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频道明星频道

按着腰进入惩罚做到哭、太粗太长弄死了我了

2021-01-27 16:02:09 写回复

按着腰进入惩罚做到哭 第一章

姜白石简介喜民乐者不能不听古曲,听古曲则不能不知宋代音乐,知宋代音乐则不能不了解词调音乐,想了解词调音乐就不能不走近姜白石。

姜夔(1155-1221):字尧章,江西鄱阳人,因居住湖州乌程县南的苕溪村,且与弁山的白石

文学

洞毗邻,便自号“白石道人”,后人通称他“姜白石”。

姜白石成就姜夔是南宋著名词人兼音乐家,多才多艺,工于诗词,长于书法,吹箫弹琴,精通律吕。他的父亲曾做过宋朝的地方官吏,但在他十几岁时,父亲去世,他便一直寄居在汉阳的姐姐家中,将近有20年之久。姜白石少时便才华横溢,其词作甚佳,又精通音律,故其词与音乐配合独到,且他在音乐理论方面也有独特的研究。他的字也写得好,但屡试不中,故一生不得志,浪迹江湖,广交诗友,当时的著名词家如杨万里、范成大、辛弃疾等都很推重他,给他经济上不少的帮助。姜夔也常寄居他们家中。

姜夔在范成大家作客时,范已年老退居,家中养有不少乐工与歌妓,姜白石在范家一住就是好些天,主要就是作词谱曲,供范玩赏,《暗香》和《疏影》便是此时所作,据说范成大非常欢喜这两首歌曲,并把自己一位色艺双绝的歌妓小红送给他,姜白石带着小红归家路过苏州城东的垂虹亭时,诗兴大发,乃作诗:“自琢新词韵最娇,小红低唱我吹箫。曲终过尽松陵路,回首烟波十四桥”。姜白石的诗在南宋自成一家,词的造诣则更高。而他对于音乐史的主要贡献就是留给后下一部有“旁谱的”的《白石道人歌曲》六卷,包括他自己的自度曲、古曲及词乐曲调。代表曲有《扬州慢》、《杏花天影》、《疏影》、《暗香》等。

《白石道人歌曲》是历史上注明作者的珍谱,也是流传至今的唯一一部带有曲谱的宋代歌集,被视作“音乐史上的稀世珍宝”,其中10首祀神曲《越九歌》、1首琴歌《古怨》、17首词体歌曲(又称“曲子词”,这些“曲子词”又分为两首填词的古典《醉吟商胡渭州》和《霓裳中序第一》),一首《玉梅令》(这是诗人为范成大所写曲调填词”,14首委夔自己写的“自度曲”。他突破了词牌前后两段完全一致的套路,使乐思的发展更为自由,在每首“自度曲”前,他都写有小序说明该曲的创作背景和动机,有的还介绍了演奏手法。

姜夔能娴熟地运用七声音阶和半音,使曲调显得清越秀丽,这与他独具一格的清刚婉丽、典雅蕴藉的词风结合得天衣无缝。杨万里称其有“裁云缝雾之构思,敲金戛云之奇声”。自唐末战祸四起,经过近半个世纪五代十国的战乱时期,宫廷雅乐大受挫伤,大部分的宫廷音乐、乐人流入民间。自商周以来规模盛大、气派恢弘,象征着皇权政治与王朝文化的宫廷音乐,到了宋朝则开始让位于正在崛起的民间音乐艺术。为改进宋时较混乱的音乐生活局面,姜夔曾写《大乐议》献给朝廷,希望复兴宫廷音乐,但未受重用。《大乐议》代表宋代民间音乐艺术最高成就,更为后人提供了一份了解当时音乐状况的可贵的资料。

按着腰进入惩罚做到哭 第二章

袁谭现在的感觉却不太一样,他一边指挥着这些奋勇杀敌的士兵,一边回想到以前,当初王修斩杀了自己宠幸的家将的时候,他怒气冲冲,打算当众将其斩首,以证明自己的威望,但是有一天,当行猎归来的袁谭在借宿的民宅中发现自己的长生牌位,询问下知道那是王修以自己的名义曾经资助过无数百姓,而这些百姓在得到恩惠后,自然忘不了帮助他们在这个乱世生存下去的王修和他所辅佐的<明君>,所以在青州郊外的百姓家,袁谭以及王修的长生牌位随处可见,也正是看到这些以前做为士族子弟没有看到过的纯朴民心,让袁谭幡然醒悟,亲自将押禁大牢的王修请出,然后将所有民政一律委任,这就有了现在这些为袁谭一往无前的勇猛将士,可以说,整个袁氏集团的治地下,只有袁谭辖下的百姓才如此团结一心,而这团结一心的力量正给刚才还得意于取得胜利的曹军迎头痛击。

曹操依然稳坐于马背之上,他心中虽然懊恼,但是雄才大略的他明白现在懊恼没有任何作用,相反,若是过分的表现出忧虑,那么整个大军的士气将降到谷底,而那以为着什么,他心里比任何人都请出,所以他只是静静的坐在马背之上,惯用的红色披风迎着微风摇摆,要不是处在战场之上,会让人觉得是个富家翁在游山玩水而已。

在他身边还有人没有任何动静,那就是许褚和他的武卫営,他们是保护曹操生命安全的最后防线,如果他们也挡不住袁谭军那种悍不畏死的强力冲锋的话,那么曹操的生命就将得不到任何保障,也许黄河岸边就是这一代枭雄的最后归宿地。

许褚双手提着缰绳来到曹操身边,虎生虎气的说道:“丞相,大军危急,请丞相先退,以图日后再过河与袁氏决一死战。”

曹操此时虽然懊恼,但是依然冷静的说道:“若孤先退,则大事皆去,为今之计,诸君当与孤奋力死战,或许尚有一线胜机,如若不然,则孤与君等皆死与河北矣。”

许褚跟随曹操后从未遇过比今天更凶险的时机,以他对曹操的忠心,为曹操而死那是自然不过的事情,既然曹操以决定死战,那自己的任务也就确定了,在派出人去唤回张合与徐晃之后,许褚命令所有五位武衞营将士集中到曹操的正面,形成一个半圆的弧形,将曹操围在中间。

武衞营的骨干军官基本都是许褚的族人或者是他亲手提拔的底下层人士,这些人感于曹操的厚爱以及忧戚相关的原因,对曹操最是中心,他们在战场给予敌人的冲击也许比不上虎豹骑,防守上也许比不上张合的大戟士,但是人人都可以为曹操而死,他们之所以成为精锐,根本的原因就在于他们对曹操的忠心。

史涣虽然不是勇冠三军的猛将,但也是曹操麾下一员能力比较突出的将领,不然曹操不会让担任护军一职,然而现在他的表现却出人意料的不尽人意,尽管他自己已经将一身战袍都染红了,带领亲兵与袁谭将士贴身搏杀让他本来儒雅的外表变得狰狞而恐怖,他非常清楚若是没有抵挡住这股袁军的进攻后果会如何,他的这种无畏的表率行动理所当然的让许多曹军士兵从茫然和意料之外回过神来,可惜,就算是这样,当袁谭的主力到来的时候,他苦心支撑的防线依然没有抵挡住对面袁军狂风骤雨般的攻袭。

战场上,生气这个东西是很微妙的,它不是个存在的实体,而是一个虚拟的幻象,用手是抓不住的,但是处在战阵中央的士兵却可以亲身的感受到它,蒋义渠就感受到了,袁谭的到来让他和将士们的神经更加兴奋,原本就把不可一世的曹军压的动不了,而现在更是一步一步向着他们的最终目标前进,前进的速度也比原来快了,自己砍杀曹军士兵也比刚才更加容易,横飞的鲜血让他处于版疯狂状态,其实他自己的身体早就多处受伤,只是如虹的气势让他暂时感觉不到任何痛楚,他现在感觉到的只是杀人的快感。

主将如此,身边的士兵多少也会感觉到,袁曹交战以来,人多势众的袁军几乎每站必败,可现在,他们几乎是踩着曹军的尸体一路大踏步前进,前进去摘取曹操的首级,这个目标让袁军的普通士兵也陷于疯

文学

狂状态,最前面与曹军交战的士兵固然是不断前进,后面够不到的,只好推着前面的人前进,前面的人若不能迅速的将对手杀掉,那么只有被推着送到敌人的刀下,然后被敌我双方的士兵当成垫子,踩的不知道原来的面貌如何。

血腥的屠杀加上如虹的气势,史涣最终没能挡住袁军的冲锋,他一边后退一边砍杀着想要他脑袋的袁军,他是将军,有这样的觉悟不奇怪,但是那些低层士兵就没有了,他们朝着许褚的武衞营奔去,他们已经是溃兵了,即使是战场上的督战官员也不能挡住他们想活下去的愿望,强大的精神压力让他们忘却了自己身为军人的最基本的职责,对于这些刚刚放下锄头,从农民蜕变而来的士兵来说,武衞营的士兵就好像是他们许久未见的亲人,让他们感到无比的亲切,仿佛只要到达他们的身边就安全了。

按着腰进入惩罚做到哭 第三章

军营的墙高约2米5,墙上并无什么坚持尖刺,2米5的距离轻轻松松就可以越过去,但是要先观察一下是否墙内有暗手,别等一爬进去,便立刻中了一枪,这就是有点得不偿失了。

所有人,立刻从侧面摸向军营。

靠近军营围墙。

还是老规矩,先抬头看看天月色正亮,但云亦有很浓的一片,根据夜色找到一处月色很淡的一角,还是叠罗汉,一人在下,一人在上,微微抬起头,稍微探出成围墙,露出眼睛,看到一点儿。

露出围墙,往里看,即使是一片黑暗,只能看见一些营房,并无其他,但是这名军士,却立刻感觉到不对,有杀气,他立刻将头缩了回来,他这个举动,特别的及时,因为在他缩下去的下一秒钟,一抹目光从黑暗处扫到了这处围墙,在这里停留了几秒,接着向右滑去。

这是军营中的暗哨。

杨胜也是从军多年的老军了,他明白万一真的有人摸进城,军营一定是对方攻击的首选,军营虽然在前门后门都有人警戒,但那远远不够。

杨胜想到的就是增加暗哨。

岗哨一明一暗,相互辅助,军营前后两门以及军营之中都有巡逻队和岗哨,给人一种防备严谨的感觉,让人以为除了这些岗哨之外,军营之内再无别的防备,但其实并不是如此,整个军营乃是内进外进。

除去军营之内的巡逻队和前后门的士兵,军营之内另有20处的暗哨,每一处暗哨具有一名士兵站岗,在军营帐和房屋的犄角旮旯,身上披上厚厚的土布,来掩着自己的身子,在黑暗之中,并不会被人发觉到,而在发现敌人的第一时间,他的职责并不是击毙敌人,而是开枪。

身为岗哨,军中规定,在发现敌人之时,第一时间的反应并非举枪将敌人击毙,而是要鸣枪示警。

这一点,军律上写的清清楚楚,杨胜治军还是很严的,他对军律军令执行十分的严格,挑选的岗哨也皆着眉山驻军之中的精锐军士,他们将军律军令执行得十分严格,而在刚刚,只要那名暗哨的军士看到那露出脑袋的治安军军士,那名军士便立刻第一时间就掀开身上的土布,往天上,就是一枪。

这一处军营占地极广,这军营之内驻扎着数千士兵,这步枪手枪皆是随着士兵一起入睡,就在炕头儿对面儿的枪架上,只要听到枪声,均是起身掀开被子跳下炕头,随便披上件衣服,直接上前就能把枪给拿起来,冲出房门就能战斗。

而且现在这天冷啊,基本上大家入睡的时候,也就是把外面的外套脱了,剩下的衣服都穿在身上,这要是半夜起来,其实也就是披件外套的功夫,这得多快。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