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红达人网红达人

尤物人妻的屈辱,娇嫩的被两根粗大的

2021-01-28 08:49:23 写回复

尤物人妻的屈辱 第一章

半小时后,罗拉已经与一群冒险者来到了出发前的准备区域,看着分发到自己手上的补给品以及周围那些正在有说有笑做着准备工作的临时队友们,这位年轻的女猎手仍然有些发蒙——她今天本来是只打算看看有没有什么在营地附近清除零散元素生物的常规任务的,这怎么一扭脸就被编入危险性更高一级的“推进队伍”里了?

在她身旁的老法师莫迪尔倒是满脸愉快的样子,这位精神头比年轻人还足的老爷子一边把发到自己手上的寒霜抗性药水塞进衣服里一边随口对身旁的冒险者说道:“其实他们发给我这玩意儿根本没用,我可不怕这么点冷空气——还是你们这些体质差一点的年轻人更需要做好防护,极地的气温可不是闹着玩的。路上你们有谁的抗性药剂不够用了可以来我这里要……”

被搭话的冒险者一愣一愣地看着这位目测至少能当自己爷爷的老先生,几次欲言又止最后还是把话又咽了回去——超凡者的领域终究和普通人是不一样的,这位看上去白发苍苍的老人其实是掌握着神秘力量的魔法师,在强大法术的加持下,一位老人未必会比所谓的“青壮年”体质虚弱,自己这时候默默点头说不定反而显得礼貌一点……

紧接着,莫迪尔的注意力又放在了始终没开口的罗拉身上,这位老先生脸上带着笑意:“罗拉,你看上去不怎么精神啊——这可不像是一个即将前去执行任务的战士应有的状态。”

“我一开始其实是准备参加营地东区的清理任务的,”罗拉从有些走神的状态惊醒过来,一边尴尬的笑了笑一边无奈地说道,“我可没打算报名参加推进队伍……是您不由分说便拉着我在这边报了名……”

“我咨询过你的意见来着……是我记错了么?”莫迪尔眨了眨眼,有点困惑地敲敲自己的脑门,但他很快便将这些细枝末节的问题抛在脑后,“啊,想不起来了——看来我需要向你道歉,罗拉小姐,你要退出么?现在我们还没出发……”

“不了,”罗拉无奈地叹了口气,不知为何,在面对眼前这位日常举止有点古怪的老先生时她总是会产生某种既视感,就好像……在与自己那位年老糊涂却又热心的祖父打交道一般,而自祖父去世之后,她已经很多年不曾产生类似的感觉了,这让她在莫迪尔面前的时候总是不由得放松下来,并被这位行动力超强的老爷子影响,“总归还算是在营地周围。”

“高文·塞西尔大帝有一句话说得很好——富贵险中求,这位小姐,我们来这里可不是享受安逸的,”旁边的一名单手剑士爽朗地笑了起来,“看上去你平常没参加过‘推进队伍’的行动?相信我,这种任务的收益绝对比你在营地附近‘打扫卫生’要令人满意多了,靠近探索边界的地方到处都是更加活跃的元素生物和富集的法力区域,那些东西的实力其实并不比营地周围的魔物强多少,但高度纯化的元素凝核和法力涌源里偶尔冒出来的结晶可比低品质的元素混合物值钱多了……”

“而且运气好的话还能捡到以前塔尔隆德时代遗留下来的珍宝——那些好东西侥幸逃过战火,完好无损地躺在泥浆和冻土里,”另一名女性剑士用更加愉快的语调说道,“那些东西放在洛伦大陆随随便便就能换来一片地产,在这地方却跟烧焦的石头一起被埋在地里……啧啧,真不敢想象这些巨龙在战争之前到底过着怎样奢侈的日子……”

“感觉他们个个都过着国王一样的生活……”“那肯定的,我上次还听一个龙族说呢,他们当初人人家里都有个管家,叫什么……欧米伽智能助理什么的?家家户户都有管家,这样的生活你敢想么?”“不敢想,也想不出来——反正现在都没了……”“就怪可惜的。”

冒险者们的话题总是很容易热闹起来,尤其当这话题跟财富沾边的时候更是如此,这支临时拼凑起来的“部队”很快便热烈地讨论起来,前不久还来自天南地北、身份背景各不相同的人们此刻就如同多年至交般热切交谈,交换着看法,言谈间仿佛已经酝酿起了浓浓的友谊——这份友谊偶尔会帮助他们在接下来的共同行动中提高那么一点生存几率,让自己倒下的时候身边能多出一条拉自己起来的手臂,但在更多的时候,这份“友谊”最大的意义就只是营造出些昂扬的士气,让大家驱散紧张和恐惧罢了。

友谊将起于出发前天南地北的吹牛,止于返回营地之后的最后一次清点——当然,如果大家运气都比较好,能共同活着经历数次这样的“循环”,真正的战场情谊就会被建立起来,并在几次酒肉交错中得到巩固,最终一直持续到大家都死去为止。

这就是冒险者——也包括刀头舔血的佣兵们——所熟悉的生活方式。

但并非所有冒险者都会这样生活,其中也不乏有较为“孤僻”的异类存在,罗拉姑且算是其中之一。

年轻的女猎手不太喜欢这种强行熟络的谈天说地环节,她只是一个人默默地整理着自己的装备:

三份来自营地后勤小组的寒霜抗性药水,这曾经昂贵的炼金产物如今被免费配发给每一位冒险者用于抵御塔尔隆德寒冷的环境;个人防护用魔导终端,在付出少量押金之后租借来的好东西,这现代工业的产物最大的作用是产生一个单人微

文学

风护盾,除了协助抵御寒风之外,它还能让使用者在有毒环境中安全生存下去。

这第二个功能尤为重要:在这片危险的废土上,毒性环境常常与冒险者们相伴,安全区边界到处都是泄露的工厂管道、被污染的元素裂隙以及毒性气体涌源,即便是体质强大的超凡者,稍有不慎也会死在这些环境毒害上面。

要想在如今的塔尔隆德废土安全活动,必须保证二十四小时不间断的防护效果,若是放在旧时候,大部分实力一般的超凡者都不可能仅凭个人魔力实现这种事情,但如今不会疲惫的机器却可以做到此事,它所需要的仅仅是充足的魔力供应以及谨慎细致的检查维护而已。罗拉在这件事上不敢怠慢,毕竟她是知道的,上一个粗心大意的倒霉蛋已经死在了营地附近的一处工厂废墟,还没来得及从这片“冒险者天国”上挖到一个金币,便成了毒性废气的牺牲品,其名字现在还被高高地挂在冒险者大厅最醒目的地方,明年的这个时候,坟头草大概就很高了……

尤物人妻的屈辱 第二章

当元始道人再次从黑暗中醒来时,天已经亮起来了。

“我们终究赢了!”

望着天上那向大地泼洒着温暖阳光的火球,即便是最为铁石心肠的人,也不由得露出了由衷的笑容。

他们艰难地跟魔阳战斗了数百载,从被完全压制,到分庭抗礼,再到占优,最后彻底地将其毁灭于现世。

数百名同道牺牲在抗魔第一线,死者占到了整个道辰界六成的真仙,活下来的众仙也是人人带伤。

轻者需要闭关百年,重伤者或许得陷入长期的沉睡当中,才有一丝机会复原。

但不管怎么样,他们还是赢了,尽管代价有些惨重,道辰仙界可能得休养万年,才能回复到战前的样子。

……

不过胜利带来的激动是短暂的,很快他们就想起来,道德仙宗、圣辰门、万毒教三者本是仇深似海,只是因为要对抗魔阳,才不得不联手起来。

如今魔阳已除,之前被暂时掩盖起来的矛盾,又开始逐渐浮出水面,众人不由得面面相觑。

“两位道友,我提议,接下来的三百年,三宗渡劫之上的存在,停战。”几乎全程直面魔阳,受创最重的辰道人,主动提出了高层停战协定。

这一战中,各方的高层都伤亡惨重,反倒是中低阶的弟子,因为连做炮灰的资格都没有,除去少数被魔染化为魔物的,其余大多都活了下来。

“可。”

“我同意。”

元始道人跟伊西斯虽然伤得不如辰道人重,但身上的伤势没个千八百年也恢复不了,哪怕此时挑起战争强杀对手,也只会令自己伤上加伤,彻底断送道途。

元始道人的道德仙宗,辰道人的圣辰门,万虫之母伊西斯的万毒教,都是在道辰界传承数万年的超级大宗,下面觊觎他们地位的次级宗门也不少,倘若强行带伤相争,最后说不好是让他人渔翁得利。

“福生玄黄天尊在上,我圣辰门。”

“我道德仙宗。”

“我万毒教。”

“在此立誓。”

“三教渡劫之上修士,停战三百年。”

“……”

“如有违约,即降天罚!”

三人你一句我一句地说了一大通,几乎是将能想到的漏洞都给全部补上。

誓约既成,冥冥之中的一串印记,便落在了这三宗的真仙身上。

……

“诸位道友,这些紫玄大药,算是我等的谢礼。”三人各自从袖中掏出一把晶莹剔透的丹药,给在场还活着的人都分上了一颗。

“不敢当不敢当。”

“……”

众人客套话说了一堆,但手上的动作可丝毫没有停下,纷纷将面前的紫玄大药收好。

这大药可是道辰界真仙阶层的硬通货,平日的修持,炼器,战斗通通都能用上。

炼制紫玄大药的紫玄灵机采集颇为不易,发现全凭运气。

“福生玄黄天尊……”

“福生玄黄天尊……”

受创最重的辰道人双手合十,舌底轻吐一句道号,然后翩然离去。

尤物人妻的屈辱 第三章

“大家注意力,这种时候,丧尸出现,千万不要给门打开!解决丧尸最佳方法是利用钢化玻璃防护性,搁着玻璃,用声音吸引,然后找机会爆了畜生脑袋。”徐仁杰再次是在动手前给队员们做了讲解。

眼下丧尸被阻隔在钢化玻璃那边,没法对外面众人造成威胁。

在这样相对安全情况,能够直面丧尸给队员们做详细讲解……徐仁杰自然不会错过这样难得机会。

之前他教会队员如何吸引丧尸,可解决丧尸才是核心。

解释完后,徐仁杰马上是按照自己所言步骤操作了一遍。

他给门把拉开。

因为钢管卡住,门被拉扯一定后便是停滞。

之后,徐仁杰站在门缝,着刀在玻璃又轻轻敲击了两下。

丧尸见到活物本就急不可耐,现在徐仁杰又声音挑衅,畜生不出意外靠了过来。

“看到没有,就是这样,你不用多做什么,他自己就会把脑袋往上凑!这时候,你只要将刀对准插进它脑袋即可!”徐仁杰非常耐心。

讲解完,将刀举起,准备送畜生上路,完成最后一步。

不过就在老徐将要动手之际,张飞突然开口:“老徐,等一下!”

徐仁杰扭脸后看样,目光擎着质询。

“这事儿能让我来吗?”张飞给自己想法抛出。

他解释完,全场都愣住了。

谁都没想到张飞会提出这样要求。

不过也不奇怪,综合张飞之前在商铺里种种表现……应该说太在一众新人里表现最突出,成长也是最快的。

虽然商铺突发事件,薛家新人也参与到了实际战斗,但是薛家新人更多是被动,迫不得已参与。

可张飞不同,张飞是实实在在自己站出来的。

之前是,现在也是。

张飞眼下举动给人感觉有点做戏意思。

毕竟,事情本身没有危险,徐仁杰动动手就解决了,没有必要换人动作。

但张飞心理没有这些想法。

他请求参与,并非要在人前显摆什么。

他也不认为这档子事儿有啥好显摆的。

他请求参与,仅仅是为了提升自己。

他是真心想要提升,因为只有尽快提升实力,得到徐仁杰等人认可……他张飞才能真正被胜利者联盟团队接受。

在与徐仁杰等人在临时居住地相处过程中,张飞有了深厚感情,这也让他坚定了想要留在胜利者联盟团队决心。

过去,是雷瞳强行给他们带来的,现在是他们本心想要加入。

但是张飞也瞧的出,老徐对他兄弟俩有意在考核。

说白了,人家团队不是说你想进就可以进的。

你要达到人家所需要求才可以进入。

这也是为什么本次随队来别墅,张飞,张弛两个私底下定了目标要好好表现。

眼下这个猎杀丧尸机会没啥难度……这是不假。

但这也仅仅是针对徐仁杰这样老兵说的。

在张飞,不管这件事儿有多简单……都是一次难得与丧尸正面接触机会,更是提升自己难得途径。

张飞不想错过。

徐仁杰短暂愣神便是回过神来。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