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百科生活百科

他每晚都要吃我奶不放:高H辣肉办公室

2021-01-30 07:25:32 写回复

他每晚都要吃我奶不放 第一章

“孙道长请任意施为,只要能将钰儿治好,本宫一切都不会追究!”

“谢娘娘,那老道这就着手准备。”

哪里有什么真的放手施为绝不追究?

长孙无垢说的是治好了才不会追究。

治不好?

呵呵,你觉得李承乾那急脾气遗传自陛下,还是娘娘?

之前孙思邈还真和李方晨讨论过开膛破肚这件事,按照李方晨话中的含义来看。

切开的皮,可以用针线缝补,但缝补之前切记要用烈酒浸泡。

孙思邈要做的,一是排除李方晨腹中淤血,二是检查五脏六腑的损伤。

如果单凭诊脉,根本无法让他判定,李方晨伤势究竟有多么严重。

而这么严峻的病情,孙思邈根本没有救活的可能。

他甚至不知道,开膛破肚之后,李方晨还能不能活下来。

可没有办法,他只能自己想办法。

一开始紧张无比,到后面冷汗不断。

每动一根手指头,都会让孙思邈犹豫很久。

腹中,一段肠道已经溃烂,其他地方还好,只是淤血堆积产生的压力,使得内腹各器官功能减弱。

即便如此,对于内科手术一窍不通的孙思邈,愣是耗费了四个多时辰,才结束。

“娘娘、太子殿下,老道我能做的都做了,秦王殿下能不能挺过去,只能看苍天是否庇佑了。”

切了一段肠子,然后重新缝补后,谁知道那肠子还能不能用。

孙思邈在赌,当初秦王殿下敢这么说,就证明他一定见过类似的情况。

实际上李方晨能不能活下来,对任何人来说,都是一个未知数。

“辛苦孙道长了,来人快带孙道长下去休息。”

绝口不提让孙思邈出宫,倘若李方晨没有醒过来的可能,那么等待孙思邈的,唯死而已!

救活了有功,救不活便是大罪!

屏退众人,长孙无垢守在李方晨身边,亲自给他擦拭身体。

看着李方晨腹部那一条令人惊寒不定的缝合线,眼中苦楚无法掩埋。

“我的儿啊,快醒来可好?”

令人绝望的三天,所有人都认为李方晨再不可能有醒过来的可能。

孙思邈甚至做好了偿命的打算,可一直陪在李方晨身边的长孙无垢注意到了一个细节,李方晨的手指动不自觉的活动。

忙命人再将孙思邈给招来,令其诊治。

孙思邈松下一口气,“殿下最多三日便会苏醒,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长孙无垢可受不了对方隐瞒自己任何事情。

“只不过殿下气血亏空,无长寿之像。”

“你的意思是,本宫的钰儿命不久矣?”

“十年!老道只能保证,十年之内,殿下与常人无异!”

十年吗?

也好,这十年,你就乖乖守在本宫身边,当个乖孩子。

长孙无垢心知,孙思邈已经做到了最好,换做其他人来,能不能治活都是一个问题。

“这件事,不必告诉太子和魏王他们!”

“娘娘,殿下呢?”

“钰儿他,还是不要说的好!”

孙思邈摇头道:“娘娘,恕贫道失礼,这件事老道必须告诉殿下。”

长孙无垢皱眉道:“给本宫一个理由!”

他每晚都要吃我奶不放 第二章

孟津关下,向谧带着两个随从,在关门前静静地站着。关上的士兵抱着长枪,满眼戒备地看着他们。

向谧暗道:“果如道坚所说,这一战已经让秦军怕了。晋军已经退出三里之外,我们就这么三个人在这里,秦军居然还这么小心戒备。”想到这里,向谧对于此行的任务,信心更足了。

战前议事的时候,刘牢之就曾经提出,若北邙山一战可以取胜,敌人势必退守孟津关。孟津关城池狭小,应对河上的威胁尚且得当,想要阻挡从北邙山下来的大军却很困难。既然晋军要烧断秦军的浮桥,这些秦军就已经没有了退路。一群走投无路的残兵败将而已,杀之无用,不如派信使讲明利害,招降了来。一则可以避免晋军的死伤,二则也可以补充司州的劳力。至于徐成等秦将,司州也不缺乏安置他们的地方。当时还有人说这些秦兵会死战不退,被刘牢之驳斥了一番。

向谧在城关前等了半天,这关门终究还是打开了。

两列手持钢刀的秦兵,气势凛然地站在关门洞外,像是随时要把向谧等人乱刀砍死。向谧在谒者的引领下向里走着,心中却在冷笑:“不过一群残兵败将而已,还想着给我下马威,真是自不量力!”

不多时,到了关内最大的房子里,向谧向着居中而坐的那位将军施礼道:“阁下想必就是徐成将军,辅国参军、河内向谧有礼!”

徐成冷冷地道:“向先生此来,有何见教?”

向谧拱手道:“谧此来,是为了解救孟津关内的数千将士的性命而来。”

石越冷冷地道:“你是来劝降的?”

“就算是吧!”向谧道。

徐成哈哈大笑,像是听到了一件极可笑的事。

石越冷笑道:“我们还有六千大军,正在图谋反攻,怎么会放下武器,任人宰割?”

向谧笑道:“今日一场大战,秦军毫无还手之力。继续打下去,也不过是徒增数千亡魂而已。恕某直言,秦军已经丧失了与司州军野战的能力。浮桥已断,你们已经没有退路了!”

徐成指着向谧,喝道:“刘义之卑鄙无耻,先是下毒害死我三千将士,又是偷袭我攻关的大军。论堂堂正正作战,我们秦军何时怕过晋军了?你这浑人,凭什么说我们失去了野战的本事?你再这般乱我军心,把你推出去斩了!”

向谧对徐成的威胁嗤之以鼻,道:“向某既然敢来,就不怕你们无礼!刘都督能不动声色就毒死你们三千人,安置他在这孟津关内没有布置?别说你们六千人,便是一万人

文学

,两万人,只要枯守在这孟津关里,刘都督一声令下,这孟津关连同这数千秦军,都会化为齑粉!”

“什么?”徐成一下子站了起来,和石越、徐林等人面面相觑。想到孟津关库房里的毒粮食,以及司州军使用的那些威力奇大的手抛雷,众人还真不敢对向谧的话掉以轻心。

向谧冷冷地道:“从兴宁元年开始,刘都督就开始营建北邙山-孟津防线。北邙山防线之坚固,相信诸位都已经见识到了。这孟津关乃是洛阳的北大门,刘都督却任由他如此低矮,诸位没想一想其中的深意吗?”

大帐中鸦雀无声,如死一般的寂静。就听到向谧继续说道:“孙子云,兵者,诡道也。战场之上,水、火、土……那一样能致人死命,那一样就是绝佳的武器。谁又能说,只能用刀枪杀人了!都督曾说过,小小的孟津城,只要架起百架投石机,不出两天功夫,就能把孟津关埋成一座坟墓。拿下这样一座小城,对司州军来说真是太容易了!”

他每晚都要吃我奶不放 第三章

釜山。夏雨淅淅沥沥的下了一夜。新建的简陋的港口码头上正在忙碌的劳工们早不见踪影。

码头建设早就外包给幽州商行。幽州商行管理还是很人性化的。不会任由来源复杂的各路劳工(主要朝鲜王国叛乱的豪族们)损耗掉。还有大把的基建工程等着他们完成。

即便大明的医学水平开始慢慢的发展,各种各样的医学小册子早流传开。但是感冒发烧依旧是有非常高的致死率。

距离码头二十里外的釜山城中,楼阁屋舍林立,俱是大明的风韵,因为张昭率军到来,城中略显繁华。

城外一座幽静的府邸中,张昭正在正屋里高卧,睡的迷迷糊糊。

三月二十五日,张昭抵达釜山之后,就在等待金州水师将开赴天津卫的十二团营一部运到釜山来。准备稍后的登陆东瀛作战。而在这段时期之内,张昭基本没事。

这一觉不知道睡了多久,张昭在朦胧的青光中慢慢醒来。陈设简陋的正屋里自然不会有美丽的侍女服侍。但凡是率军出征,张昭都会谨守他自己定下来的规矩。

另外,他也需要休息休息。在汉城待了四个月,由张绿水、慎如珍、柳智妍三个美人陪着他,一个内媚的妖妃,两个年轻娇嫩的大美人,他的金库损耗的比较多。

嘀嗒,嘀嗒。

雨水顺着黑瓦滴落在台阶上。张昭躺在床榻上,隔着蚊帐、窗户能想象着这初夏里少有的意趣。好像在不知不觉中,生命就已经流逝走。他这段时间在釜山也没管军务,都是由亲军营的王武在管。

按照王守仁的估计,朝廷提供的粮饷只够三千火器军的用度。他从汉城出发时,带着他的亲卫营。其余攻入朝鲜王国境内的渤海军由庞泰率领,和朝鲜总督王守仁一起弹压地方豪族,推动朝鲜王国的改制进行。

而十二团营经过整编之后,由“守备军”改为“火器军”,此次东征东瀛四岛,调拨而来的是两个师(约一万人)的兵力。剩余的粮饷都得张昭自己想办法。

张昭做了一些处置。第一,让国内的老林抓紧时间筹备粮食、弹药、药品。第二,让大明皇家银行帮助发行300万元的战争债券。第三,和东瀛四岛的地方实权派联系,售卖军火。

这段时间,他都是在整理自己的思路,阅读邸报、真理报、明理报、论道报、新军报、京师大学发的学术期刊。审阅新军营的启蒙、小学、中学教材。

张昭的思绪漂浮着。

在迷糊中听到门口亲卫许杰的声音,“李将军,大帅还未起床。还请稍后。”

“好的,好的。”

张昭听得真切,应该是率部前来的李逍遥的声音。费力的睁开眼睛,首先映入眼帘的一张打着补丁的蚊帐。这并非张昭节俭,他在个人享乐上从来都不肯亏待自己的。而是釜山这里物资匮乏。此时,李逍遥的声音已经渐渐远去。

张昭起床,听到动静的许杰在堂屋门口看一眼,麻利的去外面打了盆洗脸水来,“大帅,方才李将军来求见。”

张昭穿好直裰,拢起头发,道:“我等会再见他吧。现在是几点?”大明的十二时辰早就改为二十四小时。这是由工作效率所需要的。首先在军中推广开,民间还有些地区未改。

“回大帅,现在是9点15分。”

“呵,我这一觉睡的足啊。”张昭拧干毛巾,擦把脸

文学

,头脑慢慢的清醒过来,“你去通知下李逍遥,晚上我设宴给他接风洗尘。再弄点吃得来。”

许杰应一声出去。

大军在外,也没有那么多讲究。随意的吃过馒头和稀饭后,张昭在书桌前落坐,思考着当前的局势。

所谓局势,当分为国内、国外两部分。

国内有两件事。第一,此时是弘治十八年的四月初,距离弘治皇帝驾崩不远啊!弘治皇帝虽然耳朵根子软,偶尔会敲打他。帝王心术嘛。他可是领兵的重臣。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