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鲜事新鲜事

公主的成年礼大臣调教 舒婷1一20全文阅读

2021-01-29 12:37:52 写回复

公主的成年礼大臣调教 第一章

苏墨染瞧着这个人眼睛里的揶揄,还有自己都没有发现的深邃。一下子倒是有点不知所措了。

他们俩人也真是有意思,一直都保持着一种你强我弱,你弱我强的姿态。

关于其他的,现在还真的不知道该说点什么。

“我们家染染今天真好看。”

陆尘宣不断地凑近她,一直都细细打量着苏墨染现在的样子。

嫁衣是好早之前,陆尘宣就找人缝制的了,后来红娘来到锦城之后,又开始仔细的修改了一番。

确实是好看的,而且这身段,还有气度都是不一样的。

这紫檀味的屋子倒是不一样的,古香古色的样子。

镂空雕花嵌着羊脂玉的铜镜映出她绝代容颜,但是又被这喜帕遮住了一大半!

抬眸谈笑间便可衬得这世间所有美好都暗淡无光。

只那一眼,便让人深深沦陷,予取予索。只要是她提出的问题,任何问题都是可以满足的。

陆尘宣瞧着这衣裳这么配她,这心里也是很满意的。

色若春晓之花,芙蓉面寒。若是用倾国倾城这样的词语形容都像是辜负了这美貌。

陆尘宣之前,瞧见的是她说自己叫陆白,那样子平平无奇,但是一股子傲然的脸。

现在也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就是觉得这一切的感觉都是差不多的样子。至于其他的东西,如今的感觉也都是没有任何的差异了。

她一袭云锦描金勾勒血色彼岸花宛如天边流霞的嫁衣,外罩着极柔极薄的绯色鲛纱,缀着米粒儿似的南珠的喜帕遮了她绝世容华。

陆尘宣瞧着苏墨染这样子,直接用手指把盖头给挑起来了。

苏墨染倒也真的是没有想太多,也诶有觉得自己有什么不好的情况。就是瞧见陆尘宣这样一副呆呆傻傻的样子。

顿时觉得有些不知所措了。本身就是一种很简单的事情,也是真的觉得自己想要做的东西都是这么一种情况。

“怎么了,陆公子现在怎么呆住了?难不成是发生什么事情了?”苏墨染瞧着这个人的样子。

“陆公子现在倒是被你的美色给吓住了。”

陆尘宣自然是装作,就像是一个柔弱易推倒的书生一般。苏墨染一动手,就发现这个人直接倒在自己面前。

苏墨染现在也不清楚自己还能做什么,这一切的想法都是差不多的。

还有些时候,本身是没有多少的感觉的。也没有什么想法可以寻思。苏墨染觉得自己要做的东西,也都是这么一回事了。

“苏姑娘,今晚,共度良宵如何?”

苏墨染还没有反应过来。

陆尘宣柔软的唇瓣便密密麻麻的撒了下来。她一下子忘记了反应。

还没有说什么,陆尘宣便把她抬起来了。苏墨染的秋水剪瞳便瞧着陆尘宣。

这般楚楚可怜的样子,看着就让人想要欺负。

陆尘宣只是嘴角勾了勾,帐子一挑,春宵一度,一夜好眠。

……

这一晚上,苏墨染是累极了才睡着的。第二日,她一大早就醒来了。

无他,就是因为她自己已经是习惯了这个作息时间了。

瞧着陆尘宣在自己身旁睡着死死地样子,顿时觉得有些奇怪,这个人不是皇上吗?

这个时候不是应该要有很多的事情可以做吗?之后倒也真的是觉得一切的行为差异都是不相似的。

苏墨染就是静静地打量着陆尘宣,其他的事情,还真的是没有想好该说什么。

……

昨夜,这个人跟往日里所表现的都不相同。

要说自己腰不酸……是不可能的。就是瞧着这事情,现在很多的地方都是不对劲儿的东西。

总是觉得,跟自己想法中的差异有点大,具体的情况都是差不多的样子。

毕竟在我们自己的眼中,瞧着都是差不多的情况。苏墨染现在也算是同意了。

总之,在我们的眼中,是没有多少的事情是可以寻思的。如今的感觉也都是差不多的情况。

具体的玩意儿,也都是这么一种情况了。

瞧着倒是没有什么特别的,也没有什么事情是自己想要做的。

但是现在,在苏墨染的眼中,也都是相差无几的样子。具体可以寻思的活动,最终都是有很大的差异。

或者说,在我们自己的想法中,最终都是一样的情况。

我们现在想多了,反而是觉得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如今可以寻思的玩意儿,最终的结果都是有着很多的情况都是不一样的。

现在苏墨染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了。瞧着这个要跟自己共度余生的人,一下子就是觉得有些局促了。

陆尘宣的眉头还有睫毛都有些微微颤动。

不知道是不是苏墨染的目光太过于灼热了。他就是觉得现在的想法差异都是有点大的。

具体的情况,还有差距都是很不一样的感觉,毕竟在我们看来,最终的情况都是差不多的感觉。

苏墨染现在也没有想到什么好点子,就是觉得自己可以寻思的玩意儿也都是这么一回事。

最终的结果也都是差不多的情况,如今想多了,倒也觉得没有什么好在意的了。

现在寻思的这些感觉,也都是没有什么特别的好纠结的。

陆尘宣悠悠转醒,一醒来就瞧见百无聊赖,一直都在看着自己的苏墨染。

他瞧着这个女人一副活蹦乱跳的样子,顿时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了。

内心:难不成是我不行?

为何昨天晚上都这般折腾了,这女人还像是一个没事人一般,越想越觉得这心里实在是有点难受啊!

还有的时候都是觉得有点意难平。

但是现在倒也不是说这个事情的事情,反正都是一样的结果,最终的这些事情都是差不多的感觉。

如今在我们的眼中,最终的情况也都是没有多

文学

少的差异。

陆尘宣看着苏墨染这样子,坏心思就上来了。

道,,“你为何这么早就起来?”

“我一直以来都是这么早起来的啊!你有问题?”苏墨染现在也是一脸严肃,一个人倒是没有多少的感觉。

“当然有问题……你这样……”

陆尘宣说到这里的时候,直接把苏墨染给拉下去了!苏墨染惊呼一声。

公主的成年礼大臣调教 第二章

“沐医生,您的弟弟又在住院部闹了,请您马上过去!”小'护'士慌慌张张地闯进沐瑶办公室,对上身着白大褂女人清冷的视线,腾地噤声。

沐瑶起身,路过门口洗手台上的镜子时,扫了一眼。

不过四十岁,她却已头发花白,配上那张不苟言笑的脸,就算美丽,也让人觉得不好亲近。

她脚步很快,三步两步来到为亲弟弟沐家宝安排的病房,还没打开门,便听到弟弟沐家宝熟悉的咆哮:“我不想死,妈,你让二姐救救我,我真的不想死啊!”

“儿子别怕,妈一会就去找你姐。那个死丫头成了大医生又如何?还不是姓沐,她要是不管你,我就在这医院里狠狠的闹,看她还有没有脸待下去!”

母亲姚春华心疼地安慰着儿子,提起二女儿沐瑶,却是一副不共戴天仇人的咬牙切齿。

沐瑶握着门把的手一僵,放了下来,旁边的小'护'士听得一清二楚,尴尬地垂头避到护士站,心里却是一哂。

这样的闹剧隔三差五便会上演,全首都医院都知道,有名的冰山沐医生和家里不和。

听说沐医生年轻时,被父母过继到二叔家,二叔在部队升迁去了京市后,带走了全家,只把她扔回了农村。

啧啧,沐医生是首都医院最有名的中医又如何,连家庭温暖都没体会过,真是一个可怜人。

“妈,你说二姐不管我,是不是知道咱帮着堂姐抢了属于她的……”

“闭嘴,妈当初怎么告诉你的,这件事永远都要烂在肚子里,到死也不能说出去,要不然咱家就完了!”

从来不对宝贝儿子说重话的姚春华,难得地提高音量,将沐家宝要说的话呵斥回去。

很快,她又换上一副温柔地面孔,安抚被病魔折磨得不成人形的儿子,换了一个话题:

“人家许子衡那么优秀,要看也是看上沐楠,怎可能是你二姐那个死丫头。再说,你看人家婚后多甜蜜啊,孩子都生了两个,早八百年忘了你二姐了。”

沐瑶终年不变的冰山脸上,双眉微微蹙着。

她觉得,弟弟提到的并不是许子衡,母亲故意岔开的话题。

只是除了许子衡,他们还能背着自己,帮沐楠抢什么?

许子衡是沐瑶的男朋友。

她和许子衡是大学同学,交往了一年,两人为了学业都很忙,聚少离多,甚至连吻都没亲过。

感情不说多浓烈,可总比接触不了几次的盲婚哑嫁好太多。

却在见过家长后,沐瑶撞见滚了床单的沐楠和许子衡。

明明是她的婚礼,新娘变成了沐楠。

“妈,那为啥处处对咱们百依百顺的二姐,这次突然转变了态度,不肯再给我治病?该不会她发现咱们为了不让凌千绝娶她,故意害死他的事?”

沐家宝被绝症逼得失去理智,接二连三地说出永远不能说出去的秘密,嘴快得姚春华没法制止。

公主的成年礼大臣调教 第三章

看到小桌上那丰盛的饭菜,惊讶之余也感叹他在这样的环境下还能做的这么好。

“原来...你会做饭。”柳佳意还以为他是那种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少爷,这些事情都是交给别人去做的。

她帮忙将碗筷摆好,由于是放在地毯上的小桌,只好坐在地毯上吃,可在女孩看来这样有别样的温馨感。

司弃注意到她缓和的情绪,不由唇角轻扬。

他席地而坐,拿起筷子将一块红烧排骨快速地剃了骨送到柳佳意微张的粉唇边,“张嘴。”

女孩不太适应这样的亲密,但也知道他不达目的不肯罢休,只好张口吃进。

味道虽然算不得太出挑,但算得上是好吃的。

她肯定地点了下头,“你自己吃吧,我有手。”

言下之意...我不是残废,不用你来喂。

司弃冷嗤一声扯过一张纸巾拭了拭她唇边的点点汁水,“那你喂我?”

柳佳意微挑纤眉,“好啊。”

她装模作样地夹起一块清脆的黄瓜,作势放在唇边吹了吹,“来张口,小心烫。”

男人觉得她与自己开玩笑的模样无比可爱,没太计较她眸中的调侃。

“行了,好好吃,吃完再去睡一觉。”

他可没忘了她还有些低热。

说到这里司弃霍然起身将一个薄毯裹到女孩身上,生怕她着凉。

柳佳意感受到了他的体贴,却变得更加沉默。

因为发烧并没有胃口,吃了小半碗米饭就爬回了床上,没一会儿便又睡了去。

司弃在床边坐着注视了她许久。

其实这丫头很让人心疼,她总是一个人默默地抗下所有事情,并不会把心里的苦涩说出来,所以两个人之间,他才需要更加主动。

直到收到罗宽发来的短信,他才俯身吻了吻她的粉唇起身离开。

...

明莺满脸惊恐地看着罗宽,她之前一直以为自己无论犯什么错,哥哥都会包容她,就算不然,罗宽也一定会。

她知道他是喜欢自己的。

“罗宽,不,罗宽哥哥,求你和哥哥说一声,我想见他,我求求你。”

司弃已经让她在这个又黑又潮湿的屋子里待了一天,心中的恐惧愈发增大。

罗宽已经没有之前那样对她热情,反而很冷漠。

“大小姐,我也无法左右先生的思想。”话音刚落,男人高大的身影出现在房间中。

“老板,这只多少钱?”手摸着一只泰迪的头顶,眼神看着宠物店的老板问。

老板微笑着对报价,“这只算是比较名贵的品种,两万四不讲价,额外送您垫子,洗浴用品,三包高档狗粮。”

颔首,“好,就它了。”

这个价格她还是可以接受的。

老板拿过一根狗绳拴上将一端递到的手边,“好的,小姐您请到这边,店里的工作人员会告诉您注意事项,我去开单。”

她为这个即将陪伴自己的小家伙取名star。

带小家伙回到自己家的时候小家伙有点怕生,安安静静地窝在墙边,换了家居服,在客厅一处阳光充足的地方铺上了垫子,准备明天就去买一些小家伙的生活用品。

将项圈打开,让star先熟悉家里的环境,她便给自己准备午餐。

打开冰箱看了看,只剩孤零零的两个鸡蛋和两包泡面。

轻叹一下,看来也得给自己充实粮仓了。

“老板,夫人又打来了一通电话,说...”平时的严肃脸,此时也带着崩裂的表情。

办公桌另一边坐着的那位手中的笔没停,一直在圈圈画画。

“嗯?”

“说...您再不回家,她...她就改嫁。”说完迅速地低下头。

嘴角微扬,“下午的行程。”

开手中的文件夹,“中午12点您与程氏的总裁有一个午餐会议,16点要去下面的食品

文学

工厂视察。”

“推掉。”

应下转身出了办公室。

从文件中抬起头,抽出较急的文件审过,便拿过西装外套下班。

刚下到地下车库就看到一辆熟悉的车稳稳地停在不远处的一个停车位上。

心中闪过无奈,便大步上前。

车上司机先下来,绕到后座车门打开,下来的是一位看起来四十岁但保养良好的贵太,看到朝自己走来的儿子,原本嘴上挂着的笑容瞬间消失。

冷哼一声,“哟,这是不是我那三个月没见的儿子?”

“最近在忙一个收购案。”

轻飘飘地开口。

“走吧,儿,老妈发现一家超级好吃的素菜馆!”瞬间破功。

深知自己母亲的性格,轻笑了下,“您带路

给star倒好狗粮,一碗水,便出门。

现在正是12月,一年中最冷的时候。

外面刚下了一场雪,路上的车由于天气少了许多,超市也不远,便打算散步去。

只是走了没几分钟,便听到了一声巨响,转头一看,马路上发生了一起追尾事故。

她停了两秒,看着车上的人无碍,便打消了去帮忙的念头。

正要继续走,却看到一位在过马路的妇人二十米处一辆车直直冲她开来。

心急喊了一声,“小心!”

许多人看向她,她却疾步跑向那位妇人,将她扑向前方,两人倒在地上,身后那辆车呼啸而过。

感受到身后的动静,松了口气,还好!还好...

她连忙起身,扫了眼还倒在地上的女人,“阿姨,您没事儿吧。”

这才反应过来刚才发生了什么。

手撑着地要站起来,却发现手上擦伤,左膝盖也有点疼。

注意到她的伤,“我扶您。”

将扶起来后,“阿姨,您还能走路吗,我送你去医院。”

了动,没有什么骨头上的伤。

“没事,谢谢你啊小姑娘。”

“我还是送您去医院吧,伤口也要...”

话还没说完就被大力推到了一旁。

将抱起,“怎么回事。”

眼神却在盯着一旁的颜听婳。

直视着他。

不得不说,他身上有与生俱来的贵族气息,眉宇间透露着他的不可一世。

锤了一下薄云衍的肩膀,“放我下来,我要与这个姑娘说几句话。”

皱着眉,却没有动作知道自己拗不过儿子,“姑娘,你与我一同去医院吧,刚才怕是你也受了伤。”

拍了拍身前的雪花,“不用了阿姨,只是举手之劳,您不必放在心上,我还有事,先走了。”

说完不等两人反应,便走向了超市的方向。

抱着自家母亲,回到停车场,驱车去医院。

没想到他就停个车就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早知道不让管家老吴回去了,真是一点都不省心。

医生给诊断后确认只是皮外伤,开了些外敷药便离开医院。

点了送餐到家中,于是母子俩便回家吃。

江月圆一路上挂念着刚才救了自己那个丫头,“儿子,你可一定要找到那个姑娘好好感谢她,她可救了你老妈我一命,不然车撞得就是我了!”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