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频道明星频道

把小雪里面整满 省委书记的小宝贝

2021-01-29 14:49:56 写回复

把小雪里面整满 第一章

文学

却说这晚云天彪在大帐之中听得属下来报,关山镇营寨不知何故,突然烧将了起来,整个营寨都陷入了火海之中,远远地还有喊杀之声传来。云天彪闻讯大惊,当即起身披挂整齐,连夜召集众将议事。

陈希真一脸凝重道:“总管,张继的营寨多半是遭到了贼人的夜袭,所幸我军与他分开扎营,火势这才没有波及到我军营寨之中,总管接下来打算怎么办?”

云天彪沉吟道:“张继那厮虽然与我不合,多次在清制置使面前诋毁于我,但依目前的情形看,关山镇与我景德镇乃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关系,张继的军队若是完了,对我军大为不利,我决定整兵救援,道子以为如何?”

陈希真拱手礼道:“总管以德报怨,令人敬佩。正所谓唇亡齿寒,张继虽然可恶,我军却是不能袖手旁观,经此一败之后,想那张继再不敢对总管假以辞色,自会加强同我军的合作,到时候,高太尉若能适时派军前来援助,攻破东平府自然不在话下。”

云天彪道:“道子兄此言甚是,救援张继固然势在必行,但还要防范东平府城中贼人前来袭击我军营寨。”

云天彪话音刚落,直听得营寨之中一叠声高叫道:“东平府贼人打来了,快去通知云总管!”云天彪这一惊非同小可,霍然起身道:“贼人竟然这般奸猾,董平那厮定是与城外贼人商议好了,这个时候他率军前来攻打我军营寨,意在牵制于我,不让我发兵去救张继。”

陈希真道:“不止如此,城外贼军若是击溃了张继的军队,与董平合力攻击我军营寨,我军则危矣。东平府中有兵马不下三千人,董平既然敢明目张胆地前来攻打我军营寨,兵力定然要比我军多上许多。为今之计,只有集中兵力先行击破城外贼军,然后迅速回师,利用营垒防御董平的进攻,如此才能保得我军无事。”

云天彪听了陈希真更添忧闷,不觉愁眉苦脸道:“道子所虑甚是,如今又是夜深之际,士兵们的视线受到很大影响,不利于骑兵驰突,贼人选在这个时候进攻,使我军中骑兵无用武之地,只能与他步战,占尽了先机。”

陈希真低头寻思片刻,向云天彪道:“我倒是有个办法,可以暂时缠住董平一两个时辰,在此期间,总管须以最快的速度击溃城外贼军,然后回师才有一线生机,若是超过两个时辰,我也无能无力了。”

云天彪不觉心中一动,一脸惊喜道:“道子兄,你能够使用道法了?”陈希真修习道术之事,云天彪是知道的,只是前些时候陈希真来投他时,接连被刘慧娘、公孙胜破了道术,伤及了本源真气,一直不能轻易使用道法。云天彪这些天倒是把这件事情给忘记了,如今听得陈希真此话,登时想及此事。

陈希真点点头道:“不错,经过这些日子的打坐吐纳,我的伤势也好得差不多了。若是乾元宝镜还在时,要退董平却是易如反掌,只恨那刘慧娘毁了我的法宝,现在我只能行云布雾,暂时困住董平,没有法宝为引,只借用体内真气,两个时辰已是极限,但愿这一次公孙胜不在董平军中。”

云天彪不以为然道:“那公孙胜真有这么厉害?前番我率军攻破梁山大寨时,公孙胜也在军中,却是不曾见他有什么大神通。”

陈希真慎重道:“总管千万不可大意,那公孙胜本是二仙山罗真人的高足,我的授业恩师张天师每每提起罗真人都是称赞不已,曾说这普天之下,若还有一人的道法能与他老人家比肩,那肯定就是罗真人。罗真人只收了公孙胜一个徒弟,将一身本事倾囊相授,更将早年使用的法宝松纹古定剑赠与了他,我若是有法宝乾元镜在手,足堪与公孙胜的松纹古定剑相抵敌,如今乾元镜已毁,若与那公孙胜斗起法来,却不是他的对手。”

云天彪一脸后怕道:“竟有此事,看来我真是小看了天下的修道之士,前番我攻梁山大寨之时,那公孙胜定是没有全力出手。”

陈希真点头道:“定是如此,但凡修道之人,不会轻易对平常人使用道术。总管且去整顿兵马,我这就做起道法,将董平一行人困住,成与不成,全看此举了。”

云天彪当即出得营帐,点起了本部兵马。这时,众人但见一层薄雾从地面冉冉升起,向着营寨之外飘去,过了一顿饭的功夫,便形成了一场弥天大雾,云天彪等人暗暗惊叹不已。

把小雪里面整满 第二章

当天气快黑的时候,王凯收拾利索之后,带着醉金刚一样用小船滑到了队伍中间的那艘大船的上。

王凯一进客厅就听到了客厅的嬉闹声,打开门一看没想到花想容带着几个女人,居然在客厅和孩子们玩老鹰捉小鸡。

女人的叫声,孩子们的笑声响成一片,王凯一看到这样的场景,心里面就不由得一阵轻松,脸上的笑容也浓了,笑嘻嘻的站在门槛上,就看着女人和孩子们玩耍。

当然了女人和孩子们也看到了王凯,但是他们可不会在乎王凯来没来打不打招呼,他们玩的正高兴呢,没工夫理他。

但是家里面的侍女看到自家男主人来了,不能不招呼吧?桌椅板凳都被收起来了,就怕孩子们在玩老鹰捉小鸡的时候磕着碰。但是软榻没收起来,就请王凯坐在软榻上,又是端茶又是倒水,还拿各种各样的吃。

今天下午吃了一个冰镇菠萝,王凯感到意犹未尽,现在又端上来了新鲜的葡萄,洗得非常干净晶莹剔透的,杨勇吃到嘴里面感觉到酸甜可口,又开始一顿大吃。

王凯一边吃还一边嘴不老实,指挥着女人和孩子们做游戏,比如说这么抓那么抓,这么跑那么跑。

女人和孩子们玩的挺高兴,可是王凯这一乱瞎指挥可是不得了,没跑几圈呢大人孩子滚作一团。事实上大家都没有受伤,嘻嘻哈哈的,感觉到很高兴,但是都埋怨王凯多嘴。

“好好好,我不多嘴了,你们玩你们的吧,不用管我了。”

面对媳妇和孩子共同施加的压力,一家之主王凯也只能举手投降,玩了一会孩子们累了脑门也见汗了。

女人们也气喘吁吁了,大家这才恢复正常,坐在椅子上喝茶聊天,花想容这才顾得上往来的软榻上拿着

文学

茶壶给王凯天茶笑呵呵的问道。

“老爷今天心情挺好啊,怎么过来陪我们这些女人和孩子们吃饭了?”

王凯怎么听这句话怎么感觉到酸溜溜的,王凯已经三天没有见过自己家媳妇和孩子们。

虽然王凯不见他们是为了他们好,为了他们安全,但是大家离的又不远,几十米的距离说话大点声都能听到彼此在说什么?这就是见不着面,你说这让家里面的女人有多么的难受。

王凯听到这样的说话感到挺委屈,但是有的时候男人呢受委屈很正常,尴尬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把嘴里面的葡萄皮儿吐出来,笑嘻嘻的说道。

“哈哈哈哈,这不这两天难得轻松,没有那么多事儿,所以我过来看看怎么啦,不欢迎啊,不欢迎我可走了。”

花想容打开点心盒子,给王凯拿出一块梅花糕,塞在他手里面,气呼呼的翻了翻白眼。

“德行”

“今天不走了啊,我吩咐厨房给你做的好吃的,今天晚上好好的喝一杯。”

王凯把手里面的梅花糕又塞回到点心盒子里面,一边拍手一边说道。

“那可不马上就要吃饭了,吃这么多点心干嘛呀?这还占地方,多做点好吃的啊,今天我要好好的大吃一顿。”

花想容这才高兴,从软榻上站起来,让王妙真陪着王凯他到厨房去吩咐,其实不用她吩咐,厨房都已经知道王凯来了。

无论是倪大娘,还是王婶儿都十八般武艺全都使出来了,煎炒烹炸那叫一个热闹,隔着老远就能闻到香味儿煎炒烹炸那叫一个热闹。

把小雪里面整满 第三章

“李都督,你不要说你根本不知道这些魏国人的来意。”

魏国来贺,众人喧哗的时候,东侯府的一个角落之处,徐庶和李涅两人并肩而站。

徐庶的目光有些愤然,这一幕明显是魏国在给孙权下套子,如今孙权还不能还手的那一种,他有些愤怒,对着李涅,冷冷的问道:“锦衣卫明明是提前有消息,为何不事先提醒一下君侯,让君侯有个心里准备!”

以锦衣卫的能力,这些人进入吴国的国界就已经被发现了,要是弄清他们的真实意图,李涅不可能做不到。

但是东侯府一点消息都没有提前知道,明显是这个李涅隐瞒的消息。

“为什么要提醒?”

李涅的面色淡然,目光平静,嘴角勾勒起一抹诡异的笑容,淡淡的道:“我们锦衣卫只是对吴国的安全而负责,他们对吴国没有危害,所以此事不在某的职务之中。”

“你?”

徐庶闻言,双眸迸射出一抹愤怒的火焰。

“徐金陵,稍安勿躁!”

李涅回过头,目光看着徐庶愤怒的样子,有一抹冷芒划过,淡淡的道:“某知道汝现在心中所想,但是某劝告汝,汝最好不要怀疑某对君侯的忠心,李涅既然忠于一主,当诚心而助,某对君侯的忠心不在汝之下,汝现在应该想想如何才是对君侯是好的!”

“李大都督,汝何意?”徐庶闻言,身躯微微一颤,很快就平静了下来,双眸眯起,瞳孔之中有一抹疑惑的光芒迸射而出。

“自己想!”

李涅没有回答,淡淡一笑。

孙权宣战孙策的举动,能瞒住整个东侯府的人,未必能瞒住他李涅。

孙权的性格,李涅一早已经摸的清清楚楚,如果孙权的心中真的夺太子之位的决定,他会做的就不是对着孙策光明正大的宣战。

宣战,不过是以进为退。

多高明的手法!

但是他李涅既然认定的孙权为主,就不会容许孙权退后半步,所以既然魏国想要出手火上添油,他只好助他一臂之力。

只有事情到的无可挽回的一步,孙权才能真真正正的下的了狠心。

……

东侯府的大门口,人山人海,吴国的贺客已经把东侯府一层层的围了起来,一双双眼睛都集中在了孙权的身上。

孙权的面色很阴沉,沉默不语。

“东侯,汝不会是嫌弃我们魏国的贺礼吧?”能看见孙权吃憋,曹昂的心中很舒畅,昔日孙权在寿春留给他的烙印太深刻了,让他骨子里对孙权有一抹敬畏。

孙权嘴角抽搐的一下,这是他的大喜的日子,他自然不好和曹昂好好的辩论一番,只好捏着鼻子承受他的奉承之言。

“魏国大礼,孙权岂有嫌弃之意,子敬,收下魏国的贺礼,汝务必要好好招待魏国大王子。”

孙权拱手,坦荡荡的接受了。

“诺!”

鲁肃闻言,大步的走出来,拱手的道:“魏国来贺,此乃东侯府之荣耀,这边请。”

“东侯大婚,晋国来贺!”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这时候,人群之中又一个青年来贺,他笑吟吟的对着孙权拱手,朗声的道:“晋国袁谭,代替家父晋王,恭贺东侯大婚,家父常常感叹,与吴王在汜水关之下并肩而战的日子,吴王生了一个好儿子,少年仲谋,英姿盖压天下,他未曾一见,是为遗憾啊,今日难得东侯大婚,晋国愿意奉上百溢黄金,绸缎千匹,玉器……”

“袁谭?”

孙权面色更加的难看了,他深呼吸的一口气,才不要自己当场爆发,他的目光之中划过一抹冷焰。

如今他算是明白了,袁绍和曹操打了是同样的主意,借助他的婚礼,捧杀他,然后狠狠的挑拨他和孙策之间的关系,让他们彻底的斗起来。

只要他们斗起来,吴国就能大乱。

他们的主意倒是打的不错,但是你们惹错人的。

孙权心中有些发狠。

“你做初一,我做十五!”

如今被两次捧杀的孙权,一肚子怒气,他已经打定的主意,只要过了这一个风头,他一定以其人之道还之其人之身。

晋国?

魏国?

你们就没有兄弟相斗吗?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