不管怎么算,好像结果都是现在的,也就是说,不管怎么发展,都会终结于此,但这不是陈默想要的,他要拯救人族,让人族重新兴盛起来,而不是灭亡。

意念一动,数据开始改建,他试图更该气运公式,但没有结果,却出现一个新的公式。

“解析公式!”陈默看到这个新的公式后,沉声道。

“是对气运的利用和转化,可以解锁一部分人类基因以及制作完美的时空隧道,目前只适合精神穿越,也就是通俗意义上的魂穿。”

陈默点点头:“既然气运不够,那就再收集一些,设法接入卫星,我要挑选合适的人选。”

“请设定标准。”

“需要有能力,但大型基地的不能动,找一些小型幸存者基地,我要基地首领的详细资料。”

“如您所愿。”

很快,一些符合陈默标准的幸存者基地出现在投影上。

陈默看了片刻后,指着一人道:“这个,叶昭,看来快不行了,把他送去三国时代,另外我们的原始时间坐标只能定位三国?”

“是的,目前并无其他时代坐标,但可以推前百年。”

“就三国。”

其实气运最高的不是三国,而是宋朝,只可惜没有时间坐标。

“如您所愿!”

末世下,一处即将被丧尸摧毁的幸存者基地中,叶昭看着密密麻麻的丧尸,绝望的选择了自杀,下一刻,他的精神被捕捉,投入到时空虫洞之中,很快便消失不见。

新的平行时空很快生成,但叶昭选择的路线让陈默失望,基本上跟陈默的分身做的事情差不多,但却没做到足够好,而且这个人权欲太大,收来也未必能给自己帮助,唉……

不过气运带来的倒是不少。

陈默与智脑演算数日后,陈默将小智又进行了一次升级,利用气运力量升级之后,小智的功能更强了一些。

陈默想了想:“末世之下,人性太过黑暗,换个方式,探索百年前时代,找寻合适人选投入时空隧道。”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