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播报娱乐播报

宝贝不大怎么让你舒服,我征服了岳的一家

2021-01-30 07:12:03 写回复

宝贝不大怎么让你舒服 第一章

魏征继续汇报:“臣以为,贵族全部问罪,以他们的血告慰英灵。高句丽士兵贬为贱民,发派秦岭山中修铁路,平民发配中南半岛为奴五年。”

“臣附议!”王珪表示支持。

薛万彻是将军,不是屠夫,总是要流血的,杀民这种事情薛万彻还是作不出来的。其余的将军也作不出来,其余将军们快速的交流之后,派出代表上前:“臣等也认为可以,但请圣人恩准,臣等愿为刀斧手。”

亲手砍?

这个要求倒让李世民又一次为难了。

魏征上前:“臣以为可以,但不叫刀斧手,身穿祭祀服色,告慰天地,告慰英灵,以血祭祀天地,祭祀英灵,与刀斧手无关。史书上可以写为,祭祀持香。”

这文字游戏玩的溜,魏征确实是一个脸黑心黑之主。

王珪犹豫再三,勉强接受了这个提议,却提出要求:“史书可以这么写,但必须加以注解,那位将军亲自执刀一定要写清楚。”

李世民问:“众将之意呢?”

“谢圣人恩准。”众将军才不在乎这写东西,他们象文官们还怕后世有人骂。

在将军们心目中,白起才是战神,杀出来的战神,白起没有半点错,反而有大功。

国内城外京观。

血染红了地面。

在李世民眼中,这点血似乎还不够,但唐军是仁义之军,已经不再能杀下去了。

祭祀大典,连开七天七夜,大唐以袁天罡为首的道门天师,以慈苦为首的佛门高僧,以虞士南为首的名士。

大祭天地,祭祀英灵。

战事结束了,接下来就是连绵不绝的各种祭祀,至少也要持续小半年时间。

熊本港。

李承乾要去赴任,就要在熊本港换船,皇子并没有属于自己的专用战舰,这是大唐律所不允许的,战舰全部归为国有,兵部水师司管理,除太上皇的一艘,大唐皇帝的一艘之外,其余的船只都不得专属。

原本还有柳木的一艘,柳木拒绝了,这种特权要了没好处。

熊本港内,东港舶司的别院。

六诏战场上回来的众将正在别院内有说有笑。

有护卫进来汇报:“郎君,承乾皇子求见,请求单独会见。”

没等柳木有反应,萧瑀就说道:“不见!”

柳木问道:“不见,有些不尽人情。”

“柳驸马,你身为护诏使,不可单独见任何一位皇子,若见,至少需要有两位和你同品阶,或是其余的皇子在场,更何况,承乾皇子单独见你,怕只为他受贬之事。”

萧瑀的解释合理。

柳木对护卫说道:“就依萧公的意见。”

门外,李承乾确实是想求柳木,他知道眼下只有柳木才能改变圣令。

听到护卫的回复之后,李承乾无奈的闭上眼睛,思考片刻之后转身离开。

既然不能单独见面,那么再见就没什么意思了。想必李恪也在,他不想见到李恪,特别是李恪在六诏功勋赫赫,听闻要被调任南海淡马锡,为驻军副将。

并且为来年征三佛齐作筹备工作。

李泰,成为中南半岛长史副官,负责中南半岛的五年开发工作。

李承乾有些受不了。

相比起自己两个弟弟给安排的职务,他只是一个小小边境小港的守备,如同被流放。

为什么?

李承乾走了,他没脸见到李恪与李泰。

宝贝不大怎么让你舒服 第二章

北地正值隆冬时节,寒风凛冽大雪纷飞。

冰冷刺骨的雪地里,跪扶着两百多名五花大绑的囚犯,上至白发苍苍的老人,下至襁褓中的婴儿,哭泣呜咽声不绝于耳。

手持大刀长矛的铠甲武士,虎视眈眈面向围观的百姓。

监斩官毛文祖展开手中的黄绸绢圣旨,大声宣读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查,应王赵元熙大逆不道,欺君罔上,勾结赤眉逆贼,意图篡位谋反,罪不可赦。为儆效尤,应王满门不论男女老幼,一律押赴刑场,斩立决,钦此!”

赵元熙霍然起身,嘶吼着说道:“本王对大燕赤胆忠心,说我勾结赤眉,分明是有人存心构陷……毛

文学

大人,我要面见圣上,陈述冤情!”

毛文祖收起圣旨,迈步来到赵元熙近前,皮笑肉不笑的说道:“应王殿下,恕下官位卑言轻,没办法满足您的临终遗愿,您想见圣上怕是不可能了。”

“即便圣上不念兄弟之情,看在本王这些年南征北战……”

“好了,应王殿下,这些话你说过很多遍了,试问满朝文武,哪一个不是功勋卓著,哪一个不是恪尽职守尽心竭力?难道说,只因为有些功劳,就可以赦免谋反罪名吗?”

“苍天可鉴,本王从未有谋反之心!”

“圣意已决,至于其他……应王殿下,认命吧!”

赵元熙默然片刻,缓缓说道:“毛文祖,你初入军中时,不过一区区百夫长,只因走了王莽的门路,短短几年时间,一路平步青云升任大理寺卿,今日本王遭人陷害,你也有份参与其中吧!”

毛文祖面色一寒,厉声说道:“毛某行事光明磊落,你不要含血喷人!”

赵元熙说道:“当年在本王帐下,你违反军纪犯了死罪,若不是看在你八十岁老母的份上,岂能容你活到今日!”

毛文祖忽然嘿嘿一笑,压低嗓音说道:“我不妨告诉你一个秘密,在下自幼父母双亡,所谓的八十岁老母无人照顾,纯属无中生有。”

见赵元熙一脸愕然,毛文祖得意的说道:“我府中那个老家伙,实际上与我非亲非故,只不过是用来掩人耳目而已,若非如此,怎能在应王殿下面前蒙混过关呢?”

赵元熙怒道:“你这天杀的狗贼,竟敢欺瞒本王!”

“行将人头落地的死囚,还敢在本官面前大呼小叫,当真该死!……”毛文祖脸色沉下来,声音陡然提高,喝道:“钦犯一干人等已验明正身,即刻行刑!”

就在此时,忽听远处有人高声断喝:“且慢!刀下留人!”

漫天大雪中,十几匹快马由远而近如雷一般疾驰而至,为首一名将军金盔金甲紫面长髯,正是车骑将军徐铁虎。

众武士各持兵器上前一步,拦住徐铁虎的去路,喝道:“法场重地,不得擅闯!”

“他怎么回来了……”毛文祖喃喃自语着,他赶忙喝退武士,快步迎上前去,躬身一礼说道:“大将军,边关东濊作乱,朝廷并未召您回京,您这是、从何而来?”

“吁——”

徐铁虎勒住缰绳,甩蹬离鞍跳下马,冷声说道:“黑山一战,贼兵大败,东濊元气大伤,三五年之内无力再犯边境,本将军特意回京交旨。”

毛文祖竖起大拇指,赞道:“大将军用兵如神,真乃社稷之福……”

徐铁虎举手示意,打断了毛文祖的话头,说道:“毛大人,请问,应王所犯何罪?”

毛文祖说道:“哦,应王勾结赤眉反贼,意图谋权篡位……”

“简直是一派胡言!应王贵为皇亲国戚,对大燕绝无二心,怎么可能无缘无故去勾结赤眉军!”

“大将军,应王谋反一案铁证如山,这件事满朝文武尽人皆知。”

宝贝不大怎么让你舒服 第三章

【诸王夺嫡】最后赢家(大结局)

田荣是司礼监总管,他利用手里的权力假传圣旨,把在京的文武大员都召集到了金銮殿,连老态龙钟的王铎和宋应星也被请来了。wwww.26dd.Cn书友整~理提~供

代总理大臣陈永华看着6续到来的诸如李沾,阴士勋,傅山,傅云,丁启睿等等文臣,李定国,高狄,李过,金声桓等等武臣,他心中有些纳闷,皇上明明去泰山封禅了,召集这么多人干什么,再说这也不能是皇上的意思,难道是监国有什么事情宣布?

陈永华马上就知道错了,因为他看见随后而来的楚王慈燊也是一脸茫然,别说楚王,其他赶来的皇子,包括四皇子慈烨,也都是如此,根本不知道要干什么。

田荣见人来的都差不多了,咳嗽一声,“皇上在泰山封禅,颇有感悟,皇上开创万世未有之基业,为古往今来的第一人,然,皇上深感肩上担子日重,难以处理国事,现有退位诏书在此……!”田荣把弘光帝写的退位诏书宣读一遍,随后话锋一转,“皇上另有传位诏书,齐王慈炟接旨。”

朱慈炟从众皇子中踏步而出,“臣在。”看见朱慈炟跪下,其他人也都跪倒。

“立储之论,滋事体大,朕之子颇多,很是劳心费力,几乎昼夜惶恐,唯恐立储不慎,有负祖宗……今齐王慈炟,文武全才,有经营帝业之能,广大祖业之贤……特传位于齐王,钦此。”

田荣这边的话音刚落。朱慈烨不由冷笑,从地上站起来,“田荣,你有几个胆子?这传位诏书分明就是假地,父皇从来就没有传位给三哥的打算,为何会冒出这样一份诏书?”

田荣嘿嘿一笑,“难道皇上有传位给四皇子的意思?四皇子的心性还是没养好啊!我田荣有几个脑袋敢伪造诏书。”

朱慈烨看看大哥。“父皇没有传位于我的意思,但是父皇有传位于楚王的意思。楚王现在是监国,这都是朝廷上下看的出来地,只待父皇北巡归来,父皇就会册

文学

封楚王为太子。”说着,朱慈烨看看诸位大员。

没等旁人说话,老十朱慈焜先蹦出来了,他跟朱慈烨的关系还不错。见田荣对四哥冷嘲热讽,大骂了一声,“四哥,跟这个阴人费什么口舌,先把这个乱臣贼子给废了,来人,给我把田荣拿下。”说着,朱慈焜从身上抽出一把软剑朝田荣刺去。

朱慈炟害怕老十动刀。一脚踢飞朱慈焜手上地软剑,“十弟,你怎么敢佩戴兵刃进入此地,来人,把十皇子请到一旁。”大殿周围早已经被田荣布置了很多人手,闻听朱慈炟之言。跑出十几个人把朱慈焜给绑了。

王铎对此事很是惊讶,他冲朱慈炟一招手,把诏书拿过来一看,“这诏书确实是皇上的笔迹,我虽然老眼昏花,但还不会认错……。”

王铎的半截话还没说完呢!静观事态展的几个人高呼万岁,朱慈炟在一旁把诏书从王铎手指抢回来,禁不住流泪,“父皇把这么重的担子交给儿臣,儿臣怎么扛得住。”

田荣把朱慈炟扶到龙椅旁。“皇上传位于王爷。就说明王爷有值得皇上欣赏的地方。”田荣把朱慈炟按到龙椅上,心里悬着的大石头似乎落了地。“君臣名分已定,诸位还不参礼!”

朱慈炫看着这出闹剧,心中有些吃不准,依他对父皇地了解,这样的事情绝对不可能生,父皇是什么人,自己蛰伏这么多年都不敢有所动作,就是害怕父皇正当行使权力的颠峰,这样逆流而上,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朱慈炫见大哥脸色青,他一把握住朱慈燊的手,小声道:“静观其变。”

朱慈燊真是被气糊涂了,这明显是要把他架空,先不说诏书的真假,老三玩了这么一手,很显然是谋划了很久,没想到一直印象不错的老三会这么做。

朱慈炯也很吃惊,可他却被高狄高元照等人的目光制止住了,朱慈炯也知道现在不是伸手地时候,还是看看再说吧!

田荣见大殿之上跪拜之人寥寥无几,他脸色一沉,“尔等为何不拜?难道想要谋反不成?”

“不是我等要谋反,而是你不知在哪弄来了诏书,图谋不轨。”老八朱慈炘冷眼看着田荣,正想说呢!大殿之上突然响起了打鼾之声,众人循声望去,敢情好,王铎坐那睡着了,鼾声不住的提高,这个情况之下还能睡着,堪称空前绝后。

田荣看着朱慈炘嘴角微翘,“来人,把八皇子也请下去吧!”田荣说完,半天也没人上来,田荣纳闷,“来人,把八皇子请下去。”音量提高也没人应声。

就在这个时候,大殿外面传来了急促的跑步声,眨眼间,从外面进来一队人马,将金銮殿内的众人都包围住了,为之人乃是京城守备使李辰。

“田总管,戏唱到现在刚刚好,再往下恐怕就没人听了,诸位王爷,大人,还请配合一下,都把手举起来。”

李辰说话的时候,田荣已经从衣服内里抽出了短铳,他知道李辰这个人不一般,一旦李辰站出来,那么军方的其他人肯定也会借机起事,那么他就算是为朱慈炯做嫁衣了。

“砰!”一声巨响,震地人们耳膜有些刺痒,田荣感觉到后背的痛楚,他慢慢的转过身,“原来……是你……出卖我……!”看到身后之人,田荣一下什么都明白了,怪不得慈炟能顺利的弄来诏书,怪不得刚才呼唤无人应答,原来所有事都坏在了他身上,咣当一声。田荣手中的短铳落地,人也栽倒绝气身亡。

朱慈炫看着背后给了田荣一枪地人,心中一阵胆寒,也有些得意,他就说事情不会这么简单,如果真是这样,那么父皇也不会有今天了。给田荣下刀子的正是田荣依为左膀右臂,心腹中的心腹——侯四。

侯四看着田荣的死尸。怎么形容田荣的行为呢!好比是关公面前耍大刀,根本拿不出手,如果不是他见机地快,估计地上还得多上他那一具尸体。

侯四来到李辰面前,二人交谈了几句后,并身来见朱由榔,陈永华和李定国。这三个人现在是中流砥柱,王铎刚才虽然被枪声震醒了,结果看了一圈又迷糊起来。

侯四拿出三道圣旨,第一道是呈给了陈永华,“大人,这是皇上给您地圣旨。”接着又给了朱由榔和李定国一人一份。

陈永华看完弘光帝地旨意,抬头看看朱慈炟,“皇上有旨。削去朱慈炟地齐王爵位,由李辰将军带着赶赴泰山。”

朱慈炟看着局势一下就逆转了,他地脸色顿时变的苍白无比,面无表情的由李辰等人押了下去。

李定国咳嗽一声,“皇上有旨,命监国暂且统帅全军。行兵部尚书之职责。”

朱由榔的那道圣旨很不一样,也没当众宣读,只是走到阴士勋身边,咬了一阵耳朵,二人就走了,弄的神神秘秘的。一场闹剧就此落下帷幕。

朱慈炫回到府中,他知道大哥的地位已经稳固地难以动摇了,被田荣这么一折腾,朝廷上下保证都看清了形势,再说大哥现在统帅全军。这一下就把二哥那边给压下去了。高狄等人再有法子,也不敢有所异动。今天的事情就是样板。

朱慈炫总觉得心里闹的慌,在家跟阿珂阎珺等人也不好说这些心事,他收拾了一下进宫去见妈妈,来到皇宫一看,皇宫里面不知怎么得到了消息,两位贵妃在那哭闹呢!

柳如是看着哭的跟泪人似的韩氏姐妹,心中很是难过,“贵妃娘娘别担心了,皇上不也削了老四的王爵嘛!老四现在不是好好的,皇上削了慈炟的王位但又把慈炟给叫到身边去了,就说明皇上对慈炟没记恨,再说事情地经过我们都不知道,贵妃娘娘就别操心了,一切都有皇上在,嗯!”

韩丹和韩双下午才知道儿子闹了一出逼宫的好戏,结果还演砸了,姐妹二人连担心再加上害怕,已经乱了方寸,此时听了柳如是的话,二人这才好过了一些。

朱慈炫跟着劝了两句,朱慈炫知道贵妃韩双非常受宠,父皇肯定不会说什么,虽然三哥比四哥的行为更可恨,但那都在父皇的掌握之中,还是像教育子女多一些,就是不知道父皇会不会恢复二人的爵位。

朱慈炫搀扶着白静回寝宫,把生地事情都跟白静说了。白静皱着眉头,“我们娘俩还是不了解你父亲啊!田荣给你父亲办了很多事,据我猜测,连对天地会的反间工作都是田荣一手负责的,而侯四起到的是承接作用,侯四的反复不能说明什么,照你这么说来看,你父亲手里还掌握着一支力量,短小而精悍,看来他真的变了好多呀!”

朱慈炫也感到阵阵胆寒,“妈,那我该怎么办呢?父皇已经铁定把皇位传给大哥了,要是过个三五年,我就没机会了。”

“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有你父亲在的一天,你还是别想了,你还不是你父亲的对手,想要继续走下去,一是等你父亲死了,二是把孙子的基础打好,你自己看着办吧!我感觉很累。”白静深深的看了儿子一眼,把眼睛闭上了。

朱慈炫走出母亲地寝宫,一拳打在门板上,听母亲话里地意思,侯四起到的作用不大,帮着父皇办事地也不是侯四,那会是谁呢?黑暗中一直盯着所有人的一举一动,朱慈炫想到这,就感到后背冰凉,不错,他照比父皇,还差了一截。

弘光帝带着三儿子一路北巡,历时大半年才回到南京。来到南京城外,我看看身旁的慈炟。“先进宫看看你母亲吧!她算是被你吓坏了。”慈炟地性格我很了解,如果慈炟换成老五,那么就另当别论了,兴许老五就会成功,慈炫蛰伏的虽然好,但是太过蛰伏,反而是一个弊病。一点都不像他了。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