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红达人网红达人

别动我就在里面待会:高级会所俱乐部5换 乱群

2021-01-14 19:36:41 写回复

别动我就在里面待会 第一章

“嘿,王凯旋,你的话太多了,找仙人这种事多有意思,就当是旅游呗!”
“大金牙,你少看热闹不嫌事大,你是没有被传染病毒,我们时间可不多了,眼愁找人什么仙人,就浪费了十天的时间。”
“好了,你们别吵了,这一次咱们寻找的那个荒废村子,不就是为了证实仙人真实性吗,如果真的存在,那我们的红斑就有救了……!”
荒山野岭间,胡八一一行四人,王凯旋、大金牙、雪莉杨,他们身上背着大包小包,里面装满了武器与工具,这四人明显有些吵闹,一路上边走边吵,到也不算无聊。
十天前,王凯旋他们还在陕省某县,胡八一两人离开陈瞎子后,便迫不及待的想要找到胖子,一起去寻找那仙人。
但是没想到胖子二人倒霉的遇上,马大胆那一群亡命之徒,一番打闹之后,大金牙毫无义气的把胡八一给卖了,鱼骨庙也暴露在他们视线中。
本来一切都在按原定剧本发生,但是因为仙人的出现,导致胡八一他们的目标变了,做为一个国人,尽管不相信神鬼之说,但是刻在骨子的传统文化,还是让他们本能的选择相信仙人。
一番波折后,胡八一他们还是把王凯旋救了出来,然而他们并不知道,这也是马大胆他们的阴谋,他们之所以让胡八一把人救出去。
就是因为一个手下无意间偷听到,胡八一与王凯旋的交谈,得知他们竟然要去挖仙人的墓,可以得到长生不老药。
这种荒谬的事情,王凯旋都还没相信呢,马大胆这些人便已经激动起来,于是有人出了个损招,故意卖了个破绽,让他们把人救走,然后悄悄跟在后面,坐收渔翁之利。
本来王凯旋是死活不相信这事儿,还以为胡八一脑袋糊涂了,两人争执了许久,谁也说服不了谁,最后还是雪莉杨出现,亲自为胡八一证明,他们这才半信半疑。
紧接着胡八一说出,陈瞎子提供的线索,他曾听人说过,某省某处的一个荒废的村子,曾有人见过九宝大师出手,也许那里可以得线索。
就这样胖子与胡八一打了个赌,如果那里能够证实,这世上确有九宝其人,那么他们就全力寻找仙人墓。
毕竟真有仙人,对所有人来说都是好事儿,尤其是大金牙一听有仙人墓,那是赶也赶不走,非要跟着来看看,不过这也正常,任谁听到有这种墓,那都会有兴趣的。
于是四人便顾不上李淳风的墓,半个龙骨天书,还不一定有没有,雮尘珠更是没影的事儿,还不如仙人墓靠谱。
他们都是雷厉风行的人,一旦决定了便立刻动身,在雪莉杨与孙教授的身份掩护下,一路向南来到这个不起眼,却又埋藏了无数秘密的土地。
他们向着那个陈瞎子提供的地点走去,但因为这个年代交通并不发达,人们出门大多靠腿赶路,最终在找不到交通工具的情况下,四人也只能随大流,一步一步的穿越这荒山野岭。
一路上四人吵吵闹闹到也不算难过,不知不觉便来一座颇古老的小镇前,这个镇子有城墙、门洞,建筑仍然保持着战争年代的风格。

别动我就在里面待会 第二章

“好名字,那便这样吧。国子监想来你们也说不出什么花儿来,有事启奏,无事退朝。”
李墨闻言“欣慰”地笑了,令严洗嘴角一阵抽搐——这丫不是你自己传音过来说的吗?这是什么仙唐朝堂啊,老独裁者了。
大部分人自然是没有反应的,还没等严洗反应过来,他又见着李墨就那样公然地跟欧阎良“眉来

文学

眼去”,欧阎良于是又一肘子顶了顶人群之中另一个正在假寐的官员。
这位倒不像严洗一般不专业,显然是编排好了的,是个颇具素养的老演员,他只愣了半息,便马上深揖见礼,执着奏章大声颂道——
“圣君稍后,臣有本奏。”
“哦?”
李墨装模作样地正襟危坐,颇有兴趣地问道:“爱卿请讲。”
“臣弹劾镇妖王世子李平安,无才无德,整日流连声色犬马之间,博彩游戏,既无文道建树,也无修行之才。
分明坐享着大好资源,便偏偏不思进取。若不加以惩戒贬谪,怕是会令其余李家弟子寒心。”
此言一出,满座哗然——这人也算是李墨的老喉舌了,如果说先前朝堂里的脉络还抓得住,那么现如今便整得这些老油条一脸懵。
人家严洗可还在这站着呢!
这波啊,这波是卸磨杀驴还是过河拆桥啊?李墨为张清和上位铺路也铺得过于简单粗暴了点,这一点都不政治啊,引起强烈不适。
任是谁都知道这人说的是屁话——不修行、颓丧、博戏是谁造成的,明眼人一眼便知,现在开始发难了可还行。
严洗虽然听得眼抽,但是却也面无表情——镇妖王就是为了这事才派严洗过来了,这显然是人家父子两与李墨商量好的,虽然不知道整这一出的目的是什么,但是圣君和自家王上心里都门清着呢。
“也是……虽说是小事,但是总归影响还是有些恶劣,如此这般,那便略施惩戒吧。”
李墨支着脑袋,见下头的文武百官都有些乏了,又扭头问着耳观鼻,鼻观心的严洗——
“严将军,你可有异议啊?”
严洗心里轻叹了一口气,他实在是只想多在镇安杀些妖魔,可是张清和那一出整得外围好些日子都不见个头大的妖魔冒头,惹得他闲得无所事事,不然也不会被李退之抓来管这腌臜事儿。
他面儿上演出有些不忿的样子,面目冰冷——
“末将又敢有什么意见,圣君有令,莫敢不从。”
一下子这些旁观的百官脑袋里便作了一团乱麻,只觉得这都是些什么事,上一刻不还好着呢?怎么突然之间就发难了?这就是圣心莫测吗?
“正巧……王位往日里怕也是要悬上一阵子了,削个爵吧,何大人,最近哪里有些磨砺的机会,让这孩子去闯闯。”
李墨问询着何尚书,仿佛一切都为了李平安着想一般,但是说出的话却让老油条们不寒而栗。
好家伙,当着镇妖王副将的面说王位要空悬,说要削他儿子的爵位,至于空悬到什么时候,那大家自然都清楚——张清和和明月公主什么时候生了孩子,镇妖王的位置怕是也什么时候就有了着落。

别动我就在里面待会 第三章

冯君感觉到了在星系里,有异乎寻常的能量波动,忍不住侧头看去,“嗯?”
出现能量波动的地方,其实在星系边缘,距离他不算很远,但是距离别人有点远、
冯君看到了一片庞大的空间涟漪,甚至还有灰蒙蒙的能量光环,“跃迁能量场?”
感受到这种波动的,可不仅仅是他一个,澹台玉湖甚至直接传送到了他的身边,纤纤玉手抬手一指,“冯山主,那里出现了异常能量波动。”
澹台家跟冯君,真的是不打不相识,此前的恩怨已经了结,这次还来了一名真仙,但是那名真仙也听澹台玉湖的调度。
澹台玉湖虽然只是坤修,但是布局能力非常强大,再加上澹台家也不缺钱,所以她在距离冯君不远处,直接架设了一个传送阵——对此感到震惊的人,只能说贫穷限制了想象力。
此刻冯君的周边,除了他之外,还有几个保镖,比如说管红袖什么的,闻言他们往冯君身前一闪,显然是想遮蔽可能的攻击。
冯君摇摇头,无奈地叹口气,“你们没有注意到吗?那只是跃迁的能量场。”
“跃迁能量场?”澹台玉湖的美目白他一眼,“是虫族跃迁过来了吗?”
其实跃迁时候的现象,这个世界的人族未必能感觉到,但是来自天琴的修者个人素养太高,只要愿意观察的,多少都能感受到一点。
所以澹台玉湖也只是问一声,其实她的心里已经有猜测了。
“当然是虫族了,”冯君苦笑一声,“你还指望人族舰队这时候跃迁过来?”
“那得赶紧处理啊,”管红袖着急了,“咱们也不知道跃迁过来多少虫族,要不……还是呼叫真尊支持一下?”
“我也在考虑啊,”冯君无奈地挠一挠头,“该呼叫哪个真尊呢?”
“如果是跃迁的话,你还有十息考虑的时间,”颜家的真仙冲了过来,一脸的严肃,他的手里还拎着颜雨汐,是从行星上一路瞬闪过来的,显然很明白这件事的重要性。
他正色表示,“咱们不

文学

知道对方来的规模有多大,尽快联系吧,留给咱们的时间不多了。”
时间真不多了,跃迁跟神降相比,花费的时间确实长了很多,但也没有想像的那么长,正经是跃迁过来的规模,真的不好判定,所以必须郑重对待。
跃迁的时候攻击不行吗?冯君揉一揉额头,“还是得招呼真尊来?”
“必须喊真尊来啊,”颜家的真仙正色发话,“而且得是随叫随到的那种,我颜家老祖……真的抱歉,出来的时候没有商量,不能直接招呼过来。”
顿了一顿,他看到冯君没有反应,于是又说一句,“其实壬屠真尊不错,不过,如果只是指望他,万一喊不来的话,就只能指望冯山主了。”
指望冯山主,那当然就是指望“师门气息”了,不过很显然,颜家真仙不是这个目的。
冯君快速盘算一下,这个时间还真的有点挠头,壬屠真尊回了太虚不到十天,肯定是不赶趟儿了,现在再去通道口等两门调派真尊,也不一定保险。
去寻钓叟倒是可以,相信自己撇开壬屠真尊再去前线,钓叟估计不会再玩什么吊胃口的花样,但是……前线也需要真尊压阵。
所以现在最可靠的,就是去炽焰板块召唤銮雄真尊,至于说帮壬屠真尊遮蔽……却是真的顾不了那么多了。
由此也可见,手上有个把机动的真尊配合,在异世界的征战中,真的很方便。
这些想法说来话长,其实就是一瞬间,下一刻他就到了炽焰,而且是在最外围的区域。
冯君嘴里轻声发话,“銮雄真尊,虫族世界有急事求援,请赶快现身。”
他现身得是如此突兀,正好百余米外有两个外来的金丹真人,见状顿时吓了一跳,连法宝都掣了出来,如果此处不是金乌重地,没准就已经出手了。
但是听到他的话后,一名金丹高阶忍不住笑了起来,“道友,咱们开玩笑也得有个……”
他的话还没说完,一道人影蓦地出现在了冯君面前,虽然是收着威压的,但是只从气场就能感觉到,绝对是高阶修者。
冯君的反应倒是还好,不远处两名金丹只觉得两腿发软,忍不住往地上跪的感觉。
更远处有金乌门的弟子也发现了异常,一眼看过来,马上恭敬地施礼,“见过銮雄真尊(大尊)(老祖)(叔祖)……”
冯君不能判断,銮雄真尊是不是囫囵过来了,“可以走了吗?”
銮雄一伸手,搭上了他的肩头,“你小子用我还真的方便……走吧。”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