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鲜事新鲜事

年轻漂亮的老师8,五个闺蜜的疯狂互换

2021-01-28 19:26:49 写回复

年轻漂亮的老师8 第一章

此时正是春天,又刚刚下过了雨,河水有些湍急。

夜色渐深,暗幕低垂,湍急的水流下,一切都成了未知,散发着神秘的危险气息。

溪坎人踩着河底的沙石,手把手拉成了一条长长的锁链,从地面一直延伸到了河流中间。后来的溪坎人艰难地扶着马匹,攀着这条锁链,一点点地向河对岸挪动。

“走!快走!再快一些!”

拉莱克盯着河中的那条锁链,眼睛像两团燃烧的火焰。

“全员尽快渡过河流!”

他拔出剑,纵马在河岸上疾驰,溪坎人都将目光看向他,

“服从命令,不许拥挤!违令者视为谋逆,就地格杀!”

不断后面的士兵拼命地往前挤,想要尽快地渡过河流。咒骂声、呼喊声和马匹的嘶鸣交织在一起,刺激着每一名溪坎战士的耳膜。

拉莱克跃进河中,手起剑落,一个正在向前拥挤的士兵倒进了流水中。

顷刻,伴随着浓郁的血腥气,一颗头颅从水下浮了起来,穿过那条由溪坎人手把手拉成的锁链,向下游飘去。

“违令者,当如此人!”

拉莱克纵马跃上河岸,声如雷霆。

越来越多的溪坎人成功渡过了河流,他们在河流的另一端将马匹重新牵到一起,检查着那些没有太过受潮的粮食。

拉莱克长吐了一口气,回头喊道。

“替换下那些水中的士兵!继续渡河!”

得到了许可的命令,溪坎人疯狂地向河流中涌去。一时间,无数人将数十米长的河道挤得水泄不通。

拉莱克仍是驻马站在河岸上,看着那些士兵们挤在一起,心中充斥着手足无措的烦躁,似乎要爆裂开。

突然间,一道巨响响起,伴随着越来越近的嘈杂声音,像是某种巨兽在咆哮着不断接近。

河水激荡着卷起浪潮,大地在这怒号之下颤动,马匹受惊地嘶鸣。河中的溪坎人一时站立不稳,纷纷成片地倒下。

“不好!快离开河道!快!”

拉莱克突然反应过来,双目瞪得通红。

他的声音已经有些沙哑了,在此刻却给人一种惊恐的感觉。

河中的溪坎人听到命令,挣扎着想要站起来,却只能在汹涌的浪潮中翻滚,不时还会被某只突然伸出的脚蹬上一脚,喝上几口混着白铁腥气的河水。

他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却只感到恐惧。

不过自古以来,就有很多士兵在这种黑暗的氛围下,窝囊地死于未知的恐惧之中。

文学

“给我……让……”

“走啊!前面的快走啊!”

“我脚下有人!走……啊……拉我一……”

不断有人爬上河岸,眼珠几乎要胀出眼眶,趴在河岸上不停地呕着,吐出带血腥味的河水。

“那到底是什么?父亲!告诉我啊,父亲!”

埃里克朝拉莱克喊道。

拉莱克没有回答,他死死地盯着上游,像是僧侣在瞩目着地狱。

咆哮的声音越来越近了,河水变得越来越深,逐渐盖过了战士们的头。浪潮中偶尔传来几句溪坎人的哀嚎,语句破碎。

“再往……前……啊……不要……”

年轻漂亮的老师8 第二章

在写这本书之前,我也曾扑了百万字,我将人生赌于网文,感谢鲸鱼在我落魄时候收留我。

2017年5月11号,我遇到了我的编辑,修行真知,这是我网文生涯之中遇到过最好的编辑,没有之一。

同年5月15号发书,一直到现在,整整355天,我也曾犯了一些过错,他都无私包容了。

355天,更新了192万字,算下来并不多,平均每天也就五千多不到六千字罢了。

我曾想过要坚持写到200W字,突破下一个大关卡,但剧情已经结束了,再写下去,就是另一个故事了。

所以,在今天,必须要和读者朋友们说一声再见了。

俗话说万事开头难,但想要一个好的结局更是千难万难。

尤其是这几

文学

天,因为写到后期了,而且也要构思新书,这个结尾一直困扰着我。

我曾想过把主角写死了,死于轮回,但那又太过绝情了。

我也曾想过写一个美好的结局,但那种风格,又不太适合我。

所以,百般无奈之下,我选择了折中,或许,这便是最好的结局吧。

剑小白离开了九天新世界,离开了父母妻儿,离开了众多亲朋好友,走上了不知终点为何处的旅途。

这一切,只是刚刚开始。

如果可以,我想把他比喻成我,这一本书结束了,我又要开始准备新书了。

或许会扑得很厉害,甚至还未开始就夭折,或许,我也能够飞黄腾达,如同剑小白一般,从无到有,走上人生的巅峰。

年轻漂亮的老师8 第三章

在这个几乎被魔族占领的小千世界中,当魔族比当人族更便于伪装。

比如眼下!

楚太真这边,总算击溃了头顶的厚重雷云。

从方才那一番对抗中,他已经意识到了一点:此地有修为限制。

一旦他的力量突破一劫地仙,即便只有一丝半点,也会立刻遭到更为猛烈的天雷攻击。

这种修为限制,让他在此次对抗天劫的过程中多少有些狼狈。

而关于他为何会莫名遭到天劫,楚太真心里多少也已经有了一些猜测。

此方小千世界对外来入侵者,极为排斥!

尤其是修为气息强大之人。

楚太真初入此方世界时,气息并未有所收敛,因而吃了这一记闷头亏。

“那个畜生进的是什么任务,怎么到处都是魔气,真是见鬼了。”

嘴上这般咒骂着,楚太真此时看上去也有些狼狈。

但,他的神识并未放松警惕。

即便只有一瞬,他还是感觉附近出现了陈枫的气息。

以他对陈枫的了解,恐怕不会那么轻易遁走。

可等了好一会儿,哪里有半点陈枫的踪迹?

“莫非,真是错觉?”

就在他喃喃低语之际,忽然,一种求生本能令他瞬间毛骨悚然。

背后汗毛直竖,不等大脑反应过来,身体先行一步,朝着一侧迅速闪开。

就在此时,背后一道巨大的阴影突然显现。

刹那间,魔气滔天!

一头足有近百米的修罗大魔,竟不知何时悄然靠近。

它张开肉翼,瞬间卷起凛冽罡风。

身上释放出的气息,赫然足有一劫地仙之余,却又离巅峰还差了那么点。

分寸掌握得极好!

下一秒,那墨黑的五爪疾速靠近,直冲罩门而来!

纵使楚太真反应再快,在这头修罗大魔面前还是晚了一步。

说时迟那时快,楚太真本能地爆发了巅峰修为,想要全力抵挡。

轰隆隆——

毫无征兆下,一道十余米粗的璀璨雷光,凭空出现,直直劈在楚太真身上。

在方才那一瞬间,他动用了超过一劫地仙巅峰的修为!

“他娘的……”

上次这般憋屈,楚太真自己都记不清是什么时候了。

他二话不说,转身就跑。

这边,刚耗费了大量修为对抗了一场天劫,那边,是肉身强上不少且全盛状态的修罗大魔。

在这片有修为禁制的小千世界中,不跑,吃亏的必然是他!

楚太真怒而回首,指着那头近百米的大魔破口大骂:

“给老子等着,早晚回来扒了你的皮!”

陈枫并未乘胜追击。

假扮修罗大魔顶多只能吓一吓人,以他眼下的实力,要真想一鼓作气杀了楚太真,不太现实。

“好在此地对修为有上限禁制,我现在杀不了他,但自保绰绰有余。”

想起方才楚太真骂娘的样子,陈枫微微勾起了唇角。

就在此时,他身形一顿。

下一刻,脑中响起了天道主宰宏大的声音:

“玉衡小千世界,乃是一个被外魔占领的人族世界。”

“即便是一方小千世界,它也不算浩大,不过万万里之余。”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