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鲜事新鲜事

被同桌摸出水来了好爽,跟女朋友吵架直接上她

2021-01-29 07:59:57 写回复

被同桌摸出水来了好爽 第一章

一年半以后……

大清早,瞿红生一手抱着儿子,一手拖着女儿急匆匆地往汽车旁边走:“快点快点,忆昔,我们已经错过上一班飞机了,你还这么磨磨蹭蹭的,怕是今天就彻底赶不上飞机了。”

瞿忆昔一边把太阳帽往下巴上系,一边顶嘴:“这可不能怪我,早上起来是弟弟吐奶,你帮他收拾了半天,这才误了时间的。”

瞿红生把儿子放到女儿腿上,一边开车一边摇头:“天知道,这小子怎么这么能吃,我给他冲得一满瓶奶全喝光了,他还是要喝,喝完了又吐成这样。真想不通,这家伙到底是个什么物种?”

瞿忆昔不高兴:“爸,有你这么说自己儿子的吗?”

瞿红生的表情更加纠结:“我宁可他是个女儿,能跟你一样乖巧听话,也好过他现在这样整天哭,整天闹,吃了又吐,吐完了又拉,真是太让人讨厌了!”

别以为小家伙听不懂。

瞿红生话没说完,他就不高兴了,抓着姐姐的领子哇哇大笑。

瞿忆昔好脾气地哄他:“好了好了,我们不要和爸爸一样,他心情不好。妈妈去米兰参加比赛之后,他晚上要陪你睡觉,还要半夜起来给你喂奶,害得他都内分泌失调了。”

“哼!”瞿红生冷哼一声,满脸的委屈。

紧赶慢赶到了机场,总算是没有误了今天的最后一趟班机。

上了飞机,瞿小宝又是一通哭喊,不让瞿红生抱,非要喊着找妈妈,瞿红生气得冲着儿子一声低斥:“你就不能象个爷们儿一点?有什么好哭的?”

小家伙看了他一眼,哭得更凶了。

瞿忆昔小大人似的哄好弟弟,拿着一包包小糖果顺着机舱给每个乘客的手里发了一份,嘴里说着:“对不起,我弟弟是第一次坐飞机,他很紧张,会哭闹,真的不好意思吵到各位了,这点小礼物请您上下,真的很抱歉。”

小姑娘长得这么可爱,说话又这么有礼貌,所有的乘客都很感动,有一位老太太摸了摸她的头顶,问道:“小姑娘,你可真有礼貌,这都是谁教给你的?”

“我妈妈教给我的,她告诉我说,只有事事处处为别人着想,才能得到加盟人的尊重和理解。”

老太太慈祥地笑了:“小姑娘,你的妈妈一定是一位优秀的女人,真希望我有机会认识她。”

正说话音,机舱的电视机上突然僻壤来一个声音:

“新一界的米兰时装国际大赛上,一位亚裔的选手脱盈而出,虽然有西方媒体质疑她的时装设计风格太过保守,但是更多的评委则是被她这种糅入了强烈中国元素的设计所惊艳,现在请允许我向大家隆重介绍这位优秀的华国选手陈兰芝女士!”

小忆昔兴奋地一抬手:“快看,那就是我的妈妈!”

电视上,陈兰芝身着一身得体的旗袍,冲着镜头频频微笑致意。

瞿小宝停止哭喊,指着电视叫:“妈妈,妈妈……”

瞿红生心口一热,刚对着电视叫了一声“老婆”就感觉到腿上一热,低头一看,瞿小宝尿了。

瞿红生此时连发脾气的心情都没有了,用手指着瞿小宝的鼻子尖小声威胁:“小子,等你长到十八岁,老子再好好和你算帐,现在我先忍着。”

好在飞机上有专门供乘客照顾孩子的专用舱,瞿红生把儿子夹在腋下,带到舱内,三下两下把儿子的下半身扒了个精光,从口袋里取出清洁湿巾和爽身粉,开始手脚利索地给儿子收拾屁股。

被同桌摸出水来了好爽 第二章

肖泽立刻说道:“可惜今日不成,我答应别人有事做。”

肖翀丝毫不恼,慢腾腾的吃着饭回了一句,“明天也行啊。”

肖泽:……

肖雎在一旁乐了,“明天不行,后日也可。”

肖挥往这边瞅了一眼,嗤笑一声,“真以为打遍天下无敌手呢,谁不知道别人让着他。”

肖启抬眼看着肖挥,“五弟慎言。”

他们这一群皇孙因为是自幼就在一起读书,排序也是各府按照齿序拍下来的,照理说该是各府排各府的,但是不知道皇帝怎么想的,就这么排了下来。

肖珲的伴读吴滨在一旁轻声说道:“公子,众目睽睽之下,不要落人把柄。”

肖挥:……

他强忍着怒火继续吃饭,只是一点滋味也没有,他原本也是个做事随心所欲的人,不过他父王被皇祖父撤官那段日子,他才体会到人情冷暖,小小年纪撞头次数多了,也就学会了收敛,也只是略收敛而已。

外头的事情是一桩,府里头的事情更是

文学

令人烦心。

想到这里,抬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好哥哥,嘴角勾起一抹讥讽的微笑,装什么装,有什么用呢?

肖启的生母倒是跟肖翀的生母是亲姐妹,都是皇孙,还不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上。

肖启对上肖挥的眼神并不在意,反而对他留出一个包容的笑容。

肖挥:……

真是恶心,还不能公然发火,憋气!

肖启看着肖挥慢慢收回自己的眼神,面色如常的继续用膳,耳边还能传来肖翀那边肆无忌惮的笑声。

石滕往那边看了一眼,转过头看着肖启,“后日就要旬休,大公子准备做什么?”

肖启看了一眼石滕,笑着说道:“自然去拜访曾外祖父,不知道他老人家可有空?”

曾外祖父就指石太傅了,石滕就是石家的孙少爷,送到了肖启身边做伴读,自然是打着一家人互相帮扶的心思。

“大公子去自然有空。”石滕嘴角微勾,当着肖挥的面没再多说,但是就这几句话,就能让肖挥的心情更加恶劣。

谁让梅家已经无人了呢?

不过这笔账可不能记在他们头上,梅家的衰落说起来跟瑾王夫妻有莫大关系。

另一边傅元令回了王府还在想宫里的事情,不知道皇帝会怎么查下去,能查出什么结果来。

反正这件事情她有种感觉,继续挖下去,不一定能挖出什么宝藏来。

李德妃那边不知道有没有动静,说起这个傅元令又想起李潇安,李潇安是个果决的女子,留在了上京没跟丈夫回去,李家这边对这个女婿似乎也没什么不满,但是傅元令知道李大将军是个护短的人,自己手下的兵他都能护的安安稳稳,更不要说亲生女儿了。

“王妃,您回来了。”尤嬷嬷笑着迎上来。

傅元令将大氅递给仲春,看着尤嬷嬷笑着说道:“回来了,府里没事吧?”

“有您一封请帖,是大学士府的少夫人送来的。”尤嬷嬷说着就把请帖拿出来双手递过去。

被同桌摸出水来了好爽 第三章

随着古怪老大的招呼,水纹和南宫昊等人也朝对面冲了过去。

“纹儿小心。”

南宫昊还不忘叮嘱水纹一声。

“我知道。”

水纹也不矫情,“你自己也小心些,这些家伙留在这,显然不简单。”

短短两句话的功夫,双方便碰撞在一起。

一时间,双方你来我往,打得飞沙走石,难分上下。

水纹心急,想早点探索完这地方,回去与父母孩子好好过日子。

因此出手完全没丝毫保留。

……

“呼~这就是大门里面?”

经过艰难的打斗,水纹他们带着几位兄弟成功穿过那扇顶天立地的大门。

可眼前的场景却让人难以置信。

“怎么什么也没有?”

确实,大门里真的什么也没有,就仿佛是在虚空,眼前一片虚无,没有天地,也没有任何可见的东西。

而他们这群人,此刻就出现在这虚无的,看不到边际的地方。

身体也动弹不得,完全不知这是什么情况。

这结果,不要说南宫昊他们,就连水纹也有些懵。

她紧蹙着眉,喃喃道:“不应该啊,再怎么说我们也是经历过重重考验来的。”

南宫昊伸手紧握住水纹的小手:“纹儿别紧张,有我在。”

感受到男人的关怀,水纹冲他点点头:“我没事,咱们不如分头找找看,有什么不同的地方没?”

“不行,这地方太诡异,我们还是别分开的好。”

南宫昊这次并没顺着水纹的意思来,而是对另外几人道:“你们大家拉在一起,别分开了。”

另外几人连忙听话的照做。

“喂,有人吗?”

水纹不想再浪费时间,不由将手拢在嘴边,对着虚无大声喊。

她的声音传出去没多远,很快就消散得无影无踪,仿佛她从来就没喊过似的。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