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播报娱乐播报

上课时遥控器开了震动,大炕上各弄各的

2021-01-30 09:28:32 写回复

上课时遥控器开了震动 第一章

玄机的考量很有道理。

未谋胜,先虑败。

在入口处布置一个强绝的阵法,作为退路……到时候一旦事不可为,也可有个缓冲。

但只要想起阵法,任寿就想起那聚灵绝杀阵。

就想起自己过去曾经在云天顶身上遭受的屈辱,当下看着五月的眼神已经相当不善起来。

但确实,五灵仙宗并未投降魔道,他若再夹缠不清,反而显的无理取闹了。

再无异议。

众人开始出发,在姬无双的带路之下,尽皆往那一处完全陌生的异次元裂缝奔去。

沿途,各宗各派的弟子们陆续聚拢在他们宗主的身边……

很快,便形成了一支足足近千人的浩荡队伍,这支队伍的力量之强,较之上次覆灭荒界权势之时,还要强了何止数倍?

“若是有人能抵挡这股力量的话,那真不敢相信,对面该是怎样的一种强大了。”

五千里,可谓是极远的距离。

纵然是众修士,仍然飞了足足大半日时间方才赶到。

距离那里还足足百余里的距离……

众人便已经清楚的看到了远方那一道开在天地之间的狰狞裂口,甚至较之蜀山的出入口还要来的更为广阔。

在天地之间开辟裂口,俨然绝世神威。

“好一处异次元裂缝。”

元极惊叹道:“不想世间竟有人有如此神通,将两个世界生生联通,蜀山祖师果然不愧为一代人杰,果然了不得啊。”

“正因如此,我们更不能大意了。”

玄机认真道:“五月道兄,烦请你让众弟子布阵,威力最好强些,就如元极道兄所说,这道异次元裂缝还不知是何方高人所开,但其实力绝对非同小可,我们不可大意。”

五月道:“放心,此地灵气充裕,我便在此地布置聚灵绝杀阵吧。”

任寿怒道:“你……”

五月道:“聚灵绝杀阵威力绝强,任寿道兄是亲身体验过的,难道你还信不过聚灵绝杀阵的威力吗?”

玄机劝道:“任寿道兄,对于聚灵绝杀阵,我亦有些微造诣,这个阵法威力强绝,确实很合适,对面到底是何等情形,我们还不清楚呢。”

他这话可是真正真心诚意。

聚灵绝杀阵遇强则强,若是布置完成且灵气充裕的话,确实可以作为他们最好的退路。

毕竟,他大概是在场众人中,仅有的几个了解对面到底隐藏了什么的人。

于是乎……

五月开始指使门内弟子布置阵法。

聚灵绝杀阵布置相当消耗时间,但眼下这些修士们最不缺少的也是时间。

眨眼间,一天时间过去。

而这一天里,随着灵气的逐渐成形,周遭的灵气开始尽都向着阵法之内聚拢……

直到阵法成形之后。

方圆百里,灵气已尽都被汲取入阵法之内。

随着灵气的充裕,聚灵绝杀阵开始逐渐有绝杀气息弥漫而出。

“我等可以进入了。”

玄机深深吸了口气,说道:“对面是什么,我等皆不知晓,但诸位道友务必小心谨慎。”

“我们明白。”

千余人的队伍,自然不可能全部进入。

各自宗门留下大半精锐弟子在外面……也算是留个策应。

而后,只余精锐的数百名修士,其中实力最弱者亦在凝实后期。

上课时遥控器开了震动 第二章

朱重阳此刻在什么地方呢?

自然是在苏州十里杨堤之畔,万剑山庄了。

慕容天池外冷内热,家中忽然来了客人,一个也说不上是客人,而是另一个主人,他的兄弟慕容云海,另一个则是他求也求不到的理想对手朱重阳,这几日他脸上的笑容比之前几年都要多。

这天傍晚,三人练完剑法,从洗剑池畔来到磨剑堂,一路边走边说话。

慕容云海提起他从西域过来时所遇到的一位奇人,此人是一位武学高手,那是不消多说,但此人并不用剑,而是用刀,他数十年浸淫在刀法上,和他们的父亲慕容寒山差不多,可以说刀法已经臻于化境……

慕容天池轻笑着打断他的话:“臻于化境?只怕爹也不敢轻言他的剑法臻于化境吧?”

慕容云海摇了摇头:“你没听我把话说完,便急于下定论,爹的剑法已然通神,他不说自己剑法臻于化境不过是谦虚罢了,我所说的这个人,数十年来苦练的刀法一共只有三招!不论是爹,还是大哥你,再怎么苦练,剑法总有上千招了吧?如果只练三招剑法的话,会到什么境界?”

慕容天池闻言耸然动容道:“只有三招?”

慕容云海肯定地说道:“只有三招。”

朱重阳也讶然道:“数十年来只练三招,定然索然无味至极了吧?”

慕容天池则说道:“若是此人数十年来只练三招,那么此人心毅之坚旷世难寻了。”

慕容云海点了点头,同意乃兄的说法。

朱重阳问慕容云海:“这三招你都见识过没有?定是十分繁复的招数吧?”

慕容云海道:“我只见过其中一招,并不如何繁复,却因为这一招的几处变化而没有获胜的把握。”

听到慕容云海的话,就连朱重阳也颇感骇然,慕容云海虽然年纪轻轻,剑法却足以傲视群雄,若是他只见到此人一招刀法还没有获胜的把握,那么此人若是再使出一招,慕容云海岂非必败无疑?又何况他有三招刀法?

慕容天池则热血澎湃,他苦这种对手久矣,恨不能现在就找上此人比试一番,他急切地问慕容云海:“云海,此人叫什么名字?是哪里人?为何我从来未曾听说过?”

慕容云海一听他兄长的语气,就知道他动了找此人比试之心,他说道:“大哥,此人数十年只练这三招刀法乃是有原因的,且此人并没有武林称雄之意,大哥偿若只是出于一较高下之心,实在没有必要去找他比试。”

慕容天池冷哼道:“你故意在我面前提起此人,现在又这么说,是故意耍我来着?”

旁人若是见到慕容天池变了脸色,恐怕早就吓得不轻了,但是慕容云海却一点也不怕他,反而笑嘻嘻地说道:“我不过是随便说说,是大哥多心了吧,难道我遇到这种奇人,还瞒着不告诉大哥不成?”

朱重阳感到好奇,问道:“这个人数十年如一日地苦练这三招刀法,不是为了称雄武林又为了什么?”

慕容云海道:“是为了报仇。”

朱重阳的好奇心更被提了起来,他愕然道:“报仇?数十年下来,他的仇人还都在世?”

上课时遥控器开了震动 第三章

ps:还有四天考试。。

——

此时玄明派的灵舟即将降落于金元岛之上,所以整体速度降下了不少,与后方呼啸的飞剑比起来,却是要慢了许多。

只数息之后,密集如蝗虫般的飞剑便从这灵舟之外呼啸而过,齐刷刷的停在了灵舟之前的半空中。

剑阵前方的那人身穿青衣,颌下无须,是个生得有几分文士风范的中年男子。此人脚踩一把金光灿灿的飞剑,头发向上挽起,插了个寻常的木簪。

他站在七剑宗数百人之前,面带微笑的看着缓缓向前行驶的灵舟与其上众人。

数百名剑宗修士脚踩飞剑,平稳之极的立于半空之中,整整齐齐的列了个雁字阵型,自有一种摄人的威势传出。

灵舟之速缓缓降低,片刻之后,在距离那中年男子身前数十丈内停了下来。

灵舟之内,程青衣的声音幽幽传出,说的是:“金三川,你这小儿不在门中好好修行,争取早日成就大修士,却又跑来这里凑什么热闹?”

被程青衣称为金三川的男子身后剑修们面色

文学

齐齐一肃,眼中露出凛冽之色。

锐利的剑气随着他们的目光生出,汇聚成一柄巨大的透明剑影,朝着玄明派灵舟直斩下去。

灵舟中传来一声轻哼,不见任何灵光亮起。那把看起来威风凛凛的巨大剑影,便在这一声冷哼中寸寸碎裂,化为飞灰。

玄明派弟子面色大震,方才被剑阵所夺的意气稍微恢复几分。

剑宗弟子们则是脸色再变,似乎还想有所动作。

身处众人之前的金三川却缓缓摇了摇头,随即肃容开口道:“金三川在此拜见青衣真君。”说完此言后,他竟真的拱起了手,对着不远处的灵舟遥遥一拜。

众多剑修眼中露出疑惑与不满之色,不明白为何自家的剑尊会对玄明派的修士如此低声下气。

“拜我作甚。”程青衣依旧不肯现身,只是说道:“既已拜见完了,你们且快些让开路罢,那么多飞剑明晃晃的挡在前面,我忒也难受。”

众剑修脸色再变,隐隐又有剑气离体,作势欲发。

金三川却对着后方挥手道:“你们且先撤下,我要与青衣剑主稍叙片刻。”

他这次没有称呼程青衣为“真君”,而是称之为“剑主”。后面的剑修们听到这个称呼后,脸色都是大变,都露出几分骇然与了然之色。

在这玄英界中,能够被称为剑主的,便只有姜澜剑一人而已。什么时候玄明派也多了个剑主了?还是他们都没有听说过的元婴大修士。

不过剑宗弟子最讲规矩,剑尊有所令下,他们便纷纷调转剑身,朝着金元岛飞去了。

那金三川的身影一闪,便进入灵舟之上。灵舟外面青光灿灿的护罩竟闪都没有闪一下,任凭他这个外客闯入。

灵舟中间,某间楼阁的大门无人自启。

金三川步入其中,留下面面相觑的众人。

阁楼大门关闭,灵舟微微一震,却又缓缓的行驶起来。

不远处,金元岛风物雄奇,缓缓映入众人的眼中。

一盏茶功夫中,灵舟在金元岛某海滩半空静止不动。

下方,数百名剑修列站成阵,一片肃穆。

这海滩广阔无比,李牧等人站在灵舟上往下看去,顿时便看见了数以千计的各类妖修在剑修对面站着,无声对峙。

剑修之后,也已有其他门派的弟子们早早到来,正安静的站着。

灵舟停止之后,程青衣的声音传来,吩咐道:“灵霄、灵通二人为首,将弟子们带去下方等我,切记不要让人挑动事端、横生枝节。”

灵霄、灵通二人领命,各自大秀一甩,便将船上的化凡期弟子带到下方海滩上某处。

身穿青衣的筑基期修士们则是紧随在后,各自御气或是御器飞下灵舟。

下一刻程青衣与金三川二人的身影从灵舟中飞出,将灵舟收起后,两人的身形一动,便消失了踪影。

李牧随同队伍站在七剑宗数百名修士侧面,沉默的观察着场中众人。

群妖眼中流动着奇异而又斑斓的光芒,紧紧的盯着这边的人族修士们。

在李牧等人的身后,是数十名身穿黑衣的修士,看那装束应该是玄明派的老冤家,华阴宗之人。

除此之外,再往后些还有一群身穿灰衣的修士,想必就是那西方灵木派的人了。

此外还有一些来自修真家族的修士零零散散的站着,到的此处后,各派的弟子们都变得十分沉默,彼此间也没有了那种和善的气氛了。

归根结底,进入那罗仙岛后,他们都是竞争关系,还是不要表现得太过亲热的好。

……

在李牧观察着旁人的同时,华阴宗的修士中,也有一道目光落到了他的脸上。

与此同时,七剑宗的弟子中,也有三个人将视线凝聚在了李牧的脸上。

李牧似有所感,目光划过人群,准确的落到那几人身上。

王剑飞,苏玉景、苏玉倾,这三位剑宗天才弟子,竟然都在今日来到了此处。数载时光过去,他们的修为也都没有突破化凡境界,全都保持在了化凡顶峰的水准。

在他们的背上,各自都背负着一把神光各异的长剑,长剑中有一股莫名的气韵,与他们身上的气息联系到了一起。

除却苏玉倾以外,另外两人也都在时隔数年后,成功孕化出了自己的飞剑。

这三人看见他的目光后,除了那苏玉倾依旧是一片漠然之外。苏玉景却是目光一凝,露出几分挑衅之色。

那身材矮小的王剑飞却是微微一笑,冲他点了点头。

李牧也对他客气的笑笑,点头致意。

站在王剑飞身旁的苏玉景脸上有不忿之色,似乎还想做什么表情,李牧却已经扭过了头去。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