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百科生活百科

宝贝你的奶可真大给我吃|文笔好的高质量的很肉

2021-01-30 09:49:10 写回复

宝贝你的奶可真大给我吃 第一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宝贝你的奶可真大给我吃 第二章

大家一听到王凯拉肚子,都已经昏迷过去,全家人都害怕女人哭孩子也哭。醉金刚倪二拉着这位妇科大夫冲到了花想容的房间,赶紧让大夫给王凯把脉,看看怎么救治为好。

你别看这位大夫是专攻妇科的大夫,但是治疗拉肚子这种小问题,那是手到擒来。摸了一下王凯的脉搏,翻了翻眼皮,把王凯的嘴掰开,看看舌苔颜色这才断定王凯的确是吃坏了肚子。

然后赶紧研磨开了一张药方,并且让醉金刚倪二这个大管家赶紧派腿脚快的人,到他们家去把药方交给他媳妇儿,然后按照药方上面的记录进行抓药,赶紧回来熬药给王海灌进去就好了。

这一番折腾凌晨的时候,王凯这才慢悠悠的醒了过来,但是醒过来的王凯感觉到非常的疲惫,哼哼唧唧的一扭头就看到了坐在自己床边哭泣的花想容还有王妙真。

一看到王开醒了,这两个人又是端茶又是倒水,但是王凯实在是做不起来,赶紧摆摆手张嘴想说话。

可是嗓子火辣辣的疼,说出来的话还没有浩子教官的声音大,别人听不明白呀,最后花想容只能把耳朵放在王凯的嘴边听他说的。

“媳妇儿啊,我这是怎么啦?”

“老爷您拉肚子拉的时间太长了,已经伤了元气了昏过去了,找大夫给你开了药,这才醒了过来,您放心没事啊。”

自己有什么样的毛病,王凯知道拉肚子对别人来说不是什么大事,但是对于自己来说那可真是要了命,哪一次拉肚子都会造成很严重的连锁反应。

好在这一次不严重,因为拉肚子的时候王凯就吃下了杨大夫配的药丸,昏迷之后又请来了大夫给他灌了药,所以现在病情比较平稳,躺在床上的王凯点了点头,慢悠悠的说道。

“哦,原来是这样,把你们吓坏了吧,不要害怕没事,可是我怎么感觉到船好像停了。”

花想容一边用手怕擦着眼泪一边说。

“老爷,你先别管这些了,养好身体最重要,我已经吩咐人让船停下,在十二里地之外的镇上给你找来了大夫,要是再不停船你连命都没有。”

可是王凯一听这话急了,挣扎着想要坐起来,可是起来几次都躺下,拉着花想容的手啰啰嗦嗦的说的。

“不能停绝对不能停啊,媳妇赶紧让大家开船,停下来就有危险了,必须得时刻保持警惕,一刻都不能停的回京城。”

“老爷,你的身体不允许啊,回京城重要啊,还是你的命重要啊?”

王凯当然知道自己媳妇儿看到自己这个样子肯定很心疼,在他们这些女人和孩子眼里,银子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自己这个当丈夫的身体。

可是王凯知道回京城有多重要,不说自己带着全家人千里迢迢来下吧,就光布局就花了一年多时间。现在马上就要摘胜利果实了,哪能在路上耽搁下去了,自己不是还没死的吗。

所以王凯非常强硬的命令,醉金刚倪二赶紧开船,一刻不停的往京城跑,接下来王凯就在花想容的房间养病,在养病期间呢,王凯把媳妇孩子们全都叫了过来。

叫大家过来干嘛呢?应付小书童高进这件事,当王海把小书童高进的所有经历,向家里面的女人和孩子们一说,这些人可都是惊讶万分呢。

家里面的这些女人一个个都非常的善良,他们就不明白了,世界上为什么有这么狠毒的人,这么残害自己的同胞。

宝贝你的奶可真大给我吃 第三章

在箭矢离开弓弦的一刹那,被弓弦之声所惊的小白兔,就“嗖”地一下子蹿走,一蹦一跳地跑得飞快。

“这就是所谓的‘动如脱兔’么?”

楚云苦笑地看着兔子消失在自己的视野内,无奈摇头自言自语道。

看来狩猎并不是想象中那么简单。

不过吃一堑长一智,这次楚云就有所了解了。

猎物并不是聋子,相反,它们大多对于声音极其敏感。

如果有人在其身后有意射杀它们,就算在蓄力拉弓的过程中很小心谨慎地不发出任何声音,但在弓箭离弦的一刹那,弓弦拨动之声也会立即惊动这些动物。

这意味着,楚云必须对动物们逃跑的方向以及速度做出预

文学

判,并提前预射位置。

从原理上讲,就好像狙击手在狙击目标前,要计算距离、风向、子弹速度等等数据,只不过,相比之下,要射死一只动物并没有那么困难。

但是对于楚云这个初次尝试的新人猎手来说,就显得尤为困难了。

一次的失败,并不会让楚云感到气馁。

他从身后的箭筒之中重新取出一支箭矢,放慢脚步继续前行,寻找着新的猎物。

这一次,被楚云盯上的新目标,是一头麋鹿。

淡棕色的皮毛,并不硕大的鹿角,稍显瘦弱的四肢,仿佛一箭足以轻易将其撂倒。

然而楚云可不敢再大意轻敌了。

这些野生动物们当然远不如人类强大。

但适者生存的残酷条件下,迫使它们练就了一身求生的本领。

楚云赌上的,只是一场比赛的胜负。

而它们赌的,却是性命。

那只麋鹿突然转过身,看向单手持弓的楚云。

它一双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楚云,可四条腿却一动不动。

这简直就像是个傻孩子,分明面对着要谋他性命的“坏人”,却天真得有些可爱。

看着眼前鲜活的生命,融入这绿草青葱的大自然,楚云突然心境起了变化。

他将箭矢放回箭筒,收起猎弓。

“罢了,一场比试,让真真那丫头赢了又有何妨呢?”

楚云已然没了胜负之心。

每只猎物都是一条小生命,如果胜负要建立在夺走这些生命的条件下,楚云宁可不战而败。

为了早日平定天下,因楚云而死的人,怕是已不在少数。

楚云不信佛道,更不信什么耶稣上帝。

他只是不愿再添杀孽,去换取微不足道的胜利。

这不值得,至少在楚云看来,是不值得的。

在楚云发愣之时,那麋鹿突然冲楚云吐了吐舌头,而后仿佛拍怕屁股般,摆动着似驴非驴的尾巴,大摇大摆

文学

地离去了。

“呵呵呵……”

沉浸在大自然之中的楚云微微一笑,任由这小麋鹿离去。

失了胜负之心,楚云不打算继续狩猎动物,而是静下心来,开始在深山中漫步,欣赏先前不曾去关乎的山野美景。

向山林深处徘徊,一阵“咚咚咚”的伐木声愈发清晰。

“难道这山野之中,还有樵夫来此砍树?”

楚云心中有几分好奇,便朝着声音的源头加快脚步而去。

只见一位身材有些枯瘦的矮小男人,身穿灰色的麻布衣衫,正提着一柄短斧头,不断劈砍着身前的树木枝干。

也许是因为他知道自己的力量并不强,所以在砍树时,特地挑选了一些枝干细小的树木。

而且,他是沿着树木绕圈来砍,借此弥补自身力量上的欠缺。

可见此人虽然体魄不强,却多少是有些智慧的人。

楚云的兴趣更浓了。

他走上前,以防万一做好拔剑应敌的准备,脸上却带着笑意,友好地问道:“这位先生,可是在劈柴?”

那人背对着楚云,砍柴的手顿了顿,又继续工作下去,头也不回地冷淡道:“劈柴的樵夫,哪里配得上‘先生’二字。”

对方的态度着实算不上友善热情,但楚云也不在意,笑盈盈地继续追问道:“我观先生一举一动,皆有非凡气度,想来并非常人。

不知先生可是隐居这山林之中,避世绝俗?”

此人挥砍的手完全停下,缓缓转过身来,看向楚云。

楚云也借此看清了他的容貌。

这人看起来年过四旬,眼中带着几分罕见的邪气,下巴处的山羊胡更是为其增添了几分奸诈之相。

说得直白一点,单单从面相上看,任谁都一眼就能看出,这人不像是什么好人。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楚云也决计不会想到,眼前这人居然只是一位普普通通的樵夫。

“你怎么知道,我是住在这山里的?难道我就不能是外来的么?”

这中年男子语气中流露出质疑之意。

楚云一愣,没想到这人敢反客为主向自己提问。

楚云当然不能说,自己带来的三千兵马已经将所有上山的路都封死,所以才确定此人一定是久居深山,所以先前羽林骑们才没发现他的存在。

“在下只是随便猜的。”

楚云淡笑道。

“随便猜?阁下猜得倒是很准啊!那阁下不妨就继续猜猜,我为何要住在这深山老林里。”

这人实在是太有个性,已经太久没人敢用这种语气对楚云说话,一时之间,楚云竟呆滞在远处,不知该如何回答是好。

半响后,他才回过神来,哈哈大笑。

“你笑什么?”

中年男子眉头一紧,问道。

“没什么,在下只是觉得,先生您怎么看都不像是个劈柴的樵夫,倒更像是伶牙俐齿的说客使臣!

别的不说,就凭您这番口才,若是肯出仕,只怕也能胜任不少职务吧?”

楚云明显能感觉到,这中年人想来是个有故事的人,凭他的谈吐,绝对不可能只是个樵夫这么简单。

“说完了么?说完了就走远点儿,别耽误我砍柴!”

中年人拒绝回答楚云的问题,开始继续专注于劈砍木柴,并将之丢进一旁早已备好的木篓之中。

就在这时,一道清晰的虎啸之声,自中年人身后传来!

顿时,中年人脸色一变,扭头定睛一看,一只身形壮硕的老虎,正张着大嘴,用一双灰白相间的大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他!

胡须下的血盆大口忽然张开,粉嫩的舌头在两颗尖牙的中间,像黑白无常般垂吊而下。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