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鲜事新鲜事

小说肉糜np,把老师玩到怀孕

2021-01-27 19:37:07 写回复

小说肉糜np 第一章

由于诸葛亮的病已经是很严重,相当今天的癌症晚期,他吃以前有效的药,这次再吃也不顶事了。

如果换个另外的人,他就先考虑自己的身体,把军队交给副手指挥,自己回后方治病养病。但是诸葛亮生怕自己一放权了,别人就取而代之。所以他牢牢的掌握大权不放。他决心直到死了,军权——虎符还在他手上才行。

诸葛亮懂得在蜀国里,只有魏延虎视眈眈的盯着他手中的军权。平时,他总是希望魏延死在他的前面。可是事与愿违,现在,他病得这么重了,魏延却生龙活虎,一点病也没有。他不心甘他死在魏延前面。

诸葛亮眼见自己的病日愈加重,他就像趁着他还有点精神,就设计除掉魏延。

诸葛亮自知自己没有能力杀掉魏延,即使他有能力杀死魏延,他也不能亲自动手杀死魏延,而落得黑心杀先锋大将的罪名。他必须找个帮手来杀掉魏延。纵观全军上下,姜维是他指定的接班人,是最理想的帮手。

诸葛亮招来了姜维。他对姜维说:“你是我最理想的接班人,但是我怕我百年后,一闭上眼睛,有人凭着老资格跳出跟你争夺大将军官印。”

姜维说:“丞相的恩德,维永世不忘。丞相不会早日升仙的。只要丞相在日一天,维都肝胆涂地的忠于丞相。”

诸葛亮说:“我现在病都到了吐血不止,看来在日不长的了。”

姜维说:“丞相精通法术,何不为自己做一场法事。祈祷自己长寿。”

诸葛亮说:“我也是这样想过,但是做法事必须从始至终。不准外人闯进打扰才有效。在这大营中,来往人员很杂。很难做到严禁他人闯进干扰。”

姜维说:“丞相尽管放心去做法事,现场由维来保护。没有召唤,谁乱进现场的,维将斩之!”

诸葛亮就是要姜维这样的表态。于是诸葛亮说:“难得伯约这样的忠诚,那么我就做一场法事。帅剑交给你拿着,在我做法事期间,若有人闯进来的话,你就格杀勿论。事后一切责任,皆由我来担当。”

姜维接过帅剑说:“有了这把帅剑。就是天王老子下来干扰,维也一剑斩死他。”

当下,诸葛亮就布置姜维带领精兵七七四十九人,人人穿着白衣,手拿着白旗,日夜围绕着搭帐篷巡逻,发现有人乱闯进来的,统统杀死。

接着,诸葛亮对全军宣布。他将要做一场法事。做法事期间,停止办公。命令各位将军带兵去守好各个要塞,严防敌军偷袭。军中只留下副大将军魏延主持日常事务。

诸葛亮这样用兵,目的就是把所有的大将。都派出去守各个路口了,只有留下魏延,这样。目的就是让姜维有机会一对一跟魏延斗,把魏延杀死。

再者。诸葛亮大张旗鼓宣传他要做法事,目的是有意泄露消息。让司马懿前来挑战。

在说魏延听说诸葛亮要做法事来救自己的命,心里非常高兴,他巴不得诸葛亮早点死去,他这个副大将军就顺理成章的升当大将军。掌管全国兵马。

诸葛亮开始做法事了,魏延很想进去看一下,诸葛亮是怎样装神弄鬼。他不相信诸葛亮真的有本领延长生命。秦始皇生前到处寻仙问药,大炼长生不老丹,最终还去死去,你诸葛亮只不过是一个丞相,病了只能吃军中的郎中开给的药方的药汤,你怎么不死。该死的快点死去吧!

魏延几次来到诸葛亮主的帐篷,只见姜维带着一群穿着白衣,拿着白旗,不停地巡逻,一见到有人靠近帐篷门口的时候,就本国来拦住,不准进去。

有诸葛亮做法事的第三天,魏延来了,他推开士兵,想强行进去。姜维见状,马上提剑过来,拦住他说:“丞相有令,闲人严禁进入!”

魏延没有带剑在身,只好脸上推满笑容说:“我想进去问候丞相一声。”

姜维说:“丞相为了做法事灵验,严禁外人入内!将军没事,就不要进去!”

诸葛亮做法事的七天,辰时,姜维又像平时的那样,从门外进去服侍诸葛亮的洗漱。

姜维仔细看了诸葛亮的面容,觉得诸葛亮在帐篷里做法事,跳了几天,加上天天吐血,他的脸色更加苍白,人更加的消瘦。

正当姜维拿湿巾给诸葛亮擦脸的时候,魏延身上佩剑,冲冲的冲进来。

原来魏延早就摸到姜维的活动规则,知道姜维每天早上的辰时,必顶进去服侍诸葛亮一番。他就瞅准这个机会,来到帐篷门前,拳脚交加几下,把守护门口的士兵推到,就大步的闯进来。

诸葛亮这时是刚刚其榻,一副病态,无精打采。见到魏延腰间带剑进来,

文学

他又喜又惊,喜的是。他巴望魏延独自进来,已经实现了;惊的是,魏延佩剑进来,要是这时候,魏延拔剑出来,朝他冲过来的话,他已经没有力气跑躲开了。

诸葛亮用眼神去看这姜维,希望姜维马上跳过去,趁着魏延无防的时候,挥剑斩下魏延的头颅。

然而,姜维却站着问道:“你进来干什么?”

小说肉糜np 第二章

越是问不出什么来,人心就越是惴惴不安,太庙的门敞开着,阴森森的大殿内隐隐可以看见历代大清帝王的牌位。

此刻就好像全大清国所有驾崩的君王都在盯着这些人一样,在场所有高等贵族全都如芒

文学

在背!

就在这时候,大殿内突然响起太监的声音“陛下驾到……跪!”

刚刚在太庙内跪拜沉思祈祷的同治帝走了出来,脸色铁青的看着这六十多名八旗内部顶级的贵族。

椅子就摆放着汉白玉台阶的边缘上,顺着三层高台向下扫去,一群王宫贵胄跪拜在地一动不敢动!

载淳冷笑裹了裹自己身上的披风,一言不发就这么死死的盯着他们看,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巨大的压力压的下面的人喘不过气来,心中有鬼的甚至汗珠子噼啪乱掉。

足足一刻钟,同治帝足足压迫了他们一刻钟,他们膝盖都跪麻了也不让他们起!

就在这时候,一群御林新军抬着好几口巨大的木箱子就走过来了,随着箱子过来的是一股刺鼻的血腥味。

咣铛一声,箱子墩在地上,打开盖子之后里面全是新鲜的人头!

士兵掀翻箱子,人头就在这些王公贵胄的身边滚来滚去,吓的他们差点尿裤子,有那胆子小的一看一颗人头滚在自己面前,都快亲上嘴了!

哦的一声,这孙子直接昏过去了!

“泼冷水……让他清醒清醒……接着给朕看!你们都认识认识吧,这些人头是不是很熟悉啊?”

“都是你们家生子的奴才,谁家的就放在谁的面前!”

载淳下令,御林新军就会执行,他们拎着人头的辫子开始找人,这都提前辨别了身份的,佟佳的人头直接就放在老礼亲王面前了。

京师十三仓,所有贪污的管库、库书还有亲信的库兵都被斩杀,活下来的都是那些没有门路的普通小兵。

密密麻麻上百头颅,昨晚御林新军在城内斩杀五十多,西山营在城外也杀了六十多,一百多人头,平均每个人面前能放两颗!

大眼儿瞪小眼啊,不过一生一死而已!

到这时候谁都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礼亲王身子抖如筛糠,一看佟佳的脑袋,就知道粮仓的事情算是全都泄露了。

人们面面相觑,昨晚宝鋆查库,大家都以为是走走样子,谁知道会来真的啊?这是真一勺烩啊!

载淳猛然爆喝“都看清楚了?你们自己干的事情,用不用朕说一遍……当着大清国列祖列宗,你们发誓,你们什么都没有干过?”

“发誓!一个个的都发誓……朕就要弄明白了,京师怎么一下子少了三百万石粮食!”

“好大的胃口啊,好大的硕鼠啊!你们真是忠心耿耿啊!”

“奴才死罪……”全都扣头不敢抬头,这时候已经不能再说假话了,事情全都掀开盖子了,狡辩是没有用的。

他们此刻唯一的希望就是同治帝能念一下亲人之情,还好今天在场没有外臣,汉人读书的臣子一个都没有。

也许这就是活下来的机会吧!

“说话啊!都哑巴了?说话啊……礼亲王,你的奴才佟佳是第一个暴露的老鼠,你自己说说这件事究竟是怎么回事?”

老礼亲王看着周围那一把把上好刺刀的步枪,远处的骑兵队列,哪里还有狡辩的胆量,只能扣头认罪了。

“陛下……老奴我死罪啊,我糊涂啊……我让这奴才给糊弄了……”

小说肉糜np 第三章

“司令员你撑住,咱们的增援部队到了。”

许大壮朝着一旁脸色惨白的司令员激动的大喊着。

然后就命令战士们开始射击。

“准备突围!”

刘营长也取下了挂在脖子上的胳膊,拿着手枪就带着战士们继续往前冲。

小鬼子现在的阵型完全被冲散了,本来一个中队拿下警卫营根本就没有太大的问题。

现在中队长被打成筛子,还有一个小队长,连尸体都凑不齐,只能各自为战,虽然战斗力很强,但是无法拧成一股绳,给了八路军突围的机会。

李桓找准空挡,对着鬼子那边就来了几发榴弹,有一个短管榴弹发射器就是好。

许大壮他们很快就冲出了鬼子的包围圈,双方的交战依旧在继续,因为八路军的队尾,总是有战士倒下。

李桓这个时候再次架起了机关枪,对着鬼子开始扫射,掩护八路军撤退。

哒哒哒!

许大壮知道这肯定是自己人也没有回头一往无前的跑,就是旁边的司令员看起来有些虚弱,被一个壮汉背着,应该是受了重伤。

鬼子被截住,喜欢要朝着双方中间扔了七八颗烟雾弹,阻碍鬼子的视线,然后骑上战马就朝着许大壮那边冲了过去。

“大壮叔!”

战马的速度很快,不到一会儿就靠近了许大壮的位置,许大壮一看是李桓,脸上也露出一丝激动的神情。

“小桓,我就知道你会来的。”

“哈哈,我当然会来救你,因为你是我的救命恩人嘛!”

李桓翻身下马嘿嘿一笑,现在大家都浑身狼藉,跟叫花的一样难看。

“别说那么多了小桓,先看看司令员的伤势吧,我看他好像不行了。”

许大壮知道李桓有战场急救术,能临时充当二把刀医生,曾经挽救过不少战士的生命。

“司令员怎么了?”

“撤退的时候,旁边落下一枚炮弹,要不是两个战士及时扑倒司令员,恐怕司令员就真的……”

许大壮没有说那两个战士的情况,不用猜都知道他们为了保护司令员牺牲了。

“现在这里不是查看的时候,鬼子马上追过来,我们必须尽快撤退才行!”

“好,我知道正前方有一个小村子,先撤到那里去吧!”

许大壮激动的叫着,然后李桓从五连当中揪出一个通讯兵,指着他的战马说道:

“快,你马上骑着我的战马去寻找增援部队,我在临走的时候,听说孙大圣的骑兵连也到了,让他们马上赶过来支援!”

“是!”

这个通讯兵翻身上马,不一会儿就消失在路的尽头。

而这个时候李桓又听到了枪声,鬼子又追了上来。

“快,我们边打边撤!”

李桓经历过无数凶险的战斗,但是地点都没有变,一般都是在地道里面打,像这种一边跑一边打的战斗还真少。

负责阻击的战士们子弹并不多,这个时候李桓也没有隐藏,干脆从身上掏出七八箱子弹丢在了地上。

“这些子弹你们都分一点!”

一群人现在也来不及管李桓究竟是从哪里弄到的子弹,这种紧急的情况下,先保住命再说。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