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鲜事新鲜事

白洁一夜7次|裸睡的丹丹 第二部分

2021-01-28 12:03:08 写回复

白洁一夜7次 第一章

@@主角:乔二爷,苏夏丨配角:***

关键词:种田,权谋,欢喜冤家,扮猪吃老虎

属性:腹黑封建缺筋王爷X乖张办猪跳脱小田七

嗯哼,简介是狗衣短板,琢磨了老久都没琢磨出头绪,就来个小剧场吧~

【日常篇】

霸道腹黑醋王:看谁呢,看爷。

苏憨憨:你有啥好看的,我要看尚先生好……

苏憨憨被扼住命运的

文学

咽喉,有口难言。

霸道腹黑醋王:看谁?

苏怂怂:看你!

苏怂怂咬牙吐词:爷你真好看,爷你貌美如花倾国倾城秀色可餐,真让人很有食欲呢!

【权谋篇】

楚王:你是奸细

苏小夏无辜脸:王爷说什么呢,人家世代开店,可没干过黑心买卖~

楚王冷漠脸:说,接近本王有何目的?

苏小夏内心OS:难道真被看出来了,要死了要死了,晚上跑路。

夜里,楚王抓着某人的脚丫子,哼笑着:就算是奸细,爷也能让你叛变。

苏小夏心声:爷你脸个真大。不过,你成功了~@@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白洁一夜7次 第二章

寅时两刻!

午门外,寒风呼啸。

京官们陆陆续续的乘坐马车,抵达皇宫,再步行至午门。

呼啸的寒风宛如刮骨钢刀,摇曳着城楼上悬挂的灯笼,以及路边的石灯,吹的侍卫手中的火把剧烈摇晃。

官老爷们裹着厚厚的大氅,戴着防风的帽子,细心的人可以发现,不管品级高低、权力轻重,大家穿的都很朴素。

大氅是羊毛材质,帽子是鼠皮制作。

京中稍微殷实些的人家,也能穿的起这身装扮。

京官们的态度很明显,大家都是穷人,温饱度日,哪来的银子捐款?

此时距离朝会还有半个时辰,官员们三三两两的凑在一起,低声讨论。

监管秩序的御史,对此睁只眼闭只眼。。

“天天朝会,陛下是铁了心要折腾咱们。”

“是啊,要不然,就捐些银子吧,倒也不算多。”

“杨大人糊涂啊,说是只让我们捐三个月的俸禄,实则是陛下虚晃一枪的计策。我只问你,到时候,王首辅主动提出捐一年俸禄,诸公是响应,还是不响应?真以为这点捐款就够了?不过是先撬开我等的嘴。”

“这.......朱大人言之有理,杨某明白了。”

...........

“此事决不能松口,就如我们昨日商议的那般。只要跟紧诸公的步伐,不松口不屈服,陛下最多再磨我们几天。”

“唉,本官两袖清风,现在住的宅子还是租的。京城已经开始缺粮了,我等再捐出俸禄,如何度日?”

“我等与赵大人一样,都是两袖清风的读书人。”

..........

“几位大人,这天寒地冻的,本官身子不适,实在受不住了。不如就按陛下的意思捐吧。”

这是处在观望状态,内心偏向捐款的官员。

身边的官员立刻露出怒容:“李大人太糊涂了,各地雪灾不断,缺粮缺炭缺银子,凭我们这点微薄的俸禄,如何填充国库?”

“李大人只看到眼前,却没有想的更深,诸公们之所以咬紧牙关,实在是开了这个先河,有一便有二,有二便有三,等过阵子陛下缺钱了,再来一次捐款,我等喝西北风吗?”

“如此简单的道理,那庶吉士许新年却看不明白。”

“哪里是看不明白,分明是装聋作哑,为讨好陛下罢了。”

“此子自以为是,仗着他堂哥的威风,目中无人。近来又傍上首辅大人,便有些飘飘然了。”

“嘿,不当人子。”

一个官员狠狠啐了一口。

另一边,晋升为右都御史的张行英,缓步靠向刘洪,低声叹息道:

“殿下的想法很好,若能号召士大夫阶层捐款,再由各地官府号召乡绅捐款,有了钱粮,便可大大缓解灾情,扼制流民。

“只要熬过这个冬天,百姓看到了春耕的希望,便不会到处作乱。

“可惜陛下刚刚登基,声望不够,根基不稳。魏公又已故去,不然与王首辅联手,必能推动捐款。

“现在嘛........唉,我们手底下的人,也有不满的。”

怀庆殿下撺掇许二郎上奏,他们这些前魏党起先并不知情。

事后几位骨干人员商议,一直认为此计难成,会遭遇极大的阻碍。

首先,想从文武百官兜里薅羊毛,本身就是一件无比困难的事。大家都是元景帝时期过来的人,彼此什么德性,能不知道?

吃拿卡要,敛财无度。

大奉国力衰弱至今,真是先帝一人的锅?先帝上梁不正,底下的人跟着歪。

平时敛财都来不及呢,指望从这些老饕餮身上薅一把羊毛,可想而知阻力有多大。

其次,这场几乎压死骆驼最后一根稻草的“寒灾”,谁知道什么时候会到头,这才入冬一个月而已,更冷的时候还没来呢。

到时候,朝廷依旧没钱,陛下怎么办?又来一次号召捐款?

最后,这本质上还是一场朝堂博弈。

皇帝和官员,其实属于两个对立的阵营。新君上位就搞这么一出,让文官集团们嗅到了一丝不妙的味道。

不管是出于立场,还是出于爱财,本能的抵触、抵抗。

别说永兴帝,元景帝当年上位时这么干,一样会遭遇阻力。

刘洪看了一眼各自扎堆的,交头接耳的众官:

“或许,这个时候,怀庆殿下正在冷眼旁观。哪些人是赞同捐款的;哪些人是心里赞同却不敢犯众怒的;哪些人是吝啬到不肯吐一文钱的。”

张行英恍然道:“她知道此计不可行?”

他皱了皱眉:“这样的话,岂不是害了许辞旧。”

刘洪笑道:“不至于,他有王首辅撑腰,顶多是坐几年冷板凳。”

张行英点点头,叹息一声:

“本官还是希望能把此事做成,国库实在没银子了,现在流民到处作乱,已有了江山大乱的苗头。不及早掐灭,迟早大乱。”

刘洪露出一丝意味深长的笑意,这时,远处一阵骚动吸引了两人。

刘洪和张行英眯着眼眺望过去,只见一个穿青袍的年轻官员,气势汹汹的站在同样穿青袍的许新年面前,痛声怒骂,唾沫横飞。

刘洪眼睛不太好使,瞧了半天,问道:

“那是谁?”

张行英笑道:“今科探花,钱穆。”

刘洪也跟着笑起来:

“就是那些写折子状告吏部侍郎贪污受贿,连带出吏部一众官员的愣头青?

“看来是冷板凳坐久了,屁股受不住凉,来这里立投名状了

文学

。”

张行英摇摇头:“给人当枪使。短时间内确实会有收益,长远来看,呵,惹怒了陛下,他还想有什么好果子吃。”

刘洪笑道:“倒也无妨,立了投名状,进了青党,一样可以好好的当官。往后只要低调些,陛下还能盯着他不放?”

这边谈笑风生,另一边则剑拔弩张。

钱穆指着许新年,咄咄逼人道:

“岁大寒,朝中清廉者,缺米缺炭,不是人人都像许探花一般,家有千金万两,锦衣玉食。

“三个月的俸禄,你让那些两袖清风的同僚,如何度过这个冬天?”

不等许新年说话,他冷笑一声,讥讽道:

白洁一夜7次 第三章

<>

那个东西太巨大了,陆尘甚至一眼都不能看清它的全貌,但是他知道那是个什么东西。请大家搜索(品書網)看最全!的小说!

有狂风猛烈地从远方吹过来,陆尘仰首望天,忽然笑了一下。

这个笑容如果有人看到,一定会说,和不久之前天澜真君在那个地下洞窟里的笑容,十分相似。

他一手捂胸,闭双眼,忽地一声轻喝,片刻之后,天旋地转,随后还不等他睁开眼睛,瞬间全身剧痛,仿佛有无数的利刃同时插进了他的身躯,将他千刀万剐地凌迟。

坚忍如陆尘,此刻也忍不住痛苦喊叫出声,再睁眼时,他发现自己回到了那个古老树洞里,而自己的肉身赫然已被无数神树树枝缠住,不计其数的叶片、树枝犹如利刃,洞穿了他的身躯,千疮百孔,鲜血喷涌而出。

一根树枝犹如毒蛇,升到陆尘的眼前,看起来下一刻要直接刺进他的头颅。

在痛苦如潮水涌来的时候,陆尘嘶声吼道:“我能……带你……出去。”

那根树枝刺在了他的额头,骤然停顿。这个古老的树洞里本是充斥着各种诡异的声响,但是现在却突然一片寂静。过了一会后,那根树枝缓缓后退,而插在他身躯的那些刀刃更可怕的树枝树叶,也缓缓从他身体里拔了出来。

鲜血狂喷而出,陆尘痛苦地蜷缩起来,但是与此同时,周围那些神树树枝忽然喷涌出绿色的精气,将陆尘簇拥起来。那些伤口在这些生命精气,迅速地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重生,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树枝藤条缓缓垂落,将陆尘放在地面,陆尘转过身子,向周围看了一眼,看着这面目全非、已经被神树枝条完全占据的古老树洞,笑了一下,略带苍凉,又有几分温和,然后点头说道:“抓紧我,我们出去。”

“去那个世界!”

※※※

又是天旋地转,又是漫天金星,但是这一次,终究还是和以前有些不一样了。

陆尘再睁开眼睛时,他已经再次又站在坚实的土地,还是巍峨的昆仑大殿前方,所不同的是,在他的手里,紧紧抓着一根树枝。

那是神树的枝条,紧紧地缠在他的手臂,与他一起来到了这个世界。而这只是开始,陆尘的目光顺着枝条看去,从手指到手腕,到手臂,再到更方,那根枝条紧贴着他的手臂,然后它的根部,却是从陆尘的胸膛里伸出来的。

这根枝条,好像是长在他的心一样!

神树枝条缓缓蜷曲又摆动起来,似乎正在感觉这个全新的世界,然后它开始缓缓长大、延伸,向前伸展,在它身后,确切地说,是在陆尘的心脏里,一个通道已经完全形成了。

越来越多的枝条,从他的心脏里伸出来,但是诡异的是,陆尘并没有受到任何的损害,他甚至没有感觉到任何的痛苦。

他低头看着自己的心变作了一个诡异无的通道,成为了神树连接这个世界的入口,越来越多的枝条快速无地通过这里进入了这里,然后神树的枝条几乎是第一时间地,同时向方抬头看了一眼。

那边有一个巨大的身影正在降临。

冥冥,似乎有狂啸的声音呼嚎了一声!

神树生长的速度猛然间快了十倍,无数的枝条疯狂地向天空攀爬而去,并在这过程不断膨胀,变作了可以撕扯时空,甚至摧毁一切的巨大手臂。

天空的巨人似乎察觉到了什么,猛然间发出一声巨大的轰鸣声,它的身子扭动了一下,似乎想要做出什么反应,但是神树的枝条已经从四面八方蜂拥而至,像无数条毒蛇缠绕了过去,将这个巨人从每个地方都开始拼命包裹起来。

看着漫天飞舞、恐怖的神树枝条,那些似乎天穹都更巨大的神树,却都有一段细小的根部,那是在陆尘的心脏这里。

所有的神树枝条都是从这个通道过来的,哪怕它们能摧毁这一方天地,但是这个通道它们似乎还是无可奈何,只能依赖着。

陆尘低头看着自己的心,那个抬头看了看巨人,然后发现,曾经不可一世的巨瞳主人,在神树的淫威下几乎没有反抗之力,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那样惨叫着被神树困住并吸食着。

不知为何,陆尘心里回响着,也许是因为这个巨瞳来到了这里,才会造成如此的窘境,陷入这样的绝境。

不过……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了。

他低头凝视着自己的心脏,过了一会后低声说道:“这些叫过天字道号的人,每个都搞七搞八的,最后最没用的一个天影,稍微弥补一下这个世界好了。”

他笑了笑,不知是想到了什么,似乎觉得有些有趣,又好像突然间恢复了当年的冷静和自信。大概……人若是不怕死了,什么都不怕了。

陆尘用手划开了自己的胸膛,血肉应声而开,连骨骼都不例外。鲜血流淌了出来,然后他看见了隐藏在胸腔里的,自己的心。

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力量支撑着陆尘直到现在也没有昏厥过去,也许是神树那充沛无的生命精气。他的脸色异常淡定,用手指切开了心房,那个地方一点都不难找,因为无数的神树枝条是从那里生长出去的。

切开心房血肉,看到了那颗种子,与他的心已经融为一体。无数的神树枝条,是从这颗种子出现伸展出去的。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