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鲜事新鲜事

白洁和高校长,爸爸让我照顾妈妈

2021-01-29 07:36:35 写回复

白洁和高校长 第一章

隔了老远,叶窕都听见了赵思媛的尖叫,“不行!你必须给我找个女的!!”

叶窕:“……”

唐净鸣正激动着,忽然笑出了声,“放心吧,是女的!我要当爸爸啦!”

赵思媛懵了一下,随即,尖声道:“什么???当爸爸了????”

唐净鸣不止要惊吓自己的老母亲,还大摇大摆地把验孕单拍了张照片,准备发朋友圈。

叶窕一巴掌把他的手机拍下来,道:“你想让全知道我们奉子成婚?憋着!”

“……哦。”

然鹅,不到晚上,全世界的人都知道唐净鸣奉子成婚了。

于是,所有人都开始猜测,唐净鸣这个傻货的对象是谁。

施媚还挺着个大肚子,听到他们俩好了的消息,愁得不行,道:“这两个人在一起了,他们的孩子怎么办哦!”

时令衍犹豫了一下,安慰道:“别怕,万一负负得正呢?”

施媚:“……”

不管怎么样,他们好了是事实,他们要结婚了,也是事实。

婚礼这一天,

文学

唐净鸣当着所有人的面前发誓:“叶窕,我爱你,不论你是男是女,我还爱你!”

叶窕:“……”

满堂大笑,有人开玩笑道:“叶子,你还是把头发给留留吧,别以后你们孩子不认识你是爸爸还是妈妈。”

也不知道叶窕是真听进去了,还是本来就有留头发的意思,就这么,怀孕跟坐月子一整年下来,她的头发都没有再剪过。

施媚后来才知道,原来叶窕留起长头发来,这么好看呢。

-

小学一年级的时潇逸小小年纪就遗传了爸妈脸上的所有优点,所有见过他的人,不管男女老少,都会被他所俘虏。

可他也不知道是遗传了时令衍的孤静,还是遗传了妈妈的高冷,就是不太爱说话。

这一天,他放了学,是外婆来领的他,跟他一起走的,还有小了他四个多月的唐弯弯。

唐弯弯圆圆的眼睛圆圆的脸,看见时潇逸的时候,非常兴奋,背着个小书包一蹦一跳,喊道:“哥哥!”

时潇逸应了声,随即看向了远方。

唐弯弯歪着小脑袋,道:“哥哥,今天有同学说你长得好帅哦!”

白洁和高校长 第二章

如今她经历了这么多,对很多事情也看淡了,既然终究难逃宿命,又何必思虑那无望的未来。

沈舒窈将手抽了回来,水光潋滟般的眸光看不见尽头,仿佛那遥远之处隐藏着什么不能言说的秘密。

“王爷不必相劝,如今我已然这样,早就无所谓了,与其耗费时间去处理这点皮肉伤,倒不如即刻前往案发现场,尽快查出这场弑君背后的真凶。”

“我说过,定不会让你有事。”萧玄奕双手搭在她的肩膀上,深邃的眼眸闪过一缕不易察觉的隐忧。

“如今你旧伤未愈,又添新伤,皇上虽限期命你破案,但我相信,以你的聪明才智必能查出真凶,你又何必一意孤行?”

沈舒窈强忍着伤口的疼痛,苍白的脸色,掩饰不住肃然的神情。

“命案自发生起,需得第一时间前往现场勘验,提取与犯罪有关的痕迹,如今已经过了这么些天,我担心有些线索已经消失了。若再耽搁下去,届时我拿什么跟皇上交差,又如何保全沈相仅存于世的血亲之性命。”

“不必担心,若真到那时,我亦有办法护你们周全。”

他明显感觉到她微微发抖的身体,可她却还要故作镇定地僵直背脊。

她抬起头看着她许久,若非沦落到现在这副模样,她一定会遵从内心的选择,摒弃那些压抑许久的思绪。

可是她清楚地知道,既定了决心,那些念头便只能埋葬,永远也不要去触碰。

“多谢王爷好意,恕我不能接受。”她清亮透彻的眼眸,充满了是坚毅,冷静道:“我这么做不光是迫于皇上威逼,更是想以此彻底解除掉与顾燊的婚约。”

萧玄奕登时一愣,“原来,你是为了让皇上收回成命,才赌上了自己的命?”

“并非如此,而是皇上为了

文学

让我替他破了这桩案子,故而以此作为交换条件。”沈舒窈眉宇舒展,轻描淡写地带过。

他微眯起眼眸,目光渐冷,“圜丘坛自从发生爆炸以后,皇上便将负责看守的侍卫全部斩首,次日宫中又派出了一批新的侍卫前去驻防,结果在清理废墟时发现了三具尸体。”

这时,马车微微颠簸了一下,沈舒窈的身子也跟着颠起来,起落间又撕扯到了伤口,疼得她下意识紧咬后槽牙。

但她面色依旧淡然平静,待马车平缓后,才问:“可是我前几日验的三具焦尸?”

萧玄奕点了点头,余光瞥见她手心的血迹,随即从袖口掏出锦帕,轻轻为她拭去血迹。

“凶手杀人后,将尸体焚烧得面部全非,无法辨出死者原来的样子,后来魏启章从他们随身携带的配饰下手,才查出这几具尸体竟然是半个月前失踪的朝廷命官。”

她垂下眸,看着他为自己认真擦拭血迹的样子,道:“凶手杀人焚尸,要么是为了毁掉证据掩盖罪行,要么是为了掩盖被害者的身份。”

他的手很温暖,掌心和指腹都有一层薄薄的茧,乃是习武之人常年握剑所致。

男子的手她倒是见过不少,虽然大部分是死的,活的少见,可这并不妨碍她的审美。

无论死的活的,唯独他这双手,却是她所见过之中最好看的。

他见她望着自己的手发呆,抬手轻刮了一下她的鼻梁,“在想什么呢?这么专心。”

她下意识地摸了一下鼻梁,揣摩道:“虽然三名被害者尸身焚烧严重,皮肤表面形成的伤界定不清,但他们皮下肌肉层有多处血荫,说明这些伤是在他们活着时造成的。他们仨人皆是朝廷命官,平日里养尊处优,不会平白无故受这么重的伤。”

他凝视着她,“这些人失踪半月有余,但死亡时辰却不足半月,由此可见,期间他们被凶手囚禁了起来。”

“不错,仨人在囚禁期间,遭到了凶手的毒打,这就能解释通,他们身上的伤势从何而来。”

“有没有可能,这些伤势是在凶手在搬运尸体时造成的?”

沈舒窈摇摇头,“不可能,死前的伤和死后的伤是有明显的界定的,若是死前的伤,皮肤和肌肉会呈红色血荫,若是死后的伤,皮肤和脂肪会呈现黄.色。”

“心思如此细腻,不愧是天下第一奇女子。”

“王爷谬赞,我只是不相信这世上有完美的犯罪而已,如若不然,当真是辜负了我毕生所学。”

萧玄奕的目光始终定格在她身上,自觉告诉他,她的身上定然隐藏着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

可既是秘密,他便不能窥探,如此才谓之君子。

“眼下没有什么比你的身体更重要,若你今日执意要去圜丘坛,至少也该找个大夫先治伤,如此你也能专心查案。”

话说到这个份上,她确实也找不出什么说辞,看他慢条斯理仍在擦拭自己手心的血迹,陡然间竟有些动容。

这么多年,除了父亲,再也没有任何一个男子,肯为她做到这个地步。

前世,她终日只会埋头苦干,纵然在法医界也算小有成就,可惜人生终究还是短暂了一些。

今生,她还是这般不走运,若宿命注定如此,此时此刻,她也觉得了无遗憾了。

她倏然抓住锦帕,语气颇带着一丝抱怨,“别擦了,回头这帕子上的血迹,我怕洗不干净。”

话音落下,两人四目相对,彼此的眸光在刹那之间微微闪烁,竟不约而同浮现出那些曾经的过往。

那日在晋王府,她为他研磨,墨汁不慎沾染到脸上,他就是这样掏出那方雪白锦袍,将她脸上的墨汁一点一点擦拭干净的。

事后他将锦帕丢给她洗,本意是想逗逗她,却没想到,她当真将帕子收起来,并且洗干净后送了回来。

从此以后,他便一直将那方锦帕带在身上,时至今日,他才知晓,原来她记仇。

萧玄奕一瞬不瞬地望着她,声音轻而缓,“这次换我来洗,可好?”

“当然由你来洗。”沈舒窈毫不客气地将锦帕仍回去,故作叹息道:“如今我不仅身中奇毒,还身负重伤,怕是干不了这活儿了。”

不知为何,他望着她平静无阑的面容,悸动的心跳却莫名地凝滞住了。

白洁和高校长 第三章

权灏停下了手上的动作,手腕轻轻的搭在桌沿,侧过头去对上了她那双带着几分戏谑的黑眸,不紧不慢且认真的启唇说了两个字:“我的。”

墨曦:“……”

墨曦正望着他那宛如一潭深不见底的幽泉的墨眸,里面仅倒影着自己,而那深邃的目光似乎要将自己给吸进去一般。

她足足愣了四秒才反过来,不动声色的把目光移开,然后手握着拳挡着唇瓣,轻咳了声道:“我知道了。”

权灏不依不饶:“知道什么了?”

墨曦:“……”

墨曦又把视线挪过去看了他一眼了,嘴角微抿了抿:“见好就收这道理不懂?”

“不懂,”权灏摇头:“你教我?”

墨曦:“……”

墨曦想爆粗口。

至于嘛,这醋也吃,明明都知道月烨霆是谁了。

她舌尖漫不经心的抵了抵后槽牙,拧着眉看着他:“你想我怎么教?”

权灏依旧面无表情的:“你想怎么教就怎么教。”

墨曦:“……”

墨曦想甩他一巴掌。

嗯,算了,这张脸有个红印子就不好看了。

她抬起了只手,轻轻的捏住了他的下巴,仰头把自己的唇瓣贴到了他的薄唇上,然后慢慢的伸出舌尖,描绘着他的唇形。

不过,也就两秒,她就收回来,唇瓣也离开他的薄唇上了。

她那只手还轻捏着他的下巴,两人靠得很近,鼻间就差一厘米就碰上了。

墨曦眼睛带着几分笑意,几分玩味的看着他:“你看,这样教可还行?”

权灏不为所动:“想法挺好,技术不行。”

墨曦:“……”

靠!给他脸了是不是?!

她没有说话,把手收了回去,把向他倾着的上身收了回去。

而等她把这些动作做完,还没来得及有下一步反应,一只强劲有力的手就伸过来,搂上她的细腰了。

也就一秒,她身体悬空,被那只手的主人抱到他的大腿上了。

接着,一个带着霸道和狠劲儿的吻就落了下来了,似乎是在宣泄着什么。

墨曦倒是没有挣扎,就乖乖的坐着,任由着他的动作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才松开了她的唇瓣,然后从嘴角一直亲到了她的耳边,微微喘着粗气的说了句:“以后,要是还有这样的情况,我只吃你留出来的饭菜。”

墨曦:“……”

男人就是矫情!

她清了清嗓子,轻“嗯”了声,从他腿上下来,坐了回去。

随后在餐桌上敲了敲,抬手指了指他仅吃了不到三分之一的饭菜。

权灏没有说话,不紧不慢的重新拿起了筷子。

……

吃完饭后,两人直接就去了丽景居了。

他们的行李早上下楼前就已经收拾好了。

来到丽景居时,权光和权雨他们已经到了,行李箱也搬过来了。

刚进去坐下没多久,权灏就看了下时间问了她一句:“要去学校了嘛?”

已经两点了。

墨曦也不知道在跟谁聊着天,双手正快速的打着字,听到他的问话,她立即就把动作给停了下来了:“那就现在去吧。”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