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频道明星频道

娇妻被多p的刺激,长日光阴

2021-01-29 08:26:13 写回复

娇妻被多p的刺激 第一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娇妻被多p的刺激 第二章

这些巫祝大人们平时本就不是一伙的,都是因为当初召唤的事情需要,这才凑在一起,奔着一个大目标聚在一起的而已!所以从某个方面来说,他们是不如其他的一些团体凝聚力那么强,信念那么坚定的。

这眼看着似乎真的抵挡不住宁道长他们的势头,自然是有巫祝大人想要保命逃走的。可是,众人听了那个巫祝大人的这番话之后,也是忍不住朝着阵法的方向看了看,有些犹豫了。

如今这情况,就是拼一拼谁的运气好了。

只要舒沄在阵法里被献祭成功了,那么这一切就落入了他们的控制之中,就算是宁道长带着那么多人来,那又能拿他们如何?只要有了那召唤出来的东西,他们就能把整个世界都给翻一个转,站到这世界的顶峰去,谁还能反抗他们呢?

“如今都这样了,大家就拼一把吧!”一个巫祝大人似乎想明白了什么一般,立刻对着众人高声喊道:“我们即使现在走,也不可能被那宁老头放过的!这里下山的路只能从悬崖跳下去,你们觉得,我们谁能安稳地离开?还不如就拼一把,说不一定我们就赢了呢?那个素医,怎么着也该是被带走的!只要她一死,我们就赢了。”

“坚持住!”那些巫祝大人们也是顿时来了精神一般,高声大喊了一句,便加紧了手里的术法布置,只期望能抵挡住宁道长他们一行人。

而温邺衍在朝着舒沄的方向看了眼,心里也是有些慌了起来,手下的动作也没有了节制,只想尽快把那些巫祝大人们都给打败了,去阵法里救下舒沄来,可越是这样,温邺衍却是越觉得自己有些无力。

“静下心来!莫要想太多!”宁道长似乎察觉到了温邺衍的情绪不对,立刻对着他喊了一句,扭头望去的时候,却是发现温邺衍的后背上突然升起了一丝黑色的雾气来,宁道长顿时忍不住瞪大双眼,带着几分不敢置信地问道:“玉尔!你当初做了什么?”

温邺衍却是什么都听不见了一般,脸色开始泛白,而后背上的那丝黑色的雾气却是越发地开始翻腾,眨眼间便幻化成了当初那条黑色的大鱼来。

“国师大人!”那些道人们瞧见温邺衍的这情况,也是忍不住惊慌地叫了起来:“温公子这是养了煞物吗?这怎么可能?”

“玉尔!”宁道长此刻也是有些慌张了起来,他怎么都没有想到,当初明明是从温邺衍的身上把那只黑鱼煞物给清理下来,还交给过舒沄拿去养着玩,怎么现在居然又在温邺衍的身上出现了!难道,当初温邺衍被他剥离下来的那只黑鱼煞物,根本就不是全部?

想到这里,宁道长便想要去抓住温邺衍,把他从如今这样的状态里给拉出来,可是宁道长的这手还没有来得及伸出去,那只藏在温邺衍背后的大黑鱼却像是回到了自己的河流之中一般,轻轻一摆尾便游了出去,几乎没有耗费太大的力气便冲过了那些巫祝大人们的术法防御,直接奔向了关着舒沄的那阵法去!

娇妻被多p的刺激 第三章

顾宴期把房间的门推开,打算叫傅枝和厉南礼下楼吃饭。

傅枝骨节分明的手指在键盘上敲击着,声音淡淡的开口:“你们先吃,我解决一下私人恩怨,很快就去。”

顾宴期又推开了书房的大门。

厉南礼头也不抬,“解决私事,等我五分钟。”

顾宴期:“……”

所以,你们两个人这句式,我听着好像是在说一件事情啊。

厉南礼低头,轻松破解了站点百分之八十的防火墙,正要进一步的时候,情况突然发生了转变。

厉南礼的电脑,忽然飘过了白色的雪花,闪了下,紧接着,是黑色页面下到处滚动的白色代码。

这一幕无比的似曾相识。

厉南礼的心口抖了一下。

深色的薄唇抿成一条线,清冷深沉的眸子眯了下,指尖没有第一时间运作。

二队那边同一时间感觉到接连的主机不对劲,“怎么回事?”

“对方的网站维护程序员换了。”厉南礼抿着唇,“这个网站是哪家的?”

照理,小网站小公司,是请不到这样的高手。

二队那边沉默了一下,避重就轻,开口道:“一地头蛇公司,绑了四五队,我们解决不了,这才来找你。”

三队想也转移话题道:“这个任务是不是有点太费力了?要不我们一起搞一下吧,积分不用给我们分。”

“不需要。”厉南礼的指尖点在键盘上,“少添乱。”

语气中有点,你们太菜,不配和爸爸一起搞对面的意思。

而且这个攻克网站,靠的也不是人数多。

就像对方网站,起先被厉南礼攻克的时候,少说也有十来个程序员在拦截,但是都没有办法把人拦截下来,但现在对方却换了一个人,很明显,对方的主机被一个人掌握在手里,轻松的破解了厉南礼植入的病毒。

就这一点就表明,菜鸡聚堆还是菜鸡。

厉南礼看着电脑上被植入的病毒。

忽然闪到电脑里的白兔子,拿着红色的萝卜,嚼地满嘴的萝卜碎末,而后,“噗噗噗——”的对着厉南礼的方向吐了一大口萝卜末。

耷拉在肩膀的兔耳朵,凶巴巴的立起来,浑身上下都是‘我不好惹’,‘我超凶的’大佬气息。

这个病毒软件……

好像有点萌啊。

厉南礼眉梢挑了下,黑色的瞳仁里闪过各式各样的英文,他拖着腮的那只手,自然地改放到了键盘上,摆明了要和对方杠。

一般来说,无论是国内外,每年都会召开相

文学

应的黑客大赛。

像是黑客联盟他们发起的比赛就难很多,除了笔试,差不多就是这种1v1或者1v5,1v100的黑客比赛。

互相攻击彼此的电脑,在维护个人电脑的安全防护的同时,在对方的电脑上安装病毒,攻克对方的电脑程序来判断输赢。

——

此刻,坐在房间沙发上的傅枝在看见对方很快破解植入病毒,再次卷土重来,眸色一深,快速切换游戏界面关闭,而后返回,确保电脑网速后,手速也提快了一倍。

江宁北给傅枝发消息:【怎么样啊?我看他要给你们傅氏的网站官方页面攻克出开了!他不会真的给你们公司的程序搞崩了吧?】

【崩不了。】傅枝百忙之中抽空回了一句。

重案组的其他几队队长和江宁北一样没有参与到这个攻克的过场当中,但是连着的语音,四周都是噼里啪啦敲键盘的声音,很明显的,气氛已经紧绷到了极致。

光听敲键盘的声音就知道对方的手速已经达到了极致。

再看页面的数据,百分之八十五上下浮动,可见彼此都没有占到多少便宜。

他们一群人如坐针毡如芒在背如鲠在喉。

这时候,终于,局势发生了逆转。

厉南礼抓到对方的漏洞,很轻易地植入了病毒。

百分之九十的页面被攻克下来。

“啪——”

屏幕闪出了亮光。

而后,凝神,定睛去看。

明晃晃的四个大字——“傅氏集团”。

傅氏集……嗯?打扰一下,傅什么?

厉南礼的手指尖都顿住了。

手机里,二队还在夸,“不愧是一队,还差百分之十,这事轻松解决了!”

厉南礼:“???”

“你让我查的是傅氏?”厉南礼的声音淬了毒一样。

二队意识到,心口一紧,“嗯。”

你他妈的。

你演我啊!

“不查了,这账回来再算。”

厉南礼说着,耳机被他扯下来扔到桌面上,挂断电话。

兔子,胡萝卜,还有和之前如出一辙的病毒软件和手段……

厉南礼看向卧房。

沙发上。

傅枝看着电脑屏幕上原本快速攻击的病毒软件,在她的操作下被消除后,没有后续的跟进,眉心拧起。

不打了?认输了?知道怕了?

那不行啊!

她这IP地址还没给查出来啊!

不管对方是由于什么原因忽然消失不见,傅枝这边抓住了机会。

把趁他病要他命贯彻落实到了极致!

手上的键盘敲得飞快,眼看已经将对方的地址定位到了缅甸祥云街,正要再近一步,忽然,一只手,从她眼前晃过。

将整个电脑,完完全全地盖住。

合死,不留一点缝隙。

在追踪IP地址的过程中,一旦出现电脑待机的情况,就会丢失IP地址,甚至被对方抓住机会反侦查!

“很晚了,”厉南礼面不改色心不跳:“别打游戏了,下去吃饭。”

傅枝:“……”

傅枝:“!!!!”

傅枝:“??????”

她现在,一点没有干饭的心思好吗?

傅枝的视线从电脑身上移到厉南礼的身上,张了张嘴,千

文学

言万语,汇聚成一句,“干的漂亮。”

极致的嘲讽。

厉南礼轻咳一声,从书房等我跑到距离大概只有几秒的时间,在这几秒之内,厉南礼确信,傅枝没有搜到他的IP地址。

“给你点了奶茶。”

那行吧。

傅枝的心态崩的快好的也快。

她大概是确信自己能够抓住一队,捏死,也没有特别纠结这件事情。

反倒是厉南礼,不经意地问她,“在想游戏?”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