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红达人网红达人

bl文库按住腰顶弄:你这个浪货

2021-01-29 08:26:32 写回复

bl文库按住腰顶弄 第一章

在下午的最后一场比赛中,原田秀行的对手正是鸟居悠翔。

他没有任何保留,在裁判宣布开始的一瞬间,便冲了上去,一记如闪电般势大力沉的劈腿,将鸟居悠翔踢出了十米之外,震惊全场。

鸟居悠翔的冠军之梦,彻底破碎。

之后,三浦初美和小岛瑞希也分别取得了胜利,三人携手晋级玉龙旗个人赛决赛圈。

至此,原田秀行和小岛瑞希两人也打破了记录,成为首次突围玉龙旗东京预选赛的普通人。

在次日的比赛中,原田秀行和三浦初美、小岛瑞希组成的三浦小队更是势如破竹,原田秀行作为先锋,连胜两支队伍,以一挑六的战绩,进军福冈。

在八月份举行的福冈玉龙旗比赛中,原田秀行更是大杀四方,在男子个人赛上一路连胜,拿下了冠军,豪取三千万日元奖金。

三浦初美也如愿以偿,有惊无险地取得女子个人赛的冠军,小岛瑞希则经过连番苦战,未能闯入前八之列,不过也没什么可惜的,她以卡哇伊的精致容颜和狠辣坚决的打法红遍了全岛国,名气甚至在原田秀行之上,再说了,她才高一,以后还有机会再来福冈,取得更高的荣誉。

在团体赛上,原田秀行这位先锋以一己之力连胜十八名对手,从开局打到决赛,让中坚三浦初美和大将小岛瑞希坐享了一把冠军的滋味。

不仅如此,原田秀行还拿到了这一届玉龙旗的“敢斗奖“,奖金一千万日元。

所以,在二零二零年的八月,原田秀行的个人资产一下子增加了五千万日元,妥妥地也算是一枚小富豪了。

但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在玉龙旗比赛全部结束的当晚,日暮里高中队伍的住宿酒店遭到一群蒙面人的袭击,三浦初美被掳走。

bl文库按住腰顶弄 第二章

那是确实是一朵十分漂亮的冰莲。

哪怕是王枫,也不得不承认,这朵特殊的冰莲花,竟然与他的混沌青莲有几分相似。

可他并没有在斗罗世界看到过莲花的武魂亦或是魂兽。

这朵冰莲花散发着高洁冰雅的气息,只有巴掌大小,虽然没有绽放,只有花苞,但花苞覆盖的晶面都散发着璀璨而耀眼的光芒。

让人视线难以离开。

它没有散发一丝冰意,有的,只有一种与世间孤立,傲然超凡的仙气。

而且,还被单独的盛放在一方水池之中。

那水池也是蕴涵浓郁的能量,尤为特殊。

“这难道…是雪帝留下来的?”王枫心中轻轻咦了一声。

这朵莲花,明显有着特殊的生命气息孕育着。

因为,她不是天然诞生的。

而是被创造出来的魂兽。

能有这种能力,创造拥有生命的魂兽,哪怕只是最简单的植物。

也只有雪帝能办到。

且,还是冰莲。

“特殊在…”那女孩开口道,“这是被一位魂兽中的强者用生命凝聚而成的植物魂兽。整个世界,独此一朵,再无第二朵。”

一众孩童听后顿时惊讶的齐齐哇了一声。

“念师姐姐,我能选它当我的第一只契魂兽吗?”一名孩童激动地说道。

独一无二。

这种吸引力,已经让这些孩子们,完全不想去考虑其他的了。

“笨蛋!”被称为念师的女孩瞪了几个孩子一眼,指着水池旁边的牌子,“没看到这上

文学

面写着什么吗?仅供参观!”

“这只魂兽是被强者创造出来的。有特殊的含义和象征,哪里是你们能够选择的对象?”

念师轻轻指着水池中的冰莲。

眼中有些对美的迷恋。

“那难道它就一直是这样吗?只在我们魂兽基地供给参观?那岂不是白白浪费了?”

有孩子问道。

“倒也不是。”念师说道,“那位强者强者曾留下话,若是有魂师能让这朵冰莲开花,这朵冰莲就会成为对方的契魂兽。”

“不过嘛,已经有许多年了。”

念师掐着手指,算了算,“四五十年了吧,别说开花了,一丝动静也没有。连超越一百级的强者,都无法使其开花。哪怕给这朵冰莲注入再多的生命力量,也没有任何作用。”

“它的生命,仿佛停止一般。当然,也可能是在静待有缘人。”

一旁的王枫听完心道,当然开不了。

这冰莲蕴涵雪帝的本源,相当于一位正在孕育的魂兽生命。

能够唤醒的,只有雪帝本人的精血。

当然,也有可能冰莲自身的生命,诞生意识,真的有一位魂师与他的

文学

生命有完美的契合度。

也有可能使其苏醒,绽放。

可显然,那不太可能。

“雪帝将冰莲放置在这地方…有什么含义?”

王枫想了想。

有一说一,雪帝不是心思复杂的女子。

她这么做,可能无非闭关出来之后,发现世界大变,魂兽和人类的格局更是天翻地覆。

人类对魂兽没有了敌意。

她心中念及王枫,便想以创造这一朵与王枫武魂相似的魂兽生命,将思念寄托其中,放置在人类世界。

以表达对这份改变的认可。

bl文库按住腰顶弄 第三章

司空昊的音浪瞬间席卷开来,整片虚空都回荡着他震怒的吼声。

随后,全场陷入短暂寂静之中。

而后便是哗然一片!

在场所有人震惊不已。

雪松长老更是面色苍白,双腿打颤,几乎倒在地上。

就连吴琼执事也是半天哑口无言。

不过,他随后反应过来,猛地看向雪松长老。

“你不是说你认识陈枫,还与他有过交情?”

此话一出,陈枫心中便有数了。

恐怕刚才吴琼已经猜到了他的身份,却因雪松长老没认出他而心生动摇。

与此同时,不少人听到这话,目光也皆齐齐看向远处的雪松长老。

一时间,交头接耳窃窃私语此起彼伏。

更有甚者干脆直接发声,质问起了雪松长老。

“是啊,雪松长老,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你当初不是说,在星河剑派危急存亡之际,你亲眼看到陈枫大师兄出现,力挽狂澜吗?”

“不是还说,是陈枫大师兄举荐你成为天枢剑宗的长老的?”

听到这些声音,雪松长老更是面色如霜,直打寒颤。

陈枫的目光愈发冰冷。

看样子,这雪松长老竟还拿着他的名号招摇撞骗。

没想到没人拆穿,竟然还在天枢剑宗混出了点名头。

若非今日他本人出现,闹出这一出,恐怕雪松长老这安生日子还能有滋有润的继续下去。

可这天枢剑宗上上下下,认识他的人也不少。

怎么会无人拆穿他?

不等陈枫深究,司空昊已经来到面前,大笑着与他相拥。

“好兄弟,你怎么突然回来了?你不是去大荒主神府历练了吗?”

如今,无人敢再对星河剑派放肆。

就连星河剑派内部,也以天枢剑宗为尊。

昔日联手恨不得弄死天枢剑宗的几个剑宗,如今哪个不是客客气气,笑脸相迎。

按理说,陈枫此时应该没了后顾之忧,安心在大荒主神府历练三年。

谁也没想到,他竟会在此时回归。

陈枫看向司空昊,眼中闪过一抹惊讶。

一段时间未见,司空昊的修为果然又有长进。

如今的司空昊,修为竟已突破至十方洞天境第六洞天!

这等修为提升速度,虽不及苍穹之巅诸位,却也算得上出类拔萃。

陈枫拍了拍他的肩。

“此次回来是有些事要跟宗主交代,不过你来正好,有事跟你说。”

先前在大荒主神府,陈枫跟大荒主讨价还价,争得一个代替名额。

当时他心中想的,就是司空昊。

星河剑派内无人天赋胜于他。

不过此事不急,陈枫将目光重新扫视在周围。

“究竟怎么回事?为何天枢剑宗乱成这副模样?”

而在场诸位在震撼与惊讶之后也反应过来,情况好像不太对劲。

要说陈枫之名,如今可是如雷贯耳。

“我什么时候成为大师兄了?”

“那徐峻师兄,如今又身在何处?”

“这内宗外宗之分,长老执事之位,又是谁来评判?”

陈枫以便开口,目光一一扫过在场每个人。

“一段时日未见,这天枢剑宗竟然要成为第二个天权剑宗了。”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