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视栏影视栏

健身的女生很会夹 燃欲h鸽塔

2021-01-27 16:52:57 写回复

健身的女生很会夹 第一章

“天雷?”

晋王府,侧厅书房。

青阳掌门听完晋王和荆哲的对话,有些诧异的轻喊出来。

今天下午的时候,荆哲在比武场内回答其他人的问题时就曾抛出过这个概念,说上午林青山之所以落败,不是因为他,而是因为招惹了天雷所致,当时青阳掌门听完只觉得荒谬。

但是结合刚才发生的事情——据青城派的弟子说,当时宅子里发出几声轰响,犹如惊雷,有人出来的时候恰好看到屋顶一阵火光,如同天雷炸在屋顶一样。

等他们进屋的时候发现,屋顶被炸出一个大洞,而屋里,林青山已经被炸死…

这些情况联合起来,青阳掌门都开始趋于相信“天雷”这种说法了。

又把晋王跟荆哲的对话咀嚼一遍,说道:“晋王,按你所说,是不是已经可以断定人不是他杀的了?”

“……”

见晋王不说话,他继续道:“咱们能不能把事情都引向他,到时候直接让荆知府把他…”

“本王觉得,人就是他杀的!”

晋王突然出声:“在他说天雷之前,本王的想法跟你一样,觉得他没有嫌疑。可是当听他主动说了天雷之后,就断定,人定是他杀的!”

“为何?”

“因为他下午就主动说了天雷,晚上又故意把事情引向天雷,这一切看似是巧合,但是巧合太多,那就不是巧合了!”

“晋王的意思是,那天雷是他引来的?”

见晋王点头,青阳掌门还是疑惑:“可是,他怎么能引来天雷呢?”

血肉之躯,若是随时能引来天雷的话,这实在太恐怖了!

晋王摇头道:“或许,根本不是天雷!”

于是作沉思状:“你还记得前段时间,南齐三皇子去京州比试,结果齐谷陇被杀的事吗?据说当初杀人的正是荆哲!而且当初他用了一种会炸开的暗器!”

“还有,之前你派仇芊芊去京州暗杀他,随行者还有一个暗夜使,结果呢?暗夜使最后客死他乡,尸体都不全,跟现在的林青山如出一辙,而这些事情都有荆哲的影子,若说不是他做的,谁能信?”

“这样更好!”

一语惊醒梦中人,青阳掌门听完不怒反笑。

“比武结束,还敢随便杀人,这是蔑视安国律法呀!即使太子在,咱们也可以给他定罪,只要把他关进大牢里,到时候就别想出来了!”

毫无疑问,只要前脚能给荆哲定罪,他们后脚就会把人杀了,而且荆哲若是带着罪名,杀他都不需要考虑后果。

但晋王却皱眉摇头。

“他,不能杀!”

“晋王,这可是个好机会啊,为何不能杀?”

青阳掌门都纳闷了,晋王跟荆哲之间那可是旧恨新仇,最想杀荆哲的人也非晋王莫属,结果关键时刻,他却不想杀了?

这种操作,青阳掌门确实不懂。

“若是现在给他定罪,杀了他,你觉得武林盟主是谁的?”

晋王问道。

“这个…是昆仑镜的!”

现在已经到了决战,只剩了荆哲和裴云汐二人,而且荆哲的赢面更大。

健身的女生很会夹 第二章

独孤冲出事了,独孤策听了,都不觉得稀奇,那五兄弟虽说俱个混账,可要是挑个最为混账的,毫无疑问就是独孤冲。

平日里正事不做,只会招惹是非,走鸡斗狗,打架斗殴,全然没有半分体统,独孤策都记不清独孤凌云曾几次去给独孤冲收拾那些个烂摊子。

如今独孤凌云不在长安,长孙氏竟然想到了自己,独孤策想着不禁冷笑,若是闯祸的是独孤广,独孤嗣有事,独孤策念在同出一脉,或许还会管上一管,可闯了祸的是独孤冲。

“又犯了什么事?”

胡莱忙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原来独孤冲今日出府饮酒,结果在酒楼与人争执,仗着身强力大,险些将人打死,被打的人家自然不答应,就告到了长安县衙,这会子人已经被押进了大牢。

若是打的是寻常人依着汝阳郡公府的权势,倒也不难将独孤冲弄出来,可偏偏独孤冲打的人来头更大,乃是蔡国公杜如晦的次子杜荷。

独孤策一听就恼了,窦母仙逝,还不足百日,身为嫡孙,独孤冲居然聚众欢饮,这本就是大不孝的罪过,更是醉酒与人殴斗,罪上加罪,在注重孝道的这个时代,独孤冲所犯的罪过,就是砍了脑袋都不为过。

况且,杜如晦如今正在病中,按照史书记载,人家都没有几天好活了,独孤冲这个混账东西竟然险些将人家的次子打死。

如果真的因为这件事,害的杜如晦加重病情的话,李世民盛怒之下,怕是汝阳郡公府都保不住。

胡莱跪倒在地,也不知道独孤策的脸色,只是一个劲儿的哀求:“老爷不在长安,夫人现在也是六神无主,还请国公爷念在与冲二爷同出一脉的份上,好歹周旋,先救冲二爷出来才好!”

救出来?

那等不省心的东西,救出来做什么?

“救!?我为何要救他,祖母大丧,那混账东西尚在孝期之中,便聚众饮酒,这等不孝的畜生,便任由他死了便是!”

胡莱一听就慌了手脚,忙道:“国公爷!好歹看在以往的兄弟情份上,代为周全,料想冲二爷吃了这一番苦头,日后自会收敛。”

兄弟情份?

“好一个兄弟情份,那混账东西何曾知道我是长兄?”

独孤策在北疆厮杀,那独孤冲几次上门搅扰,还想着要谋夺和盛隆酒坊的生意,心里何曾记得两个有兄弟情分。

再说了,指望着独孤冲改过,倒不如盼着狗日后不再吃屎。

如今这事已经闹到了长安县衙,独孤策即便愿意出面周旋,难道还能甘于司法?

他前世最恨的就是有些人仗着特权胡作非为,如今他虽然也成了大唐的特权阶级,却从来没想过要仗着身份,地位,权利,去做违法乱纪的事。

“你回去只管对我那大伯母说,这事我也无能为力,别说救她的儿子,就是汝阳郡公府能不能保住,还在两可之间!”

胡莱闻言大惊,他哪有什么见识,只当独孤策代为说和,便能救独孤冲出来,可是却不知道,这件事本来就可大可小。

[标签

文学

:标题1] 第三章

萧阆轻轻舒了一口气,就像得了一篇好文,彻夜通读,感觉身心都舒畅了许多。

他是第一次与吕乡君相会,此时心中只有一句,盛名之下果然无虚。

无论是李客卿,还是吕乡君,皆有过人之处……可惜沦落风尘……但也正因如此,才能与他相见,不然如此恩物,皆乃上天所赐,谁得了哪里还肯示于人前?

崔恪嘴快,抚掌赞道:“此中多有禅意,闻之即脱凡俗,不愧是佛前之客……”

萧阆点头附和,“大家所奏,果然不同

文学

凡响……前些日与僧人论禅,众人唇枪舌剑,往来争竞,总觉不得禅心,今日闻听佳音,才知众人浅薄……”

说到这里,抱拳为礼,郑重的道了一声,“受教了。”

如今江南佛道昌盛,像萧阆,崔恪这样的贵族官员,都是寺庙中的常客,他们与僧人相交,以为雅事,即便是吕乡君之类身有大名的人物,亦是如此。

所以这样的夸赞,吕乡君很是高兴,谦逊了几句,兴致又起,还想再奏一曲,以谢萧阁部之礼遇。

可人家毕竟是朝廷高官,能安静的吃一顿饭,喝点小酒,听上一支曲子,怕已是极限,再悠闲也就过了头了。

说话间有人纵马而来,到了不远处翻身下马,和萧阆的侍从嘀咕了几句,便有人进入草庐,附在萧阆耳边道:“至尊诏阁部立即入宫,有要事相商。”

萧阆皱了皱眉头,今天他休沐一天,出城吃点好的,不想还是不得清净。

当然了,还是国事为重,声色犬马之类的贵族休闲都要放在后面。

吕乡君知机的起身告辞,萧阆应了,让侍从再送她回去,当然人家也没忘了拿上那副画,喜气洋洋的一弹一弹的走了。

崔恪眼巴巴的望着那浑身都透着欢快的身影,暗道扫兴,虽然不舍,可他也不会像俗人一般上去纠缠什么。

只狠狠的灌了几口酒,也起身告辞。

…………………………

萧阆策马入城,一边在琢磨着见到皇帝和同僚该怎么说话。

河南生了变故,王世恽在没有任何征兆之下弃城而走,西去投了李定安。

王世充死后,这些郑国余孽早没了当年的威风,左顾右盼间,只待屈膝投效而已,至于投的是谁,可能连他们自己都闹不明白。

如今是终于下定了决心,抛弃了东都投到李定安那边去了?

洛阳这样的通衢大邑就空荡荡的摆在了那里,情形分外诡异,萧阆心动之余,却也没想明白之后该怎么做才合适。

作为内史令,他是萧铣最为信任的臣子之一,同时他还是萧铣的亲族,一直对朝政有着举足轻重的影响力。

可即便如此,在大事之上,周法明等人的话语权并不比他低了,先前周法明联合了苏胡儿率军陷长沙,由此升任尚书左仆射。

若非有张绣在前,以周法明之功一跃而为尚书令也没什么阻碍。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