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鲜事新鲜事

一下子就弄进去了岳,被拉到野外强要好爽

2021-01-29 13:38:58 写回复

一下子就弄进去了岳 第一章

文学

卡恩关注得最多的还是酒保,他发现客人更愿意跟酒保倾诉,或向他讨教一些事情。

一晚上过去,卡恩前前后后跟酒保又拿了几趟酒,也差不多混熟了,搞懂了他的说话习惯。

然后他就带着卡莎回去酒店洗洗睡了,等下一个晚上再来就可以找酒保打听情况。

调作息是有效地,卡莎这次安分的睡到天黑,他们准备一下再次来到微光酒吧。

在和酒保拿酒的时候,卡恩顺便问了一下他也没有听到一些比较奇怪的杀人事件,被害者要么精神失常,要么尸体不全或者干脆不知所踪的那种。

皮城的条子管不到祖安,所以这里发生的案件基本都没有备案,只能靠打听。但只要肯打听,总能发现蛛丝马迹。

虽然在祖安每一天都有人死去,但卡恩描述的死法还是比较少见的,如果听过的话印象深刻些。

“你说的这个,我好像听白伦克说过。”酒保一边擦着酒杯,一边回答。

“白伦克?谁啊?”

“一个街头混混,没什么名气。”

“那么,去哪里能找到他。”卡恩说着,悄无声息的在桌上放下了一枚金币,然后用杯子翻到来扣住推向酒保。

酒保看见后,悄无声息的把杯子挪到吧台边缘,让金币落进他的口袋。然后他左右看了一眼,压低声音答道:“白伦克没有固定的工作,在街上随机挑人割包抢钱,你故意去找还可能找不到他。但是他一旦得手就会来酒吧喝两杯,泡泡妹子吹吹牛,所以你只要在这里继续泡着,总能蹲到他来。”

“谢了。”卡恩拿着酒瓶走了,回到座位和卡莎喝酒。

“我们还得在这里待几晚。”他靠过去,卡莎立刻给他挪出位置,并且问道:“有消息了吗?能确定和目标相关?”

“暂时还不能,不过总算有点盼头了。”说着,卡恩拍拍大腿明示,只不过卡莎并没有顺从他。

“不能那么轻易满足你,我们来玩点游戏,赢了是喝酒还是亲亲都随你。”

“行啊,那我去拿副骰子来,我们掷骰子,输了的人要给赢家嘴对嘴喂一口酒。”

“……”不知道为什么,卡莎突然就感觉很生气。

……

两天后的某个夜晚,卡恩卡莎终于等来了这个白伦克。白伦克的破洞衣服上涂满了荧光涂料,耳边装着义体听力增强器,看起来有些赛博朋克。

不过他们没有立刻动手,而是静静的坐在角落的喝着酒,同时看着他要做什么。

只见白伦克在站在大厅里环顾一周,搜寻着今晚的猎物。卡恩注意到他往这边看了一眼,但是看见卡莎身边有他在就移开了目光,然后他注意到一个在吧台最边缘坐着的独身女性,眼睛一亮随即走过去在旁边坐下。

“酒保,给这位女士来一杯!”

随后,白伦克便与这位单身女性热切的交谈起来,而他们谈话的内容则落到卡恩的耳朵里。

酒吧里很多这样的人,她们独自坐在吧台前,对着手里的梳妆镜顾影自怜,但这时候只要你过去请她喝一杯,她就会愿意和你交谈。至于能不能共度寂寞的夜晚,就得看你能不能打开她心扉了。

一下子就弄进去了岳 第二章

PS:舍不得这本书完结的读者,请直接翻到最后几段话。

完结了。

惯例写一章。

这是第几本了?

emmmmmmm,懒得数了。

首先,在说正式的感言之前,我有三句话要告诉大家。

看完再骂!看完再骂!看完再骂!

好了,我说完了。

下面是正言。

......我是不挨骂的分割线......

这本书写了差不多快5个月,三百多张,105万字。

这是我目前写过最短的一本书,刚过万百万字就完结了,实现了真正的百万结局小目标。

上面是开个玩笑,活跃一下气氛,请文明看感言,不要丢鸡蛋,烂菜叶子也不行,谢谢配合。

我知道,这本严格意义上来说,算是烂尾了.....

好的,我自信一点,把“算”字去掉了,就是烂尾了。

我算算啊,大领主烂尾了,恶魔领

文学

主404了,万界大领主烂尾了,深渊主宰系统404了,人族第一帝404了,亡灵世界烂尾了,天灾烂尾了......

咦???

我特么是不是烂尾王和404大王?

我的天啊!

好吧,我允许大家称呼我一声“烂尾当”,特批的,直到我做到第一次写一本不烂尾的书之前。

下面,是说一些正事的事情。

......我是烂尾的分割线......

严肃一点。

这本书,我其实从一开始,是打算好好写的,不烂尾的,真是有这个打算的,请相信我!

作为一个作者,肯定是不想烂尾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是烂尾,明明每次都不想烂尾。)

有不少读者说我的这本书前期开局很不错,很符合原本的创作初衷(幽默恶搞),甚至有读者说有成为爆款火书的潜力。

我很欣慰。

承蒙各位看得起。

其实我自己都没觉得这么好。

我知道有读者肯定会说:“你就算是要烂尾,也写长一点再烂啊!”

首先说一下这本书快速结局的原因。

第一,各位都知道,前段时间我的奶奶去世了,88岁高寿,癌症。

去世的那一天正好疫情也不那么严重了,家里人该来的都来了,站在局外人的角度来看,这其实算是喜丧。

其实当时我也这么觉得,当时也没那么难过伤心。

但是喧喧闹闹的守夜,火化,下葬,祭拜,再看着奶奶的照片,再看看那燃起来的烛火,我不知道为什么,一下子就情绪控制不住了。

作者菌其实是一个很软弱的人,十分情绪化。

我很想坚强点不哭出来,但还是无法承受这样的事情,我根本无法想象,明明不久前还对我慈爱关怀的亲人,就这么没了。

好端端的人,就这么没了!

这是我第一次,切身体会到死亡所带来的恐怖,不是畏惧,也不是对未知的恐惧,是真正失去所带来的恐怖感受,真的太难受了。

我有时候都觉得这是一场梦,是不是我自己出现了幻觉?那么爱我的长辈怎么可以这么轻易的离开人世间。

但事实证明,人还是要学会坚强。

自从这件事情之后,我的写作状态下跌的十分明显,我自己也很快意识到了。

再加上这本书的订阅人数一直持续走低。(我真不知道为啥是持续走低,追定是一天比一天低,我明明前面写的很认真的,用尽全力来写幽默)

作为一名全职作家,基本上靠写书恰饭了,订阅一低,我就得考虑到自己的收入问题。

一本书动辄写下去就是至少几个月,半年,甚至一年、两年。

毫不夸张的说,一本书的订阅,完全可以影响一个作者一两年的生活状态。

我是一个普通人,父母没什么能力,只能靠自己。

衣食住行,我得靠自己。

所以书的成绩不好,也是影响我快速结局的一部分原因。

当然,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我不想拖着,拖着下去其实我也能勉强恰饭,但状态下滑后作品质量无疑会持续下跌,亡灵世界的后期就是最好的例子。

一下子就弄进去了岳 第三章

罗杰选了「否」。

然后他打开了「预热」选项。

手提箱里微微震颤。

低低的机械咬合声从内部传来。

与此同时。

数据栏上出现了一个机甲预热的倒计时。

在启用大型机械前。

预热是不可或缺的环节。

无论是机甲还是星舰,都需要一个试运行的过程作为正式启动的缓冲垫。

这样能有效地降低实战中出现算法错误或部件失灵的概率。

“1分钟预热。”

“差不多。”

推演了一下时间。

罗杰重新将注意力放到天空龙身上。

事实上。

现在也绝非出手良机。

天空龙作为第一批投靠深海巨蟒的「神国践行者」。

的确拥有短暂离开神国的能力。

但眼下他只是在故弄玄虚。

罗杰很清楚。

那团厚厚的乌云便是他的神国在主物质界的锚点。

只要他的本体没彻底离开乌云的笼罩。

他随时都能缩回去。

这家伙也不是没脑子的。

作为攻打海兽湾的急先锋,他对奎南神像其实有很大的忌惮。

在试探出神像的虚实之前。

他大概率不会轻易出手。

别看他现在张牙舞爪的。

其实虚的厉害。

全靠「龙威」在唬人。

山顶上。

罗杰一边耐心地等待机甲预热完毕。

一边全神贯注地观察着天空龙的一举一动。

不出意外的话。

这家伙将会是他干掉的第一个「神国践行者」。

也是世俗意义上的「神明」。

……

所谓神国践行者。

就是一群选择了以收集信仰之力来完成升格的职业者的总称。

无论在哪个星球。

超凡者的升格之路都是一部遍地荆棘血泪史。

正常超凡者会在75级左右获得0.01的相关位格,之后每提升10级会获得0.01~0.03不等的位格。

除此之外。

常规的提升位格的方式就只剩下了三种:

……

第一种。勤学苦修。

即通过自己的力量来一点点地累积位格。

但这种方式真的很难。

非长生种或大毅力之人不可能成功。

而且可能还需要一点点的机缘。

……

第二种。掠夺他人。

也就是通过一些邪门手段,夺取其他人已经修成的位格。

这种方法不仅凶险,而且后遗症也多的离谱。

除非无路可走。

不然大多数人都不会选择这种办法。

当然。

据说也有那种用特殊办法栽培别人修炼特殊的位格,最终自己巧取豪夺的法门。

但终究是邪道,不太可取。

……

第三种。借薪燃火。

这就是神国践行者们选择的道路了。

即借助信徒们的信仰之力,完善「神国」之内的位格法则,以此来实现快速升格的目的。

借薪燃火优点有很多:

首先是安全高效,拥有大量先例可供参考;

其次是他们在神国之内异常强大,很难被杀死;

第三是可以享受信徒们的追捧;

第四点则在于门槛较低,有个0.1左右的位格就可以开辟神国了。

……

缺点则在于本尊被锁在神国之内,彻底失去自由。

而且神国内部容易形成高度依赖于信仰之力的风险循环。

平时可能没什么。

一旦信徒群体出现萎缩。

神国践行者的位格可能会急剧滑坡。

之后会出现许多连带风险。

有点像高杠杆运行下的金融市场。

信徒越多冲的越高越快。

可也容易遭到信徒泡沫的反噬。

借薪燃火。

终有代价。

……

不管怎么样。

神国践行者仍然是大多数超凡者的选择。

至少在奎南这种人丁兴旺的星球是这样的。

而罗杰本人压根就没考虑过走这条路。

作为一名长生种。

他认为自己是拥有走第一条路的权利的。

但最近疯涨的「海洋位格」让他意识到。

自己可能走的是与众不同的第四条路。

……

考虑到「神国践行者」的特性。

罗杰必须要抓住天空龙的本体完全脱离神国的机会才能出手。

但这厮实在太过狡猾。

罗杰手边的机甲都预热了三遍。

他还在头顶上冲着一尊不会回话的石像骂骂咧咧。

简直有失真龙风范。

而与此同时。

来自两侧海面上的海墙却在有条不紊地推进着。

东北方的海墙后来居上。

如今已经推到了离岸不足2公里的位置。

在天空龙和西南海墙的双重干扰下。

斯巴龙家族在这边的布防略显仓促,漏出了好几个破绽。

但海狼军也没有急着进攻。

他们一点一点地碾了过来。

黎明时分的海兽湾。

混乱又寂静。

龙威。

海墙。

魔物。

大军。

对于守护此地的士兵们来说。

这种大战前的压抑是最致命的。

来势汹汹的敌人正在一点点地蚕食他们的信心和士气。

罗杰能看到那些布防在海岸线上的士兵们满脸都是绝望。

除了正在集结方阵的战裙武士外。

大多数人的士气都低落到了极点。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

当机甲完成第四次预热的时候。

这令人窒息的战局终于产生了变化。

罗杰忽然注意到。

斯巴龙家族城堡的上空。

不知何时浮起了一个穿着战裙、上身赤裸的老人。

老人上半身的肌肉遒劲有力,一道道的青筋如蚯蚓般隆起。

他双拳紧握。

双手以叉腰的姿势用手背抵住腰间。

他的双脚踩在空中,不断变化着步伐,似乎在跳着一种古老的舞步。

伴随着他无声的动作。

海滩上的战裙武士们也跟着动了起来。

他们的动作整齐、步伐一致。

虽无声息。

但看着他们的动作。

罗杰的耳旁便响起一阵若有若无的战歌。

恍惚之间。

他仿佛听到了一阵细密的鼓点声。

然后便是震天的喊杀声!

下一秒。

他浑身的血液都被点燃了。

心头更是涌现出一股撕掉衣服就是干的冲动!

……

「提示:你观看了‘奎南战舞’,你获得了‘战意沸腾’」

……

「战意沸腾:你对战斗的渴望达到了峰值。

你的专注提升30%;

你的强韧提升30%;

你的伤害提升30%;

你的暴击率与暴击伤害提升30%……」

……

“好强。”

罗杰心头惊叹。

这可是群体性的BUFF!

所有观看奎南战舞的己方单位都能得到这种幅度的增益!

“要是能把这种战舞学到手里就好了……”

他这么想着。

忽然间。

他的心神出现了恍恍惚惚的情况。

这是‘顿悟’的前兆!

罗杰犹豫了一下。

但就在这个时候。

头顶上骂了三分钟街的天空龙突然就有了动作!

他那庞大的躯体迅速俯冲而下。

目标赫然是半空中那跳着奎南战舞的老人!

“淦!”

这一下直接打断了罗杰的顿悟状态。

气得他屠龙的心都有了!

数据栏上。

……

「超凡感知:天空龙彻底离开了他的神国」

……

当下。

罗杰一按按钮,猛地将手提箱投掷了出去。

“卡刺、卡刺……”

清脆好听的机械声随风飘荡。

手提箱在空中疯狂的变化着形态。

短短十几秒。

一台20多米高的暗金色火纹机甲便出现在了神庙山的上空。

罗杰自山顶上纵身一跃。

而后精准无比地自后方滚入了「不死鸟Ⅲ」的驾驶舱!

下一秒。

不死鸟奋力卷动着机械翅膀!

双翼与足下的推进器喷射出璀璨的烟火!

轰的一声。

短距离的爆发让这台机甲迎面撞上了「天空龙」的脑袋!

剧烈的碰撞让双方都失去了平衡。

但罗杰是有备而来。

当下他展开双翅略一滑翔。

反手就掏出一柄14米长的光剑来!

刺拉拉!

突如其来的登龙剑顺利地砍在了天空龙的腹部,刮起了宛如光雨般的火花!

……

「提示:登龙剑无法破开天空龙的腹部防御」

……

「第六感:你察觉到天空龙试图用尾巴进行猛烈勾杀……」

……

哗的一声。

不死鸟机身主动下沉。

低空俯冲一段距离后快速拉升。

这才险而又险地躲开了天空龙的含怒一击!

“好高的防御。”

罗杰心头惊叹。

在他的感知中。

腹部已经是天空龙最柔软的地方了。

但登龙剑砍在上面就好比用针屁股刮指甲盖。

效果非常差!

“考瓦斯人?”

天空龙受袭之后。

立时将目标锁定在了机甲之上。

不远处。

斯巴龙家族的那名老者仿佛没看到这边的碰撞似的。

依然在不间断地跳着奎南战舞。

罗杰没有看老者。

自始至终。

他的注意力就全在天空龙身上。

“可惜了。”

“还想省一组卷轴的……”

这个念头刚刚落下。

不死鸟便急速地向高处爬升,它手中的光剑对准了天空上的那朵乌云——

那是天空龙的神国!

“不知死活!”

天空龙勃然大怒。

他的身体虽然庞大,但速度却并不慢,全速飞行之下,几乎是一眨眼就抓到了不死鸟的尾翼——

不。

还没等他抓到机甲的尾翼。

强烈的以太波动覆盖了周边的领域。

天空龙身体附近的空间发生了一阵怪异的扭曲!

刹那间。

他失去了平衡。

仿佛无头苍蝇似的到处乱飞起来。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