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视栏影视栏

感受到了吗它想要你 额额,在车上被弄到高c,,,再快,,好紧教官短篇合篇500篇视频

2020-09-05 17:20:39 写回复

距离过年还有两个星期了,何夕早订好了回程的机票。

今年过年他准备带沈琼一起回家。

虽然早就把沈琼的照片发给了家里人,家里人还是很期待第一次的见面,确切说来很重视。

母亲早在一个月前,就把他们的房间打扫出来,换上了全新的床上用品,何夕早给她强调了不用,她还是执意准备好了全新的洗漱用品。

母亲还特意向何夕打听了,沈琼的生活习惯,喜欢吃什么,不喜欢吃什么,说是准备在过年的时候给未来的儿媳妇大展身手。

想到这里,何夕觉得脑袋痛了起来:这是他第一次带女朋友回家。

虽然已经预想过各种情况,可家里人这样的准备,还是不免让他的神经有些紧张。

2

何夕和沈琼是在一次北京校友联谊会认识的,第一次见面双方都有好感,一来二去,也就正式成了情侣。

确定恋爱关系后一个月,沈琼就主动提出,要搬过来和何夕一起住。

何夕在北京开了一个广告公司,正好碰上了国内互联网行业的红利期,前些年赚了一些钱,于是在北京四环付了首付,买下了自己的生命中的第一个房子。

对于沈琼提出的同居要求,何夕是很犹豫的。

一个,他不想让双方的关系发展的如此迅速,另外,单人的生活过得很舒服,他也不想这么快就有一个人闯进他的生活。

于是他提出,在自己房子旁边给沈琼租一套房的想法,沈

小说文学

琼听了有些不太高兴,但是也勉强同意了。

那段时间,何夕每天固定抽出两个小时,给沈琼找房子。

说来也奇怪,每次找到的房子沈琼都不满意,要么朝向不好,要么大小不好,要么嫌房租太贵。

就这样,一直到了沈琼合租房子到期后,何夕没办法,还是把她接到了自己的房子里。

3

要和何夕一起回家的想法,是沈琼提出来的。

按照她的说法,两个人已经同居了一年了,也是时候去见下何夕的父母了,今年正好她的年假还存着,可以多放几天假,和何夕一起回去看看。

其实,另外一层原因何夕也知道,沈琼的家庭是一个单亲家庭,从小她就和家里人的关系处不好,每年回去都要吵几次架,去年她回家就曾哭着给何夕诉苦,讲述她回去之后在两个家庭遇到的种种。

她不想回家,这是沈琼没有说出来的意思,何夕心领神会。

于是何夕就跟家里人打了招呼。

4

年前正好是何夕公司最忙碌的一段时间,客户们急着要确定明年整年的宣传计划。

何夕的几个招标项目,都已经进入了最紧张的谈判阶段。这几个项目谈成,明年也可以活得下去了。

想到这里,何夕不仅叹了

一口气:这几年已经不像刚创业的时候,小公司活得越来越艰难,特别是最近一两年,公司早就已经入不敷出,也只是勉励支撑,要是这几个项目谈不下来,公司也只有解散一条路了。

晚上11点,何夕刚做完最后一个改标的方案,正准备坐下来好好休息下。

旁边充电的手机一闪一闪,他拿了过来,看到了沈琼的十几个未接来电,心中突然一冷,急忙回拨过去。

沈琼的声音从话筒里传来:你干脆就不要回来了。

何夕急忙解释,话没说到两句,沈琼就挂断了电话。

5

到家楼下,已经是凌晨了。

何夕把车停好,抬头一看,自己的房子还亮着灯。

他心中涌起一股暖意:沈琼还在等他。

急忙走上楼,轻轻的打开门。

客厅的电视开着,播放着最近很热的《我是歌手》,沈琼却不在客厅。

何夕走到卧室门口,听到里面传来一阵抽泣声,他急忙推开门。

沈琼拿着ipad坐在床上,床上柜上放着一碗还没吃完的面条。

原来是看韩剧看哭了,何夕不由地松了一口气。

 

看到何夕进来,沈琼立刻关上了电脑,脸色变得阴沉起来。

“何夕,你还知道要回家?”

“今天事情实在太多了,全公司都在加班改方案。”何夕急忙解释着。

“加班?电话也跟着加班吗?你知道我打了多少个?”

“我。。电话晚上没电了,放在一旁充电,就没注意到。。”

“谁会相信你,早晚你会连我也注意不到的。”沈琼把脸别了过去,继续看着ipad,手指还在不断点着什么。

何夕换上了睡衣,试图爬到床上哄哄沈琼:对不起了嘛,老婆,下次我一定注意。

沈琼一把把何夕推下了床,脸色一脸严肃:别给我说这些没用的,我要和你谈点正事。

“什么正事?”何夕一脸懵。

沈琼直视着何夕:

“你妈,刚才给我电话了。”

6

“你妈”这个词一出现,何夕本能的开始紧张起来。

"你妈就问了问我们什么时候动身,她好像还给我们准备了洗漱用品这些。"沈琼一边玩着ipad一边说着。

“先说清楚,何夕,我不会用你们家的牙刷,睡衣这些我都会自己带着,你妈给我的睡衣我是不会穿的。”

何夕有些着急:“牙刷这些没问题,睡衣是我妈专门给你买的,你就穿着给她看一次,做个样子嘛。”

沈琼斜着看了他一眼,继续说着:

“你妈刚才还问我,我是不是自己租的房子住。”

何夕有些心虚。

他一直没给家里讲他们同居的事情。

一方面,何夕家是比较偏传统的家庭,要是直接告诉他们,他们两已经同居。家里肯定会有各种议论出来。

另外,虽然在感情方面何夕父母从来没有干涉过他,一直都很尊重他自己的意愿。可是如果告诉他们实情,父母肯定会觉得他们离结婚已经不远了,而何夕对于目前这段感情仍然是完全没有把握的状态。

一年多的恋爱,时间还是太短,他暂时还没考虑过结婚。

可跟父母隐藏他们同居的事情,他一直没有告诉沈琼。

以沈琼的脾气,何夕很清楚,一旦告诉她这个事情,她一定会和自己没完,现在有正是他事业上的关键时期,他不敢冒这个风险。

7

“我一直没来得及给他们说。”何夕忐忑不安的问答道。

沈琼依然没有看着他:“呵呵,这种事情你倒是瞒我瞒得很好。”

说完,她把ipad放了下来,下了床,走到洗手间,开始洗漱。

空气一下子凝固了,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只有墙上老式石英钟的在发出“滴答,滴答“的声音 。

卧室里养着的那只闹腾的鬃狮蜥也安静了下来,仿佛它也嗅到了不安的气氛。

突然,楼上传来“轰”的一声,何夕被吓了一跳,随即他反应过来:楼上两口子又开始吵架了。

两天一小吵,三天一大吵,有些时候还打架,搞得他们有些时候睡觉都会被影响,沈琼也让何夕上去理论过,可是完全没有效果。

吵架这种事情,又有谁想发生呢?

一想到要是自己婚后也是这样,何夕不禁后背发凉。

为了缓解这种尴尬的气氛,他决定到阳台上去抽根烟。

算起来,何夕是一个有七八年烟龄的老烟枪了,中途曾经戒烟过两年,后来因为压力太大,再次复吸。

烟是个好东西,就算在戒烟的两年中,何夕也一直这么认为。

生活中值得开心的时刻本来就不多,而烟草则是满足短时间简单快乐的,性价比最高的方式。

尤其在这种时候,一根烟会解决很多问题。

本来何夕早就想发火,质问沈琼:

“我妈给你买的睡衣是有问题吗?穿一下满足老人家的心愿又怎么了?”

“给你买的牙刷牙膏是有毒吗?非得用自己的。”

而随着一根烟的燃逝,何夕的情绪已经稳定了下来。

这个时候吵架,太不值得了。

任何一次吵架,都有可能直接导致他们的分手。

这一点,何夕看得很清楚。

8

"你还有心情抽烟!"

何夕回头看去,沈琼站在卧室里看着他,一脸怒容。

还没反应过来,一个热气腾腾的核弹再次俯冲向他。

“何夕,你要是不想和我好了就直说,不要搞这些小手段。”

没有和父母阐明他们同居的事实,和“不想和我好了”,这两者之间有什么具体的逻辑关系吗?

何夕完全没明白。

他安慰自己:她只是缺安全感而已,而且也的确是我事情处理的不对。

说服了自己之后,何夕丢掉烟,走了进去,

走进卧室,何夕才发现,沈琼眼泪已经落了下来。

他一下子就心软了,马上上前,替沈琼擦去泪水。

“都是我不对,是我没处理好。”他轻声安慰着。

沈琼擦了擦眼泪,抬起头看着他:“有些时候我真的就想这么放弃你了,你知道吗?”

“我知道。”

9

北京的冬天难得有晴天。

此刻,何夕正躺在自己的电脑椅上,懒洋洋的晒着阳光。

明天就要放假了,公司的员工们都在忙碌整理着今年最后的工作。

他和沈琼明天也即将踏上回家的旅途。

想到家乡的美食,何夕不禁咽了咽口水。

虽然这次带沈琼回家,依然有很多不可预知的风险,但是回家的兴奋和喜悦还是掩盖了这一切不安。

等到了家里,和父母见了面,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何夕这样安慰着自己。

电话响了起来,何夕拿起一看,是母亲。

“妈,什么事情呀?”虽然母亲看不到,何夕还是一脸的笑意。

“儿子,你们明天回来,要不要我们去接你啊。”听得出来,母亲也是很兴奋,毕竟一年没见了,而且今天和往年还不同,今年何夕是带着女朋友回家的。

“不用不用,“何夕急忙说道:”离得又不远,我们打个车就回来了。”

“那好吧,你舅舅听说你带着女朋友回来了,说什么也要开车来接你们。”

“呵呵,你给舅舅说,等我们回来就去看他。”

何夕家人一直很热情,何夕知道,要是舅舅来了,就肯定不是一个人来的,搞不好一大家子人都过来。

“那好吧,”母亲有些遗憾,不过马上又提高了音调:“儿子,给你说个事情,我今天和你爸去逛商城,给沈琼挑了一件羽绒服。”

何夕一下子有点懵。

“连你爸那么一个挑剔的人,都觉得好看着呢。”母亲带着期待的语气。

“不是让你别买东西了嘛,”何夕的语气显得有点不耐烦。

“我。。我也是想,人家第一次来我们家,总得有点表示嘛。。”

母亲的语气有点委屈。

“哦哦,没有没有,我主要是怕你们花钱。”何夕反应了过来,急忙说道。

放下电话,何夕点了一根烟。

沈琼一直对于衣帽服饰都比较讲究,一般别人买的东

小说文学

西她都看不上。

别人送她的礼物,一般看不上的,她也就收下,但是从来不会穿出来。

按照她的话说:我为什么要委屈自己,成全别人?

何夕心情一下沉重起来。

这件事情,要怎么跟沈琼说呢?

10

打开房门,林忆莲的《为你我受冷风吹》从客厅里缓缓传来。

地下横着两个旅行箱,一看就是已经打包好了的。

看来今天沈琼心情不错。

明天就要回程,他们商量了下,今天晚饭就在外面解决了。

晚饭的地点定在了离家不远的苗乡楼,何夕点了两份羊肉粉,一份折耳根拌酸菜,一份辣子鸡,还有沈琼最喜欢的苗家酸汤鱼。

“今天我妈妈电话来,说舅舅要来车站接我们,我给拒绝了”何夕一边说,一边给沈琼夹了一块鱼。

沈琼点了点头:“嗯,我和你们家人本来就没见过面,还是先熟悉熟悉再说吧。”

“等这次回去,带你好好去吃吃我们老家的小吃。”何夕兴致高了起来,“我家那边山很多,带你去洗洗肺。”

沈琼抬起头,笑着看着他:“看你高兴那个样,要回家了很兴奋吧。”

“嗯。”何夕一下子噎住:他知道,沈琼每次回家,别说兴奋,甚至还有一些恐惧。

这个话题不能继续上去了。

“对了,咱们的行李都已经打包好了吧。”何夕换了个话题。

“是啊,该带的东西我全部都带好了,明早我们直接出发就可以了,忙了我整整一天呢。”沈琼喝了一口茶,同时可怜巴巴的看着何夕。

“辛苦了,老婆,回去必须得好好犒劳一下你。”

“犒劳就不用了,你不用弄些幺蛾子出来就好了。”沈琼淡淡的回应。

何夕感觉一丝火气冒了上来,他急忙压住。

“对了,你妈妈那边,都已经给她说好了吧。”

沈琼拿起手机,边看微信边说:“早给她说了,她还挺开心,回头就报了个团,过年的时候去

小说文学

韩国。”

何夕很奇怪:“这可是过年啊,你妈妈,她怎么不回家和家里人一起过呢?”

“你又不是不知道她和家里关系不好,与其回去附和那帮人,还不如自己玩的开心。”沈琼听了一条微信语音,笑了笑:“我还是很支持她这么做的,这年头,靠谁都不如靠自己啊。”

这话何夕没法往下接,顺势就说了一句:“对了

,我妈妈昨天去商城,还给你买了一件羽绒服,听她说很好看。”

沈琼听后放下了手机:“我不是给你说了么,让你妈不要给我买东西了。”

“这也是老人家的一片心意,你看着好看咱们就带回来,不好看就在家象征性的穿两下就好了嘛。”何夕急忙解释着。

“何夕,你是不是听不懂我说的话。这次我跟你回家,第一次见你家里人,要是衣服不好看,我怎么穿的出去?”沈琼脸上已经有了一丝怒意。

何夕站了起来,给沈琼盛了一碗汤:“嗯,我知道我知道,这个到时候回去再说嘛。”同时,把盛好的汤给沈琼递了过去。

沈琼用手推开了何夕的碗,:“什么叫到时候再说,我先跟你说清楚了,如果不好看,我是肯定不会穿的。”

刚才压下去的火苗又蹭了上来,何夕把碗往旁边重重一放:“不就是件衣服嘛,你穿两次满足下老人家又怎么了?”

沈琼看着他,摇了摇头,冷冷说道:“你从来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

何夕大脑一阵缺氧,他觉得憋得难受。

“我出去抽根烟。”何夕站起来,准备往外走。

"何夕,你要是走出这个饭店的门,你就不要回来了!",沈琼的声音异常尖锐。

何夕没有管她,反而加快步伐往外走,走出大门的时候他很清晰的听到,碗碟落地破碎的声音。

11

饭店门外,何夕已经抽完了第三根烟。

他不是不愿意回去,他是不知道回去怎么面对沈琼。

手机响了,他拿出打开一看,是沈琼的短信。

“我回去了。”

何夕急忙跑回饭店,发现沈琼人已经不在包间里了。

12

星巴克外,一张靠窗的桌子上,放着一杯冰美式。

旁边的小票显示,冰美式的主人已经来了两个小时。而咖啡还是满的,一口没动。

何夕坐在椅子上,烟已经抽完了半包。

一想到回家后,要面临的暴风骤雨,他就无比的头痛。

今天必须得把问题解决,绝对不能把矛盾带回老家去。

沈琼这边肯定没办法了,只能回去找不穿衣服的借口给母亲。

何夕下定了决心。

手机再次响了起来。

何夕拿起一看,是沈琼的母亲。

“阿姨,您好。”

“何夕,我问你,沈琼现在在哪?”

“她,她现在在家呢,阿姨您有什么事情吗?”

“你还骗我?刚才沈琼哭着给我电话,她已经在来我这里的飞机上了。”

何夕的心一下子落进了万丈冰窟。

“我给你说何夕,两个人吵吵架没什么大不了的,你怎么就能丢下她一个人不管呢?”

“现在大晚上的,沈琼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我饶不了你。”

“我本来连去韩国的机票都订好了,这下好了。。。”

放下电话,何夕马上给沈琼去了电话。

语音提示,沈琼已经关机。

13

回到家,家里的灯都还亮着,一切如旧。

只是原先地板上的两个旅行箱,只剩下了一个。

林忆莲的声音依然在空中响着:

为你我受冷风吹

寂寞时候流眼泪

有人问我是与非

说是与非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