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鲜事新鲜事

清纯校花沦为胯下玩物,翘着光屁股趴在办公室

2021-01-29 12:16:11 写回复

清纯校花沦为胯下玩物 第一章

“哇,好冷啊!”

初次来到柏林的程好一下飞机就感受到这里的寒意。

新闻里说这段时间欧洲遭遇了三十年一遇的寒潮,此时的柏林比往年更冷,天空中还飘着零星的小雪。

因为今年是柏林电影节六十周年的关系,前来接机的主办方工作人员热情洋溢的给每人送上了一束小花。

机场大厅里迎接他们的更是镁光灯一片,等候在这里媒体记者们纷纷把摄影机、照相机的镜头对准他们,密密麻麻的话筒塞过来采访。

贺新这是第三次来柏林,最深切的感受就是采访的这些记者当中,中国记者的面孔越来越多。想当年他第一次跟随王晓帅一起来柏林,国内记者只有小猫两三只,更多的黄种人面孔是日本、韩国、香港和来自湾湾的记者。

第二次和宁皓一起来,国内记者就明显多了不少。而今天几乎百分之八十都是来自国内的记者,一拥而上就把几位西方面孔的记者挤在了人群之外。

这也从侧面证明了祖国日益强大,中国人在国际舞台上的存在感日益显著。

一行人中虽然有导演、摄影师等幕后主创,但记者们纷纷把采访目标对准了贺新和程好俩口子。

“请问贺新,再次来到柏林是什么样一种感受?”

“当然是非常期待,尤其是还能欣赏到来自世界各地的优秀电影,我都已经有点迫不及待了。”

尽管坐了十几个小时的飞机,贺新的心情和精神都不错,回答问题的同时,特意亮了亮手里的那束小花笑道:“虽然天气很冷,但心里很温暖。”

“程好,你是第一次来柏林么?感觉怎么样?”

“对,感觉很亲切。上飞机的时候京城在下雪,下了飞机这边也在下雪,这让我似乎置身同一座城市,非诚亲切。而且刚才和来接我们的主办方的工作人员聊了聊,发现这里的人和我祖国家乡一样,充满了热情和智慧。”

今天程好老师素颜朝天,戴着一副黑框的平光眼镜,一头长发简单的扎了一根马尾。因为长途旅行的关系,看上去略显憔悴,但还是用她那亲和力十足的笑容面对围拢在身边的记者。

“程好,众所周知,贺新是欧洲三大电影节的常客,为什么之前你从来没有跟贺新一起出席呢?”

“不好意思,我可不是贺老师的附属品。”

程好笑着开了句玩笑,又道:“我还是想凭借自己的作品来参加电影节。如果没有自己的作品,就是想在红毯上秀一秀,那又有什么意思呢?”

咦,这是在说谁?

相比之下,导演张蒙在接受采访的时候,激动之情溢于言表,直言:“这次能够来到柏林非常激动,感觉就象做梦一样,今年是柏林电影节六十周年,马丁.斯科塞斯和罗曼.波兰斯基都是我非常仰慕的导演,能跟他们一起入围让我感觉格外惊喜。”

也有几个明显操着湾湾腔的记者则围住了摄影师周舒豪,在那边一个劲的问这问那。

这次虽然没有港台电影入围主竞赛单元,其他单元还是有几部作品入围的。比如香港导演罗启锐的《岁月神偷》入围了新世纪竞赛单元,角逐水晶熊奖;湾湾电影《一页台北》和《艋舺》也入围了其它单元。另外还有大鼻龙的《大兵小将》,袁八爷执导、赵文桌、周讯主演的《苏乞儿》等华语商业片也将亮相柏林展映。

“真累啊!”

一到下榻的宾馆,程好就象没有骨头一样瘫倒在沙发上。

贺新指挥着服务生把一箱箱行李搬进来,给了对方一张十欧元的小费。虽然这两年人民币升值很快,但十欧元也要小一百块,给出去多少有点肉疼,但谁叫他们行李多呢,媳妇光礼服就好几身。

“快点,洗把脸收拾一下,下去吃点东西,抓紧时间倒时差。”贺新催促道。

“啊?这才刚刚下午,我还准备出去逛逛呢。”

“你刚刚不是还喊累么?”

“累是累,但不想睡觉。你之前不是说这边最热闹的地方叫什么裤裆大街么,我想去逛逛。”

说着,程好还郁闷道:“琴琴姐也真是的,让她一起过来吧,死活不肯。”

“人家那是要回家过年!而且人家不是都说了么,欧洲都来过好几次了,不新鲜了。”贺新抬头看了她一眼道。

“上回在泰国,她也来过好几次了,可一样玩的挺开心的?再说,这次可是柏林电影节诶!也不知道她怎么想的?”程好噘着嘴不满道。

来之前,她可是对蒋琴琴做了好一番的思想工作,就是想让她陪着一起来柏林。说起来蒋琴琴也算是《钢的琴》的女二号,尽管戏份剪得只剩下几个镜头。但不知道为什么,平时很好说话的她这次却铁了心拒绝。

“好了,人家也是难得有空回家陪家人过年嘛!”

话虽这么说,但贺新心里清楚,蒋琴琴没来主要还是怕尴尬,毕竟这次来欧洲,除了参加电影节,还有个蜜月计划。

在房间里小憩片刻,下午吃午餐。

午餐安排在宾馆附近的一家中餐馆。

其实国外很多的中餐馆名义上挂着中餐的牌子,经营的老板包括厨子不一定就是中国人。做出来的所谓中餐尽是那些左宗棠鸡、李鸿章杂烩之类东西。

下榻的宾馆附近,其实也就是在电影宫附近,这家中餐馆还算正宗,老板和厨师都是来自广东的移民。很多来参加电影节的包括中国内地、香港、湾湾的电影人都曾光顾过。据说当年国师拿下金熊奖之后,还在这家中餐馆举办过庆功会。

下了飞机吃顿好的,算是洗尘。另外还提前预定了十三日的年夜饭。

快吃完的时候,楚青接了个电话,说了几句便捂住话筒跟贺新道:“哥,渣浪那边约了个专访,你看什么时候方便?”

渣浪专访的事是一早就约好的。

因为如今程好是渣浪微博代言人的关系,目前双方的联系挺紧密的。而且目前国内网媒兴起的很快,尤其在娱乐方面,目前渣浪还算是独树一帜。

这次出征柏林之前,双方合作专门弄了个《钢的琴》柏林见闻的官方微博,可以第一时间柏林的消息传回去,同时随时随地和国内影迷进行互动。

贺新稍稍沉吟道:“就下午吧。”

“好,那我马上通知他们过来。

文学

”楚青应了一声。

这次来柏林出于预算方面的考虑,两人的助理都没跟来,日常事务都交给了楚青打理。

公司方面则是小豆丁带队,有自家的宣传还有博纳发行方面的人员,专门负责宣传和卖片。另外,再加上造型师、服装、摄影师啥的,外加张蒙和周舒豪两位幕后主创,整个团队一共十来号人,电影节期间十几天吃喝拉撒的,没有十几二十万欧元根本下不来。

清纯校花沦为胯下玩物 第二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清纯校花沦为胯下玩物 第三章

陈汉升离开江边公寓后,先回了一趟果壳电子办公室,他是16号凌晨去医院的,虽然人在建邺,但是这一周都没有去过厂里。

不过管理层和员工都习惯了,老板曾经在韩国被扣了一个多月呢,这次还算不错的,因为聂小雨能把材料送过去签字,说明陈董并没有人间消失。

各项工作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只是果壳董事会里有人开玩笑,大老板没有冲击国内首富的意愿,否则他不会这样偷懒的。

以果壳现在的影响力和布局,陈汉升想冲击国内首富还是很有可能的,不过大家都看出来,陈汉升对这个名头比较忌讳。

他可以接受“青年企业家、民族企业家、行业领航者······”这些称呼,偏偏对“首富”不怎么感兴趣

文学

“陈部长,你有没有觉得世界很奇妙啊。”

陈汉升处理事务的时候,小秘书站在旁边看了一会,突然感慨了一句。

聂小雨经常去医院,她也是见过小小鱼儿的,当时只顾着逗弄宝宝没有察觉,现在陈汉升坐在宽敞庄重的办公室里,小秘书才有一种“违和感”。

“哪里奇妙了?”

陈汉升继续看着文件。

“就是,就是······”

聂小雨努力把那种感觉用语言描述出来:“我觉得陈部长这样的人,应该很晚要宝宝的才对。”

陈汉升听了,签字的动作稍微停顿一下,颇为得意的说道:“可是哥很快都有两个女儿了,顺便说一下,我明天要在鼓楼医院陪着沈幼楚,你记得把文件送过去。”

“噢~”

小秘书听话的点点头,还给出一个建议:“你在那里陪着会不会无聊啊,我干脆找一些奶爸番剧给你,正好可以打发一下时间。”

“免了。”

陈汉升摇摇头,一板一眼的说道:“我和王梓博吹吹牛逼,或者调戏一下小护士,一般都不会无聊。”

“什么?”

聂小雨愣了一下,难道萧容鱼生宝宝的时候,陈部长居然在泡妞?

“开个玩笑嘛。”

陈汉升看见小秘书很惊讶,笑呵呵的说道:“你怎么当真了。”

“呼······”

聂小雨吐出一口气:“陈部长虽然坏,但是不可能做这种事的。”

“这就对了。”

陈汉升处理完公务,临走前拍了拍小秘书的脑袋:“你好好想一想,我怎么可能和王梓博吹牛逼呢。”

聂小雨:······

······

陈汉升自然在唬骗可爱的小秘书,先不谈他没有这个心思,当初医院里有那么多双“小鱼党”的眼睛呢。

从办公室回到宿舍后,陈汉升先畅快的洗个澡,然后安静的躺在床上,瞅着天花板怔怔发呆。

聂小雨说的没错,陈汉升有时也觉得很有趣,那个只知道睡觉和吃奶的小人儿,居然就是自己血脉相连的女儿,从此以后心里的挂念就多了一份。

陈汉升现在光是想起小小鱼儿,都已经控制不住的掏出手机给萧容鱼打了过去。

“喂~”

萧容鱼接通电话,声音很小,大概是怕吵到小小鱼儿。

“闺女呢?”

陈汉升也压低音量,“闺女”叫的无比顺口,心里还有一种无以言表的满足。

“刚刚吃饱又睡啦。”

萧容鱼轻笑一声:“就和小猪似的。”

“我想听听她呼吸的声音。”

陈汉升要求道。

其实才几天的婴儿睡觉不会有动静,不过萧容鱼还是把手机拿过去,过了一会问道:“听到了吗?”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