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频道明星频道

在车里疯狂的吃我奶,bl文库按住腰顶弄

2021-01-27 16:40:22 写回复

在车里疯狂的吃我奶 第一章

画皮鬼小月楼,即没害过人命,也未曾吸过人气。甚至,连怨气都近乎于无。

这一点,夜明在开天眼的情况下,看得清清楚楚。

浊鬼余阿根一身黑气,怨鬼大小姐秋玉荷血气冲天,但这个画皮鬼却一身清透洁净的白色。

用小月楼自己的话说,他没什么好怨的。虽然死于非命,但真凶早就曝尸荒野,他已无仇可报,剩下的便是守护心爱之人、孝敬师父的执念,以及对戏台的不舍。

回到兰陵后,小月楼又心虚了,不敢见琼芳。琼芳来找了好几次,他都刻意避开不见。直到这两天准备酒祭,荣庆班搭台开戏,他实在避无可避。

再三追问下,小月楼迫于无奈将实情相告,只说自己此生命薄,与大小姐有缘无份。琼芳知道真相后,哭得肝肠寸断,却是说什么都不肯与他了断。

是真爱啊!

促不及防,被一人一鬼喂了满嘴狗粮,黄一峰不禁有些羡慕地看了小月楼一眼。

“父亲!”琼芳扑嗵一声又跪在了地板上,泪眼盈盈叩首拜了个大礼,语带哽咽道:“女儿不孝,这般大事瞒着您,女儿也不知该如何启齿,愧对您养育之恩!”

“唉…”琼镜心一脸神伤地摇头长叹了一口气:“别跪着,地上凉…”

“父亲!”琼芳固执地跪在地上不肯起,鼓足勇气道:“女儿、女儿已怀了月楼的孩子,求您,求求您放了他吧!”

“啊这!”琼镜心只觉得两眼一黑,一脸蛋疼的表情。

黄一峰十分担心琼老爷下一秒会当场直接裂开。

画皮鬼小月楼一脸呆滞懵逼的表情,显然,他也是刚刚才知道自己居然快要当爹了!

“这剧情走向,人间迷惑啊…”夜明刚吐了句槽,猛地看向此时正飘浮在琼芳头顶的小枕头,略一思索,冲小家伙招招手,轻声问道:“喜欢她是吗?”

小屁孩点了点小脑袋瓜子,奶声奶气地回道:“嗯!枕、头,娘、亲!”

小枕头因为食了人气,无法回归地府再入轮回。那是不是说,小家伙身上的人气耗完,就可以了呢?

夜明对六道轮回毫无了解,更不懂投胎这门高深的学问。但是,看小家伙的样子,似乎与琼芳腹中还未成形的胎儿产生了某种联结。

难道,不用回地府报道、排队,这就可以走捷径直接原地重新投胎了?

毫无根据地瞎猜了一通,夜明带着小家伙走到一旁,又悄声问了句:“你想让她做你娘亲,是吗?”

“娘亲,枕头,要娘亲!”小家伙好像火烧屁股似的,急得围着夜明打转。

“好了好了,别转了。”夜明想了想,转身对琼镜心说道:“我或许有办法可以帮你解决那个最棘手的问题,并且,无损你们分毫。

不过,能不能成功,我现在也不能保证。可愿一试?”

琼镜心愣怔了几秒后,方才听懂话中的‘你们’指的自然是他和镜中的原神。

“倘若你真有不伤我二者分毫的两全之法,便是倾家荡产,琼某也愿一博。”

“我要你家产能干嘛,又带不出去。”夜明暗自嘀咕了句,指了指跪倒在地抱着琼芳的画皮鬼:“我可以尝试帮你,条件只有一个,认下这个鬼女婿。我想,你也不愿意看到琼芳姑娘一尸两命,对吧。”

琼镜心微张着嘴,双眼眨了又眨,情绪彻底衔接不上了。

话说,跑到我闺女绣阁里抓鬼的,是你们吧。是你们自己主动来抓的,不是我求你们的对吧。

黄一峰和沈沉影也有点迷了,话说,摆在眼前的4/5任务,还做不做了?

不过,二人虽然不解,却也没有质疑半句。一切任由夜明定夺,他这么做必然有他的道理。

考虑了片刻,琼镜心眉头紧拧,狠狠叹了口气,点头道:“一、切,依你!”

………

………

琼镜心依夜明所说,将府中所有志怪神话类的书藉,悉数翻了出来。

为节约时间,由黄一峰去兰亭阁客栈把秋玉荷接到琼府来。

约摸半来个时辰,夜明挑出了几本书。

数日前,海上那场血战,他收了一颗妖魂血丹。对其进行解析后,得到了个一言难尽的技能。

【技能:言灵】

【类型:未知】

【等级:1

文学

【成长点:0/100】

【唯一特效:施放者手持书卷,高声读出文字段落,其中内容即可成为现实;】

【施放条件:精神值10、均衡值7】

在车里疯狂的吃我奶 第二章

江湖武林,乃至整个天下,俱都纷纷扰扰之际。

一处普通的山谷之中,却是幽静非常。

几处茅屋搭在一起,冒出袅袅炊烟,篱笆里有一只老母鸡正带着小鸡踱步,一派平安喜乐之气息。

钟神秀穿着一身粗麻葛衫,老神在在地望着石羽在一片空地上练功。

这小子药砂掌终于修炼到尽头,可以转修其它高深武学了。

但钟神秀看这笨蛋徒弟成就有限,一辈子能到宗师,怕便是祖坟冒了青烟——如果他不出手相帮的话。

只不过,看到疯道人之后,他心里的一些想法,又渐渐被改变。

‘宗师也就罢了,大宗师的确就是一个个信标,容易为这个世界带来苦难……因此,这方天地实际上并不待见大宗师……’

‘当然,大宗师武力高强,一些小灾小难,凭借自身武功便可以强行度过……’

‘但是,遇到真正的劫难,便不好说了……光看此次这一场大劫,何其惨烈,虽然有着帝通天谋划之故,但阴谋能如此顺利进行,也足够说明一些问题。’

实际上,此时世界上剩下的大宗师,便只余下他一个了。

钟神秀隐约便能感受到天地的桎梏,那已经不再增长的天秀点,便很能说明问题。

‘天道无私啊,当初奖励我的是你,现在排斥我的,还是你……’

钟神秀望着天穹,目光中颇有些幽怨。

相比起来,疯道人便聪明许多,直接自废了武功,反而一直活得好好的。

‘但是……我可不是疯道人,也不用自废武功,反正总是要离开的。’

既然在此世已经没有好处可捞,离开也是正常选项。

钟神秀望着浆洗衣物回来的魏红药与燕无双两女,脸上浮现出一缕笑意。

“感觉如何?还适应么?”

他看向燕无双,开口问道。

“尚可……”燕无双拢拢鬓角散乱的发丝,微笑回答:“不用再背负一切……彻底放下,也是一种不错的选择。”

不知道是预感,还是其他什么原因,这位女神捕最终选择放弃武道,就以一个平常人的身份生活。

钟神秀尊重了她的意见。

就在他想讨论今晚吃什么的时候,突然眼睛一动,看向山谷之外。

在那里,一位宗师带着几位弟子,抬着礼物,恭敬走到谷口,传音道:“金剑门慕容剑,求见荀大宗师!”

钟神秀瞥了眼旁边的燕无双。

燕无双立即道:“金剑门,合野郡宗门之一,门主慕容剑,普通宗师,未入地榜……算是本地地头蛇了。”

“我就说……隐居哪有如此简单?”

钟神秀一捂额头。

山药帮这许多人,哪怕扮作商旅,也有些引人注目。

而隐居一地,说起来容易,但生活中的柴米油盐,总得跟外界交流购买,这就容易露出破绽,特别是对于那些地头蛇而言。

‘由此可见,要是我决心带着山药帮隐居,恐怕过不了多久,便会被大武朝打上门来……’

钟神秀暗自叹息一声,朗声回道:“请进来吧。”

没有多久,慕容剑便带着几位弟子进来,看到钟神秀,立即大礼参拜,哭诉道:“自邪帝踏皇宫,横压当今世以来,天下乱战,诸侯四起,民不聊生,魔道四出,天下武林风雨飘摇啊,那些魔崽子仗着不死邪帝撑腰,气焰嚣张不可一世,我等正道死伤惨重……奈何疯道人了无踪迹,我等特来请荀大宗师出山,保一方安宁。”

在车里疯狂的吃我奶 第三章

一道无比巨大的黑影,在天空缓缓凝聚成形。

黑影之中,透出两只血红双眼。

红色光芒,笼罩天地,把所有人,都映衬成血红光芒。

这光芒一笼罩,所有人身体,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

“这……这是什么?”

“好……好强的压迫力,比面对大帝还要可怕万倍,完了,完了……”

“不行了,我的身体受不了啦!”

这样的声音,不停响起。

所有人身体,不受控制的跪拜而下。

“扑通!扑通……”

一个个的,跪拜在地上,匍匐于地,瑟瑟发抖。

整个场上,除了苏子阳、筱蝶、星灵。

其他人,都已跪拜而下。

就算如此,此刻苏子阳三人,也是身体微颤,脸上冷汗直流。

他们咬牙怒吼,并没有跪拜而下。

苏子阳望着天空,露出无比慎重神色。

这一战,虽然没有把握,但也必须要战!

他回头望了筱蝶两女一眼,三人一齐点头。

“呼……”

黑白之气,在三人身上急速涌起,笼罩九天十地。

片刻之后,便形一个遮天蔽日的太极阴阳图。

磅礴气息,在阴阳图之上不停飞舞。

阴阳图,如同一个磨灭一切的棋盘,缓缓轮到,似要磨灭一切。

见到这幕,天空上那两只血红双眼中,红光大作。

“果然是完美的大道!太完美,简直是无法形容!”

“等本座吞了尔等,什么陈宇,什么雷灭,通通不在话下!”

“哈哈……”

“陈宇呀陈宇,你怎么也没有想到吧,你竟然成全了本座!”

“等死知道一切真相,会不会气得吐血,真是期待这一天呀!”

声音如雷,在天地之间,悠悠回荡,久久没有平静下来。

“嗡……”

天地颤动,苏子阳身体,急速变大。

眨眼之间,便化作一个傲立苍穹的巨人。

全身上下,如同黄金浇筑,看起来,坚不可摧。

他站在阴阳磨盘之上,手持青铜古灯,伸出遮天蔽日的双手,朝天轰去!

“嗡……”

一缕蓝色焰火,自青铜古灯之上,一闪即逝。

整个黑雾,瞬间映衬成蓝色。

最后,尽数蒸发开来。

“呼……”

苏子阳大手,轻轻一抓。

一道黑影,被他抓在手里。

这道黑影,没有任何面孔,五官如同平面。

他,正是瑞奉主宰!

“啊……”

瑞奉主宰在苏子阳手里,不停挣扎,怒吼连连。

“该死,该死,大意了!”

“快点放开本座,要不然,你会死得很难看!”

瑞奉主宰不停威胁苏子阳。

然而。

等待他的,却是苏子阳全部一握。

“嘭……”

瑞奉主宰身体爆裂开来,消失当场。

苏子阳神色并没有任何变化,那种凝重之色,写满脸上。

他双眼放光,似乎望穿九天十地。

“呼……”

他巨大身影,瞬间消失原地。

再次出现时,已经来到万里之外。

“嗡……”

他右手朝前探去,自虚空中一把揪出瑞奉主宰的身体,一下握在手里。

“呵呵……”

瑞奉主宰望着苏子阳,冷冷一笑。

“小样,我不过是一道分身,灭了我,对我本尊没有任何影响,识相的,立即放了本座,可以给你们一个痛快死吧!”

瑞奉主宰微笑说道。

那种轻蔑笑容,写满脸上。

“死!”

轻轻一声,瑞奉主宰分身,立即崩裂开来,惨死当场。

“哼……”

苏子阳冷哼一声,声如雷爆,惊裂天地。

他目光再次扫向天地。

“呼……”

下一秒,他消失原地。

再次出现时,来到了十万公里之外。

右手一探而出,自虚空中,揪出瑞奉主宰两道分身。

“寒星,你竟然敢来到这里,你那两个小妞不要了吗?”

“这调虎离山之计,你难道一点也不明白?”

两道分身,一人一句说了起来。

这话听到苏子阳耳朵,愤怒滔天。

“嘭……”

两道分身,没有任何意外的,炸裂开来。

“该死!”

苏子阳暗骂一声,身形一闪,瞬间消失原地。

再次出现时,他已经来到皇宫上空,望着眼前一幕,拳头握得咔咔作响。

只见。

一个巨大身影,一手一个,正在握住筱蝶与星灵。

两女疯狂挣扎,奈何办法用尽,也是无法逃脱。

这道巨大身影,与苏子阳相比,还要大了十倍,根本不是一个数量级。

他不是别人,正是瑞奉主宰本尊。

瑞奉主宰望着苏子阳,脸上扬起一抹冷笑。

“看样子,你很在乎这两个小娘们,给本座跪下,本座可以给她们一个痛快!”瑞奉主宰微笑说道。

这话一出。

筱蝶与星灵脸色大变。

“寒星哥哥,不可!”

“我们就算死,也要站着死,别跪!”

两女用尽全力,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大吼。

苏子阳站在原地,拳头握得咯咯作响。

愤怒自脚底直窜而上,似要把他胸口撑炸。

“看样子,你是不跪了!”

说完,瑞奉主宰抬起巨脚,朝地狠狠跺了下去。

“轰……”

地面炸裂,恐怖冲击波,连绵四方,似乎要撕裂一切。

“不……”

匍匐于地的众人,但凡被冲击波袭中者,身体无一不是爆裂开来,惨死当场。

阮二娘望着冲过来的冲击波,嘴角扬起一抹解脱笑容。

“小阳,活下去,为我们报仇!”

她挣扎站了起来,冲向冲击波。

“哗……”

阮二娘的身体,如同碎纸所做,寸寸碎裂开来。

最后,崩裂成齑粉,消失不见。

另一边。

俏佳人支撑着自己不倒下,看了眼苏子阳后,便闭上双眼。

“哥,妹没有给你丢脸,我也要站着死!”

这句说完,俏佳人身体崩裂成齑粉,风一吹,什么也没有剩下。

不远处。

风轻笑嘴角扬起一抹惨然笑容。

他望着苏子阳,“老大,这辈子跟你做

文学

兄弟,是我最大荣幸!希望下辈子,你我再做兄弟!希望下辈子,一切由我来承担!”

风轻笑喃喃,闭上双眼,静静等死。

“呼……”

没有任何意外的。

风轻笑被冲击波笼罩,片刻都没有坚持,便化成齑粉,消失不见。

“大帝,来世再见了!”

“大帝,下辈子,我愿意追随您!”

弑神殿,不管是谁,这一刻,都在一个个倒下。

每一人脸上,都是露出一副决然之色。

“嗥……”

冲击波急速袭向四方。

整个圣灵天界,寸寸崩裂开来。

跟着一起崩裂的,还有亿万生灵。

瑞奉主宰这一脚下去,崩碎了所有生灵。

活在场上的,还剩下四人。

那就是苏子阳、筱蝶、星灵以及瑞奉主宰。

苏子阳望着瑞奉主宰,胸口起伏剧烈。

那种恨,写满脸上。

“你最好放了她们,要不然,本座定要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苏子阳的声音很平静,滔天怒火,被他隐藏在愤怒之中。

瑞奉主宰听到这话,如同听到一个最好听的笑话一般。

“哈哈……”

他仰天长笑,状若疯狂。

那轻蔑模样,压根没把苏子阳放在眼里。

筱蝶与星灵见到这幕,脸上露出一抹绝望之色。

她们二人,相互点头,做出一个艰难决定。

“不……不要……”

苏子阳大吼。

然而,还是晚了。

只见,筱蝶与星灵身体,一点点崩裂开来。

那情景,就如同古画,轻轻一碰,碎裂当场。

“寒星哥哥,来世再会!”

“寒星哥哥,再见了!”

天地之间,留下的,只有这两句声音。

就连筱蝶与星灵的灵魂,也一并消失。

干干净净,什么也没有剩下。

苏子阳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嘭……”

他的身体,重重倒在地上。

“不……”

他发出一声极度不甘的怒吼声。

这一声,直接把瑞奉主宰惊醒。

他望着手中化为虚无的筱蝶与星灵,脸色难看。

“该死,该死,竟然自杀了!”

“早知道,就应该早点吞了她们!”

“不过,吞你一个,胜过所有人!”

说完,瑞奉主宰把目光盯在苏子阳身上。

“轰……”

他一步步朝苏子阳走来,每一步,都震裂大地,嗡嗡直响。

他居高临下望着苏子阳,冷笑之意,十分明显。

“小子,绝望了吧?”

“既然如此,本座成全你!”

说完,瑞奉主宰伸出右手,自天空一探而下。

眼看着,就要抓在苏子阳身上。

这时。

“住手!”

一声大喝自天空传来。

紧接着,一只无比恐怖的火焰凤凰,燃烧天地,爆出刺眼红芒。

红芒所至,瑞奉主宰身上的黑气,疯狂燃烧,被蒸发成虚无。

只是一瞬间,瑞奉主宰身上黑气,便少了大半。

他停止下手,望着天空上的火焰凤凰,脸上,尽是凝重之色。

“是你!”

忽然,瑞奉主宰双眼中,绽放异样精芒。

“没想到呀,你不好好跟着陈宇,竟然跑到这里来凑热闹,看样子,是真心找死!”

“既然如此,本座成全你!”瑞奉主宰说道。

“呵呵……”

火焰凤凰冷冷一笑,“你不觉得这一切都是圈套吗?”

这话一出。

“轰……”

如同一记惊雷,轰在瑞奉主宰头顶。

他后脑发麻,冷汗涮涮而流。

以陈宇的个性,很可能布置这么大一个局来对付自己。

这下,麻烦大了。

他目光四扫,脸上露出无比忌惮之色。

“陈宇,给本座滚出来,藏头露尾,算什么英雄!”

瑞奉主宰大声喊道,声若奔雷,响彻整个三千小世界。

然而,并没有任何人回应他。

四周,一片死寂。

越是这样,瑞奉主宰脸上越是不安。

他的身体,微微颤抖起来。

见到这幕,火焰凤凰眼里,一闪惊喜一闪即逝。

“呼……”

她身化急速,直奔瑞奉主宰而来。

天道怒火,自天空直坠而下,狠狠砸在瑞奉主宰身上。

“轰……”

巨大的爆炸声,不停响起。

瑞奉主宰身上,被炸出一个个巨大深洞。

然而,对于他无比巨大的身体来说,丝毫无碍。

“该死的小丫头,你竟然敢偷袭本座,找死!”

恢复过来之后,瑞奉主宰伸出右手,朝火焰凤凰抓去。

火焰凤凰见到这幕,压根就没有在意。

任由他抓来,甚至嘴角,还露出一抹奸计得逞的笑容。

这样一幕,清楚被瑞奉主宰捕捉到。

他赶紧停下,目光四扫,脸上无比忌惮。

“轰……”

等待他的,又是火焰凤凰的疯狂攻击。

他身上,再次炸出一个个巨洞。

“小丫头,气死本座了,既然如此,本座先灭了你!”

这一次,瑞奉主宰不管不顾,疯狂朝火焰凤凰攻了过来。

“嘭……”

一拳轰来,直接撞碎天地。

火焰凤凰身上的火焰,被一拳撞碎。

她的身体,倒飞而出,重重坠落地面。

“呼……”

很快,她便化成原形,变成陈灵模样。

“扑……”

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她望着苏子阳,眼里,尽是慎重目光。

“小家伙,你还不快跑!”

这一声,如同神音一般,在苏子阳脑袋中悠悠回荡。

苏子阳立即恢复清明,挣扎站起后,他看到了陈灵。

“陈灵妹子,是你?”苏子阳问道。

“你……你快跑,千万别落到他手里,要不然,对整个三千大世界将是一场无比巨大灾难!”

“只要有你在,你死的那些亲人,都可以恢复!”

“跑呀!”

陈灵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大吼。

苏子阳神色发愣,望着陈灵,“我跑了,你怎么办?”

“快点,别废话了,再晚,就来不及了。”陈灵大吼。

听到这话,苏子阳脸上露出一抹慎重之色,二话不说,使出空间大道,瞬间消失原地。

另一边。

“轰……”

一声巨响,苏子阳身体,如同撞在铜墙铁壁上面,身体缓缓撞落于地。

见到这幕。

瑞奉主宰发出一阵爽朗的大笑。

“哈哈……”

“真是搞笑,在本座面前,也想逃,怎么可能?”

“死吧!”

说完,瑞奉主宰伸出右手,朝苏子阳轰了过来。

“哼……”

苏子阳与陈灵冷哼一声,同时出手。

“呼……”

青铜古灯,亮起刺眼的蓝芒,似能燃烧九天十地。

蓝色火焰,一下覆盖在瑞奉主宰拳头之上。

他的拳头,以肉眼可见速度,被烧成飞灰。

风一吹,什么也没有剩下,消失得无影无踪。

另一边。

陈灵拿出一把形似长剑的先天灵宝,对准瑞奉主宰便是疯狂斩动。

“咻……”

亿万剑光,绽放出撕裂一切的气息,打得瑞奉主宰遍体鳞伤。

这一刻,瑞奉主宰被苏子阳与陈灵压得根本无力动弹。

连还手的余地都没有。

两件先天灵宝之威,就是如此恐怖。

“该死,该死!”

瑞奉主宰怒吼连连,疯狂抵挡,奈何双手难敌四拳,根本打不过。

“你们以为,本座就没有先天灵宝了吗?”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