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红达人网红达人

小孩子用机机桶小女孩,放在里面一整天

2021-01-14 19:36:03 写回复

小孩子用机机桶小女孩 第一章

被逼着跨火盆的她,突然有种变成了马戏团里被逼着钻火圈的狗熊的感觉。
“小姐,大家都因为解禁而欢喜,你就别再这种时候说这些扫兴的话了。”顿了顿,“就算要说,也先跨过火盆,再用柚子叶洗过身上再说。”
“非跨不可?”
“非跨不可。”
在众人热切的目光下,
白景音知道今天是逃不过了,叹了口气,轻轻一跨,然后摊开双手,一脸‘逆来顺受’的让桂枝菱枝拿柚子叶在自己身上扫过,
感觉自己此刻就像一只刚从烤炉中端出来,正在刷酱汁的烤鸭。
说起烤鸭,
她好像有点饿了,
不对不对,
现在哪有功夫想这个啊。
白景音从承影手中拿过柚子叶放在一旁,拉着她往屋里走,一边走还一边有些着急道:
“好了,我也按照你说的让你们安心了。但是现在真不是整这些虚头巴脑的时候,危机还没接触过,时间紧迫,快些替我梳妆,我得出去一趟要见人的。”
走回屋里,白景音瞧了瞧自己倒映在铜镜里,披头散发,挽着袖子的慵懒模样。
咂舌摇了摇头,
适合禁闭,却实在不是个能见人的状态。
“小姐可算是开窍了,我这就去准备。”
一听要梳妆打扮,到了承影擅长的部分,她立刻就来了兴致。不一会儿便抱来了一堆,什么珠钗翠环、锦衣华服之类的,作势就要全给白景音装扮上。
“先等等,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这不过年不过节的,那这些劳什子要干嘛。”
“娘娘不是要去向太后和皇上谢恩吗,自然该打扮的隆重些,方显出态度啊。”
承影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
“谁说我要去见太后皇上?”
白景音转过头去,瞪圆了眼睛,十分的不解。
“不是去见皇上太后?!”
承影也十分意外,
“那小姐为何说要出去?去哪里?”
“当然是去大理寺啊我的承影大小姐。”白景音抬手捏了捏她的脸,“这里是宫斗剧本,不是童话故事,没有白马王子只有巫婆与毒苹果。我们当然得自力更生丰衣足食,难不成打扮的漂漂亮亮的悬案就能解开,清白就能回来了?”
她说的十分有道理,
“好像是不能。”
承影抿着嘴唇,
“可皇上不是会帮小姐的吗,就像这次一样。而且大理寺那种地方听说阴森可怕的紧,小姐身为贵妃,断没有去那里的道理啊。若是冒然出宫这点再被有心人拿去做文章,揪成了错处,不是更麻烦了吗。”
“还没有开青楼的贵妃呢,总要有破天荒的第一遭不是吗。而且你也放心吧,连私通侍卫和杀害宫婢这两个顶天大罪名我都背了,剩下的在这面前,都是‘洒洒水啦’的小事一桩。”
“可是……”
“没有可是。”白景音做了个手势,打断了还想要继续往下说话的承影,“皇上什么不知道,放心吧,我都有分寸的。快些替我梳个能见人的发式,要见李典他们,不能再耽误了,越快越好。”
见白景音催促的这样急,
承影只能稀里糊涂的替她梳了最简单干练的妆发,白景音简单吩咐了几句后,没有多停,便纵身一跃翻出墙头,

小孩子用机机桶小女孩 第二章

两人说笑的时候,叶天还在发足狂奔,在佐久身上,他能感受到浓浓的杀气,也能感受到巨大的危机感,这是一个能取自己性命的强敌。
可叶天却没丝毫惊慌,反倒送给佐久一个灿烂的笑容。
“蠢货,找死!”
在佐久看来,叶天的脑子有严重的问题,明知道自己手中有弓箭,还一条直线冲过来,这是担心自己射不准么?
杀这种蠢货,对佐久来说,毫无荣耀可言。
就在佐久准备松开弓弦,让这个世界上少一个傻蛋的时候,叶天却抢先一步,抽出腰间转轮手铳。
佐久的反应也不慢,身体立刻后仰,后背紧紧贴在马背上。
听到叶天的大笑声,佐久才反应过来,自己上当了。
转轮手铳为了安装弹巢,气密性不好,射程远不如一般手铳,一直和箭术高手比拼的佐久忘记了,叶天用的可不是强弓硬弩,他绝打不着自己。
佐久坐直身体想要反击,可耽误这么一会,叶天成功来到他的面前。
身旁的护卫拔出腰刀想要保护佐久,却被叶天一枪撂倒,至于远山景,在叶天冲过来的时候就已经纵马逃走了。
“别乱动,这么近,我绝对能打中你。”
一直盯着山头的奈田永和青袍老者下巴都要掉在地上了,他们说什么都想不到,赫赫有名的射雕手,在占据距离优势的情况下,竟然被叶天拿下了。
“这,这,佐久大人……”
“住嘴!奈田永,老夫警告过你,佐久不能出事,你不听,现在如何是好!”
奈田永心中不由叫苦,他要不同意,佐久回去偷袭么?
说白了,还不是贪图叶天的财产现在出了事,竟然把黑锅推给自己,老东西,你刚才不是说佐久在戏耍叶天么?现在都被生擒活捉了,你脸不疼么?
“是,老大人放心,我一定尽全力保护佐久大人的安全,叶天也知道佐久大人的价值,绝不会伤害他的。”
面对黑洞洞的枪口,佐久毫无畏惧,冷笑道:“把这让人讨厌的玩意拿走。”
“呵呵,是觉得火枪的出现,让你们变得无用了,所以讨厌吧。”
“胡说!我们这些弓箭手,无论何时都有大用处!你敢懂我一根毫毛,你就死定了,哪怕逃回大周,你们皇帝也不会放过你!”
火器如今已经横行天下,可受制

文学

于生产力的限制,这个时代的火器,无论射程还精准度上,都比不过弓箭。
最大的优势就是火铳手便于培养,火铳打造也被制弓容易,用培养出一个弓箭手的资源培养出一堆火铳手,放在战场上,作用更大。
弓箭手已经退出军事舞台,可射雕手的作用依然不能小觑,他们不仅是战场上的狙击手,更是一个国家武力昌盛的象征。
被俘获的射雕手哪怕据不投降,也会被当成一个吉祥物,得到善待,射雕手的资本,就是佐久有恃无恐的资本。
“这是你送我的箭,我们大周有句话,来而不往非礼也,现在我就松一颗子弹给你。”
话音刚落,转轮手铳就响了,叶天相当阴损的瞄准了佐久的肩膀。

小孩子用机机桶小女孩 第三章

大隋神童李百药之名,司马九略有耳闻。
然而,相对于神童之名,司马九对成人之美的典故更加明了。
李德林之子李百药,字重规,少年倜傥,看上了杨素的一个宠妾。
于是他夜入杨宅,与杨素的宠妾幽会私通,不料东窗事发,被逮个正着。
杨素恼羞成怒,欲治李百药死罪。
可是,当杨素发现李百药是个“年未二十,仪神隽秀”的英俊少年郎,不禁惜才之情顿起,动了恻隐之心说:“闻汝善为文,可作诗自叙,称吾意当免汝死。”。
生死关头,李百药才思忽至,一气呵成,当即成文。
杨素看完,表情欣然,当场把爱妾赐给李百药为妻,并资从数十万。
后来杨素又奏请隋文帝,授李百药为尚书礼部员外郎。
李百药财色兼收,而且还因此当了官,成为一时佳话。
此时,那个俊朗书生自称是李百药,司马九自然不

文学

敢轻视,毕竟,晋王杨昭、司隶大夫薛道衡在此,可没有人胆敢冒名顶替。
“小生司马九,见过重规兄。”司马九立即举杯,以字号称呼李百药为兄。
“以君之才,何故委身于左仆射杨素之下,左仆射大树虽茂,恐怕根茎已经腐朽。”李百药凑到司马九身边,轻轻耳语道。
司马九心中一惊,看来,杨素成人之美,却送出了个对手?
亦或是对方是杨素派来试探自己的人。
司马九正想开口说道时,李百药笑了笑,转身回到自己的座位。
“此人乃是内史令李德林之子李百药,字重规。重规兄好学博闻,精于文学,深得唐国公、许国公赏识,然重规兄孤芳自赏,不喜与之为伍,今日重规兄与司马先生饮酒,实乃先生才气服人。”一旁的薛收见李百药与司马九耳语后,司马九目光疑惑,他以为司马九不识得此人,遂向司马九介绍道。
司马九微微颔首,可不知为何,他认为这个叫李百药的男子绝不简单。
或许,杨素成人之美送侍妾的真相,与史书记载的并不一样。
司马九咏出纳兰性德的《木兰花令·拟古决绝词》,惊艳全场,在场文人雅士,无不近来与司马九饮酒结交。
众人兴致上来,话题慢慢的转到了政事。
近来,陛下收罗黄金,逼反了陇西产金地的乡民,现点将平叛一事便成了今日的第一话题。
“我帝国铁骑南平江南,北伐突厥,无人能挡,几个淘金贱民就想作乱,实在是自寻死路。”一个武官显然喝多了,在厅中醉醺醺的大声道。
“陇西金民作乱,背后有农家身影。千百年来,农家立身与民间,深得九州平民推崇。”一个文士不同意武官的说法,向着杨昭侃侃而谈,显然他想引起晋王的注意。
“如今,九州一同,天下福泰,然平静的湖水下,实则暗流涌动。”
“大兴城,坐落于龙首平原,乃是龙兴之地。传闻陛下有意兴建洛阳城,是为东都,左仆射杨素大人力推此事。此举必将消耗大量人力物力财力。是否稳妥,实在两可之间。”
“今日,晋王与工部员外郎司马九在此,大可言道言道其中玄虚。”李百药站起身来,对着太子和司马九朗声道。
杨昭闻言,看了眼身边的司马九,笑得有些勉强。
司马九明白,这些人都有意与自己结交,可是,他们对于自己身后靠山杨素,却并不恭敬。
李百药言语间,似乎有针对杨素这位炙手可热的重臣之意,无异于逼迫司马九在此言说杨素的坏话。
“新建洛阳一事,本王也已进言父皇,父皇尚在考虑之中,左仆射大人劳苦功高,本王亦是十分敬重。今日,诸位文人雅士共聚于此,又得司马九临兴赋诗,我等不谈政事,只论文雅。”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