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播报娱乐播报

木叶性处理医院(25)|我和漂亮岳的肉欲小说

2021-01-27 19:50:52 写回复

木叶性处理医院(25) 第一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木叶性处理医院(25) 第二章

国与国之间,利字当先。条顿国之所以要夺回利沃尼亚的控制权,还是因为莫斯科的巨大市场。

这些年,虽然在和马林的合作过程中,条顿骑士团完全掌控了条顿国的食盐贸易,还能向马林出口东欧的粗羊毛。可是,这些利润,还是低了点,比不上利沃尼亚的食盐贸易的暴利。毕竟,利沃尼亚可是上千万人口的莫斯科大公国的主要食盐输入通道。就算不过手食盐贸易,光是食盐过境抽税,都能让利沃尼亚人富得冒油。

而条顿国呢?现在才三十多万人口,只有全盛时期人口的三分之一。其国土面积,也从十五六万平方公里,缩水到了3万多平方公里。

最郁闷的是,条顿国的国土,还被立陶宛包围了大半,和利益一致的莫斯科大公国隔开了。显然,立陶宛人是不会允许条顿人在他们国内做生意的,特别是利润高的食盐贸易等。最多,一些利润很低的生意,会同意他们过手。

而条顿国北边的利沃尼亚联邦,倒是连着普斯科夫共和国,可以连接到莫斯科大公国。而莫斯科大公国的食盐贸易,也是经过两国输入。

虽然莫斯科大公国在征服了诺夫哥罗德共和国后,获得了芬兰湾东边那个狭小的出海口,也就是后世圣彼得堡那个地方。可是,莫斯科人在西欧没有人脉。想要输入食盐,只能依赖汉萨同盟的商人。莫斯科商人想要自己的商船出海买盐,恐怕会被汉萨同盟的商人们联合起来在海上“做掉”。所以,莫斯科人即便拥有了狭小的出海口,食盐进口依旧很依赖汉萨同盟。主要食盐进口流程就是——先由德意志地区的汉萨商人将食盐运到利沃尼亚地区,再由利沃尼亚地区的汉萨商人运往普斯科夫,再运到莫斯科大公国境内……

值得一提的是,汉萨商人运往利沃尼亚的食盐,主要也是从吕讷堡这个“盐都”采购的矿盐。而现在,吕讷堡的盐矿已经控制在马林手里,马林个人占股超过一半。所以,莫斯科大公国的食盐贸易,也有马林的利益在内。

只不过,汉萨商人在吕讷堡拿货的价格较低,只是德意志地区的盐价。而他们把食盐运到利沃尼亚,利润至少翻好几倍。

而马林这次之所以支持条顿国对利沃尼亚动手,除了叔叔于勒的关系之外,也有条顿国承诺以后让马林的商船把销往莫斯科的食盐运到利沃尼亚的原因在内。

这样一来,从吕讷堡将食盐运到利沃尼亚这部分几倍的利润,就会由马林获得了。至于和原本的食盐承运商人翻脸的事情,条顿国表示,由他们来做,不让马林当这个恶人。毕竟,马林和汉萨同盟还是盟友关系呢。

正是因为这个缘故,马林才毫不犹豫地向条顿国提供火炮,支持他们攻打利沃尼亚。毕竟,这对他大有好处。

……

另一边,莫斯科人也知道普斯科夫共和国的重要性。因此,莫斯科人早在伊凡三世时期就用武力和经济等手段,逼迫普斯科夫向其臣服。甚至,瓦西里三世在当王子的时候,名义上的封地就是普斯科夫。

目前,普斯科夫内部,就有大批的亲莫斯科派别的贵族。若是打起来,普斯科夫人先要镇压内部的亲莫斯科派,然后才能对抗莫斯科的大军。当然,总体来说,为了保证独立性,普斯科夫大部分贵族还是更亲近立陶宛的。因为,立陶宛相对弱势,不会谋求吞并普斯科夫。

当然,普斯科夫的归属和条顿国无关。可是,利沃尼亚联邦的事情,却是和条顿国息息相关。毕竟,几十年前,利沃尼亚还从属于条顿国呢。如今,却独立了出去,却比原宗主国还大,还富有。

好在,利沃尼亚联邦的势力众多,利益被分散到了当地教会、贵族、商人和条顿骑士的手里。和条顿国相比,利沃尼亚联邦虽然贸易总量很大,可财力分散到了不同势力手中,反倒不如条顿国可以集中利用。

另外,自从1435年骑士团失去了对利沃尼亚地区的控制权后,德意志地区、法国等西欧国家的流浪骑士,也不怎么乐意去利沃尼亚地区了,更多地选择去骑士地位较高的条顿国。

这一点非常重要,因为,这意味着条顿国可以获得更多战力强大的流浪骑士。而去利沃尼亚联邦的流浪骑士,更多则是去做生意的。毕竟,那边商业机会更多些。

如此一来,条顿国就有底气能够聚集起更多的骑士,用于国战。而利沃尼亚联邦地区,能够聚集起来的骑士要少些。而且,他们也不和利沃尼亚联邦一条心。毕竟,从地区的掌控者变成掌控者之一,利沃尼亚骑士团的成员们肯定心里不舒服。要知道,在1435年之前,虽然利沃尼亚骑士团国从属于条顿国,需要向条顿骑士团交税。但是,当时掌控利沃尼亚地区的,都是利沃尼亚骑士团的骑士们。而条顿国,并不会派人来管事,只需要收到足够税收即可。

木叶性处理医院(25) 第三章

华夏五年,2月6日,南安县。

“砰砰……”

一阵杂乱的枪声过后,灯火由小到大在南安县城头亮了起来。不久后,从北而来的夏军鱼贯入城,占据了这座泉州的锁钥城池。

虽然夜色之中不太容易察觉,但走近了仔细看的话,就能发现这些夏军士兵们衣服沾染了不少尘土,脸色憔悴,显然是经过了一场疲劳的行军。也亏得是因为他们火力强大,再加上南安防御空虚,不然想攻下城来还真不怎么容易。

“快,把天线架起来!”

陆秀夫也风尘仆仆地上了城墙,他没有时间去接待城中士绅或者检阅缴获,急匆匆地就命通

文学

信班准备设备,试图与外界取得联系。

之前,他率军从福州出发向西挺进,试图釜底抽薪,夺取中江军残部主力所在的南剑州。军事进展相当顺利,夏军从俘虏的宋军口中得知了文天祥率部去了泉州的消息,于是陆秀夫便亲领部分兵力南下泉州,试图堵住文天祥的后路。

本来这个行动应当按部就班,不该这么急切,结果中途突然发生了泉州暴乱,陆秀夫部是离得最近的一部军事力量,便被紧急调往泉州镇暴,只能强行急行军赶过来。

之前,他们在永春县的时候跟后方联系过一次,知道文天祥率领的中江军已经进入了泉州,不需要那么急了。但陆秀夫判断了一下局势,决定还是继续强行军赶往泉州,无论

文学

文天祥有没有成功镇暴,都能及时反应。

现在,他们就连夜到了南安县。此地能阻止泉州方面的中江军再次逃入山中,陆秀夫决定暂且停留休整,与外界取得联系,了解最新信息后再做出下一步决定。

通信班迅速就位,将背负的设备组装起来,又架起天线,忙碌地开始了操作。陆秀夫倚着城墙小憩了一会儿,没多久便收到了通信兵送来的信纸。

“暴乱已经止歇,好……嗯,文宋瑞率军乘船出海了?!”

陆秀夫先是惊讶,然后又击掌笑了出来:“他还真是果决……不过,出海?陆上他还能跟我躲躲迷藏,到了海上他打得过哪怕一艘普通炮舰吗,那不更是以卵击石?这时候我都收到消息了,海军那边更是早该出动了,他往哪躲?嗯……”

他抬头看了看天上,看着被云雾遮罩的明月皱了一下眉:“只是这夜间海上看不远,可能被他们钻了空子,有些麻烦……”

……

泉州外海。

“大宋海军”的舰队已经陆续离开了泉州近海,来到了外海之上。

夜间航行过程中有几艘船操作不慎,或搁浅,或撞到了东西,落在了后面,但大部队没时间等他们,只能让他们自求多福了。

旗舰“开封号”上,文天祥站在甲板上,看着舰队在静谧的海上航行。

开封号和周围几艘蒸汽船虽然都启动了蒸汽机,但都只是做个准备,功率不高。相比之下,现在海上北风正急,各船上风帆鼓胀,航速不慢。因此,蒸汽船和帆船之间并没有拉开距离。

不过毕竟是夜间,虽然有皎月照耀,但就连邻船上的烟柱都看不见,远处就更是看不清了。这带来了指挥问题,只能后船看着前船的旗号行动,但也有些好处,夏军想找到他们也就更难了。

此时旗舰上尚未有旗号动作,但落在视野边缘的一批舰船已经自行动作了起来。它们各自找了一个方向,有的向北,有的向南,有的向东,或快或慢,呈散射形向四周驶去。

这并非临阵脱逃,这些船本来就是随便召集的杂船,里面没装多少人或物资,现在四散出去,是用来迷惑夏军的,就算被捕捉到了也不容易判断出舰队真正的动向。

等它们离开后,舰队就剩下不九艘大船了,这才是此行真正的核心,它们的动向也关系到最后的宋国遗民的命运。

开封号上,新鲜上任的“海军提督”赵时赏拿着一幅海图找到了文天祥,问道:“文相公,接下来我们往哪走?”

文天祥对着海图看了一眼,不假思索地指着大流求(台湾岛)说道:“向东,再向东北,我们往大洋上走!”

赵时赏深深吸了一口气:“要出外洋?这可是亘古以来少有人走的险途啊,就连夏人也没在外洋开过航线……如今冬季行北风,还是向南走更合理些。”

文天祥摇头道:“按常理的确该向南,但你知常理,夏人亦知,自然会在南边重点搜寻我们。南边还有个澎湖卡着,我们想躲过搜查可是难之又难,还不如去外洋碰碰运气。虽然要行险,但我们也是一路行险过来,险中求一线生机,不差这一次了。”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