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鲜事新鲜事

宝贝 里面真舒服 不想出来了 宝贝你的奶可真大给我吃

2021-01-28 09:26:35 写回复

宝贝 里面真舒服 不想出来了 第一章

池老爷那群人,到死都不明白,他们筹谋了这么多年,只差了临门一脚,为何居然会功亏一篑,尤其是二皇子,他明明已经大权在握,若是再得到他们当年留下的财富和人脉,就算他真的逼宫成功,也定然能很快稳定朝局。

可是他偏偏没有,不着痕迹地将他们的人脉握在手里,就连严如雪都以为,他这是要做好逼宫的准备了,趁着朝中无人,三皇子在边境赶不回来的机会,一举得到皇位,可是等她反应过来时人已经被送到了府里的地下室关着,一关半个月,等她被放出来的时候,一切都成了定局。

五皇子逼宫失败,近卫营的人居然还想反扑,被南谨轩带的官兵镇压,江南贪污案的余孽同样如此,二皇子将人引到皇宫偏门,直接被南谨轩早先安排好的人给抓了,若不是知情人,恐怕都不知道京城居然还多了这么一批人。

祁六和楚遥暗中结盟的事,自然是一定会让南谨轩知道的,君阁在祁国的人都暂时交给祁六调派,祁军在边境大败几场之后,祁二无奈只能将人调回,祁帝驾崩,在弥留之际将皇位传给了祁二,但是陪在祁帝身边的只有尹老爹和仲昊,他们护住玉玺,只说皇位传给祁六。

祁二进宫要玉玺,仲昊却死抓着不放,双方争执不休,而后祁六来了,直指祁二和凌五皇子勾结,肆意妄为,害得边境百姓苦不堪言,如今凌五皇子已经下狱,祁二是无论如何都不能放过。

而此时,朝廷中的大臣们终于开口附和,祁二才明白原来这些老头们早就在这里等着了,当即要就要把剑,侍卫们蜂拥而上,将他抓了起来。

仲昊将玉玺送到了祁六的手中,随即单膝跪地,高喊万岁,众臣纷纷跪地,朝拜新皇,祁六首先做的便是以新皇的名义与凌国签订议和的盟约,并且修订百世同好的盟约。

三皇子班师回朝,他们是打了胜仗,带着永世修好的盟约回京的,朝中虽然刚经历了五皇子的逼宫叛乱,但是大家还是为打胜仗而高兴。

不过高兴之余,朝臣们心里又纷纷猜测,二皇子在京城护驾有功,又歼灭了江南余孽,而三皇子则在外打了生长,这样一来,两位皇子似乎都有建树,如今没了五皇子这个鼎立的第三足,他们大概是要面对面地争抢太子之位了吧?

尤其是,二皇子党派的人在早朝中提及了太子之位,大家就更是忍不住猜测睿武帝这一次会如何安置。

“父皇,三弟此次在边城打仗,战功赫赫,让边境百姓免受战火之苦,还与祁国签订了永世修好的盟约,此番功绩实在是不小。所以,儿臣提议,立三弟为储君,儿臣定会用心辅佐三弟,还请父皇成全。”楚天励先于旁人开口,说的却是叫所有人震惊的话语。

朝堂之上,没有一个人开口附议,睿武帝只是若有所思地望着老二,大臣们更是忐忑地打量二皇子,只暗忖他这一番话到底是出自真心,还是以退为进。

“好。”就在大家都犹豫不决该不该附和的时候,睿武帝忽然大笑一声,“朕的儿子个个都是好样的,不居功。”

这话,说的众人又是一阵唏嘘,依然没有人开口附和。

“来。”睿武帝朝着身侧的公公看了一眼,那厢立刻会意,拿过早就准备好的圣旨宣读了起来。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古来圣王之治,乾坤安定为先,续人伦纲常,则天下承平,故立储之事尤为重焉。储之立,君心定,臣心定,民心定,天下定也。今有皇子御烽,应天运而降生,续龙脉以延祚,实为天赐之子也,朕告太庙以慰祖宗,临明堂以安群臣,因立第三子御烽为储,绵延帝祚,入统继位,钦此。”

在大家尚未回过神来之时,又拿出另一道圣旨宣读起来,这一次封的是一群人。

二皇子封为一品励亲王,掌工部和近卫营,这对二皇子来说是绝对的肯定,毕竟工部和近卫营都是非信任之人不能委以重任的。

然后便是随军的那些人,纷纷得了封赏,积累战功从来都是加官进爵的捷径,而最让人意外的是南谨轩,睿武帝一出手给的就是郡王之位,要知道就算他护驾有功也是当不起这个爵位的,大家纷纷暗忖,恐怕又是沾了七公主的光了。

只有睿武帝和那些知情人心里明白,虽然南谨轩没有去边境,但是君阁的人力财力在这场几个月的战争里,可是占着举足轻重的地位,粮草药材,就连军医不够时都是君阁的大夫去凑数的,要不然南谨轩的示意,君阁哪里会如此尽心尽力,尤其是当黑羽军叛乱时,亦是景飒带着君阁的高手们镇压,才没有酿成大祸。

再有便是京城这一摊事,乍一看他不过是占了护驾有功的名头,但实际上许多事里都有着他的身影,就说二皇子能这么快灭了江南余孽,南谨轩的人脉在其中也是出了力的。

当然最重要的是,睿武帝想为儿子留住南谨轩这个人才,他看人极准,南谨轩并不是贪恋权势之人,即使他是小七的驸马,睿武帝还是愿意给他足够的肯定,说他自私也好说他阴谋乱也好,他都要为儿子留下这样的人才。

南谨轩甚至都没有推脱一句,只欣然接受了睿武帝的封赏,高兴的自然不止他一个,南忠公更是高兴得不行,他一直都知道皇上器重他的儿子,但是却没想到居然会器重到这个地步。

若是有人不高兴,大概也只有南慕封了,当他听到圣旨的那一刻,整个人都僵住了,他只想到,若没有南谨轩,如今被封为郡王的应该是他,这个他一直看不起的庶弟,在他还在为南忠公世子之位忧心忡忡的时候,他竟然就已经得了郡王之位。

他望着自己的双手,忽然觉得自己竟然变得一无所有,明明这一切都该是他的,都该是他的……

宝贝 里面真舒服 不想出来了 第二章

冯君感觉到了在星系里,有异乎寻常的能量波动,忍不住侧头看去,“嗯?”

出现能量波动的地方,其实在星系边缘,距离他不算很远,但是距离别人有点远、

冯君看到了一片庞大的空间涟漪,甚至还有灰蒙蒙的能量光环,“跃迁能量场?”

感受到这种波动的,可不仅仅是他一个,澹台玉湖甚至直接传送到了他的身边,纤纤玉手抬手一指,“冯山主,那里出现了异常能量波动。”

澹台家跟冯君,真的是不打不相识,此前的恩怨已经了结,这次还来了一名真仙,但是那名真仙也听澹台玉湖的调度。

澹台玉湖虽然只是坤修,但是布局能力非常强大,再加上澹台家也不缺钱,所以她在距离冯君不远处,直接架设了一个传送阵——对此感到震惊的人,只能说贫穷限制了想象力。

此刻冯君的周边,除了他之外,还有几个保镖,比如说管红袖什么的,闻言他们往冯君身前一闪,显然是想遮蔽可能的攻击。

冯君摇摇头,无奈地叹口气,“你们没有注意到吗?那只是跃迁的能量场。”

“跃迁能量场?”澹台玉湖的美目白他一眼,“是虫族跃迁过来了吗?”

其实跃迁时候的现象,这个世界的人族未必能感觉到,但是来自天琴的修者个人素养太高,只要愿意观察的,多少都能感受到一点。

所以澹台玉湖也只是问一声,其实她的心里已经有猜测了。

“当然是虫族了,”冯君苦笑一声,“你还指望人族舰队这时候跃迁过来?”

“那得赶紧处理啊,”管红袖着急了,“咱们也不知道跃迁过来多少虫族,要不……还是呼叫真尊支持一下?”

“我也在考虑啊,”冯君无奈地挠一挠头,“该呼叫哪个真尊呢?”

“如果是跃迁的话,你还有十息考虑的时间,”颜家的真仙冲了过来,一脸的严肃,他的手里还拎着颜雨汐,是从行星上一路瞬闪过来的,显然很明白这件事的重要性。

他正色表示,“咱们不知道对方来的规模有多大,尽快联系吧,留给咱们的时间不多了。”

时间真不多了,跃迁跟神降相比,花费的时间确实长了很多,但也没有想像的那么长,正经是跃迁过来的规模,真的不好判定,所以必须郑重对待。

跃迁的时候攻击不行吗?冯君揉一揉额头,“还是得招呼真尊来?”

“必须喊真尊来啊,”颜家的真仙正色发话,“而且得是随叫随到的那种,我颜家老祖……真的抱歉,出来的时候没有商量,不能直接招呼过来。”

顿了一顿,他看到冯君没有反应,于是又说一句,“其实壬屠真尊不错,不过,如果只是指望他,万一喊不来的话,就只能指望冯山主了。”

指望冯山主,那当然就是指望“师门气息”了,不过很显然,颜家真仙不是这个目的。

冯君快速盘算一下,这个时间还真的有点挠头,壬屠真尊回了太虚不到十天,肯定是不赶趟儿了,现在再去通道口等两门调派真尊,也不一定保险。

去寻钓叟倒是可以,相信自己撇开壬屠真尊再去前线,钓叟估计不会再玩什么吊胃口的花样,但是……前线也需要真尊压阵。

所以现在最可靠的,就是去炽焰板块召唤銮雄真尊,至于说帮壬屠真尊遮蔽……却是真的顾不了那么多了。

由此也可见,手上有个把机动的真尊配合,在异世界的征战中,真的很方便。

这些想法说来话长,其实就是一瞬间,下一刻他就到了炽焰,而且是在最外围的区域。

冯君嘴里轻声发话,“銮雄真尊,虫族世界有急事求援,请赶快现身。”

他现身得是如此突兀,正好百余米外有两个外来的金丹真人,见状顿时吓了一跳,连法宝都掣了出来,如果此处不是金乌重地,没准就已经出手了。

但是听到他的话后,一名金丹高阶忍不住笑了起来,“道友,咱们开玩笑也得有个……”

他的话还没说完,一道人影蓦地出现在了冯君面前,虽然是收着威压的,但是只从气场就能感觉到,绝对是高阶修者。

冯君的反应倒是还好,不远处两名金丹只觉得两腿发软,忍不住往地上跪的感觉。

更远处有金乌门的弟子也发现了异常,一眼看过来,马上恭敬地施礼,“见过銮雄真尊(大尊)(老祖)(叔祖)……”

冯君不能判断,銮雄真尊是不是囫囵过来了,“可以走了吗?”

銮雄一伸手,搭上了他的肩头,“你小子用我还真的方便……走吧。”

宝贝 里面真舒服 不想出来了 第三章

伴着乒乒哐哐的碗筷声音,李师兄打开话腔,“大壮

文学

,小壮还有徐青,你们三人莫要忘记师兄告诉你们的为期三日的考核,考核通过的才能获得在通天塔的修习资格。”语罢看向尾端的三人,坐在徐青右手边的便是大壮小壮二人,大壮身材魁梧,眉毛浓密,眼睛很大却总是眯着笑,给人一种憨厚的感觉;小壮身材短小精悍,不同于大壮,眼睛略小,体格也相对较为瘦些,给人一种机灵的感觉。大壮小壮是堂兄弟关系,他们的父亲对他们给予厚望,希望能学一身本领回家继承地主家的大家大业,他们比徐青早入门月余。三人听到大师兄的话便不约而同起了一个作揖的手势,答道:“师兄放心,我们必定会努力修习不负师兄和师尊的期望”。

所谓考核就是刚入门不久的新弟子在接受启蒙后要打开化海境地,这样说明其自身是有修习的资质,如果没办法打开化海镜说明没这方面的机缘则不适合在留在凌天宗继续修炼,当然这一方面是天分另一方面和弟子的努力也密不可分。徐青就是相当有天分的一类,不然五鬼不会单单将他从人界撸过来。

饭罢,大家伙各自散去,徐青回到宿舍双腿盘坐在榻上,眉头深锁,思考着三日后怎么能掩人耳目不让人发现自己的修为境界已然突破凝海镜。袖子里的小可爱动了动,阿璃探出他的小青脑袋,“臭小子,你在干嘛?”“阿璃,你是神界的神君是不是很厉害!”“那是当然,你遇到什么难处了告诉我,本神君一出手就知道有没有……”“你能不能帮我把我的凝海境真气隐藏起来,让大家觉得我现在就处在华海镜阶段。”“这个倒不难办,不过我因为和那个臭凤凰打架受了伤,所以需要休息一下,到时候我帮你便是。不过为什么不能让别人发现呢?大家不都想做个厉害的人嘛,你这还要藏起来。”徐青用他的食指摸了摸阿璃,“小家伙,你不懂,在我们那有句话叫,枪打出头鸟,过于出众是要惹大祸的,我就想老老实实打完boss回家去。”

夜色暗淡,徐青怀抱着小青蛇进入了梦乡,梦里自己走在明亮的大马路上和朋友一起去电玩城打游戏,去嘻嘻闹闹的街市吃烤串喝酒,然后回到家里,爸爸妈妈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一切明明都那么真实,可当他想握一下妈妈的手的时候一把抓住的只有被褥。揉揉眼睛,长叹了一口气,该死的现在才该是做梦吧,一把坐了起来,我要努力练功,成为厉害的人,这样我才能回去,在心里默默给自己打了个气。

洗漱完毕就跑到后山去修炼去了,风气月落,三日期限到了,李俊师兄召集全体师兄弟齐聚凌天宗大殿之前,几名弟子敲响警钟之际,四大执事和师尊御剑而来,落座大殿中央,众弟子齐齐跪下参拜,恭迎师尊,李俊师兄上前几步,师尊这下面十二人便是此次要接受考核的新弟子,徐青就在这十二人之列,考核分两场,第一场是我事先在后山放置了十二把带有灵气的剑,你们去后山寻找三个时辰能带回来便完成考核,第二场便用你们取回来的剑进行比试,前三甲可获得300积分,去到通天塔的三层进行修习。徐青很惊喜,上次去过通天塔之一次就直接飞升了一个境界,后面就很想再进去呢,太有利于自己的修炼了,可惜没有积分,这下赢得考核就能直接获得300积分,这要砍两年的柴才能攒够吧,一定要赢。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