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鲜事新鲜事

我好想玩你吃你的奶;宁荣荣把腿抬高我要进去

2021-01-28 19:36:38 写回复

我好想玩你吃你的奶 第一章

第一卷第二百六十一章

几个小时后。

赵甫一只手搂着章幽,一边看着那一张多灵宝图,笑着问道,“这是什么?”

章幽脸色红润,但是冷着一张脸,没有理会赵甫。

赵甫轻笑道,“我听说你儿子才八岁,刚刚作王不久,其它王族好像对你不满。”

章幽冷着脸,还是没有说话。

赵甫继续笑着说道。“也许我能帮你!”

章幽看着赵甫说道,“真的?”

赵甫搂着章幽笑着说道,“你看我会骗你吗?要不要现在我就把反对你的人都杀了?”

章幽脸色缓和下来,说道,“这到不用!”

赵甫说道,“你告诉我这多灵宝图是什么?”

章幽说道,“多灵宝图其实就是一个宝藏图,一共有三张,只只要凑齐三张,就能找到宝藏,传说之中有很多珍稀的宝贝,所以称为多灵宝藏。”

赵甫在意说道,“里面有没有八方水世界?”

章幽摇摇头,“我不清楚!”

赵甫又问道,“还有两张图纸在那里?”

章幽说道,“我也不知道,这多灵宝图我们已经得到很久,一直没有用就放在一边了。”

赵甫点点头,想到那个黑衣青年,不知道和此事有没有

文学

关系、

章幽双眸看着赵甫问道,“你是什么人?”

赵甫微微一笑,“这多灵宝图我拿走了,等我看看里面有没有我先要的东西,如果没有宝藏就送给你。”

章幽点点头。

赵甫笑着说道,“现在你有事情就说,也许我会快离开这一片地区。”

章幽想了想,“对我儿子威胁最大的是一个亲王,我想让你帮我拍解决掉他,我提醒你他实力非常的强,是我们国家的第一强者。”

赵甫笑着点点头,说道,“没问题!”

来到那一个亲王家的大门前,赵甫直接一挥手,一股庞大的力量将守在门口的守卫击飞,然后走进里面。

众多士兵冲了出来。

一个身穿金色长袍,阳刚气质的中年男人也走了出来,他就是那个亲王,名为章毅。

章毅冷声说道,“你竟然敢如此明目张胆的闯入王府?”

赵甫笑着说道,“你就是那个亲王?我是来杀你的,有什么遗言快点说,等下就没有时间了。”

听到这话如此的狂妄,章毅马上爆发了一股强大的帝天境气势,让天地色变气息激荡,身处在四周的士兵,也感受到一股强烈的恐惧,对于章毅也充满信心。

赵甫嘴角带着一丝笑容,目光轻蔑,虚空一掌拍出。

砰!

章毅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打飞出去,吐出了一大口鲜血,在场的人一脸错愕,这是真的?

啊!

章毅愤怒的大叫一声,带着强大的力量向赵甫冲了过去,来到赵甫面前,一拳拳向赵甫打了过去,仿佛要将一切摧毁。

赵甫面前浮出一面无形的墙壁,挡住了章毅的全部攻击。

章毅心中震惊,面前这人的力量怎么这么强,任由他拼命攻击,却连防御都打不破、

赵甫笑着看着章毅道,“打够了吗?”

我好想玩你吃你的奶 第二章

年的中国足球,还没有到“人人喊打”的地步,毕竟在刚刚过去的2004年响,国足们还史无前例地拿到了一个亚洲杯的亚军。而且“甲B五鼠”“上海滩风云”还没有被很多人所熟知,因此的哥聊足球,聊中国足球并不会显得有多么突兀。

意识到燕凌风没有领的兴致,的哥也就没有再说什么,开出租的要是没有眼力见儿,是不会赚到钱的。

到地下车,燕凌风一边咂舌京城的车费昂贵,一边抬起头来四下看了一眼。首都毕竟就是首都,首善之地,连普普通通的居民楼都修的这么大气。小区门口迎上来一个保安,很有礼貌地敬礼问道:“这位先生,请问你是来找人的么?”

燕凌风尽管年纪不大,但天生了一张“紧急集合”的脸庞,再加上身高使然,因此保安完全没有想到所谓的“先生”还不满18岁。

“找人。”燕凌风尽可能用听上去比较顺耳的“京片子”回答道,所以他的话也尽可能的简洁。“狗眼看人低”这句话,在很多场合下,都已经被无数次证明过了。燕凌风还指望着进去找陆云雪呢,可不希望被保安当成“外地人乡巴佬”给拒之门外。

“哦。”保安狐疑地点了点头,犹豫了一下之后又问道:“那先生来这边登个记吧。”

登记之后,燕凌风问清楚了方向,微笑对保安致谢之后,这才不慌不忙地朝着自己的目的地走去。

小区门口有一个咖啡厅,咖啡厅里的临窗卡座上,坐着两个青春靓丽的女孩,如果燕凌风往这边看一眼的话,一定会认出来,其中的一个女孩,正是他苦苦寻觅的陆云雪。

坐在陆云雪对面的,燕凌风同样也认识,刘芷薇的脸上,仍然挂着淡淡的愁容,但这并不影响她调侃陆云雪,抬起手腕来装模作样地看了一眼时间,然后开口笑道:“还不到20分钟,这家伙够心急的啊!”

陆云雪白了刘芷薇一眼,表情犹豫地揉了揉自己粉雕玉琢一样的脸蛋,苦笑一声道:“都怪你,现在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刘芷薇故作诧异道:“让他滚蛋啊!从哪儿来的就滚哪儿去!”

“走吧。<>”陆云雪愁眉苦脸地摇了摇头,站起身来招手埋单,然后又对刘芷薇说道:“只要我不露面,他就会一直在门口等着的。”

“你这么信任他?”刘芷薇这一次是真的吃惊了,瞪圆了美丽的大眼睛看着陆云雪问道。

“嗯。”陆云雪点点头,两个人在一起,如果不能够彼此了解彼此信任,那叫什么恋人呢?过家家还差不多。

依然是这家咖啡厅,但是刘芷薇已经不知去向了,坐在陆云雪对面的人换成了燕凌风。

愁眉苦脸地咽下一口“蓝山”,燕凌风像是喝了****一样痛苦不堪地咂了咂舌头,忍不住抱怨道:“这东西苦不拉几的有什么好喝的?雪儿咱们吃饭去吧,我好饿……”

陆云雪定定地看着燕凌风,眼神中藏着化不开的浓情,但是她的表情却很平静,“祝贺你,终于实现了你的梦想。”

“额……”燕凌风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脑袋,陆云雪的话中,并没有讽刺的意味,但他还是感觉到了陆云雪心中那若有若无的怨念,嘿嘿傻笑一声,燕凌风厚着脸皮起身挪到了陆云雪身边坐下。

陆云雪的脸上并没有露出太多不耐或者厌烦的表情来,扭头看向燕凌风一本正经地问道:“凌风,你相信爱情么?”

“相信,当然相信了啊!”燕凌风信誓旦旦地回答道:“爱情不是面包,但爱情却比面包重要。没有面包,还有面条,但没有了爱情,这个世界剩下的只有一个个没有思想也没有灵魂的僵尸。”

“恶心!”陆云雪莞尔一笑,纤纤玉手伸出拧着燕凌风的耳朵轻轻转了一下,“那你认为这个世界上有至死不渝的爱情么?”

燕凌风心里那叫一个郁闷啊,心说难怪那么多艺术青年都漂在北京,原来这地方文艺氛围真的很浓郁啊,陆云雪这才过来几天,就被渲染成了一个文艺青年了。<>

“你犹豫了。”陆云雪幽泳了一口气,“其实这原本也是正常的,要不然你也不可能会一直坚持着要找到我。”

“不是……”燕凌风张了张嘴,本能的想要辩驳,但却发现自己无从驳起,只能表情纠结地闭上了嘴巴。

“你不相信我,也不相信我们之间的爱情,所以你才会等在体育馆的大门口,凌风,我说的对么?”陆云雪看着燕凌风,燕凌风也在看着陆云雪,片刻之后燕凌风迟缓地点了点头,在和陆云雪的交往过程中,他一直都处在一个被动的地位。当然,除了前世的那次提出分手之外。

“在水云的时候,其实我就知道了。”陆云雪声音平静地说道:“你一直都在怂恿子俊和芷薇分手,因为你不相信距离会产生美,你不相信一个女孩,尤其是一个漂亮的女孩,到了大城市之后还会固守那一份有点幼稚也有点可怜的爱情。对么?”

我好想玩你吃你的奶 第三章

真正的高等精灵:高贵优雅,一举手一投足都带着绝美的弧度,言语中透露着……超级装逼犯特有的凡尔赛气息。

虚假的高等精灵:粗俗直接,动不动起手就是笔直朝天的中指,言语中流露着……秋名山司机特有的老色痞味道。

就算希尔瓦娜斯知道,好多精灵同胞受不了银月城的腐朽气息,跑出去单飞。

比如瓦莉拉,比如还在昏迷的戴林国王的情人吉娜*金剑……

一来那是少数,压根没有眼前黑压压几千号那么多。

二来她不觉得自己老得连见过面的精灵都完全没印象……吧?

你看,那个对她流着哈喇子的【crazy鬼】高喊着什么:“誓死拥护希女王,呲溜呲溜!”

她当然听不懂中文,这不妨碍她通过这货的言行判断出他绝对不是高等精灵。

如果她碰过如此狂热的粉丝,她发誓自己一定会记得。

别看高等精灵巅峰时人口上百万,若是有心去记,千把年过去,怎么都记个七七八八,至少会记得姓氏。

一个站姿举止都让希女王觉得比较顺眼的男性高等精灵靠过来了。

他抚胸躬身行礼。

“希女……希尔瓦娜斯*风行者阁下,我叫是【灰行】。我们是旅居在外的高等精灵。可惜,自从我们的祖辈离开银月城,因为环境的关系,我们的生活习俗已经跟银月城的同胞有了莫大的差异,万望予以体谅。”

“呃,我明白的。”

“还有,因为我们的名字有着有种特殊的魔力,被知晓真名会相当麻烦。我们习惯用代号来称呼对方。”

希女王瞥了一眼对方的三叉戟肩章,叹了口气,该来的还是躲不了:“三叉戟嘛,我懂!”

远处的【君沐齐】一面绝望:“喂喂喂!怎么我们换了个皮,重新捏脸,还是被希女王当垃圾看啊!”

【郁金香之神】:“妈蛋,【垃圾】的风评被害啊!垃圾都可以再回收,我们不行。我们明明是色中饿鬼,人中渣滓才对。”

“我靠!你这么有自知自明,我居然无言以对!”

【郁金香】一手搭着对方,强调:“是我们!”

以往,希女王对三叉戟不怎么感冒。

她只指挥自家的精灵游侠,以及部分人类的猎人职业者。

不混猎人的,没资格靠近希女王的营地。

现在不同了,一群沙雕玩家像追星族一样,屁颠屁颠地靠过去,希女王还没法拒绝。

她不能把大量游侠带回去,毕竟这意味着提前刺激精灵高层的神经。

话说……

这些不着调的家伙真的靠谱吗?

这时,一个自称叫【褚佳昀】的家伙走到希女王面前,满脸自信:“放心吧!风行者阁下!轮到搞事……咳,说起敌后疏散工作,我们是专业的。”

这个时间点,由于泰瑞纳斯直辖的死亡骑士团还在西海岸,靠近阳帆港附近,永歌森林东翼还没多少不死族的空军。

希尔瓦娜斯得以带着三千沙雕玩家坐着一千只狮鹫,成功空降。

果然,他们成功穿过了广域魔法护盾。

第二天早上,整个永歌森林地区所有的法爷都在同一时间被强行中断了他们与银月城的魔法联系。

整个地区数以百计的大小圣殿和魔法塔中,身穿华丽长袍的精灵法师惊恐地睁开了眼睛,发现从此一刻起,跟银月城的魔法通讯频道不管如何呼唤,都不再传来回应。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