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播报娱乐播报

呼你好紧要被你榨干了:宁荣荣把腿抬高我要进去

2021-01-29 12:01:50 写回复

呼你好紧要被你榨干了 第一章

春风楼一层像是时空暂停了一般,所有的声音在一瞬间戛然而止。

而后这些人仿佛排练好了,齐齐将目光移至其中一张桌子上。

那张酒桌和这里的酒桌并没有任何不同,只是围坐在酒桌旁的人里多了一个道士。

这道士俨然成为了全场最靓……受瞩目之人。

这里吊诡的气氛似乎也感染到了二层,楼梯口处有一小厮探出头看着这一幕,随即又赶紧将头缩了回去。

“啪啪啪……”

陡然间,一层楼里先后响起了三声脆响,却是酒杯碎裂在地上,酒水四溅。

接着春风楼一层又仿佛解除了限制一般。

“淦!佛子破戒了?这仿佛是我今年听过最好笑的笑话。”

“这……这怎么可能,佛子这般得道圣僧怎么会破戒?”

“怎么不可能,这帮子秃驴就是做做表面功夫,也就是你这般脑壳子有坑的才会被蒙骗,不过我倒是挺好奇这和尚破的是什么戒?”

“你……你竟然敢污蔑佛子,真……真该下地狱。”

“……”

无数嘈杂的声音又响了起来,有人质疑,有人赞同,有人……且比之前还要激烈,仿佛要将之前沉默的积蓄一起倾泻出来。

“喂,是那道士说的佛子破戒吧!”

“那道士佛子破的是什么戒?”

此刻,不知何人问出了这么一句,这时众人才反应过来始作俑者还在那里喝酒吃肉,好不痛快。

一时间,原本还在争吵的众人纷纷停了下来,想要看看这道士准备怎么说。

酒楼里,有佛子的簇拥者目光恶狠狠盯着这道士,说道:“道士,若是让吾现你不过在造谣生事,吾定会将你剁了喂猪。”

说完,那人不知从哪里拿了把杀猪刀挥动了几下,煞气尽出。

周围人看到这般情景,赶紧与这两人拉开了些许距离,生怕被波及到。

道士瞥了眼只剩下他一人的酒桌,摇头笑了笑,说道:“贫道自然是句句属实,毕竟我们做道士的从来不骗人。”

“想屁吃呢?老子的娇妻就是被道

文学

士骗走的。”二层里有人怒斥道。

“……”

那道士不动声色朝着头顶看了眼,此时二楼栏杆处站满了人,人人皆探头朝着一层看去,活脱脱像一只只伸长脖子待宰的鸭子。

“那人一定是个假道士,朋友可否说出那人道号,待贫道下次遇见他,定会出手好好惩戒一番,顺便将朋友的娇妻带回来。”道士一脸正色的说道。

“不必了,他就在这里。”

二层那人说完一把搂住身边的白袍男子。

道士见此,顿时额头布满黑线。

“呼——”

杀猪刀挥过空气,佛子的簇拥者有些安耐不住呵道:“别打岔,道士你继续说下去。”

道士点了点头,手指轻敲了几下椅把手,说道:“据贫道所知,佛子破的戒乃是五戒之首的邪婬。”

“什么!!!”

话音一落,春风楼内顿时响起一片惊呼之声,与无数酒杯啪啪落地的声音。

“不可能!”

佛子簇拥者顿时气急,双眸通红直接提着杀猪刀朝着道士冲了过来,大喝道:“贼道士,死来!”

呼你好紧要被你榨干了 第二章

神是高高在上的统治者,掌管三界的那些人,也就是玉皇大帝和他的臣子以及后宫的人。而仙则是没有七情六欲的人,超出三界之外,自由自在,不受神的统治。一般情况下都将神仙混淆,天庭诸神也可叫仙。女娲是人们早在很久以前就想象出来的一个形象,而玉皇大帝、元始天尊他们的传说源于道教,属于不同的神话体系。封神榜中把他们联系在一起,而西游记的作者吴承恩只不过没有想到女娲而已(至

文学

少我是这么认为的)。而且道教经过两千年来的发展,发生了许多演变,不同的时期有不同的传说,所以才会产生许多分歧。最初的道教是以修身养性为目的,但后来人们陆续在其中加入了许多神仙,到最后硬是把一个好好的极乐世界改装成了皇宫。极乐世界是仙住的地方,天宫是神住的地方,所以封神榜中既有极乐世界(紫霄宫、玉虚宫、玄都洞、碧游宫等)又有玉皇大帝。

呼你好紧要被你榨干了 第三章

“他先去重山剑院见了赫连重莲。然后去灵仰剑院见了霍桐,接着又去心间宗找了陈流云。”

长陵寒冬里的皇帝寝宫之中温暖如春,但那些红彤彤的炭火却始终无法驱散笼罩在这寝宫之中的死亡阴霾和腐败气息。

寒冷更容易让体弱的人患病,对于病重的人而言,更是雪上加霜,但这种炭火带来的温暖的同时,却也更容易蒸干这殿内的水汽。

即便宫人时刻更换着药汤,让药气伴随着白色的水汽不断蒸腾在这殿内,但病榻上的老皇帝还是比以往更加容易咳嗽。

他的肺腑之中似乎有什么东西结冰了一般,但他不断的咳嗽,却不能咳出冰渣,只能咳出一些黑色的淤血。

然而听着宫人不断回报的宫外传递而来的消息,老皇帝的脸上却是出现了一些久违的和煦神色,就像是来年的春光提前落在了他的身上,刻入了他的皱纹里。

他的病榻前方不远处赐了座,坐着的是一名和他差不多年纪的老人。

这名老人叫做徐森,他曾是这座皇宫里的伴读,在老皇帝还是太子时,他是老皇帝的同窗,后来很多年后,他成了这座城里的重臣,又过了很多年,他和皇帝有很多意见不合,便告老还乡,之前,他已经十余年没有回到长陵。

此次他被请回长陵,再次回到皇帝的面前,他看着病榻上的皇帝,心中生出千般滋味,只是修心闲散了十余年,他随遇而安,皇帝算是告别么?抑或是想要交待什么?他也只是安静的坐着,侯着,不去猜测皇帝的心意。

“王惊梦去重山剑院见赫连重莲,是因为赫连重莲是边民,在长陵先前很多人看来,她都甚至不算是大秦的子民,她在长陵将来恐怕很受排挤。但王惊梦和她比剑,所表达的态度,便是既然长陵是海纳百川的大城,别说是来自边地的剑师,即便是别朝的修士定居长陵,只要有心归附,那亦然是秦人。如此态度,虽然未必能被全盘接受,但至少仅此一战,长陵对于那些边民的态度就会截然不同,而那些边地的民众,对长陵的态度也自然有些改观。边民虽然弱小,但依旧是大秦边境上最重要的一环。这些人的心之所向,甚至能够决定将来一些边郡的归属。”

“他去找灵仰剑院的霍桐,是要让人觉得,无论是关中的富贵门阀,还是别处的寒门子弟,无论是在修行之途,还是在今后的军功赏罚之中,都要秉承公平二字。这其实便是变法的根本。”

“他去找陈流云,是想帮陈流云破境。他是要让人看到陈流云这样能够在逆境中破茧而生的修行者,足够值得所有人的尊敬,他想要让长陵所有的年轻修行者明白,一时的胜负不算什么,关键在于,有没有跌倒后爬起的勇气。他想要让秦人拥有跌倒后,可以再次站起的勇气。而所有人,应该为这种勇气而骄傲,并非一时的胜负。”

病榻上的皇帝不断轻声咳嗽着,只是他的精神和心情却似乎要比之前数年任何时候都要好,他听着传递而来的讯息,眼中也有些异样的光彩,似乎这些事情都甚至让他想起了年轻时候,似乎他也年轻了起来,正在外面亲眼见证着这些画面。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