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百科生活百科

被窝里的公憩第26章:感受到他的抵着你了吗

2021-01-29 19:28:53 写回复

被窝里的公憩第26章 第一章

木婉清怕太迟出去会引人怀疑所以便起身和高碧告辞,高碧知道她的顾虑也不敢多留她一会儿,于是两人稍微化解了再次重逢后的尴尬和误会之后很快就又分开了。木婉清还是跟着尹峰绕过宫里的人们向宫门口走去。。

回去的时候她坐在马车上想:误会是解开了,可是心结又如何能轻易消去?不同的地点不同的身份两人再次重逢。以后的事情且看且行吧。哎~~~两人一个是王室的天之骄子,一个只是小小朝廷官员的女儿。也许以后也没有什么机会能够有更多的交集,顶多做个偶然遇见了才打招呼的点头之交罢了,趁着这次说开了也好。

木婉清叹了口气跟着马车晃晃悠悠地回了木府。

目送木婉清远去的高碧也知道这一次短暂的见面改变不了什么,还要看接下来的发展。于是他坐在客厅的椅子上开始计划着接下来的事情。

话说到木婉清当天乘坐马车回木府之后,包括提前回来的木槿在内木府的所有人都已经在客厅等着她,这阵势比当初木婉清失踪后第一次回府的那天人到的还齐全。木槿询问了木婉清分开后的相关事宜,除了之后单独见高碧的事情,木婉清将大殿上所发生的仔仔细细地对他说了,其中也包括太后对自己莫名亲切的态度。木婉清知道宫里的事情很多是想瞒也瞒不住的,与其遮遮掩掩还不如说出来,让在官场混迹多年的木槿帮忙分析分析。木婉清见木槿也同样摸不着头脑的样子,只是交代她以后要谨记太后的口谕调理身体,继而转头对曲氏说让她每月再多给五两银子给木婉清。木婉清低头称是。曲氏也硬扯出笑容答应。曲氏本来是想着木婉清头次进宫肯定会惊慌失措,最好是能犯下什么错儿,所以她这才早早地等在这里看她的笑话。没想到木婉清这么幸运,能够博得太后她老人家的喜爱,一次性就获得了许多赏赐,这还不算,居然木槿还让自己每月给木婉清涨了一倍的例银!可惜自己始终不是正室,若非如此芙儿也能有进宫的机会,怎么会白白便宜了这个贱蹄子!曲氏默默地在心里把木婉清从头到脚骂了个遍。这时忽然下人来报,说外面停了两辆宫里出来的马车,一辆上面满满放的都是千年野参、鹿茸角之类的补品,另一辆则是琳琅满目的金银珠宝。曲氏听了更是彻底地恨上了木婉清。

木府的众人听到宫里出来的人所报出来的一系列清单也不禁张大了嘴。二老爷木赫眼红地说:“哇!虽然我们木府也是能够拿得出人参鹿茸这些东西,不过这从宫里出来的可都是精挑万选的上等货啊!每一件就能够抵上普通人家的十件!”二夫人王氏转了转眼珠也笑道:“清儿可真是好福气!进宫一趟就能带出这么多赏赐来。老爷,你不是说这段时间我们木府生意上的资金有些周转不过来么?这次清丫头可帮了木府的大忙了!”

木婉清自然知道王氏打的什么主意,不过自己倒是不怎么在乎这些身外之物,就是分给他们一些也无关紧要。木婉清正想开口,只听见从头到尾一直保持沉默的三叔木谷说道:“这些东西是太后特地赏赐给清丫头的,若是木府随便动用的话恐怕不大好吧。从这次赏赐来看,清丫头是很能再次被召进宫去的,到时候要是太后问起那可怎么交代?”

二老爷木赫像是突然惊醒,赶紧收起自己的贪婪眼神笑着附和道:“对对对,三弟说的没错。这东西是太后她老人家赏给清丫头的,那就由清丫头自己收着吧。”

王氏失望地撇了撇嘴,原以为能分一杯羹的曲氏也不甘地沉默着。有关赏赐的风波就这样安稳地过去了,失去了利益可图的众人见没什么事也很快就各自散去。木婉清看了一眼已经走出客厅的木谷的背影默不作声。这个三叔自从木婉清回来的第一天两人单独见过面后就再也没有说上几句话,平时遇上了也只是淡淡地打着招呼。仿佛之前他在木婉清面前做的承诺完全不存在似的。木婉清一直认为这其中存在着什么缘由所以也不便多问,只是从这次的事看来要是自己有什么事,那么他就一定会出手帮自己一把。木婉清越来越觉得这个三叔的脾气让人捉摸不透。不过她还是对他很有好感的。

被窝里的公憩第26章 第二章

从遥远的西部边陲回来的时候,日历已经翻到了12月份。

B市的冬天干冷。

看看时间,6点整。

叶雪乔来到Joe的房间,毫不留情地掀开Joe的被窝,“Joe,该起床上学了。”

被打扰了好梦的Joe揉着惺忪的眼睛,翻身向里,抱怨道,“我再睡一会吧。”

叶雪乔坚定地摇头,“不可以,如果你再晚起一会,今天又要迟到了,到时候所有的小朋友都会在教室里看着你。”

Joe又在床上磨蹭了好一会,知道拗不过妈妈,这才不情愿地起来。

看着Joe半睁着眼睛去洗脸刷牙,叶雪乔无奈摇头。

没办法,她不在的这快半年的时间里,万奕凡事由着Joe。

Joe在家里说一不二,简直是惯坏了。

果不其然,刚到洗手间的Joe看看洗手台,大叫道,“妈妈,你的牙膏还没有给我挤呢。”

叶雪乔假装没有听见,给他整理着床铺。

万奕在家的时候,这点小事都给他弄得妥当,恨不能给自己的儿子当保姆。

Joe从洗手间里探出头来,不满地大声提醒道,“Sarah,我的牙膏你还没有准备好。”

叶雪乔转头,神色严肃,“Joe,如果你再耽误一分钟,你今天一定是迟到了。”

Joe叹口气,无奈回身,自己找到牙膏开始刷牙,不忘自言自语,“还是爸爸在好,妈妈回来太早了。”

站在门口的万奕本来想叫Joe起床的,结果听到了Joe在提醒叶雪乔的声音,还有他无可奈何的自言自语。

万奕顿时好气又好笑,这个熊孩子,真是依赖自己习惯了。

居然让他的妈妈晚点回来,他难道不知道那段时间自己想念他妈都快想念出病来了吗?

他走近房间的时候,叶雪乔已经给Joe的床铺整理好,恰好转过身来。

万奕赶紧轻咳一声,“呃,我来看Joe起床了没有?”

叶雪乔继续整理Joe床头上乱扔的书,也不看他,只是点点头。

也难怪万奕如此心虚。

自从叶雪乔回来的第一天他彻底释放了体内存储大半年的精力后,叶雪乔第二天就禁止他进入她的房间。

他当然知道那个晚上把叶雪乔累坏了,但是他就是控制不住嘛。

不过,叶雪乔说不让他进入她的房间,他心里不以为然,但面上也只能当圣旨听着。

不过,估计现在叶雪乔不想搭理他还有一点是,他带着Joe的这段时间里,把Joe以前养成的好习惯都打乱了,现在Joe懒睡,贪玩,霸道。

听到万奕的声音,Joe从洗手间里匆匆抹了把脸出来,委屈地抱着万奕的腿,“爸爸,你怎么没来帮我挤牙膏?”

叶雪乔没有说话,万奕眼睛觑了觑若无其事的叶雪乔,不得不尴尬道,“这个——你妈妈说的对,男子汉大丈夫,要自己做。”

往常,只要Joe撒娇说句“我才几岁啊”万奕就立刻投降。

Joe一看他的模样叹口气,摇摇头,“爸爸,原来你怕妈妈......”

万奕顿时瞪眼。

我去,这个熊孩子,刚才直呼妈妈的名字,现在又非要如此实话实话,是越来越口无遮拦了。

但是,很快,他为自己找台阶下,“不是怕,是——love,懂吗?”

Joe耸耸肩,“爸爸,你就承认吧,自从妈妈回来,你都不敢来我的房间了。”

“......”

万奕苦笑,何止不敢来你的房间,你妈妈的房间我都不敢进了。

“好了,我送你上学去。跟妈妈说再见。”

被窝里的公憩第26章 第三章

秦苏扬失笑:“他们又不知道。”

夏恩妤直接闭口不说话。

他的脑回路。

电影是一个中肯的科幻片,算得上是一个大作。

夏恩妤的泪点很低,最后放完那一幕,她已经哭成了泪人。

秦苏扬理解不了,只好一个劲儿给夏恩妤递纸。

瞧着夏恩妤快把那包抽纸用了一半,秦苏扬拍了拍她的背。

“你怎么了找了这么一个虐的故事。”夏恩妤吸了吸鼻子,一想到最后一幕男主为了女主牺牲了,她的眼里又涌满泪水。

秦苏扬抽出一张纸,给她擦拭泪水,纸巾瞬间便被浸湿了。

直到下一场的人要进来了,夏恩妤才止住泪水,匆匆和秦苏扬出了影院。

因为这次后,以后每次他们去看电影,电影的题材都是夏恩妤选的,秦苏扬害怕他再选,选到夏恩妤哭得稀里哗啦的电影。

之后,趁着夏恩妤休息的时间,秦苏扬带着她出去旅游了一圈。

这么多年,夏恩妤都没怎么好好出去玩过,所以这一次出去,她玩得很尽兴。

嚷嚷着下次还要出去玩。

一个星期的转眼间便到了。

夏恩妤的心还没有收回来,化完妆,她跑到秦苏扬那边,坐下。

秦苏扬正在电脑上处理工作,瞧见夏恩妤来了,他把电脑合上,抬头问道:“化完了?”

夏恩妤“嗯”了一声,懒懒道:“我想出去玩了,吃好吃的。”

“小心吃胖。”秦苏扬还是知道一点,练舞要保持自己的身材,所以他们的饮食都有严格要求。

哪像夏恩妤,什么都吃。

“我长不胖。”虽然这句话说出来很欠揍,但夏恩妤还是自信满满道。

“等这个拍完,也到我们的婚礼了,然后补上蜜月。”宣传片的拍摄并不需要很多时间,所以半个月后就是他们两个人的婚礼。

“谁要和你去度蜜月。”夏恩妤嫌弃地瞅了眼秦苏扬,头却偏在了秦苏扬的肩上,幸福地说道,“时间过得真快,你说万一咱们那次错过了怎么办?”

如果她没有受到刺激,跟秦苏扬表白,他们这辈子会不会过着一直错过的生活。

“不会。”秦苏扬道,他偏头,让他的头靠着夏恩妤的头,“我一直在努力靠近你。”

他的人,他的心。

“我也是。”夏恩妤抬手,透过指尖瞧着蓝天,白云。

此刻她真的好幸福。

他们没错过,他们这么多年还爱着对方,这需要多大的勇气。

“完了!”夏恩妤猛地从他的肩上抬起头,鼓着双眼瞧着秦苏扬,“今天咱妈要来。”

紧跟着是她脸上的绝望。

她真的永远都忘不了赵瑜每次来都让她喝一堆的补汤,每次都能把她撑死。

“知足吧,秦太太。”秦苏扬让她的头重新靠着自己,“我还没有呢。”

夏恩妤:“……”

——

宣传片讲的是一个女舞蹈家的故事,她从小热爱舞蹈,后面遇见的她的爱人,同样是一个舞蹈爱好者。

但后来她的爱人因为事故导致双腿截肢,这对女舞蹈家来说无疑是一个噩耗。

彷徨,失措……

双腿对一个热爱舞蹈的人来说,意味着生命的一切。

她爱的人在也无法站在舞台上,绽放光彩。

“带着我的那一份热爱,留在舞台上。”

爱人的话一次又一次的撞击他她的灵魂,那个舞台属于他们两人。

一个人,两份热爱。

最后她成为了著名的舞蹈家。

宣传片最后以两人相遇的瞬间结尾。

最后一幕拍摄结束,秦苏扬立马上前去:“拍摄结束了。”

夏恩妤也不顾及旁边有这么多人,直接抱住秦苏扬:“结束了,我迈出了这一步。”

他们两人抱在一起,自然不敢有人打扰,等他们分开后,导演才上前笑嘻嘻地说道:“秦总,拍摄完,一会儿会有一个聚餐,不知……”

秦苏扬偏头看着夏恩妤,询问她的意思。

夏恩妤其实不怎么

文学

喜欢聚餐之类人多的活动,她瞧着导演陈恳的样子,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瞧见夏恩妤答应了,他脸上的喜悦不加掩饰地露出来:“夏小姐不光是在舞蹈上很有天赋,在拍戏上也很多天赋,不知道夏小姐有没有向娱乐圈发展的意愿?”

他这个可不是吹捧,夏恩妤本就长得好看,在娱乐圈肯定吃香,再加上这次很多拍摄的镜头都是一次性过。

所以他萌生了让夏恩妤往演艺圈发展的想法。

夏恩妤眼底闪了一下光,笑着谢绝了导演的好意:“您太客气了,但我最近并没有这方面的想法,如果以后我想了,不知道还能不能找导演你。”

导演笑了笑,没有更多的情绪。

他明白这话后面半句和没说一样,有想法,可能永远都没有想法。

但他也只抱着试着的心态,他能感觉得出,就算夏恩妤同意了,秦苏扬也不一样她进入娱乐圈。

和导演象征性地闲聊了几句,夏恩妤便和秦苏扬离开了。

“你居然把它写的这么伤感。”夏恩妤和秦苏扬在附近的一个公园闲逛。

太阳有些刺眼,所以夏恩妤让秦苏扬撑了一把伞。

秦苏扬其实很抵触,不久是太阳吗?没啥啊……

但夏恩妤狠狠瞪了她一眼,警告道:“要是晒黑了,我就不要你了。”

她这样说了,秦苏扬才老实接过伞,撑起来,但伞的大部分都遮住了夏恩妤那边。

“你看。”夏恩妤把手抬起来,五指微张,阳光透着指尖洒到夏恩妤脸上,她眨了眨眼。

无名指上的碎砖闪闪发光,熠熠生辉,好看到不行。

“光明正大地戴,这感觉真好。”夏恩妤瞅着秦苏扬,“但隐婚那段时间也挺不错的,有点像偷贼,刺激。”

“不过,咱们那个也根本不算隐婚,虽然公开场合我们没有什么亲密的举动,但……”夏恩妤停下来,抬眸盯着秦苏扬。

当初她在公开场合不经意和他走近了,他也不提醒她一下,后面居然搞出了他们两人炒CP的事。

秦苏扬怎么能够这么腹黑呢?

“要是提醒你,距离秦太太想通又远了一步。”秦苏扬看出了夏恩妤眼底的意思,直接道出了他以前的想法,“逼一步,能快一点。”

“我等不及想向所以宣告,你是我的。”

“无论怎样我都逃不掉。”她喜欢的人就在这里,她怎么可能逃。

精彩推荐
相关推荐