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鲜事新鲜事

宝贝不大怎么让你舒服,老旺秦芸雨1一400

2021-01-28 07:25:11 写回复

宝贝不大怎么让你舒服 第一章

文学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宝贝不大怎么让你舒服 第二章

小说网..org,最快更新我的绝色老板娘们最新章节!

之前有过联系,知道白桦要过来。许琳也早早的,暂时将两位母亲请了出去。

这会她将乔飞放在旁边婴儿摇篮中,自己已经在茶桌上砌好茶。

其实许琳最爱龙井,而今天却是泡的金骏眉,这个茶不止是乔松,白桦、陈静也都喜欢。

从逻辑来说,是因为白桦喜欢金骏眉,乔松逐渐习惯了那个味道,他又带着陈静也开始喝金骏眉。

许琳并不知道这些,只知道他们三人都喜欢金骏眉。

而扭头过去时,看到乔松、白桦一起走了进来。刚好起身迎接,快步而来白桦示意白桦坐下:“坐月子期间要少走动。”

“没那么娇贵。”

“不如此,怎的显示我会关心人?”

“白桦,你有些坏喽!”

“比你还差点。”

面对许琳可不同于乔松,白桦更加放松着。也在几句玩笑后,她低头看向婴儿篮中的小乔飞。

“可惜了,长得像乔松。”

“白桦…当事人还在这。”

“就是可惜,你可没许琳好看。”

顺着刚才气氛逗着乔松,而乐着的许琳接话:“若论美,谁能比你白桦?”

“若论非常,谁能比你许琳?”

“咱们这么互夸有意思?”

“我们说的是实话。”

不骄傲、也不会谦虚,白桦说的很对,她们都在说着大实话。而她也和之前陈静一样,从口袋中掏出一枚金锁。

“百福锁有了,我送孩子长命锁。”

将长命锁放入摇篮,而乔松、许琳没有在说谢谢,那么的顺其自然。两个聪明人也听出来,她来之前见过了陈静。

之后白桦坐在许琳面前,也端起一杯茶送入口中,品味着香气时却说了从前一个好玩桥段:

“我很小的时候,就喜欢喝茶。高中时候乔松问我,什么是金骏眉,我说是红茶的一种。然后放学他给我买了一瓶冰红茶…呵呵!”

“那时候的乔松,笨的有些可爱。”

“不但可爱,更是非常的穷。他练足球活动量大、饭量更大,每次来学校带的钱都有数。三块钱一瓶冰红茶,是他晚饭的钱。”

诙谐的开局,却是一抹回味的开始。在许琳面前,白桦突然说起了往事。而坐也下的乔松,没有接话。

白桦继续说着:“他从来心思很重,也

文学

都会将苦楚藏于心中。这样的乔松,有资格被优秀的女人去爱。”

“我承认。”

“还有就是,乔松顾忌太多。”

“我们都知道。”

“他很傻,也有很多缺点。但如你刚才所说,乔松很可爱。”

“呵…”

许琳意识到一点,无论乔松如何去改变。在白桦心目中的他,依旧如从前。

挺好,这是白桦的选择。

而乔松坐在一旁,依然保持沉默。这是一旁孩子啼哭起来,他起身过去将儿子抱在怀中。

白桦看着他问:“会让乔飞长大后踢足球吗?”

“尊重孩子选择。”

“嗯。”

“白桦,你今天想表达什么?”

“我想看到你一次肆无忌惮。”

“……”

“你觉着自己肆无忌惮?也是,两次右腿重伤,可一切都不是为了你自己。乔松,去自私一次吧!

我、我们,都希望你如此。”

相比于许琳、陈静,白桦的话说的更加直接一些。道理乔松懂,但最后那一下,他真的狠不下心来。

低头看了一眼怀中婴儿,被抱起来之后他不哭了,又舒服闭上了眼睛。

小家伙喜欢被人抱着,这睡的很安稳。

就像他的父亲乔松,总爱寻找一个安逸的空间。但大人不是小家伙,不能一直被哄着。

又抬起头看向了白桦、看向了许琳,乔松…闭上了眼睛。

……

滹沱河边,秋风冷冽。

一袭蓝色装扮,蓝色的头发在风中飘舞。

沉默很久的陈静想旁边子苏问着:“以前他和白桦,经常在这里散步吗?”

“嗯,夏天时候乔松还会跳河里摸鱼。”

“呵…他那会一定很厉害。”

“何止是厉害,简直就是嚣张。”

白桦之外,子苏是见证乔松曾经最多的人。但她和白桦又不同,更愿意再次见证着乔松的改变。

伸过手去放在陈静肩头:“那是从前的他,和你没关系。你爱着的男人,就是你心目的乔松。”

“子苏姐,一切公平吗?对我、对他,对许琳、白桦…”

“这些不重要,每个人都有追求幸福的权利。”

“我想哭。”

“一会在哭。”

在陈静肩头的手,移直到她脸庞。轻轻抚摸过去,子苏将身影倒退数步,转身离开这里。

她最早陪着乔松、白桦,之后又陪着陈静、乔松。到现在,子苏不知道答案如何?

可她已经不忍心在看下去,陪伴他们的过程,也让她的心变得惆怅。

祝福你小静,也祝福乔松、白桦,更祝福许琳和她的孩子。

心中说着,子苏离开了这里。

而陈静却没哭出来,将身体靠在一颗梧桐树上,遥望着眼前。

宝贝不大怎么让你舒服 第三章

想想念念似懂非懂的看向天空,但很快想想便低声道。

“可我相信爸爸肯定是不一样的!”

“没错,爸爸是无所不能的,他一定能尽快赶回来!”念念挥舞着小拳头道。

岳清欢摇头轻笑一声,然后淡淡道:“但愿吧!”

而也就是在同一时刻,就在距离地球不过数万里之外的太空之中。

无数人面色凝重的看着面前这道漆黑如墨的铁幕。

咚咚咚!

楚无相奋起全身之力连轰了数拳之后,这道铁幕却连一丝涟漪都没有泛起。

无奈之下,楚无相只好摇了摇头。

“不行,还是无法撼动分毫!”

说着,楚无相满脸惊叹的看着这道铁幕,“这道铁幕也不知道是什么材质做的,怎么会如此坚固?”

叶寒裳这时也垂头丧气的回来了,“我已经绕着整个地球转了数十圈,依然没有发现任何破绽,现在整个地球就好像被包裹在蛋壳里的鸡蛋,不打破这层铁幕根本无法进去!”

众人闻言便是一阵的骚动。

“那怎么办?难道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吗?阿柔可就在里面呐!”狐夜近乎抓狂的说道。

可他话音刚落,便被一旁的天遮那给拽住了,同时冲他微微摇了摇头,又指了指不远处沉默而立的薛安。

“小点声!”

狐夜瞬间想到了什么,然后便苦笑一声,“我明白,嫂子和我那两个侄女现在都在地球里面,所以我才如此着急啊!”

与此同时,全场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到了薛安身上。

人们都期盼着这个曾经创造过无数奇迹的男人,能再次化腐朽为神奇,击穿这层不知道哪里来的铁幕,重回地球之中。

可这次,人们却没有能等来回应。

只见薛安静静的站在那,目光一直停留在面前这层铁幕之上。

渐渐地,全场也随之安静下来。

良久之后,但见薛安轻轻摇了摇头。

“这层铁幕是由规则之力汇聚而成,任何攻击在它面前都会失效,所以才无法撼动它。”

天遮那浑身一震,脱口而出,“就跟之前深渊之主那面铜镜一样吗?”

薛安点了点头,缓缓道:“而且比那还要强大,这次的规则之力完美的近乎无懈可击!”

此言一出,所有人的脸色都变得极为难看。

虽然不知道所谓的规则之力是什么,但从薛安的语气中也可以听出。

他对打开这层铁幕也没有把握。

“那怎么办?难道地球就会一直被封锁吗?”狐夜焦急道。

“不会,我可以感受到,这层铁幕设置的时候有时间限制,应该是三天之期!”

“三天?那到时候黄花菜都凉了啊!”狐夜抓狂道,完全无视天遮那给他打的眼色。

薛安的眼中也现出了一抹凝重之色,“是啊!若是就这么等待三天,到时候即便解开了也没意义了!”

说着,薛安迈步上前,来至了铁幕之前,然后伸出手来轻轻贴在了铁幕之上。

入手乃是一片冰凉至极的触感,但薛安的目光却猛然爆盛,汹涌神念瞬间在眉间凝聚为一道尖锐至极的尖刺,然后直刺而下。

可这道以无比精纯的神念凝聚而成的尖刺在接触到铁幕的那一瞬间,却如冰雪般急速消融开来,就此化为了乌有。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