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百科生活百科

灌满白浊夹住不准流出;高细节污文看到你发湿

2021-01-30 10:13:58 写回复

灌满白浊夹住不准流出 第一章

一旁,瑾梅看着这一幕,几乎是失魂落魄的盯着苏渐闻宛如天神一般从天而降的神武之躯……

她看着他准备的这样美好惊喜的一幕,金丝线的绣球落下,落在他手里。

他将绣球递给了意中人。

绣球炸开,金屑漫天飞舞,一支玫瑰花出现,赠予佳人手中。

这样的一幕,几乎是个女子,都一定会立即痴痴地感动,恨不得立即以身相许。

然而,令人心痛的是,这个佳人,这个意中人,都不是她!

她看着宋青衣神情倨傲的接过那一支玫瑰花,仿佛她真的是一个高高在上的公主,可她明明只是一个假公主!她只是一个好运气被皇上收为义女的假公主罢了!

瑾梅看着她一见钟情的男子,为了讨一个假公主欢心,竟然不惜如此大费周章,嫉妒得一颗心都是揪痛的……

她才第一眼看到心里的人,却不是她的。

而此时,宋青衣一手轻捏着玫瑰,另一手则递给了苏渐闻伸出的手里,由着他带着自己上了一旁等候着的马车,驾车而去。

墨香墨意在一旁幸福又羡慕的看着马车消失。

“公主真幸福!大将军没想到平时看起来那么吓人,竟然还有这么不为人知的另一面!”墨香由衷的感叹道。

“可不是吗!我头一次见到大将军的时候,真是被她吓得腿都软了!”墨意也是如此说道。

好一会儿,瑾梅听着她们两人说,才知道原来他就是京中赫赫有名的大将军。

那么她也许是见过他的。

当初皇上大胜,一个年轻的将军穿着厚厚的铠甲,面容隐在甲胄之中,带着器宇轩昂的军队曾经从京城一路游走展示皇家威严……

只是当时,人那么多,所有的人都要低着头。

她悄悄地抬头看了一眼,却根本没能看清楚他长什么样。

原来他们早就该见过面的。

也许他当时,还曾经感受到她的目光,远远地看了她一眼,只是他军务缠身,无法脱开,她与他便只好无奈的错过……

不得不说,瑾梅很擅长想象,能把假的给想成真的。

静飞在一旁看着自家小姐痴了的表情,就知道她一定是被大将军方才的神武雄姿给迷住了,就连她自己,也是一颗心小鹿乱撞着呢。

“小姐,你是不是……”静飞走到她旁边,悄声的问道。

瑾梅没有回答。

但她面对着自己的丫鬟,仍是红着脸点了点头。

好一会儿才是从剧烈的心跳声中,找到自己的声音,低低的说道:“我早就与他一见钟情了……只可惜当时他军务在身,无法与我再会,我跟他有了一场美丽的错过。飞儿,我终于懂得我娘恋慕我爹爹的心情了!”

静飞听得眼睛大睁!

小姐这才头一回见到这位大将军吧?

过去她们虽然一直在这里,但大将军从未来过小院这边,都是去隔壁的漱玉斋里直接找公主的!

而且听说大将军跟公主本就是一家人,过去就亲密的很,怎的成了小姐跟大将军过去就一见钟情了?小姐每日都是和自己在一起的,这……哪来的一见钟情的机会啊?

静飞错愕不已,完全想不通。

灌满白浊夹住不准流出 第二章

安心还有些犹豫……

“安心,你就陪阿姨去吧,好不好?”

年华笙还是没放弃,继续柔声细语的劝说。

她的声音温婉又好听。

并且安心昨天去姚家,初见年华笙,还是觉得蛮有亲切感的,因有事匆匆离开……

没聊几句。

见她这么有诚意的一番邀请,心有些痒痒的。

后又一想,反正今天也没事,在家待着也怪闷的,而且年阿姨还是长辈,也不能太拂面子了。

“好啊,年阿姨,我去。”

安心同意了。

……

下午。

正坐在津城驻军军区军长办公室,系统学习文件精神的慕容止。

放在案头的手机响了。

他拿起手机一看。

嗯?

这个电话是安心打来的?

不禁唇角微扬。

按键接通……

手机放在了耳边。

“安心。”

“哥哥,我的碧玺手链刚才被人认出来了,你猜是谁?”

安心的声音里透着惊喜。

“是谁?”

慕容止笑容微滞。

“竟然是华笙阿姨。”

她压低了声音。

安心现是在商场的某卫生间里,给慕容止打的电话。

是年华笙?

他一拧眉。

但是,慕容止马上又话峰一转。

“安心,你现在在哪里呢?”

他警觉的发现,她那边的环境好像有些密闭,而且有回音。

灌满白浊夹住不准流出 第三章

“接下来的事情,就让我来讲吧。”昆仑土豆长老说。

昆仑这位长得像个乡间丑地主的长老,长得实在有点不起眼。也许因为是个精修的原因,往哪里一戳也是存在感低下的类型。(当然也可能是长得太土里土气,以至于一般人下意识的,完全不想看他。)

但是说这句话的时候,他已经把邢铭按躺在了地上。

邢首座七尺高的一个剑修,挂在矮胖长老的短胳膊上,好像一个轻飘飘的小娘。他好像漏了气一样,浑身缓缓地弥漫出黑气来,那黑气丝丝缕缕,凝实如有实质。

然而绕着矮胖长老张牙舞爪了一圈,却最终只敢隔着半尺抽成丝絮,并不能近身。

——这让一向张牙舞爪有点阴的邢首座看起来有点可怜。

整座地宫里谁也没看清土豆长老什么时候动的手。

“白允浪他们几个回来之后,昆仑又组织人手去了一趟。因为据描述似乎有鬼物作祟,并且阴力猖獗。所以这一次去的基本都是精修,带队的是我徒弟。然后,

“接下来的事情,就让我来讲吧。”昆仑土豆长老说。

昆仑这位长得像个乡间丑地主的长老,长得实在有点不起眼。也许因为是个精修的原因,往哪

文学

里一戳也是存在感低下的类型。(当然也可能是长得太土里土气,以至于一般人下意识的,完全不想看他。)

但是说这句话的时候,他已经把邢铭按躺在了地上。

邢首座七尺高的一个剑修,挂在矮胖长老的短胳膊上,好像一个轻飘飘的小娘。他好像漏了气一样,浑身缓缓地弥漫出黑气来,那黑气丝丝缕缕,凝实如有实质。

然而绕着矮胖长老张牙舞爪了一圈,却最终只敢隔着半尺抽成丝絮,并不能近身。

——这让一向张牙舞爪有点阴的邢首座看起来有点可怜。

整座地宫里谁也没看清土豆长老什么时候动的手。

“白允浪他们几个回来之后,昆仑又组织人手去了一趟。因为据描述似乎有鬼物作祟,并且阴力猖獗。所以这一次去的基本都是精修,带队的是我徒弟。然后,

“接下来的事情,就让我来讲吧。”昆仑土豆长老说。

昆仑这位长得像个乡间丑地主的长老,长得实在有点不起眼。也许因为是个精修的原因,往哪里一戳也是存在感低下的类型。(当然也可能是长得太土里土气,以至于一般人下意识的,完全不想看他。)

但是说这句话的时候,他已经把邢铭按躺在了地上。

邢首座七尺高的一个剑修,挂在矮胖长老的短胳膊上,好像一个轻飘飘的小娘。他好像漏了气一样,浑身缓缓地弥漫出黑气来,那黑气丝丝缕缕,凝实如有实质。

然而绕着矮胖长老张牙舞爪了一圈,却最终只敢隔着半尺抽成丝絮,并不能近身。

——这让一向张牙舞爪有点阴的邢首座看起来有点可怜。

整座地宫里谁也没看清土豆长老什么时候动的手。

“白允浪他们几个回来之后,昆仑又组织人手去了一趟。因为据描述似乎有鬼物作祟,并且阴力猖獗。所以这一次去的基本都是精修,带队的是我徒弟。然后,

“接下来的事情,就让我来讲吧。”昆仑土豆长老说。

昆仑这位长得像个乡间丑地主的长老,长得实在有点不起眼。也许因为是个精修的原因,往哪里一戳也是存在感低下的类型。(当然也可能是长得太土里土气,以至于一般人下意识的,完全不想看他。)

但是说这句话的时候,他已经把邢铭按躺在了地上。

邢首座七尺高的一个剑修,挂在矮胖长老的短胳膊上,好像一个轻飘飘的小娘。他好像漏了气一样,浑身缓缓地弥漫出黑气来,那黑气丝丝缕缕,凝实如有实质。

然而绕着矮胖长老张牙舞爪了一圈,却最终只敢隔着半尺抽成丝絮,并不能近身。

——这让一向张牙舞爪有点阴的邢首座看起来有点可怜。

整座地宫里谁也没看清土豆长老什么时候动的手。

“白允浪他们几个回来之后,昆仑又组织人手去了一趟。因为据描述似乎有鬼物作祟,并且阴力猖獗。所以这一次去的基本都是精修,带队的是我徒弟。然后,

“接下来的事情,就让我来讲吧。”昆仑土豆长老说。

昆仑这位长得像个乡间丑地主的长老,长得实在有点不起眼。也许因为是个精修的原因,往哪里一戳也是存在感低下的类型。(当然也可能是长得太土里土气,以至于一般人下意识的,完全不想看他。)

但是说这句话的时候,他已经把邢铭按躺在了地上。

邢首座七尺高的一个剑修,挂在矮胖长老的短胳膊上,好像一个轻飘飘的小娘。他好像漏了气一样,浑身缓缓地弥漫出黑气来,那黑气丝丝缕缕,凝实如有实质。

然而绕着矮胖长老张牙舞爪了一圈,却最终只敢隔着半尺抽成丝絮,并不能近身。

——这让一向张牙舞爪有点阴的邢首座看起来有点可怜。

整座地宫里谁也没看清土豆长老什么时候动的手。

“白允浪他们几个回来之后,昆仑又组织人手去了一趟。因为据描述似乎有鬼物作祟,并且阴力猖獗。所以这一次去的基本都是精修,带队的是我徒弟。然后,

“接下来的事情,就让我来讲吧。”昆仑土豆长老说。

昆仑这位长得像个乡间丑地主的长老,长得实在有点不起眼。也许因为是个精修的原因,往哪里一戳也是存在感低下的类型。(当然也可能是长得太土里土气,以至于一般人下意识的,完全不想看他。)

但是说这句话的时候,他已经把邢铭按躺在了地上。

邢首座七尺高的一个剑修,挂在矮胖长老的短胳膊上,好像一个轻飘飘的小娘。他好像漏了气一样,浑身缓缓地弥漫出黑气来,那黑气丝丝缕缕,凝实如有实质。

然而绕着矮胖长老张牙舞爪了一圈,却最终只敢隔着半尺抽成丝絮,并不能近身。

——这让一向张牙舞爪有点阴的邢首座看起来有点可怜。

整座地宫里谁也没看清土豆长老什么时候动的手。

“白允浪他们几个回来之后,昆仑又组织人手去了一趟。因为据描述似乎有鬼物作祟,并且阴力猖獗。所以这一次去的基本都是精修,带队的是我徒弟。然后,

“接下来的事情,就让我来讲吧。”昆仑土豆长老说。

昆仑这位长得像个乡间丑地主的长老,长得实在有点不起眼。也许因为是个精修的原因,往哪里一戳也是存在感低下的类型。(当然也可能是长得太土里土气,以至于一般人下意识的,完全不想看他。)

但是说这句话的时候,他已经把邢铭按躺在了地上。

邢首座七尺高的一个剑修,挂在矮胖长老的短胳膊上,好像一个轻飘飘的小娘。他好像漏了气一样,浑身缓缓地弥漫出黑气来,那黑气丝丝缕缕,凝实如有实质。

然而绕着矮胖长老张牙舞爪了一圈,却最终只敢隔着半尺抽成丝絮,并不能近身。

——这让一向张牙舞爪有点阴的邢首座看起来有点可怜。

整座地宫里谁也没看清土豆长老什么时候动的手。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