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红达人网红达人

艳妇雪白细嫩的艳妇:新翁熄粗大

2021-01-29 08:27:43 写回复

艳妇雪白细嫩的艳妇 第一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艳妇雪白细嫩的艳妇 第二章

原历875年,郑穆突破洞天境,晋升创世境,原界也累积升至八级,世界面积达到十亿平方公里,在原有的基础上,每亿平方公里新增一个飞升台,共计十个,以分摊越来越多的下界飞升者。

与此同时,原界修士总量也随之破亿,顶层修士的修为更是突破了入道境初期,原界进入3.0时代,顺理成章的,以武神大世界为代表的中级世界划入飞升体系。

当初那一批被郑穆一网打尽的二百五神道强者,终于得以刑满释放,直接遣送至原界各处,大大增强了原界武神系飞升者的底蕴。

武神大世界飞升者的飞升条件是真神境,实力在窥道境中期到后期之间,在原界也算是顶尖高手了。

其实正儿八经的从武神大世界飞升上来的也就只有一个贺一鸣,尽管被释放的那群神道,包括敖闵行、马彧在内,经过这么多年的关押生涯,修为都能更进一步,不能进的都已经老死了,但想要在武神大世界那样的环境中修炼到真神境,非“真天才”根本不可能办到,千年时间,仍然只有一个贺一鸣。

所以,当贺一鸣意外与敖闵行等人碰到的时候,心中的惊讶可想而知,他还以为这些作死老前辈都已经死了呢,没想到活蹦乱跳的不说,一个个气质特棒,这不科学!

确实不科学,如果不是被强行关押了三年,他们很大概率会成为黄土,除了感叹祸福难料,还能说什么呢?只能说,自由的感觉真好!

原历3419年,郑穆晋升创世境巅峰,原界升九级,世界面积一百六十亿平方公里,飞升台改为每十亿平方公里一座,一共十六座。

当此时,先天级别的飞升者已经严重拉低了原界的逼格,于是,郑穆果断将最低飞升条件从先天初期小小的调高了两级,调到了洞虚初期,而那些等级不达标的世界自然而然取消了直接飞升的资格,当然不是一刀切的关闭飞升通道,而是将它们的飞升目标从原界改到一些中级世界而已,比如九鼎大世界、武神大世界,为此,郑穆还特地将渐渐失去作用的天网成员再次利用起来,大肆摊派至这些中级世界,坐镇飞升台,保证飞升者不至于一飞就死。

这种操作,会随着原界的成长,不断调整,说不定哪天,九鼎大世界都将失去直飞原界的资格,嗯,不是说不定,这是必然的。

原历5000年,郑穆依旧创世境巅峰,原界面积增加到三百三十亿平方公里,随着飞升修士后代的崛起,原界修士总量不可计数,且,本土修士的数量逐渐反超飞升者,当然,高层战力,依旧是飞升者碾压本土派。

而在这一千禧年,武当派张三丰一逆到底,率先突破合道境初期,然后仅仅是第二年,即原历5001年,贺一鸣紧随其后,踩在一大批前辈的头顶上后来居上。

然后,就和前几次一样,每当有人突破极限,就会引起一波突破狂

文学

潮。

继张三丰、贺一鸣之后,区区一百来年,陆续就有敖闵行、李朝、不死火凤、白龙等七位人妖两族修士成功进阶第一批次。

原界正式进入4.0时代。

郑穆也不甘落后,斗破、武动等一大批中高级世界加入原界体系这个大家庭。

原历8900年,郑穆突破创世境,进阶真灵境,总算有了一定的资本,可以去一些真正的高级世界浪一浪了,于是,他第一站就选择了西游大世界,他可还记得当年是如何逃离此界的,他这次来西游大世界,当然,不是为了报仇,他还没那么小气,他是来挖天庭墙角的。

西游大世界,地仙界的普通修士想要飞升,必须飞升天庭,成为一个有编制的天庭打工仔,自由大大受限,非常蛋疼。

在郑穆看来,如果有一条新的飞升通道,飞往的世界又是一方充满了机遇和活力的全新世界,与被条条框框的天条所束缚的天庭相比,暮气沉沉的天庭根本没有可比性,天庭有什么?仙子小姐姐?对不起,天条不允许撩妹,详细请参考瑶姬、三圣母、织女、七仙女…的丈夫的下场,额,还有天篷元帅,反正郑穆是一定会选择飞升原界的。

艳妇雪白细嫩的艳妇 第三章

“吼吼吼!”

伯爵暴怒,金属铁爪自手腕处断开,拖拽锁链弹射而出,五根锋利长爪直刺廖文杰胸口位置。

廖文杰双手插兜站在原地,红线丝丝缕缕在脚下铺开,在利爪即近前扬起帷幕,轻易将其挡下。

伯爵望之一愣,心头升起警惕,欲要收回义肢铁爪,却因为红线缠绕裹紧,几次尝试均以失败告终。

见红线缠上锁链,收束成一条条赤红色毒蛇袭来,伯爵壮士断腕,主动将小臂上的义肢卸下。

这条手臂是Reeve砍断的,那一战,伯爵失去了右手,Reeve痛失搭档,可谓两败俱伤。

考虑到Reeve失去的不仅仅是搭档,还有爱情,应该是他更惨一些。

“所有人一起上,杀了他,抢回圣物。”

点子扎手,且望之不是善类,伯爵招呼手下群殴。

他本人带头冲锋,黑袍下取出钢制长剑,身形化作残影,劈开红色帷幕,转瞬冲至廖文杰面前。

长剑高举,携带呼啸破空之声,锵一声落在廖文杰……掌心。

廖文杰抬手握住剑锋,嘴角勾起对着伯爵狰狞一笑,不等对方弃剑而逃,脚下红线化作一团红云,以铺天盖地之势淹没而下。

血色浪潮冲击整间教堂,声势轰隆席卷过境,除了扑街在地的主仆二人,在场所有吸血鬼一个没逃,全部被浪潮吞没。

纵然有吸血鬼顺着墙壁爬走,也被红色浪花化作的鬼手抓住,拖入了‘血海’之中。

尖叫四起,恐惧蔓延……

待Kazaf主仆二人睁开眼,教堂里的血海退潮,一根根红线从天花板垂下,临空吊着红色人蛹。

伯爵双膝跪地,单手捂住胸口,五官扭曲,胸膛剧烈起伏,却始终没法呼吸到新鲜空气,反倒是皮肤表面溢出一颗颗小血珠,漏气的情况十分严重。

噗哧!

廖文杰抬手刺出十字架,扎进伯爵脑门,抬手补上一掌,将整个十字架没入其脑门。

属性克制严重,伯爵化作飞灰消散。

红线鬼手接住临空坠落的十字架,延伸至半空,挨个将人蛹里的吸血鬼刺成飞灰。

“……”x2

主仆二人慌得一批,尤其是Prada,想到之前自己将死神视为自助餐,还主动邀请他进屋坐坐,惊出了满身冷汗。

对死亡的恐惧压过一切欲望,现在一点也不饿了。

“奇怪,我以为吸血鬼心脏都不跳了,应该不需要呼吸,更不会出汗……”

廖文杰抬手接过十字架,背后红线收束,饶有兴趣看向主仆二人。

至此,欧洲抵达港岛的吸血鬼全灭,仅剩Kazaf和Prada两只。

“少爷,要不要挣扎一下?”

Prada表情僵硬,很想说一句‘少爷快跑,我掩护你’,可实力相差悬殊,临死前就不玩什么幽默了

文学

“不用,挣扎不过是换个死法而已,没意义的。”

Kazaf摇摇头,开门的时候、红线浪潮铺开的时候,廖文杰都能轻易杀了他们主仆二人,可两次都没下手,说明对方没打算这么做。

Kazaf理智没有将心头想法说出,见面没多久,他看得出廖文杰很邪性,和这种人相处,太聪明反倒容易吃亏。

“安心,要杀你们早就杀了。”

廖文杰眉头一挑:“你们两个很走运,之前没让我进门,不然骨灰已经扬了。”

“好人有好报……是吗?”

“差不多吧!”

想到Reeve的交代,廖文杰皱了皱眉:“我答应一个朋友的请求,专程过来干掉你们两个,看你们还算规矩的份上,我就不杀生了,从哪来回哪去,别让我在港岛再看到你们。”

“好,没问题!”

Prada连连点头,死里逃生大呼侥幸,拖着Kazaf就往门外跑,唯恐廖文杰反悔。

“等一下,Prada,问清楚再走。”

Kazaf挣开管家的手臂,直言道:“你的朋友是谁,我不是惹是生非的人,来港岛这些天从未得罪过人,为什么他要杀我?”

“得罪了,你泡了他妹妹。”

“What!?”

“实话告诉你,你女朋友的亲哥哥Reeve,他是一个吸血鬼猎人,得知妹妹在和一个吸血鬼谈恋爱,怀疑这里面有阴谋,碍于兄妹感情不好出手,所以请我来干掉你。”

“大哥他误会了,我和Helen是真心相爱的。”听到真相,Kazaf整个人都不好了。

“和我说这些没用,纯路人,不管你们是一见钟情,还是见色起意,我都不关心。”

廖文杰耸耸肩:“反倒是Reeve的心情我可以理解,将心比心,换我是个吸血鬼猎人,还手刃了这么多吸血鬼,突然有一天,妹妹被吸血鬼泡了,可能还上了,我会认为这是一起处心积虑的报复行为。”

Kazaf一脸懵逼:“为什么你会这么觉得,为什么普普通通爱情要用阴谋论来分析?”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