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播报娱乐播报

床笫之欢 御宅屋自由的小说阅读网

2021-01-29 17:25:25 写回复

床笫之欢 第一章

虽然后期写得有些崩了不过总算是正常完本一本了吧,上一本奈恩中间被404关了半年多,放出来以后自己都不知道剧情了,再加上开了这本就把奈恩申请暂停更新了。

而且里面还有很多章节被屏蔽,这本完结了以后慢慢把那些被屏蔽的申请解禁这也刚好重新熟悉下剧情,不过肯定是不会写中篇了,我记忆里是还在帝都,那么奈恩估计帝都篇完结就结束了。

继续说下这本,作为作者第一本中长篇正常完结的,写的过程中被不少人喷,其实每次看到那些评论的时候都很想回一句你们在免费章节喷有什么意思?来付费章节啊!

开个玩笑,有些说的毛病我确实存在,之后也会尽量更正,但有些像是故意挑刺的看到的时候就有点难受,但我又不能和这些人互喷,毕竟我是作者,他们是读者,发表他们的看法是他们的权利,说得不过分的只能当作没看到,当然,太过分的就是禁言删评一条龙了。

感谢支持这本书到完结的大小伙伴们,谢谢你们没让我觉得自己在单机,笑哭!

也谢谢责编大大,每次有问题都不厌其烦地帮我解决(虽然莫得推荐),不过这也是我自己的问题来着。

好像也没啥说的了,后面可能随缘会更新一下番外吧,有读者反应好像番外还不错?

那么各位,我们下本书再见吧(三四个月后吧),下本书是写原创了,希望看着还行的各位读者大大们支持!

床笫之欢 第二章

金牧师的这篇演讲可是被成为二十世纪最伟大的演讲之一。虽然一些内容经过了魔改,但总体而言,余连对最终效果还是很明显的。这不,只要看看在场的那些仿佛灵魂都在燃烧,一个个快要化身为民权战士的报社工作人员,就可见一斑了。

余连向宇宙之灵保证,他只是对那个社长先生用了一点点控心,让后者坚定信心一定要把自己的这段演讲发出去,除此以外便没有再用什么神秘学的盘外招了。

这能说明什么呢?这只能说明,这些人都是天生的左翼民权活动家啊!不管他们是不是人奸,但至少他们坚信,自己确实是在行好事的。

那不就足够了吗?

当然,余连并不是太确定,自己的演讲对已经习惯于被蒂芮罗人统治的银河帝国各族人民有什么触动,但哪怕只是形成一点点风潮,搞事的目的便算是达成了。

按理说,自己一个外交人员,说这种话应该是不太合适的。可是,大丈夫行事,说都说了,做也做了,就不要再后悔了。

反正自己这个驻在武官也是帝国那边邀请过来的。他们要是真的觉得哪里不对,完全可以把自己驱逐出境嘛,反正自己要在帝都做的事也差不多了,而且自己明明只是就着伊雯雅大帝的《种族解放宣言》提了一些不太成熟的小意见,真要是这样都被驱逐了,无礼的可就是帝国一方了。

余连觉得,大概率帝国方面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了,同时对共同体那边继续抗议。可是,咱们光荣的共同体武德充沛,连克尔那城都拆了,战舰和空间泡也抢了,侯爵和将军也恁死了,再抗议又能抗议到哪里去呢?

地球中央政府方面大概也会觉得很头疼,但以强(qin)硬(lian)派(meng)著称的国防委员长阁却反而会(表现得)相当欣慰。至于军方那边,搞不好还会刷出不少声望值出来呢。

唯一觉得有点对不起的,可能就是外交委员会的那位司长先生了吧?自己好像在地球的时候,答应过人家来帝都之后不惹事,也不扭着齐先生一起惹事,结果现在惹出的尽是会外交委员会全体继续胃疼的大事。

希望那位和善的先生的胃能撑得住吧?实在不行,自己还可以介绍他到工程师会馆,让特伦德先生给他换一个铁胃?字面意义上的!

说起来,上次给我打电话的那位外交部的司长先生,是叫什么名字来着?

或许是因为刚才演讲效果太好了,在采访结束之后,齐先生居然也忍不住抱怨了几句,:“这种事情,其实你应该是交给我来做的。因为我就是这种人。帝国朝野上下都习惯了。可你还年轻,应该是给自己留一点转圜余地的。”

不过,他随后也表示理解道:“不过,你毕竟还年轻,热血一上头往往就不管不顾了,我也可以理解。总之,先为自己自豪吧。你今日的演讲,必会名留青史!”

“前提是我们今天的这些东西真的能播出去吧?”余连笑道:“虽然是网络节目,但毕竟是录播,不是直播的。”

那位社长,好像是叫神马鲁雯子爵的。说白了,就是个有那么一点点民权意识和同情心的小布尔乔亚,总体来说或许算是一个的好人,但对非人种族的同情和悲悯,估计还比不上他到贵族沙龙和千金小姐们吹嘴时的素材需求迫切。

自己刚才虽然是用控心悄无声息地放大了他“良心”的一面,但能持续多久可不好说,谁知道这家伙之后会不会反悔呢?

齐先生看了余连一眼,沉吟了片刻,道:“这家《民族统一报》的社长鲁雯子爵,是艾克约伯爵的幼弟。”

余连点头表示他知道。

“不过,《民族统一报》最大的幕后投资人,是同文出版集团。当然,在前台也是通过欧各种离岸公司摆了好几层套娃的。鲁雯子爵现在都还以为,他拿到的是一家盎芒人商会的资金。”

余连看向了齐先生,

文学

一时间很想要震震虎躯。他真的觉得,自己仿佛是发现了隐藏在历史形象夹缝之中的视觉奇观。

他这次是真的惊了。同文集团好像就是最早给齐先生出版作品的那家出版社了吧?在共同体的出版业中,也是排得上号的大企业了。只不过,没记错的话,这家企业在几年前也接受了联盟教育和出版业巨头青鸟公司的注资,现在已经算是那只巨大青鸟的一片羽翼了。

“你说的没错,《民族统一报》其实也算是联盟下的一步闲棋了。如果要说帝国有什么弱点,就是因为其扩张太快,引发的内部种族问题了。这也足够联盟做点手脚了。当然了,我和同文集团还是有一些香火情的,多少能施加一点影响力。放心吧,今天的访谈,一定会全程上线的。”

你哪里才只是一点香火情啊?难道在青鸟公司的总部影响力就不大了?你当我不知道,您写的《银河魔神传》的所有版权和周边开放,都是交给青鸟在运营的。这可是价值上万亿的大IP。您要真的哪天不高兴了,说是要把版权收回,青鸟公司董事会的主席都得下台吧?

这么一点点小要求,人家当然得想着把你伺候好了啊!

见余连依然是一副我什么都不想说的样子,先生又笑道:“要不然你以为呢?我愿意接受这家媒体的采访,自然是也是有自己的理由。再怎么说我也是个大使,要只是装疯卖傻,虽然不会觉得对不起地球的衮衮诸公,却一定会对不起那么多人民的信任和厚爱了。”

余连再次感受到了历史形象和真实形象之间的巨大冲突,消化了好一会,方才道:“这种事情,您这么轻易告诉下官好吗?”

“这有什么不好的呢?”老先生笑着耸了耸肩:“如果我真的听了你的忽悠,去参加新神州天区长官的竞选,那你不就相当于上了你的贼船了?既然都在一条船上,稍微交个底也是应该的。”

没等到余连回答,对方却又道:“你一定是想要做什么吧?小家伙,可别否认。虽然我没有什么证据,但你也不要小看一个顶级文学家的直觉啊!”

确实,在任何一个领域成为大师的人物,都是不容小觑的。余连不由得笑了:“……那么,您就不怕真的是一条贼船吗?”

“呵呵,那我到时候在下船就是了。”齐先生也笑了:“我毕竟也是个文人啊,你见过的文人谁不是热衷左右横跳的呢?”

“给文人争取一点骨气啊喂!要是您都堕落了,文学界就没有天空啦!”

床笫之欢 第三章

……

在雾沙岛一座炽热的沙漠地底,有着一座古老的宫殿,也不知是什么时候建立。

一名巍峨高大约有12米高的卡巫族不朽正默默坐在王座上,他正是雾沙岛十二大封侯不朽之一‘焚亚’,也是被人类不朽们称之为‘巨石’的存在,至少在雾沙岛,他绝对算是一方霸主了。忽然他收到了弟弟隆索传来的求救。

“隆索!”

“隆索死了。”焚亚顿时眼眸中迸发出怒色。

“人类,我要你死,我要你死!!!”焚亚咆哮着,咆哮声回荡在整个宫殿中。

怒啊。

虽然焚亚和隆索,算不上亲兄弟,可他们是卡巫族群中来自同一个部落的,那一部落中和焚亚一个时代且成为不朽神灵的就仅仅只有隆索一个。

所以隆索、焚亚自然是一起闯荡,他们也是接受上族命令……抵达遥远的虫族区域,听虫族命令加入了域外战场。

在雾沙岛上。

焚亚纵横无敌,隆索跟着他是拖后腿……所以焚亚让隆索和其他队伍汇合。

“该死,你该死。”焚亚咆哮着,忽然他眼眸中亮起耀眼光芒,“印记?那是我的印记!我将我的信物给了隆索,隆索死了,难道那信物被那人类带着?竟然敢带着……真是找死啊。”

焚亚立即循着印记感应。

嗖!

迅速一飞冲天,破开数千公里后的沙漠层,冲破后,而后乘坐宇宙飞船迅速朝感应到的印记位置飞去。

……

时间流逝,任太虚在那山脉洞窟中改进完善枪法,而那封侯不朽‘焚亚’则乘坐飞船越来越逼近任太虚所在。

寂静的洞窟中,隐隐雾气弥漫。

任太虚盘膝静坐其中,意识却已经连接虚拟宇宙,在那原始区自己的修炼场中进行研究枪法。

任太虚手持血影追魂枪站在苍茫大地上,一次次施展枪法,而旁边却是无数冲杀来的界主巅峰强者,那些界主强者们疯狂杀向任太虚。

昙花!悠悠!残梦!弄影!葬身!恨难休!天涯路!

枪光闪烁!

撕裂长空!

一名名界主强者被杀死,屠戮在进行。

“不对。”

“总感觉不对。”任太虚一挥手,低喝道,“定!”原本无数冲杀来的界主强者全部定在那一动不动,毕竟这只是修炼场模拟出来的。

任太虚走在那被定住的界主人群中,眉头皱着思索着:“之前我和12名异族不朽进行厮杀的时候,就感觉到我的枪法依旧存在缺陷,或者说……并没有达到我现在法则感悟所能发挥的一个极致。”

“我施展枪法,自然产生的些异兽幻影,却并无威压。”任太虚暗自摇头。

“我这枪法太粗陋了。到底该怎么进步?怎么突破?”

任太虚默默站在那。

在无数界主注视下,就这么仰头看着半空中悬浮的散发着威压的异兽幻影。

“突破。”

“从何处突破?”

……

转眼已过去了12天。

“轰!”

一艘高约600米的金字塔飞船正在破空急速飞行,在金字塔飞船内。

坐在合金座椅上的正是卡巫族不朽‘焚亚’,他双眸燃烧着火焰,在他旁边更是放着两柄呈多边形的大锤,显然他和那已经陨落的隆索……用的同样是大锤这类重武器。

“竟然一直不动。”

“信物所在位置一直没变化。”焚亚低沉道,“难道他知道了隆索和我的关系,担心遭到我的报

文学

复,搜查发现了那信物,直接扔在了某个地方?”

假设任太虚真要逃,茫茫雾沙岛,焚亚哪里去找?

更何况一旦任太虚逃到焱祭大陆等其他地方,焚亚更是没法找。

“不。”

“不,一定要在那,一定要在那。”焚亚心中担心且期盼着,他真想将那可恶的人类给杀死,给亲爱的兄弟报仇,可就怕那可恶狡猾的人类扔下信物逃走了,那可就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报仇了。

距离不断缩小。

“一定要在。”焚亚目光遥看远处,即使外景虚拟100%,他也只能看到远处的一些雾气罢了。

……

“主人,发现了危险目标。”

“目标正单独乘坐着机械族飞船,朝我们所在方向飞来,而且探测他的外貌……就是卡巫族!而雾沙岛上的不朽神灵们一般都是几个一起行动,他却单独行动,再加上之前任太虚你杀死那名卡巫族之前说的话——有90%概率能认定,这危险目标就是十二名封侯之一的‘巨石’。”

索罗斯向任太虚汇报。

“哦?”

盘膝坐在雾气环绕的洞窟中的任太虚,缓缓睁开眼,“终于来了么?”

“距离这估计还需要1个小时。”索罗斯道。

任太虚点头,“我在枪法上有些迷惑,或许可以借此机会,弄明白些什么。”

嗖!

哗!穿着火红色战铠的高有12米的雄壮卡巫族不朽从舱门中一步跨出,而后旁边的金字塔飞船便凭空消失,他便这么凌空站在湖泊上空,无形的威压弥漫开,身体周围都开始燃烧起了火焰,火焰开始弥漫开去,瞬间覆盖周围上万公里。

“嗡!”任太虚坐在那戏水,世界投影直接释放开。

硬是抵抗那火焰法则领域,本人丝毫不影响。

“咕咕咕~~~”原本一直冰冷的湖水渐渐开始翻滚起来,而后这比地球上所有海洋水加起来都多上百倍的巨大的湖泊所有湖水都开始翻滚起来,沸腾了。

“真没意思。”

任太虚忽的起身。

轰!

世界投影猛地扩张开去,直接朝那火焰法则领域压迫过去,超强的世界投影以压倒性的力量逼迫那火焰法则领域,眼看就要令那法则领域崩溃了。

“哼!”站在湖泊上空火焰中的封侯不朽‘焚亚’一声怒哼,顿时原本看似普通的火焰法则领域开始内部运转起来,就仿佛从一群散兵游勇变成一支有纪律的部队,令整个火焰法则领域更加稳定。

轰!轰!轰!

世界投影对火焰法则领域,一次次碰撞,虽然任太虚略占上风,却硬是无法完全压倒对手。

“嗯?”任太虚惊讶看了眼那火焰法则领域,这是他第一次碰到单独法则领域就能抵抗他世界投影的情况。

“按照老师所说,可以将对空间法则、时间法则的领悟融入到‘法则领域’中,由此形成本源世界的投影,看来这个巨石在不朽之中也是强者,”任太虚眼中透露出一丝兴奋。

“哈哈哈……果真是你。”焚亚声音轰隆,“我猜的不错,你应该早知道我要来。”

“对。”任太虚点头。

“有胆量。”焚亚低沉道,“杀了我的部落生死兄弟,猜到我要来,竟然还敢留着我的信物一直在这等我……我是得感激你,还是得嗤笑你呢?呜……你让我少花费很多精力就找到你,我会让你死的很痛快的。”

“哦?”任太虚一翻手,手中出现了血影追魂枪、玲珑塔。

一手玲珑塔、一手血影追魂枪。

轰!轰!轰!

二人的世界投影、法则领域还在彼此碰撞,任太虚的世界投影占些优势,却对战斗影响不大。

“我在这等了你12天,你的速度真慢,希望你别让我失望。”任太虚体表的黑色战铠迅速延伸,形成战盔。

这一战……将是任太虚真正第一次和一名封侯级不朽神灵进行生死厮杀。

更重要是借此机会领悟枪法!

时空本源,任太虚都不用,要不然就没有磨炼枪法的目的了

“不会让你失望的。”焚亚俯瞰着前方的小不点,双手各持着那青色大锤,周围环绕着耀眼的火焰。

雾沙岛十三霸主。

“三振穿梭宇宙!”任太虚忽然眼眸厉芒一闪,整个人瞬间在半空中留下三道曲折轨迹,仿佛闪电一闪,速度飙升到极可怕的地步,同时伴随着身影的就是一道璀璨的枪光亮起。

“去死吧!”焚亚也轰然暴起。

战斗瞬间开始!

那燃烧着火焰的大锤一旦挥舞起来,直接将周围宇宙空间完全震碎,在封侯不朽‘焚亚’面前,宇宙空间实在太脆弱了,那大锤……席卷着无数空间碎片,霸道的直接砸向任太虚。

璀璨枪光迎了上来。

枪光所至,直接出现了一道宇宙空间大裂缝!

“我倒要瞧瞧,封侯不朽到底多强。”任太虚手持血影追魂枪,硬是和那大锤硬碰硬。

彭!

空间碎片震荡扭曲,强烈冲击波瞬间幅散数万公里,将那已经沸腾的湖水都冲击的震荡起来,好似巨人在搅动着那湖水。

“哈哈哈……”焚亚大笑着,大步踩踏虚空,每步便是数万公里,拎着一对火焰大锤冲来。

任太虚却是被刚才那硬碰硬直接震得倒飞数十万公里去,全身震得发麻,五脏六腑仿佛要碎似的,鲜血直接喷出,而后身形又是鬼魅般的一闪烁,站在了远处的一处山腰上,俯瞰着那踩踏虚空大步而来的焚亚。

“好可怕的冲击力,我硬抗八名不朽军主,都没这么狼狈过。”任太虚俯瞰着下方那冲来的火焰巨人不朽,“卡巫族身体优势的确很大,这焚亚的法则感悟方面估摸着也就封侯初等,可是他身体力量上却是封侯高等,那一锤我无法硬抗。”

焚亚却是破空大步而来。

“人类!”焚亚声音响彻虚空。

“能在界主级就硬抗我一锤而不死,我佩服你,可惜,还是得杀你,给我死去吧。”

“白痴。”任太虚冷哼声。

刷!

瞬间施展开‘三振穿梭宇宙’身法,刚才一开始不过想要验证下对方实力,现在知道对方的优点和缺点,当然不会傻傻的硬碰硬了。

这焚亚明显是在攻击秘法上差了点,可那不朽神体彪悍离谱。

三道幻影曲折一闪,任太虚飘忽间就出现在了焚亚的右后侧。

“昙花!”

追魂枪直接化为耀眼的彩光,美丽的让人心醉。

“哼。”焚亚右手反身就是一锤,一锤过处,宇宙空间节节崩溃,就仿佛压路机压过一条乡间小路似的。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