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播报娱乐播报

小说金鳞岂是池中物、啊边走边做h文太深了h

2021-01-29 19:07:23 写回复

小说金鳞岂是池中物 第一章

@@@@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小说金鳞岂是池中物 第二章

好冷。

仍旧陷于昏迷之中的百灵夫人下意识地抱紧了双臂。

记忆里阿岭的那场大雪,一把火烧得火烈鸟族山寨成了皑皑白雪之中触目惊心的一个亮点。拼死送她逃走的马儿倒在地上汩汩冒着雪泡,已经中箭而亡。她只能抱着刚刚出生不久的弟弟,深一脚浅一脚继续逃命,满面泪水冻成了冰晶。身后,在家的位置那儿,黑色长烟一直向空中冒了三日,直到下一场雪落,才渐渐消散。

从此,她再也没有家了。

从此,寒冷印刻在了她的骨缝里。

“吱——嘎嘎。”

在乌鸦群凄厉的叫声中,她可算是醒了过来。幽灵一般的大乌鸦急速煽动翅膀,蹭了她一身的羽毛。

原来阿岭落雪只是一场梦。

随着意识渐渐清醒,她慢慢记起来在太史府上,自己被巨型乌鸦强行托起来——不,准确来说是绑架——的时候,从高空的眩晕中看到脚下越来越远的风临城。

大概就是那时候吓晕了。

“祁北救我……”

这是她叫出来的第一个名字。出口的时候,连她自己都愣住。不是应该习惯性地喊丈夫的名字来救援吗?

想到这里,她满腹委屈,不禁泪下。时禹啊,你到底哪儿去了?

周围没有人气。这只是一间冰冷的普通柴房。

成群结队的乌鸦静静落靠在空空的架子和横杆上,一双双眼睛全部看向吓得浑身发抖的百灵夫人。

祁北不在。没有人在。绑架了她的凶手,暂时还没有踪影。

她谨慎地以乌鸦的语言问:“是你们抓我来的?可我究竟怎么得罪了你们?是因为——百鸟吗?”

其实她心里略有些底,祸根大概就是从招来百鸟上乱石山救祁北的时候,就埋下了。不经意间得罪了风临城实力强悍的灵鸦族群,便有了接下来抛掷门前的种种死鸟。可话说回来,在太史府的庆功宴上,她大着胆子抛出肉糜喂乌鸦而食,竟然一度觉得或许也能够与危险的鸟群亲近。如今看来,这些都是自己妄想了。

灵鸦回看着她,并没有发动攻击或者大叫着威胁。

百灵夫人初步判断鸟群对自己并无敌意,心中放心了些。这是不是更加意味着,灵鸦背后

文学

另有主使。她不肯放弃,趁机与灵鸦套近乎,为自己搏得一线生机。

“你们……并不想伤害我,对不对?”她小心翼翼地问,“毕竟,是我先召集百鸟的缘故,对不对?我晓得,有的鸟类族群十分看重地盘划分。你们是不是觉得,百鸟聚集风临城,对你们是一种威胁?”

灵鸦们一动不动,都在静静倾听。

百灵夫人自小就十分通晓鸟类习性,与世间的飞禽有着天然的亲近之感和准确无比的直觉,她立刻察觉到,这群灵鸦当真对自己没有什么恶意,也就更加大着胆子,向

文学

它们解释。

小说金鳞岂是池中物 第三章

“胡说八……谁说的,晚辈一点也不想上天!踩在地面多稳当舒心啊,飘在这上面可真是难受,又没有宝贝!”

“吾说的,你能怎的?”

“不怎的,不怎的。龙神前辈,饶命呀,再不放晚辈下来,晚辈就要吐啦。……呕、呕……”

萧妤:“……”嚎得这么声情并茂,看来这人是没什么大问题的。

且吐你的去吧,龙神尊上心中一笑,没再搭理她,垂眉重新打量江琅去了。

“嗯?”敏锐感知到自身似被窥探的江琅握着朱笔的手一顿,面色沉着不变,也不作丝毫防备,只后仰了下身体,靠着玉座椅背抬头扬声道:“神威浩荡,中正通玄。如此威势,想来应是此界之主龙神上尊大驾莅临于此了,临川深感荣幸。”

静默等候半响,不见回应。

只有江琅一人静坐于书案后方的御书房重又恢复了之前的静谧,不过那种似有似无的窥视之感,却是丝毫未曾减弱过一丝。

看来这位不止是能耐大,脸皮也挺厚的。

江琅压下心中的不悦,沉声道:“龙神上尊若是对在下有何疑虑,大可现身当面相询,在下定知无不言。又何需龙神上尊您作此窥视轻佻之举?”

能够察觉到祂的存在,并且直接就确定了祂的身份,果然是个不简单的人物。

祂之前确实是小瞧人家了。

倒真不愧是能够和路麻烦精打交道的人。

“紫微帝星之血亲,加上玄奇莫测的掩机术,江琅,你比吾所想还要优秀。”

透过路瑶神魂灵印终于看清了江琅身上玄虚,龙神尊上除却感叹“世间无奇不有”之外,还莫名有种为自家龙崽子感到极为紧迫的感觉。

前有那两个麻烦精,后有江琅和她那帝星女儿,见微知著,人族大兴之势已成。小龙崽子若是不思进取,以后怕是要提着心过日子喔。

龙神尊上轻呵一声,心念一转,当真如她所言,幻化身形直接就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同不能打不能骂的麻烦精打交道实在是太过麻烦,或许眼前这位真的是最为适合之人。

龙神尊上一边凝神打量着被魔煞鬼邪之气笼罩于身的江琅,一边在心底默默地点了下头。

一身的凶煞之气也不改眼中清明,沉稳如山峙渊渟,若能借龙宸界之事破除死劫,倒是能同她结个善缘。

“磕哒”一声轻响,江琅将手中朱笔搁下,起身走到桌案旁,朝着负手立于书房正中、身着金龙袍服的中年男子拱手行礼:“在下见过龙神上尊,还请上座。”

“有一身不屈傲骨是好,只不是,你可否有与其相配的德才?”化作人形的龙神尊上看了看挺直着背脊抬手作请的江琅,淡然一问。

“在上尊您的面前,有无德才,当是不重要的。”

她将这龙宸界所谓的东西南北四王收拾得干干净净,这位也从没有插手其中过。

来到这里之后,他也是提都未提一句,这一趟,更像只是为了考量她而已。

无事不登门,作为从小就不缺拥趸随从的上位者,江琅自然明白一个道理:当掌控主动的那一方主意已定的时候,所有不符合他心意的表现,再是合理正当,也只会给被动的那一方添麻烦。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